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阿银和比比东
    夜晚,武魂殿森林深处一处河边。

    火光闪烁,哈尔斯做在一堆篝火前,翻烤着一把把的肉串和素食。

    一边烤着,哈尔斯一边面色怪异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的三个女人……和一条龙。

    哈迪斯趴在那里,巨大的头已然是有了母亲的半分味道。

    枕着巨大的龙爪,哈迪斯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尾巴不乱动,保持一个玩去的状态替主人和另外三个人遮挡着那丝丝小雨。

    哈迪斯有些胆怯,不为别的,只因除了主人外,那另外的两个女人身上都散发着令他恐惧的气息,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娴雅安静的蓝裙女子,身上的气息更是让它觉得自己在一只十万年魂兽的身边。

    但这,还不是最让哈迪斯害怕的,真正令它感到恐惧的,是那不远处那个坐在篝火旁沉默的翻烤着肉食,并且不时将闪烁着“血腥”的目光投向自己的男人。

    哈迪斯心中哀嚎:

    “这个该死的大魔王奥,嘤嘤嘤!!!”

    ……

    哈尔斯自然不知道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哈迪斯内心这许多的心里活动,如果他知道的话,他怕是要认真思考龙肉的一百种做法了。

    但此时,哈尔斯只顾好奇,是什么让比比东和朱希妍两个成熟的女性,在短短的一个下午后,便是一个“银姐”;一个“银姨”的叫个不停了。

    尤其是比比东时不时投过来的眼神,跟是让哈尔斯感到心中一阵发毛。

    就在这难言的气氛中,哈尔斯烤好了一大把肉食和一部分素菜。

    拿起这些烧烤,哈尔斯缓步走向了交谈甚欢的三人。

    “吃的做好了。”

    哈尔斯声音嘶哑低沉,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将东西放下后,便急急忙忙的转身,打算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但,事与愿违……

    “哈尔斯,来坐嘛……”

    就在哈尔斯的步子才迈到一半的时候,比比东那哈尔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

    身体一滞,迈到半空中的脚微微一顿,随即继续向前迈去。

    “不了,我还有些食物没有做好呢……”

    “哈!尔!斯!”

    比比东一字一顿的喊着哈尔斯的大名,似乎有什么莫名的意味。

    身体一僵,哈尔斯沉默的收回了迈出的右脚,转身坐在了比比东身旁。

    “噗嗤”

    突然,一声轻笑响起,哈尔斯猛然顺着笑声看过去,却是看到一身蓝裙的阿银,掩嘴轻笑,清了清喉咙,阿银憋着笑说到:

    “真没想到,在战斗时一副无敌于天下姿态的哈尔斯大人竟然还会怕老婆?!”

    “哼”

    哈尔斯请哼一声,没有回应,只不过他不说话,不代表他的弟子和和比比东两人就不回答了。

    “唉,银姨,这就不懂了吧。”朱希妍出生说到,一边说这一边高高的昂着头。

    “也是银姨你才变成人类没多久,难免对人类社会的东西不太适应,我跟你说啊银姨,只有能为了妻子放下尊下和一切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我好男人,我老师就是这样的。”

    “确实”

    朱希妍说完比比东也是接着说到:

    “哈尔斯别的或许有些不太正常但在对我在这方面,没问题,好的不行,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极好的。”

    说着,比比东依靠在哈尔斯身上,脸上满是浓浓的爱意。

    “是吗,这我到是学到了。”

    阿银笑着点点头,温和的说道。

    “不过……”

    比比东声音微微停顿,她伸手扭住哈尔斯的肋间肉,狠狠的扭了几下:

    “听说你之前差点把银姐的孩子弄死?还不赶紧道个歉!”

    比比东拍拍哈尔斯的肩膀,出声说到,但言语中却不是那么在意。

    “必须而为之罢了……”

    声音低沉嘶哑,哈尔斯脸色淡淡的看着阿银,眼中似有魂焰闪烁。

    “嗯……也确实,毕竟当时我们是对立阵容,不是吗?”

    阿银似乎没看见哈尔斯那略微有些冷意的眼神,自顾自的说到。

    “好啦好啦”

    比比东轻轻的推着哈尔斯的后背,示意道:

    “快快快,这些我们还不够吃,快去在弄点,我们女人聊天,你就不要来听了,爱你!”

    比比东肆无顾忌的发着糖,全然不顾在场一个刚成年没有恋人,一个恋人被自己的丈夫给逼走的大龄剩女。

    相拥一吻,哈尔斯起身离开了这里。

    ————

    清晨,在一个监狱般的地方,哈尔斯站在一片场地中心,浑身的死亡之力、魂力和灵魂之力皆是奔涌着,不断向外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一丝魂力注入,一个巨大的法阵出现在哈尔斯脚下,但却只是维持了十个呼吸。

    “唉”

    叹了口气,哈尔斯已经四个晚上没睡觉了。

    距离上次的烧烤聚会,三人,尤其是比比东和阿银之间的关系更是变得亲密至极。

    三人有事没事就黏在一起,不知道讨论着什么。

    这四天里,自己实验了成百上千个法阵,却是任然没有任何发现。

    哈尔斯很是不甘心,在他的感知里,比比东的产期就在附近,他必须要尽快的将这个法阵设计布置好,他为了这一刻准备了许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他不允许他失败。

    低下头,闭上眼,哈尔斯再一次开始设计建造法阵起来。

    ——

    “小东,想不想知道你的孩子是男是女?”

    阿银笑眯眯的看着比比东,出生问道。

    “可以吗?能做到吗?准确吗?”

    比比东脸色惊喜,一连串的如连珠炮的问句从比比东口中冒出。

    “当然可以,对我来说,只是小意思,准确度也是很高的,我之前怀着孩子的时候,便是自己检查探查,早早就发现了我的孩子是个男孩。”

    说到这里,阿银神色复杂,眼中即有一丝骄傲,又带着一丝不舍。

    片刻,阿银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往事”,伸手抚平裙褶,柔声问道:

    “那么,你想知道吗?”

    “嗯……”

    “让我考虑考虑”

    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比比东反而有些犹豫了。

    许久,她如释重负的摇摇头出声拒绝了阿银说到:

    “不了……我希望能和哈尔斯一同享受迎接这这个惊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