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春天到了,又到了……
    二人就这样卿卿我我的磨蹭到了太阳高照。

    哈尔斯缩在被子里,比比东则是坐在了哈尔斯的怀中,一脸轻松的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放松时光。

    感受着太阳晒道身上暖洋洋的感觉,比比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着那属于哈尔斯的独特的味道。

    这个味道格外的令比比东感到放松和安心,嗅着这属于哈尔斯的气味,比比东只觉得这几个月来自己满身的疲惫都被洗刷的一干二净。

    晃了晃头,比比东在哈尔斯怀里蹭了蹭,找到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依着,眼神有些犹豫,但思考许久,比比东还是出生问道:

    “你这次出去是不是找到了救宝宝的机会?”

    说完比比东停顿一下,似乎是怕被哈尔斯误会,比比东又继续说到:

    “我不是怀疑你,只是有些好奇……不,也不是好奇只是……”

    慌乱之中,比比东只觉得自己的嘴笨到不行,磕磕巴巴的说了好几声都没有说明自己的意思。

    微微低头,哈尔斯下巴轻轻在比比东头顶点了点。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你的心意。”

    哈尔斯在被子中的手缓缓地围上了比比东的小腹,动作轻柔的抚摸着比比东那隆起的肚子,眼中似乎有一星半点的魂焰燃起,似乎能透过比比东的身体看到自己的孩子。

    “你是孩子的母亲,你应当知道了解关于孩子的一切,之前是我考虑的少了,没有考虑道你的意愿,但我只是不希望你太过操心,能原谅我吗?”

    哈尔斯的声音虽然啥呀,但却是能听出满满的爱意,隐约还能听出一丝歉意。

    “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原谅你了,不过,这次那你总该告诉我宝宝的事情了吧。”

    从被子里抽出左手,比比东侧着扬起头,看向哈尔斯,左手轻轻的捏了捏哈尔斯那仍有着淡淡疤痕的右脸,撒娇般的说到。

    “嗯”

    顺势侧脸蹭了蹭比比东的左手,哈尔斯缓声说到:

    “在我离开武魂殿前,孩子的身体确实还有些问题,但却是被我以一定的代价给维持住了……”

    话没说完,揪在哈尔斯脸上的左手突然一阵用力,捏的哈尔斯左脸一阵变形。

    “你不素嗦好不生气的吗?”哈尔斯言语不清的嘟囔到但却没有挣扎。

    “蛤?你以为我是因为这事掐你?”

    比比东从哈尔斯怀中爬起,美目圆瞪,看起来有些生气:

    “哈尔斯!你是不是以为我天真,还是以为我瞎?你临走那天,浑身消瘦的样子就是因为这个吧?怎么的,你是想让我在宝宝受伤后,自己的男人也要伤了自己的身体吗?”

    “你是想我放弃一切照顾你?们爷俩?”

    比比东情绪有些激动,气息也是粗重了一些。

    见状,哈尔斯连忙安抚着比比东,出声哄到: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幼稚,让你担心了,别生气,乖!”

    这似乎是哈尔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再次之前,他也只是见过别人这样说过,所以哈尔斯说的有些僵硬。

    但比比东十分熟悉哈尔斯,自然也是明白,哈尔斯的真心实意了,所以,在小小的发了会小脾气后,比比东又是伸手轻轻的揉着哈尔斯右脸刚刚被掐的位置。

    “哼,下不为例!”

    比比东娇哼一声,看起来可爱极了。

    看着这样的比比东,哈尔斯再也忍不住了,低头深深的吻了上去。

    …………

    这一吻便是一个上午。

    知道太阳开始西行时,比比东那被一股强大魂力封闭着的房间,才缓缓解开了禁制。

    “呼呼”

    床上,两人气喘吁吁的抱着躺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暖意。

    伸手抹去了嘴角挂着的一滴浑浊的液体,比比东白了哈尔斯一眼,确实俏脸嫣红,美艳的不可方物。

    很明显,这一上午,除了最后一步没能做之外,能做的,二人都已经做了一遍。

    肌肤水润,与之前的因为劳累而显得暗淡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哼”

    虽然怀有身孕,但毕竟还是一个魂圣,比比东冷哼一声,但眼中却仿佛还有一湾春水在荡漾,比比东红着脸,一脚将哈尔斯个踹下了床去。

    “走走走,我饿了,快去弄点东西我吃,晚上我还要去见见你说的那个十万年魂兽化形变成的奇女子呢,能被你成为奇女子,必然有过人之处!”

    被踢到地上的哈尔斯赫然浑身赤裸,什么也没穿。

    缓缓从地上爬起,哈尔斯摸了摸惨绿色的头发,只觉得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一些,正感慨着,一件衣服被比比东丢到了脸上。

    “赶紧穿上,晃悠着在哪好看啊?”

    嘴角微微翘起,哈尔斯嘿然笑着说到:

    “你又不是没见过……”

    “滚啊”

    比比东羞涩的一声娇嗔,随手将一旁的枕头丢了过去。

    “嘿嘿”

    随手接住枕头,哈尔斯将其放在床上,趁着比比东不备,低头吻了一口比比东的额头,然后迅速的化作一股黑雾消失在了房间内。

    “哼”

    虽然嘴上发出一声哼声,但比比东心中确实感到了一丝欣慰,不是因为别的,在自己刚认识或者说第一次见到哈尔斯的时候,他就像一个冷淡的机器,一个无情的刽子手,但现在,他终于开始有了一点人味,这自然令比比东激动不已。

    “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忘记了点什么?????”

    仰躺在床上,比比东摸着肚子,看向房顶,思索着什么。

    许久,比比东仍然没想起来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只好无奈的摇摇头,放弃了思考,悠哉悠哉的享受了起来。

    武魂殿森林里。

    武魂殿的森林这几年不知为何长的飞快,这些树短短的三年里便又是暴长起来,最高的竟然已经达到了200米。

    而位于森林身处,一只体型中等的巨龙正趴在森林身处百无聊赖的吞吐着龙息。

    右侧的巨大龙眼睁开,哈迪斯看了看天空却又是无奈的低下了头去。

    以往这个时间,主人已经来送好吃的给哈迪斯了,但今天饭点已经过了好久,比比东却依旧没来……

    “嘤,嘤嘤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