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恶鬼
    黑海上,弥漫的无尽黑雾中,回荡着比比东那不仅十分清脆而且听起来还充满着威严的声音。

    比比东的声音还未消散,站在船头僵硬的划着船的那个瘦瘦高高的黑色人影手中动作一滞,一卡一顿的僵硬的转过身来。

    直到这时,比比东才见到了这个瘦高的黑色人影的真实面目。

    “额。。。”

    声音一顿,比比东悄悄倒吸了一口冷气,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无他,伴随着人影转过身来,一张恐怖至极的面孔出现在了比比东的面前。

    没有眼睛,在她的面部原本应该长着眼睛的地方确实只有两个空洞,上下的眼皮被缝在了一起,只留下了一丝缝隙,不时的,还有一抹惨绿色的液体缓缓流出,在半空中,化为一抹光点飘散的无影无踪。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充其量只是有些残忍,真正令比比东感到震惊的是,这个面孔,自己好像见过!!!

    微微退后了几步,比比东眉头紧皱,双眼打量着这个人影的面孔。

    “……我的眼睛,就埋在暗影岛的码头上的界碑下……”

    虽然比比东没有出声,甚至是被自己这幅尊容给惊到了,但这个瘦高撑船亡灵确实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一板一眼的尊照着比比东之前的命令解释着自己为何能分辨方向。

    看了许久,比比东猛然倒吸了一口冷气,脚步错乱的向后踉跄跌去,跌入了哈尔斯的怀中。

    有些震惊的伸出玉指,指向那个人影的脸,声音有些颤抖。

    “他……他……是不是那个在血夜失踪的被称为白发恶鬼的那位前辈?!!!”

    比比东回过头去看着哈尔斯那依旧微笑着的面孔,不知为何确实突然感受到了一丝胆寒。

    “是的,就是他……”

    哈尔斯那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他缓缓地迈着步子,走到了人影的面前,伸手摸向了人影的眼眶。

    “这好久不见了,前辈……”

    ————

    从不到七岁岁开始,一个身影就悄悄的出现在了比比东的身后,隐藏在了她背后的阴影里,为她解决着无数的麻烦,当时,仅仅比比比东大了不到五岁的哈尔斯却依旧是武魂殿当年黄金一代的种子成员了,虽然相比于其他处于明面上的黄金一代,哈尔斯并不是那么出名,但他在黄金一代内部确实十分出名,一手冷酷无情的凶残杀戮手段令那一代的黄金一代成员都是对他怀着点畏惧之心,当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武魂殿的黄金一代中,自然也有崇拜哈尔斯这种作风并一直模仿着的存在,但却已经离开武魂殿主殿许久了。

    实力强劲,作风狠辣,完成任务高效,甚至在面对自己人的时候也毫不手软,只要有自己人在任务中做出了损害武魂殿利益的事情后,哈尔斯便会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不论那个人的地位是否比自己还要搞,也不管那个人与自己的关系是亲疏远近,甚至,他还亲手扭断了自己小队中的一位人缘极好的女成员的脖子,这也导致了该小队中的一名中坚力量的叛逃,没错,正是道格夫。

    因为这些战绩,哈尔斯甚至在一些高层那里留下了个猎狗的恶名。

    在心怀不轨的高层看来,实力以惊人速度增长的哈尔斯更是成为了自己眼中钉,肉中刺,无不欲先除之而后快。

    所以,理所应当的,一部分高层出手了……

    最开始,他们还有所收敛,只是不断的给哈尔斯分配率许许多多的常人很可能一个任务都完成不了就会惨死的任务给哈尔斯,意图让他在任务中“意外死亡”。

    但哈尔斯的实力被他们都低估了,尽管确实是九死一生,但哈尔斯还是完成了这些任务,甚至于,他凭借着这些任务带来的功劳进入了武魂殿的中层,加入了刑律司,也就是后来更名为执法部的机构。

