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暗影岛日常
    隐约间,哈尔斯听到比比东那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哈尔斯侧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声音。

    还有些睡眼朦胧,哈尔斯久违的感受到了一丝放松,这其中或许有身在暗影岛的缘故,但也同样更是因为比比东就在其身边的缘故。

    脑子还有些迷糊,哈尔斯的鼻子却是突然微微煽动了几下鼻翼,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可怕的味道。

    只是轻轻一吸,一股刺鼻的味道竟然让他那封号斗罗的身躯感到了一丝不适。

    大脑瞬间清醒,哈尔斯猛然睁大眼坐起身,看向了坐在床边的比比东——以及她手中端着的一盘看起来略有些焦糊的“食物”!!!!

    !!!!!!

    哈尔斯嘴角轻轻一抽,但还是竭力扯出了一个微笑。

    “东儿,怎么了?”

    看着哈尔斯那柔和的笑容和因为刚睡醒而显得有些杂乱的惨绿色的半白的短发,脸上挂着掩饰不住心中喜悦的笑容,献宝式的将手中端着的那个盘子递到了哈尔斯的面前。

    “给,起来吃点东西……”

    看着面前那一坨明显有些焦糊了的,嗯……姑且称他为食物吧。

    哈尔斯终于想起了自己在之前睡着前忘记的东西。

    那就是自己近乎完美的妻子,不!会!做!饭!!!

    哈尔斯张了张嘴,很像告诉比比东,其实她做的饭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比较强大的话,真的有可能因为这个收到创伤。

    但脑中心思电转,哈尔斯还是将这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堂堂武魂殿教皇,能来亲自为自己做一份爱的早餐,已经很不容易了还好吗,比较,你也不能要求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子第一次接触做饭就做的很好,对吧????

    哈尔斯内心中如是想到,不断的重复着这一段话麻痹自己。

    低下头,哈尔斯抬手轻轻揉了揉比比东的那一头淡酒红色的长发,将其揉的与自己同样的杂乱后,脸上挂着微笑,弯起嘴角,接过了比比东手中的盘子。

    看着哈尔斯接过盘子,比比东眼睛一眯,笑颜如花,一瞬间,哈尔斯只觉得昏暗的房间都明亮起来了。

    “给!”

    将左手中握着的筷子递给哈尔斯,比比东就这样坐在窗边,扑闪着两个卡姿兰大眼睛盯着哈尔斯,面上一片期待的神色。

    哈尔斯只觉得自己稳定的不行的右手突然有些颤抖。

    筷子微动,哈尔斯将其插入了这坨“食物”中,想要将其分开而食,当然,最重要的是,哈尔斯想要将表面的那层焦糊的部分分开。

    轻轻的拨动筷子扒开了食物的表面,将其波到了一旁。

    “嗯?!!!”

    哈尔斯有些惊讶。

    在讲这层焦糊的东西拨开后,其内赫然是一只油亮金黄的烧鸡。

    眼睛一亮,哈尔斯看着这拨开表皮焦糊物后,色相俱全的烧鸡,内心竟有些激动,眼中甚至有泪水要留了出来。

    难道自己的受难终于要结束了?!!!

    心中激动万分,手中的筷子也是不在颤抖起来。

    “快尝尝……”

    比比东期待的催促到。

    “嗯”

    点了点头,哈尔斯轻轻的用筷子夹下了一块鸡肉递到嘴边,一口塞了进去了。

    !!!!!!

    食物入口,哈尔斯的身体猛然一滞,僵在那里。

    “怎么样?”

    比比东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紧张,她紧紧的盯着哈尔斯眼神中满是期待之色。

    “……很好吃,比上一次还要美味十倍……”

    哈尔斯眼中似有泪光闪过,看起来有些感动。

    果然,我就不该对东儿的厨艺报以什么希望……

    哈尔斯强忍着胃中的不适,又是抬起筷子私下了一块鸡肉放入嘴里。

    又是一波如巨浪般的冲击,哈尔斯感受着这复杂难言的味道在自己嘴里回荡,只觉得自己灵魂在遭受着艰难的磨练。

    一边忍受着胃肠中的翻涌,哈尔斯一边回想着看着烧鸡被撕开的地方那看起来美味无比的样子,愈发觉得自家这个傻丫头能将饭做到色香都有,唯独缺失了味道这一条也是一种本事了。

    心中落泪,哈尔斯确实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停的向嘴里塞着鸡肉。

    “好吃吗?”

