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分娩,敌人来袭
    听着塞恩行走时发出的如雷般的隆隆声响,哈尔斯嘴角缓缓的弯起,眼中那两朵异色双瞳竟诡异的折射出了一抹猩红的光芒。

    但随即却又缓缓消失。

    哈尔斯摇摇头,觉得头有些发晕,但却只是以为是冲自己的身体里取了一滴心头血导致的,也不甚在意。

    又看了看这深渊内远处的一片黑暗,哈尔斯背后那龙翼一展,缓缓拍动起来,一股黑雾也随之缓缓出现。

    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哈尔斯的身形却是猛然一滞,身体也僵在了那里。

    在那一瞬间,一股强烈的波动传到了他的脑海里,心脏也是一阵悸动。

    轰!!!!!!

    没有说话,哈尔斯的双眼瞬间爆发出了两道强烈的火光,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自哈尔斯的身体上爆发而出,无尽的黑雾瞬间自哈尔斯周围的虚空之中涌出,吞噬了哈尔斯的身影。

    半个呼吸后,盛极一时的黑雾缓缓消散,深渊中,又是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和寂静。

    暗影岛宫殿群,主殿外。

    呼!!!

    一阵风声响起,大股的黑雾迅速的出现,蔓延开来,一道身影拍打着身后的那一道残破的龙翼瞬间化为了一道黑影冲向了殿内比比东所待的寝宫。

    爆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哈尔斯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出现在了比比东的身旁。

    “啊啊啊~~~”

    猛地推开寝宫的门,哈尔斯便是看到比比东在那里痛苦的喊着,大滴大滴的汗水从赤裸在外的皮肤上滑落,打湿了床上柔软的被褥。

    “东儿!!!!”

    哈尔斯的声音有些慌张,还有些手足无措。

    俯下身,哈尔斯弯腰搂住比比东的肩膀,面上看起来有些惊喜但有些罕见的慌乱。

    在搂住比比东的肩膀后,哈尔斯便楞在了那里,不知道接下里自己该干什么。

    就在哈尔斯的额头上也开始渗出一片细汗的时候,比比东强忍着疼痛一把握住了哈尔斯的手臂,声音颤抖着说道:

    “出,出去,不能在这里,我的,直觉,必须在外,界........”

    听到比比东的话语,手足无措的哈尔斯猛然反应过来,浑身气势一变,一股精纯的灵魂之力自其体内涌出,缓缓的包裹住了比比东,将其笼罩在了其中,而后,哈尔斯眼中魂焰一闪,一股强大的波动瞬间传出,在半个呼吸间就已经蔓延到了整座暗影岛。

    “希妍,准备!!!!”

    波动还未散去,哈尔斯抱住,脚下瞬间发力,将寝宫精美的地面瞬间踩出了一个巨坑。

    但哈尔斯并没有在意,他面目狰狞,一声暴喝,一片黑雾瞬间化为了一只咆哮着的巨兽,出现的瞬间便撞碎了寝宫的墙壁。

    不敢太快,哈尔斯以稳为主,顺着巨兽破开的道路,飞向了码头外面。

    哈尔斯背后的龙翼并不足以支持他飞行,只是能提供一个巨大的推力,就这样,哈尔斯过一段距离,就脚尖一点,算到半空中,龙翼拼命的舞动,化作了一道黑色闪电冲向来时的那个码头。

    哈尔斯心中不禁埋怨自己,之前为何要将黑雾世界的出口建立的距离宫殿群如此之远。

    虽然他自己是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开启一个离开的通道,但当他想要这么做的时候,一阵强烈的灵魂悸动瞬间传遍了全身,仿佛在告诉他,如果他这样做,一定会有不好的,令他后悔的事情发生。

    所以,尽管有更快捷的方式,哈尔斯还是选择抱着比比东做渡船离开。

    很快,哈尔斯便看到了那码头的影子,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啊啊啊啊!!!”

    比比东那撕心裂肺的痛呼声让哈尔斯更是心乱,但他还是强行将心中的担忧和心痛按压下去,瞬间出现在了渡船上。

    “走!!!!!!”

