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准备,暗流涌动
    “吼”

    一声龙吼自哈尔斯口中吼出,哈尔斯浑身的肌肉猛然绷紧,甚至将身上的黑色长袍撑得隐隐有些破裂。

    一瞬间,哈尔斯身后的黑雾组成的黑色巨手也随之暴起了肌肉。

    “嘎,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的晃动和一阵让人感到牙酸的摩擦声响起,那高达近五十米的巨门缓缓的打开了一条足以让一个人通过的缝隙。

    “呼”

    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哈尔斯缓缓收敛自身的气势,身形也是猛然收缩,重新化为了两米多高。

    “踏”

    哈尔斯落到地面上,溅起了一阵淡淡的尘土。

    悄无声息,哈尔斯身后的那只巨手也是悄然化为黑雾,散逸开来。

    缓缓的握了握双手,哈尔斯只觉得两只手臂有些酸软。

    将双臂藏回长袍下,哈尔斯缓步穿过那一道缝隙,走了进去。

    巨门足有五米多厚,当哈尔斯走过这扇巨门,门内的一切都呈现在了他的眼中。

    走入门后,哈尔斯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巨大的深渊裂隙,站在门后,哈尔斯凭着自己那被魂焰强化过的视力,竟是一眼看不到对岸。

    但这里可是暗影岛,是哈尔斯创造的地方,一丝灵魂之力自哈尔斯身躯中缓缓飘出,与这门后世界中飘逸的黑雾融合在了一起。

    登时,他便看到了自己此行的目标。

    没有犹豫,哈尔斯走到深渊边上,一跃而下。

    “呼呼呼~~”

    呼啸的寒风在哈尔斯的耳边呼呼作响,吹拂的哈尔斯的短发杂乱的飘动着。

    下落了足有几十秒,哈尔斯才堪堪看到了地面。

    “呼呼”

    身后那单只残破的龙翼扇动,帮助哈尔斯减着速。

    “砰”

    一声轰鸣声响起,深渊的底部炸起漫天的黑色尘土,久久才缓缓散去。

    “啪嗒”

    一个身影缓缓的自尘土中走出,眼中魂焰剧烈跃动着。

    哈尔斯抬手轻轻拍打着衣服上落上的尘土,面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之色。

    仰起头,哈尔斯试图看清楚面前的这个足有二十米高的身影!!!

    是的,出现在哈尔斯面前这个高达二十多米的身影,正是那出自哈尔斯手中的杰作——战争机器。

    虽然战争机器是由自己制作的,但是自己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印记,自然也不会随时随刻都能得知它的信息状况。

    虽然在之前哈尔斯将其放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了它的实力会得到不小的提升,但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稍稍退后几步,哈尔斯仰头看向上方,身后魂环闪过,一股坚冰在其脚下突兀的出现,支撑着哈尔斯向上而去。

    不到三个呼吸,哈尔斯便来到了战争机器那硕大的头颅面前。

    映入眼帘的,是几乎有自己四分之一身体大的空洞眼眶,自然,眼皮依旧是被几根黑线缝上的。

    战争机器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哈尔斯的到来,浑身半点生的气息也不存在。

    不,他本就是亡者,这样形容有些不太恰当,或许说它正处于休眠,更为合适。

    漂浮在战争机器的正眉心处,哈尔斯轻轻的伸出了右臂,隔空点在了他的额头中央。

    “翁~~~~”

    一股晦涩难明的气息波动传出,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哈尔斯的右手指尖窜出,冲向了休眠着的战争机器。

    半晌后,哈尔斯缓缓放下右手,脚下的冰柱也是托着他,缓缓的向后退去。

    哈尔斯站定,停在了十米开外,沉默的看着仍旧一动不动的战争机器。

    十个呼吸过去了,战争机器那庞大的身躯却是似乎微弱的抖动了一下,但由于它的体型过大,相对于战争机器来说,就好似一只蚂蚁般的哈尔斯,自然是看到一清二楚。

    “咔咔咔.........”