    比比东看着哈尔斯的动作脸上也是终于泛起了开心的笑容,双手托腮,一对卡姿兰大眼睛愣是让她眯的看不见了。

    不知为何,看着比比东这幅可爱的样子,哈尔斯突然觉得嘴里的食物突然也没有难吃,细细品起来,竟然还有些美味之处!!!!

    如此感觉着,哈尔斯手中的动作也渐渐的放慢了下来,甚至开始细细的品味起来了。

    ……

    “啪嗒”

    哈尔斯讲筷子放到了已经空荡荡的盘子中,伸手接过了哈尔斯递来的一张手绢擦了擦嘴。

    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哈尔斯从床上爬了下来。

    整理了下衣服,哈尔斯接过比比东手中的盘子,随手放到一边,然后走到比比东的身边,弯腰将其公主抱起,轻柔的放到了床上。

    “睡一会吧,看看你的样子,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哈尔斯嘶哑的声音听起来丝毫没有平日里那种阴冷的感觉,反而是让人有些如沐春风。

    “嗯”

    乖巧的点点头,比比东听到哈尔斯如此说后也是缓缓地张嘴打了个哈欠,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疲惫的表情。

    比比东坐在那里,任由哈尔斯俯下身给她掖着被角。

    待到哈尔斯塞好被角,他俯身轻轻的在比比东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起身端起放在一旁盘子准备离去。

    刚转身,便是感到一只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一起呗!……”

    比比东的声音丝毫没有什么含羞的感觉,反而有些小期待。

    哈尔斯确实仿佛想起了什么,浑身打了个冷颤,然后狠狠心,轻轻的摘下了比比东的小手放到了被子里轻轻的拍了拍比比东的额头。

    “好啦好啦,我还有事要做,下次,下次一定!!!!”

    看着哈尔斯那有些慌的表情,比比东撇了撇嘴,似乎有些遗憾,但还是点点头,说到:

    “好吧,你去忙吧,我不打扰了你了。”

    乖巧.jpg

    哑然一笑,哈尔斯转身离开了寝宫,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快步远离了寝宫,哈尔斯举起右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似乎是松了口气。

    又回头看了眼寝宫,哈尔斯身形缓缓地虚幻,然后化为了一股黑雾悄然消散。

    “休息的时间够久了……该去准备一下了……”

    ————

    暗影岛深处,一个被浓郁的黑雾所笼罩的地方,一股黑雾缓缓涌动,缓缓在半空中凝成了人形,赫然就是哈尔斯。

    肤色有些苍白,哈尔斯随手将兜帽摘下,露出了那一头已经白了大半的惨绿色短发。

    “踏踏踏”

    脚步声缓慢但稳健,且每一步的步子大小和时间都是一致无误的。

    哈尔斯稳步走着,穿过了一片黑雾,然后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山谷,深邃黝黑,看不到尽头。

    脸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哈尔斯继续一直向深处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但是沿着斜向下的坡度走着的哈尔斯,抬头却是已经看不见了天空,就连那无处不在的月光,也照射不进这里。

    终于,哈尔斯在一扇巨大的黑铁大门前站定,看着门上的花纹。

    右手一挥,身后血红色的第八魂环一闪而过,一股极寒的冰霜之力喷涌而出,同时,左腰间的魂引之灯也是悄然出现,闪烁着惨绿色和幽蓝色的光芒。

    一点绿色灵魂缓缓飘出,落入了冰霜之力之中,而后寒风呼啸,暴躁寒冷的冰霜之力迅速扩散着的,几个呼吸后,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山谷之中,站在了巨大的黑铁大门前。

    “吼!!!!!”

    仰天怒吼,一只高达八米有余的巨型泰坦敲打着自己的胸膛,震下了许多冰渣。

    “打开它!”

    声音冷酷嘶哑的下着命令,哈尔斯看着体型巨大的泰坦,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两朵异色魂焰也是出现在了哈尔斯的眼眶之中。

    “吼!!!!”