    哈尔斯没有像平日里的那般冷漠和高冷,而是如疯了一般大喊道。

    仿佛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紧张的气氛,摆渡人也是爆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

    只见他脸部缝住眼睛的黑线猛然暴涨,在不断变长的过程中,也是不断地分裂着,一分二,二分四........

    很快,摆渡人的身体就被一片如活物般扭动的黑线所包裹,而后又猛然收紧,体型看起来瞬间变得大了几分。

    体型变大后,手上的动作也是快了几分,哈尔斯脚下的小船瞬间便冲了出去,在黑海上留下了一道经久不消的黑线。

    低下头,哈尔斯伸手握住比比东的手,紧紧握住。

    哈尔斯感受着手上那传来的冰凉的感觉一级握的自己隐隐有些发痛的小手,心中一阵心痛。

    将嘴唇凑到比比东的额头上,哈尔斯轻轻的吻下去,舒缓着比比东紧皱的眉头。

    “东儿,别着急,我们马上就回去武魂殿,希妍在那里已经准备好了,人和物,只要你需要的,那里都有,不急,不急........”

    哈尔斯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在颤抖,仍在那里一刻不停的安慰着比比东,似乎这样就能缓解比比东的疼痛。

    但似乎真的有效,已经被这阵剧痛刺激的失神的比比东,痛呼的声音也是悄然低了下去,只是握着哈尔斯的手更加用力了。

    比来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很快,哈尔斯便已经看到了出口。

    没待船停稳,哈尔斯便是抱着比比东瞬间一个箭步冲上了岸,身后的龙翼再扇动,冲破了黑雾,回到了外界。

    一出黑雾,哈尔斯便是看到朱希妍和阿银以及石计生就站在那里,面色焦急的等待着。

    看到哈尔斯抱着比比东冲出来,朱希妍没有多说什么废话,雷厉风行的扭头就冲在最前面,声音也有些严肃:

    “跟我来!!!”

    没有多说什么,哈尔斯紧了紧手臂,稳稳的抱住了比比东,跟在了朱希妍的身后。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湿润感,哈尔斯低头瞥了一眼,却是看到比比东脸色苍白,那一头淡酒红色的秀发也已经是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的沾在了脸庞上。

    心中一急,哈尔斯出声催促道:

    “再快一点!”

    听到身后哈尔斯的催促声,朱希妍贝齿轻咬朱唇,两条秀眉一竖,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爆发而出,弥漫开来,身体也是化成了一道血影,瞬间提升了速度。

    凭着二人的速度,很快,众人便出现在了一片空地上,朱希妍冲在前面,一掌拍在了地面上。

    一瞬间,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洞口,一个阶梯也是从洞口,一路延伸到了地下。

    率先钻进了洞里,朱希妍的声音从地下传出。

    “快进来,这是我之前找人设计的,运用了不少工艺,安全性有保障!”

    跟在朱希妍后面,哈尔斯抱着比比东瞬间跳了下去,其余人也是鱼贯而入。

    是的,这座“地宫”是朱希妍找人设计的,但是这个意见还是来自于哈尔斯,虽然不明白哈尔斯担心什么,但是,朱希妍对老师的所有话,都是奉为圣言,也没有多问,毫不犹豫的变去做了。

    到了地宫内,哈尔斯这才发现,这座地宫赫然有着好多房间,墙壁上更是镶嵌着数不清的夜明珠用来照明,武魂殿的财大气粗,体现的一览无遗。

    但这些东西对哈尔斯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在他心里,最重要的,有且只有一个人——比比东!!!!

    快步来到一个房间前面,朱希妍抬手推开了门然后让开了位置,哈尔斯抱着比比东便是走了进去。

    房间内,正中央有一个干净且柔软的大床,在旁边站着十个女性,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五个身上只有着十分轻微的魂力波动,但站在角落里的那五个,却是每一个身上,都有着魂圣或者魂斗罗的实力。

    “哈尔斯大人!”