    猛然间,战争机器的身躯却是明显的剧烈抖动起来,一双被缝死的眼皮,也是颤抖着,想要睁开,却是最终没有成功,反而留下了大股的黑色污血。

    “啊啊啊啊!!!!”

    嘴巴也被封死,战争机器猛然直起了稍稍有些弯曲的背脊,一阵听起来凶残狂暴痛苦的声音在其喉咙里闷闷的传出。

    “轰”

    战争机器痛苦的猛地一握双手,竟然出现了一声音爆声,四朵气浪在其握成拳的双手两侧突兀的出现,缓缓的扩散开来,而后又消失无踪。

    哈尔斯依旧没有出声,只是冷眼看着。

    “卡拉卡拉卡拉”

    伴随着一阵碎裂声,战争机器的皮肤也是缓缓爆裂开来,而后掉落在地,砸出了一个个的巨坑和无数的灰尘。

    足足掉落了有近一分钟,战争机器身上的旧皮这才全部脱落,一片有些发黑的血肉赤裸裸的出现在哈尔斯的面前。

    看着浑身以及变了个样的战争机器,哈尔斯右手的指甲轻轻的刺向了自己那破了个洞的胸口,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那颗灵魂符文心脏之中。

    “哼”

    一声闷哼,哈尔斯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气息却是没有半分衰弱。

    抽出手指,一滴幽蓝色的血液出现在了哈尔斯的指尖。

    “啪”

    轻轻一弹,这滴蕴含着一股神秘死寂气息的血液瞬间便穿透了虚空,落到了战争机器暴露在空气中的血肉之中。

    “轰!!!!”

    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息自战争机器的身躯之上爆发出来。

    “卡查查”

    哈尔斯低下头,看向脚下那布满了裂痕的冰柱,无奈的脚尖轻点,飘离了冰柱。

    刚刚离开冰柱,冰柱便是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化为了漫天的冰粉。

    “乎乎”

    龙翼拍打,帮助者哈尔斯缓缓的落到地面。

    抬起头来,哈尔斯看着正在蜕变的战争机器。

    只见那浑身萦绕着强大气息的战争机器,正痛苦的握紧双拳,身体不住的颤抖,那赤裸的血肉中正不断的向下滴落着浑浊的黑色污血。

    五十米高的战争机器淌下的污血,甚至将这个深渊的底部,所填满了。

    在战争机器的痛吼声中,一层崭新的,黑色的,散发着似玉石,又似金属的光芒的皮肤正在不断的出现着,缓缓的覆盖了战争机器的全身。

    --------

    许久之后,哈尔斯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全新的战争机器,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冒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从今往后,你名为,塞恩,为暗影岛的镇海者,击杀一切来犯之地,撕碎他们的身躯,碾碎他们的骨头,将他们,埋葬于黑海!!!!”

    “轰”

    巨大的身躯,如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单膝跪下,巨大的头颅深深的低下,,回应着哈尔斯的话语。

    “吼!!!!!”

    哈尔斯的嘴角缓缓弯起了一个玩味,阴冷的弧度,一抹残忍的笑容浮现在哈尔斯的脸上。

    “去吧,去将那些即将到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来犯者,统统撕碎,我的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是暗影岛,现世之时.......”

    “吼!!!”

    塞恩猛地一拍胸膛,似乎是在向灵魂之主即将降世的女儿,奉上祝贺。

    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哈尔斯寒声的笑着说道:

    “桀桀,来犯者的死,就是最大的贺礼,去吧,碾碎他们!!!!”

    “吼!!!!”

    又是应答一声,塞恩猛然站起身,一双大手抓在了深渊的峭壁上,缓缓的爬了上去。

    “轰隆隆~”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哈尔斯知道,这是塞恩推开了那扇黑铁大门,走了出去。

    “呵,再多带给我些愉悦感吧.......”

    -------

    星罗帝国皇室

    “陛下,这次行动,老臣觉得并不可取,如今的武魂殿势大,而如今的实权统治者,正是那个阴险狠辣的哈尔斯,这次任务失败了还好说,但如果成功了,怕不是要掀起一场大战,到时候,失败的,大概率是我们啊.......”

