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暗影岛的生活,待产
    “这是什么?”

    比比东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色,似乎是已经适应了这一切,甚至还伸出手去摸向那个漂浮在黑雾中的身影。

    “嗡~”

    又是一声嗡鸣,与比比东之前见到的白发恶鬼所化的摆渡人不同,这个看似没有实体,只是一片黑雾凝聚成的身影似乎有着一丝智慧,看着比比东缓缓伸过来的纤纤玉手,它甚至还主动降低了身形,将头探向了比比东的手下。

    “哇哦”

    比比东眉角一挑,那两只似乎含着两汪春水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一丝惊讶和愉悦的目光。

    只见比比东的手搭在了这个虚幻的身影头上,轻轻的揉着。

    比比东原以为,这个由黑雾所凝成的身影会没有实体,自己的手也会一穿而过,确实没有想到,一种仿佛在捏着棉花般的手感从她的手心传来。

    站在比比东身侧的哈尔斯面庞柔和的微笑着,看着比比东的动作,出声说到:

    “它叫迷雾室女,是一种意外在黑雾中诞生的一个奇异的生命。”

    顿了顿,哈尔斯回想着自己先前做的试验,深邃的眼眶中眼神幽幽的,“它很特殊,我之所以叫她生命而不是什么恶鬼和亡灵,就是因为它似乎是一个更像是魂兽的生物,因为……”

    哈尔斯话音微停,目光看向一旁,伸出苍白的右手朝着右侧的黑雾虚空抓握,又一个迷雾室女被哈尔斯从黑雾中抓了出来。

    打量着手中挣扎的迷雾室女,在哈尔斯两米多高的身高前,足有一米七且漂浮在半空中的迷雾室女仍旧像一个脆弱的小兽。

    面无表情,哈尔斯的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波动。

    “碰!!!!”

    一声闷响,哈尔斯的右手狠狠的捏合,那手中的迷雾室女猛然炸裂,化作了无数的黑雾悄然消散在空中。

    但不到半个呼吸,却是有一股淡淡的黑色气流从半空中浮现,缓缓凝聚成了一个黑灰色的魂环。

    “嗡!!!!!”

    一声明显声音拔高的嗡鸣声响起,那原本依偎在比比东手下的迷雾室女却是突然的身躯战栗一下,发出了一声有些惊慌失措的嗡鸣,而后飘到了比比东的背后,竭力蜷缩着自己的身躯,想要躲避着哈尔斯的视线。

    察觉到那个与比比东玩闹着的迷雾室女的反应和动作,哈尔斯眼神一闪,眼中燃起了两朵熊熊燃烧的惨绿色魂焰,却是能看出右眼要比左眼的魂焰略微暗淡一点。

    幽幽的魂焰的火光照射的比比东身后的那个迷雾室女虚幻的脸一阵明暗不定。

    “哦,看起来,你和你的那些族人似乎不太一样……”

    猩红的舌头轻轻的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一抹莫名的笑容出现在了哈尔斯的脸上。

    “嗡!!!!!!!”

    感受到哈尔斯那充满恶意的眼神,迷雾室女又是发出了一声哀鸣,黑雾所化的身躯也是一阵微微颤抖,虚幻的面部依稀能看到充满怯意的表情。

    “哈!尔!斯!!!!”

    眼中的魂焰闪烁,心中那个探知欲令其燃烧的愈发剧烈,就当哈尔斯意图伸手将其摄过来的时候,一个小手却是突然从一旁伸过来,熟练的探到了哈尔斯的腰间,熟练的提起了一块皮肉,熟练的扭转着。

    “不准你欺负她,她是我罩着的了!!!!!”