    得到了命令,哈尔斯面前这只完全由冰霜组成的泰坦巨猿猛然直起身子,冲向了黑铁大门。

    原本近八米高的身高却还只是坐着,但当泰坦巨猿站起身后,却是以及达到了快十米。

    “吼!!!”

    泰坦巨猿由冰做的身躯上肌肉鼓动,看起来凝聚了无尽的力量。

    “咔嚓咔嚓……”

    一整细微的碎裂声响起,却并不是那扇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哈尔斯目光一凝,眼中的魂焰剧烈跳动,却是看到了那泰坦巨猿亡灵从役的手臂竟然有些断裂的趋势。

    双眼微微一眯,哈尔斯出生喝退了泰坦巨猿,自己走上了前去。

    “退下!!!!”

    “吼!!”

    泰坦巨猿呲牙咧嘴,确实心中满含不甘,但却碍于哈尔斯的命令,不得不想后退去,从大门前离开。

    尖锐巨大的犬齿露在外面,却是没有什么口水流出。

    没有去看身后站着的泰坦巨猿,哈尔斯缓步向前走去。

    一步一步。

    哈尔斯的步子太快,但是每当他一步跨出去后,自身散发的声音气势确实越来越高涨。

    “呼,普拉!!!”

    一声翅膀扇动声响起,一只破损的龙翼自其右肩的背后处展开,缓缓地扇动着。

    再一步。

    黄、紫、紫、黑、黑、黑、黑、红、红九枚魂环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第七魂环闪烁,庞大且阴冷的魂力运转,哈尔斯的体现猛然增大几分,由两米多化为了三米高的小巨人。

    三米多的身高在黑铁大门前就像是一个渺小的蚂蚁相比于大象,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体型的生物或者亡者才会使用这样巨大的门。

    全身的魂力都已经调动起来,灵魂之力和那盘踞在心脏处的死亡之力也是瞬间爆发力,哈尔斯猛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劲力,轰击在了巨大的黑铁之门上。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哈尔斯与黑铁之门接触的地方翻滚起了无数的尘土,彻底阻挡了所有的视野。

    许久,尘土缓缓散去,露出了双拳抵在黑铁大门上的哈尔斯。

    缓缓抬起双拳,哈尔斯看着黑铁大门上那出现的两个巨坑。

    当然,对整个黑铁大门来说,这两个巨坑也只是两个为不起眼的小破损,根本无法对这座巨门造成什么影响。

    脚尖轻轻点地,哈尔斯向后飞去,待飞出去能有百米之余后,他低头看向了黑铁大门的根部。

    眼中魂焰闪烁,跳动的愈发剧烈了,彰显中午哈尔斯内心的不平静。

    只见这扇巨大的门底部出现了一道半米不到的划痕,也是十分给面子的开启了一点。

    “看起来,战争机器的实力增强的不少啊。”

    哈尔斯有些感叹,这座大门其实是他为了其中关押的那个怪物,那个他的作品所制造的,在黑雾世界里,在暗影岛里,称他为神,也毫不夸张。

    当时并没有多费力气便铸造好了这个黑铁大门,但当自己接收到那无数的符文用法后,哈尔斯便借此机会将这扇巨门,做了改造。

    在哈尔斯看来,这所为的符文是真的很神奇,只是用了不打二十枚符文。

    原本简单甚至所含能量也并不大,但是,当他们组合在一块时,一个崭新的法阵,便出现了。

    这个符文可以附着在任何一个人和物和事身上,并会伴随着该周围能量的浓郁度和强度来成长,附着之物的体型也会越来越大。

    而现在……

    哈尔斯抬头看看这座巨门,他已经有些难以想象,门中的情景了。

    “唉”

    轻轻的叹了声气,哈尔斯缓缓退后两步,然后手漂浮而起,双臂张开。

    “呜呜呜呜”

    似有无尽风声响起,无数的黑雾向哈尔斯背后蜂拥而至。

    “哼”

    冷哼一声,随着哈尔斯的手臂的动作,那在身后凝聚的大量的黑雾也是缓缓地化成了一双巨手,抵在了门上。

    “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