    皇帝的书房里,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正面带忧色的劝告着坐在书桌后的那个雍容华贵的黄袍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星罗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当今星罗帝国的皇帝,也是朱家族长夫人的亲哥哥。

    “哼!!”

    星罗帝国皇帝猛地一拍桌子,那一双异色双瞳中闪烁着无尽的悲痛和怒火。

    “朕意已决,无需再劝,杀了朕唯一的亲妹妹,还想要安然无恙的活着?这不可能!!!!”

    越想越气,星罗帝国皇帝恼怒的抬手将书桌上的一盏精美的茶杯扫落在地,摔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老头子无奈的看了看地上那盏平日里,陛下最喜爱的茶杯的遗体,心中也是一阵哀叹。

    平日里从不离手的茶杯都被一怒之下摔碎,老者知道,这不仅是陛下心中怒火的体现,更是在警告自己,让自己不要再劝,负责下场便如这个杯子一般.......

    “唉,老臣明白,既然如此,那陛下,老臣就先行告退,还有些许多事务等着老臣去准备呢。”

    老头子站起身,颤颤巍巍的向星罗帝国皇帝欠了欠身,告退到。

    “嗯”

    星罗帝国皇帝点点头,脸色依旧阴沉,但却没有再发火,示意老头子自便就好。

    看着老头子颤颤巍巍离开的身影,星罗帝国皇帝脸上肌肉一抽,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之色。

    许久,他才将目光从一地的碎片上移开,伸手从书桌的一个暗槽里取出了一份文件。

    脸上阴晴不定,星罗帝国皇帝看着这份文件,眉头紧皱。

    “看起来,这大陆上,朕不知道的事情,还是太多了.........”

    随手将这份文件放到桌上,那文件右下角的一个烙印显得是那么的突兀。

    如果哈尔斯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对这这个烙印感到十分熟悉。

    无他,只因他的脖颈处,也烙着这样一个烙印,一朵,未知的,莫名的妖冶花朵。

    “教宗........”

    --------

    一行几十个与周边来来往往的路人气质截然不同的人,正结伴走在一条穿过了一个丛林,前往武魂殿主城的林间小路上。

    在这一群人中,有那么十个人与这其余的三十个人的气质又是不一样,乍一看,他们看起来,给人一种十分矛盾的感觉。

    就有些和蔼和善,浑身散发着一股老好人的气息,但当你想要去接近他们的时候,却又会感受到一股生人勿进的感觉。

    队伍的最后面,两个身着一声朴素服装的中年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一头白发,双眼通红的中年人点点头,加快了步伐,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一个脸上一直挂着一幅一成不变的笑容的年轻人身旁,低声说道:

    “阁下,虽然我不清楚你们的目的,甚至就连你们的身份也是一概不知,但是,既然你们是陛下安排进来的,那么我们就都是为陛下效力的人,这次的任务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不管是你们来帮助我们,还是我们协助你们,总要交流一下,过一过底细吧,以免到时候战斗起来,没有什么配合,你说是吧?”

    闻言,年轻人看了一眼中年人,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这笑容,却是让中年人不由得感到一丝不寒而栗。

    “同为陛下做事?不不不,你说错了,我们与你们的陛下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奉了主的旨意,前来帮助你们,这是你们的荣幸,你们应该感到感激和荣幸。”

    脸上依旧挂着那一副谦和温和的笑容,但年轻人说出的话,却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但中年人却是只是皱了皱了眉头,并没有因此发怒,对他来说,只要能完成陛下的任务,哪怕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都是无所谓的,更别说只是受到一点微不足道的“羞辱”。

    中年人也是笑了笑,开口说道:

    “抱歉,多有冒犯,我并不知道你们的身份,所以产生了点误会,我先给阁下您道个歉。”

    领导中年人如此的话语,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脸上的笑容多少变得有些灿烂。

    “无碍,你们是星罗帝国皇室的仆人,我们也都是主的仆人,我们只需要完成主交给我们的神情就好了,带到我们完成自己的任务,自然会配合你们,去完成你们陛下布置的任务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