    比比东一张冷艳俊美的瓜子脸愣是鼓成了一张包子脸。

    低头看向看着比比东那气愤的小眼神,哈尔斯眼眶中的魂焰渐渐熄灭,又是化作了两个深邃的眼眶,其中出现了两个惨绿和幽蓝色的异色双瞳。

    哈尔斯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放下了抬到一半的手,也渐渐收敛了自身散发出的一丝恶意。

    “看起来,这个小家伙和你很投缘……”哈尔斯揉了揉比比东的秀发,报复似的将一头柔顺的长发给揉乱,又是伸手探向了比比东背后的害怕的瑟瑟发抖的那个迷雾室女。

    见到哈尔斯的手伸过来,尽管心中十分害怕,但它还是没有躲闪,或者说,面对她的创造者,她根本做不出躲闪的动作,哪怕,她与其他族人不同,觉醒了自己的灵智。

    伸过手,轻轻的在迷雾室女的头上拍了拍,哈尔斯微微低头,眼睛直直的看着迷雾室女,声音低沉且嘶哑的说到:

    “既然东儿觉得很喜欢你,那么从今往后,你就跟着她吧……”

    待到哈尔斯说完这句话,,那一直搭在腰间扭着皮肉的小肉终于松了开来,甚至还替他揉了揉。

    “嘿嘿,亲爱的,你真好。”

    比比东又是恢复到了那一副娇憨的少女模样,这一副模样再这样一个冷艳高贵的美女身上展现出来,更是别有一番风味,更别说这个冷艳美女是当今斗罗大陆上最强势力武魂殿的教皇陛下!!!!

    “哼”

    轻轻哼了一声,哈尔斯低下头,伏在了比比东的耳后低声的说到:

    “之前掐我掐的这么疼,可不是一句你真好就能抵消的……”

    声音随机低不可闻,但是确实可以看见比比东雪白的俏脸一瞬间变得通红,韵味十足的抬头冲哈尔斯翻了个白眼。

    “不要,我都怀孕了好嘛,还想这些事!!!!!”

    没有说话,哈尔斯随意的一撇呆在一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迷雾室女,又是让她吓得一激灵。

    “嗡?!”

    “去她的黑雾之中吧,当她召唤你的时候,你才允许出来,明白了吗?”

    看着哈尔斯那冷淡的表情,迷雾室女忙不迭的点点头,但却是在要消散的前一刻停了下来。

    “嗡?”

    眉头一挑,哈尔斯看向迷雾室女怯生生的甚至两条不合比例的手指向的那个漂浮在空中的黑灰色魂环。

    “你想要?”

    “嗡!!!!!”

    激动的点点头,迷雾室女眼中闪过了一丝渴望。

    看着迷雾室女的样子,哈尔斯只是稍稍思考,便是挥挥手,将那枚魂环丢给了迷雾室女。

    “嗡!!!!”

    一声充满喜悦的声音响起,确实由缓缓散去。

    迷雾室女已然是化作了一股黑雾融入了比比东的身周的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看着迷雾室女的身形消失,哈尔斯又是缓缓低下头,从背后搂抱住了一直低着头,脸庞殷红的比比东。。。

    俯身到比比东的耳后,炙热的鼻息烫的比比东身躯有些发软。

    “来看看我们在暗影岛上的家吧……”

    ——————

    暗影岛上分不清昼夜,所以比比东也不知道现在到底过去了多久,但是她已经记不得身旁躺着的牲口肆意放纵了多少次了,扭过头,披头散发躺在床上的比比东看向身旁那个睡着了都哈尔斯,眉目中闪过一丝爱意,又闪过了一丝心疼。

    是的,或许这一切都是哈尔斯的责任,如果当年他没有失去理智,自己也不会急匆匆的不顾一切赶去哪里,而致使女儿受到伤势,但同样,在那件事上自己的错误也是极大的,毕竟是自己冒冒失失的闯过去,没有考虑周全,所以,这份责任自然不能是哈尔斯一个人承担,自己也应该为此做出自己的努力。

    但,事实上自己这些时间,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有在武魂殿里,在家里呆着,照顾好自己,甚至照顾自己都有专人照顾,自己每天要做的,除了武魂殿教皇这个“本职工作”之外,自己似乎并不需要做些什么。

    但想到这些时间里自己收到的关于哈尔斯队伍的战绩和经历,比比东不难想象这段时间里,哈尔斯所承受的压力。

    比比东看得出哈尔斯对这个女儿是爱到了极致,甚至哈尔斯对自己——肚中孩子的关注和关怀让自己都有些吃醋。

    但就是这样,自己亲手伤害了自己的女儿,内心的煎熬可以想象……

    比比东见证着,原本高大强壮的哈尔斯,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变得瘦弱起来,身体也变得有些虚弱,在仪式结束后虽然自己没有说什么,但是自己也不是傻子和瞎子,自然看得出哈尔斯那右眼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特别是在刚刚,自己丈夫那眼中燃起魂焰开始犯起“职业病”的时候,那右眼的魂焰明显比左眼要黯淡一大截。