    本来那些高层以为,加入了刑律司的哈尔斯多少算是一个统治阶级,或许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嗜杀成性”。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加入刑律司的哈尔斯不仅没有像他们所想的那般,反而是借着刑律司的力量,大肆开展排查行动,在中底层人员中查出了不少其余势力的奸细细作,甚至牵连出了不少高层人员。

    终于,那一部分高层人员忍不住了,他们凑到一起,密谋着怎样让哈尔斯永久的闭上嘴。

    但就在他们这些人密谋之时,一个白发老头怒气冲冲的踹门而入。

    这个白发老头就是日后的白发恶鬼,不,他当时就已经创下了白发恶鬼的称号。

    与白发恶鬼相比,这些所谓的高层实力很是不值一提,在白发恶鬼的突袭中,不到五分钟,就全员倒在了已是封号斗罗的白发恶鬼的手中。

    甚至没有留活口逼供,白发恶鬼将他们的头颅徒手砸的粉碎,鲜血和脑浆遍布在白发恶鬼的双拳和头发上。

    从聚会点走出,一身浓郁的血气的白发恶鬼随意的甩甩手上的污血,粗犷肆意的笑着走向了在一旁沉默的冷脸看着这一切的哈尔斯。

    “啪啪啪”

    重重的三掌拍在哈尔斯肩膀上,确实没让当时的哈尔斯动上一动,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和满意的神色,白发恶鬼咧着嘴,豪迈的说到。

    “小家伙,以后,就跟着老夫修行吧,你可太对老夫的胃口了。”

    没等哈尔斯作出反应,白发恶鬼又是拍了哈尔斯肩膀一下,将他的话拍回了口中。

    “好了,就这样定了,哈哈哈哈哈。”

    那是哈尔斯与白发恶鬼的第一次接触。

    从那时起,,在哪一段时间活跃的武魂殿高层都知道,一向独来独往的白发恶鬼身边,出现了一个少年,二人经常是清晨出去,傍晚踏着晚霞归来。

    当晚霞散去,二人的身上仍是一片血色,因为这是大量的污血。

    从那时起,白发恶鬼和刽子手的名号便在武魂殿传播了开来。当时,凡是知晓这两个名字的人,无不谈之色变。

    ————————

    一瞬间,比比东的脑中就闪过了这些信息,这些,有的是哈尔斯曾经告诉他的,也有的,是她私下里偷偷去找到了哈尔斯之前的一些队员了解到的。

    但不论按照谁的话,这个被称为白发恶鬼的前辈与哈尔斯的关系都是极好的,比比东一时间没有想明白这个前辈为何会以这幅样貌出现在前往暗影岛的小船上,还变成了暗影岛上的一名亡灵……

    没有说话,比比东这几年来,被哈尔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已经很少参加实战了。

    虽然实力依旧是极强的,但却是占了武魂和魂环的便宜,更别说战斗起来,比比东还有哈尔斯送的死亡之龙哈迪斯,甚至都不需要她出手。

    这就导致了,比比东现在的实战能力下滑的很快,她甚至已经暗自决定好了,在生下孩子后,自己就要去一个奇特的地方修行一番,更别说那里似乎有着关于自己灵魂中那个烙印的秘密。

    站在后面,比比东看着哈尔斯的动作,默不作声。

    似是感受到了身后比比东的视线和想法,哈尔斯伸出食指轻轻的按压了一下人影的空洞洞的的眼眶。

    “呜~”

    一声压抑着的呻吟自人影口中发出,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亲爱的,你能碰到他?”

    这话一出,比比东就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哈尔斯的凶名自己也是听说过的,他的能力自己也是最熟悉不过的,她自然知道自己的的爱人就是玩弄灵魂的行家里手,更是知道他对灵魂的态度。

    比比东时常能从哈尔斯嘴里听到一句彰显这一切的话:

    “没有一个灵魂能从我的面前逃脱……”

    果不其然,在听到比比东这话后,哈尔斯笑了笑,讲手指举到了比比东的面前,灵魂之力涌动,一朵细小且微弱的火焰瞬间在其手指尖突兀的燃起燃起。

    肉眼可见的,一抹淡淡的绿色物质弥漫在空气中。

    原本愣在哪里的人影确实身体突然一颤,瞬间扭头看向了哈尔斯。

    身躯有些僵硬,他剧烈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

    一抹污浊的液体顺着人影的脸庞流下,在低落到空气前,便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是?”