    在看到抱着比比东走进来的哈尔斯后,那五名站在角落里的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性上前一步,恭敬的弯下身,行礼道。

    “嗯”

    随意的点了点头,哈尔斯便将比比东轻柔的放到了床上。

    “东儿,我们到了,放心吧,这里可是有着五名武魂殿的精英和五名接生了十多年的产婆,放轻松,安心。”

    闭着双眼,比比东的脸色苍白,但听到哈尔斯的话后,还是强打起精神精神点了点头。

    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哈尔斯的表情看起来是很放松的,但哈尔斯知道,这只是用来安慰比比东的,毕竟,这也是她的第一次经历。

    抬起头,哈尔斯看向那五名来自武魂殿的辅助系魂师其中为首的一名,出声说道:

    “碧蛇长老,教皇陛下就交给你了,千万要保证她的安全,明白我的意思吗?”

    哈尔斯的声音罕见的有些柔和,尽管依旧嘶哑,却不是那么的阴冷,这不禁让被称为碧蛇长老的哪一名女性魂师有些受宠若惊。

    忙弯腰行礼,恭敬的说道:

    “请哈尔斯大人放心,为教皇陛下效力使我们的职责和荣幸,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保证教皇陛下的安全以及分娩的顺利。”

    碧蛇长老是武魂殿一名魂斗罗长老,凭着一手奇特的兽武魂碧蛇,她在武魂殿内也是地位不低,但在面对这名在少年时便斩杀了无数中层成员的教皇的仆人或者说丈夫,他仍是不免感到了一丝紧张。

    似乎是看出了碧蛇的紧张,哈尔斯点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外面等候了,如果有需要,立刻叫我,我就在外面。”

    “是!”

    碧蛇长老闻言似乎也是松了口气,面色也放松了许多。

    又是俯下身,伸手摸了摸比比东那一头被汗水打湿的秀发,哈尔斯轻轻一吻,向外走去。

    “东儿,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努力睁开眼睛,比比东看着哈尔斯隐隐有些微微颤抖的背影,心中也是一阵温暖,就连那疼痛似乎都轻了许多。

    出了门,哈尔斯面上那轻松的表情猛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紧张和担忧,无关实力,只是因为,他即将成为一个父亲,她,也即将成为一个母亲。

    依靠着墙壁,哈尔斯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头发也已经被汗水所打湿了。

    自己有多久没流过这样的汗了?

    哈尔斯不知道,但他却知道,现在的自己,有些心累,神经紧绷,不敢松懈下来。

    看到哈尔斯的这抚摸样,朱希妍无奈的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家老师平日里都是冷静的不行,这次确实有些乱了方寸。

    站到哈尔斯的对面,朱希妍也是依靠着墙,说道:

    “老师,别担心了,先不说我们魂师的身体素质有多强,那里面的人员配置有多强,就说老师你之前的布置,也不可能让它发生一点意外,是吧?”

    摇摇头,哈尔斯闭上了眼睛,不想去谈这个话题:

    “或许吧........”

    就在产室外陷入一片寂静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产室内响起。

    听着这声惨叫声,哈尔斯的双手猛然呈爪状,瞬间便刺入了墙壁之中。

    “老师,冷静!”

    见状,朱希妍连忙出声嘱咐道,生怕哈尔斯一个激动就冲了进去。

    点点头,哈尔斯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猛然的,哈尔斯睁开眼睛,嘴角缓缓的弯起了一抹残忍的弧度,眼中也是燃起了两朵有些泛红的魂焰。

    声音冰冷,犹如从九幽之下传出来一般,冰冷的仿佛要把人变成冰块。

    “有些小跳蚤进来了,嗯,告诉你的人,不留全尸.........我要用他们,迎接的孩子!!!!”

    “是”

    应了一声,朱希妍转身离去,嘴角也是同样的弯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还真是,胆子大啊.......”

    那神秘的一众人此时已是出现在了武魂殿的森林之中,在他们线人的情报中,比比东与哈尔斯的居所就在此,所以比比东分娩的地方,也大概率在此,到时候,只要自己等人拦住哈尔斯一刻,剩余的人便会瞬间到达比比东的身边,将之干掉,到时候,武魂殿的其余封号斗罗也不可能会反应过来,凭自己等人的实力,虽然不说战胜击杀哈尔斯,但逃跑还是咩问题的。

    正这么想着,一阵雷鸣般的声响也是突兀的响起,从远及近,似乎就要来到他们所在的地方了。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响,地面也是开始缓缓颤动起来。

    为首的那名中年人,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当即是愣在那里。

    “这,这是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