    伸手摸了摸身旁枕边人的惨绿色头发,肉眼可见的,白发已然是过了半数。

    比比东小心翼翼的侧过身,却并不是保护孩子,自从从哈尔斯口中知道了自家女儿的身体强度堪比一般的三环强攻系兽武魂魂师后,比比东的动作就随意了许多,要不然也不可能答应让哈尔斯策马奔腾。

    这番小心翼翼,主要是害怕吵醒看似在熟睡中的哈尔斯。

    和哈尔斯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比比东自然知道哈尔斯的睡眠有多差,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甚至睡不惯软床,过了许久,自己才让他适应过来,不过虽然谁在了自己身旁,却是只要有半点风吹草动的声音,便会惊醒过来,自己在最初的一年年,甚至没有见过睡着了的哈尔斯是什么样子,他总会在自己醒来之前醒来。

    但人在担心什么的时候,就偏偏会发生什么,一个不小心,比比东翻转身体时,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摆着的一个花瓶。

    “啪啦!!!”

    一声清脆尖利的声响响起,那淡雅的明显是按照比比东的喜好准备的花瓶应声而碎。

    “糟!!!”

    比比东身体一僵,保持着一个动作不敢动弹。。

    “碰碰,碰碰,碰碰……”

    房间里一阵静谧,甚至只有比比东一人的心跳声,连哈尔斯的心跳声都听不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比比东依旧保持着这个动作,一下也不敢动。

    但许久过去了,比比东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反而是在一旁睡着的哈尔斯更是响起了低低的鼾声。

    “呼”

    轻轻的舒了口气,比比东在心地放松后又是感受到一阵心疼,连只要有一点声响就会被惊醒的的哈尔斯在如此近的听到一声刺耳的声音后都没有醒来,可见其是有多累。

    思绪纷飞,比比东丝毫没有考虑过是自己的实力太强了,远超过了现在的哈尔斯,没有战斗几个回合,哈尔斯便是败下阵来。

    眼珠滴溜溜的那么在眼眶里一转,比比东的俏脸上便出现了一抹玩味调皮的笑容。

    伸手轻轻的蹭了下嘴唇,比比东看了下手指上的颜色,满意的点点头,低头在哈尔斯的侧脸上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唇印。

    伸手在唇印下方抹了几道唇彩,比比东捂住嘴,闷闷的笑出声,低头看着自己的杰作。

    哈尔斯仿佛对这一切仿若未闻,依旧打着低低的鼾声,沉沉的睡着。

    左手撑着脸,比比东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哈尔斯那睡着的样子。

    这怕是哈尔斯少数的脸上肌肉能松缓的时刻了吧,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比比东还是觉得,自己越看,越觉得哈尔斯那一张有些苍白的脸庞,尤其是那遍布着许多淡淡疤痕(符文)的右脸越看越觉得耐看,越看越是觉得帅气。

    满意的点了点哈尔斯的鼻子,比比东自夸的说到:

    “不愧是我的男人,各方面都是顶尖的!!!!”

    又是在哈尔斯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在其额头上留下一个唇印后,便是缓缓起身,扶着墙壁,踮着脚,离开了这巨大的寝宫,前去寻找做饭的地方,她要做个饭犒劳一下哈尔斯!!!

    门被悄悄带上,感受着房间里变得安静无比,哈尔斯缓缓睁开了眼睛。

    双眼透过房门,哈尔斯在这个自己创造的宫殿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感受着比比东的意图后,他悄然引导着比比东前往了厨房。

    轻轻的合上眼睛,哈尔斯晃了晃脖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再睡一觉,确实,这段时间,哈尔斯几乎没睡过觉,身体也是久违的感受到了一丝疲惫。

    很快哈尔斯就进入了梦乡,休息着,放松着。

    只是,他似乎,忘记了什么……

    “哈尔斯?哈尔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