    比比东看着这熟悉的火焰和空气中的物质,一些久远的记忆似乎从她的脑后浮现了出来。

    “这是……魂质?????”

    比比东的声音带着一丝猜测。

    “嗯”

    点点头,哈尔斯那一头惨绿色中带着近半数白发的短发轻轻晃了晃,他给出了肯定答案。

    “是的,这就是魂质,这东西对人类来说是大补之物,只需要一小点就可以让他多修炼效率提升许多,那些年,我在确定没有什么副作用后,也是在你修炼时悄悄的给你房里释放了一点。”

    说到这里,哈尔斯看看比比东因为惊讶而翘起的修眉,脸色温和的笑了笑,伸出空着的左手捏了捏比比东那吹弹可破的左脸,将其捏出了一个小小的我弧度。:

    “不知道吧,东儿,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稍稍的与比比东玩闹了一阵,哈尔斯又继续说到。

    “但这东西,对人类的作用却不是它最强大的,对它来说,只有被亡灵或者恶鬼所吸收,才是利用度和价值最大的。”

    边说着,哈尔斯一边给站在一旁忍耐的快要疯掉的人影传递了个信号是,解除了对他的约束。

    只见瞬间,那个人影便是跪倒在地,漆黑的双手捂住双眼,露出了口鼻,然后不断的吸着气并且痛苦的哀嚎着。

    听着这痛苦的哀嚎声,比比东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无关于恐惧,只是觉得有些渗人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人影依旧跪在那里,拼命的吸着哈尔斯手指尖燃烧东西散发空气里的魂质。

    没有等着他吸收完毕,哈尔斯双手轻轻一摆,一股强大的推力瞬间便从船身传来,运行在黑海上的小船犹如脱弦的利箭班,在黑海上划出了一道黑色的海浪痕迹,但却是在小船划过的半个呼吸内便回复平静了。

    ——

    尽管速度飞快,但就这样,二人竟然还花了接近一个时辰才载着哈尔斯和比比东来到了一座被黑雾包裹,只露出一座码头的海岸线旁,缓缓地靠停下。

    “来吧,亲爱的,来看看我要为你建立的真正的帝国!!!”

    轻轻的拉着比比东的手,哈尔斯带着她缓缓下了船,走到了码头上,然后进入了黑雾中。

    似是遇到了它们的王,哈尔斯和比比东所到之处,这笼罩一切的黑雾也是随着散开,给二人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好有趣啊,亲爱的”

    比比东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好奇的伸手摸向一旁的黑雾,却是见到那些黑雾连忙肆意逃窜,远离了比比东的手。

    “哈尔斯……”

    “怎么了?”

    哈尔斯出声问道,顺便扭头看向了比比东。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这些黑雾是活着的吗?”

    听了比比东的话,哈尔斯一脸神秘的看着比比东,伸手握住比比东的手一引,顺便引导着其体内的魂力在身周召唤起了黑雾。

    “翁~”

    似有一声幽怨的嗡声响起,但又似乎并没有声音。

    比比东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哈尔斯曾经和自己说过。

    这是因为这个声音是灵魂发出的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声音,肉体并没有听见,当灵魂再告诉你,听到声音时,你的肉体,你的耳朵也在告诉你,其实这一切都是你的幻觉,你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摇了摇脑子,比比东强行将这种想法和争论踢出了自己的脑中。

    这种声音乍一听还行,但要是一直听,便会让你的灵魂和肉体分离,再也回不去了……

    就在比比东想要问哈尔斯此举何意的时候,一个身影确实突然从黑雾中缓缓凝结成型。

    “嗡~”

    这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东西,看不清面部,也没有腿部,只是那么虚空的漂浮着,一双长的过分的手臂下垂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