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螳臂当车
    “走!!”

    一声令下,之前站在中年人身后的一直一众成员没有言语,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到半个呼吸便是一头钻入了森林间,消失不见,从这一点,自是可以看出其训练之有素。

    但,这一切,真的有用吗?

    中年人不知道,他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积蓄着魂力,压抑着气势。

    “簌簌簌”

    一阵窸窣声,中年人体表的血色毛发疯长,一度没过了额头,遮掩了双眼。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地面也是剧烈的震动起来。

    中年人眼中寒芒闪过,微微仰头,透过额前毛发,盯着眼前这超过了百米的巨人,嘴唇微动。

    “怕是,交代了啊.........”

    “轰!!!!”

    恐怖的气流爆发,将这森林中心化为了一片空地,无数的树木化为了齑粉。

    “吼!!!!!”

    听到身后的声响,那些走得极其果断的成员也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眼中难掩惊骇之色。

    这种怪物,真的是他们能匹敌的吗?

    心中多了一丝怀疑,这使得不少成员的身形有些迟疑。

    但就在他们心中有些慌乱的时候,向前那个拥有面具武魂的男子却是满含悲愤的出声喝到,将其喝醒。

    “够了,我们的任务是去刺杀,而不是和这个怪物战斗,更何况,这种怪物肯定不是轻易就能制造出来的,他们一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只要我们靠近目标,这个怪物自然就会束手束脚有所忌惮,到时候,我们这些人难道还杀不掉一个虚弱的武魂殿教皇?”

    听得面具男的这席话,一众成员心中一定。

    是啊,自己这些人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这里的,难道我们这无数高阶魂师还杀不掉一个虚弱的教皇吗?

    到时候,自己等人只需要杀掉比比东,那资料中的哈尔斯自然有哪些神秘去收拾,自己又何必畏手畏脚的呢?

    心中既定,脚下的步伐也是加快了几分,向着目标前进。

    但,事情好像与他们所想的有一些出入。

    “轰轰轰”

    狂暴的脚步声响起,一众人等脸色一变,扭头看向那小半个身子露在树海之上的恐怖巨人。

    只见浑身黑红色的塞恩一步数十米,几乎是瞬间就要来到他们的面前。

    “该死!”

    面具男暗骂一声,眼中竟有些悲伤的神色。

    他知道,既然这个怪物出现在了这里,自己老大必然已经身陨,那可是一名封号斗罗啊,虽然只是九十二级,但也是超然的存在,竟然没能阻挡这个怪物片刻。

    咬咬牙,面具男面具下的面部一阵扭曲。

    看着即将冲到自己等人面前的怪物,他当机立断。出声说道:“散开走,我们在目标所在的位置集合!!”

    “是”

    一众成员似乎早就在等着面具男说这句话,还没等面具男的声音消逝,便是各自选了个方向,四散逃去。

    面具男也没有迟疑,随便找了个方向便是一头扎入了森林中,隐蔽了身形。

    森林里,面具男的速度飞快,树木的枝条不断地抽打在面具男的浑身上下,却是没有能让他面部表情有半分波动。

    “啊啊啊啊”

    森林里不时有惨叫声响起,面具男知道,这是自己的同僚陨落在了那个怪物手下。

    心中思绪纷飞,但身形不停,面具男闷着头冲向那比比东的住所。

    不知过了多久,面具男终于看见了那栋建筑,身形也是缓缓停下。

    “呼”

    轻舒了一口气,面具男隐蔽身形观察起来,顺便等待着自己其余的同僚。

    不知为何,面具男只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他却只当这是自己即将赴死,心里那一丝紧张罢了,但他还是谨慎的将注意力从那栋建筑物转移到了四周上。

    很静,森林里一片静谧,没有鸟啼,也没有虫鸣,面具男甚至感受不到半点生命的气息。

    不对!

    面具男猛然惊醒,这种重要的地方,在这种重要的时刻,这里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守卫,除非.......

    “哗哗哗”

    面具男猛地一拍身旁的树木,身形迅速向一旁闪去,躲开了从身后射来的几道血箭。

    “噗嗤嗤!!!”

    几道散发着腥臭味的血茧擦着面具男的身体射入了那一刻巨树内部。

    面具男骇然发现,那参天古树在不到一秒钟就已经生机尽失,枯萎衰败。

    “有毒!!!!”

    面具男心中惊骇,面色也是十分难看。

    自己被埋伏了,还全然不知,这无疑意味着自己等人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敌人眼里。

    “哒哒哒”

    清晰的脚步声响起,在血箭射来的方向一道曼妙的身影迈着妖娆却又优雅的步伐出现在了面具男的面前。

    “真是灵活。看起来,是名劲敌呢。”

    声音妩媚,让听的人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舒适,仿佛要沉醉其中一般。

    但面具男却并没有,他只觉得浑身发寒,手脚冰凉。

    尤其是,他看到了自那身影身后陆续走出了几十名沉默的身影手中提着的东西。

    那是自己的同僚们!!!!

    原来如此,面具男面具下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

    声音略有些嘶哑,似乎是被心火灼伤了一般。

    “你们早就知道了?”

    “呵呵呵”

    听到面具男的问话,朱希妍轻掩朱唇,假意掩饰着面上的笑容。

    “当然,你们这些小虫子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在了我们的监视之中,看着你们这些小虫子前仆后继的样子,还真是令人愉悦啊........”

    朱希妍身周环绕着一股血色能量,浓郁的血腥气瞬间弥漫在这一片区域中。

    “这样吗......”

    面具男低声呢喃着,头颅微低,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说啊......”

    面具声音低不可闻,但在场的所有人,最低也是魂王级别的存在,自然能听到他说了什么。

    “你们还是真是,看不起人啊........”

    话音未落,朱希妍瞳孔一缩,感受到了身周几股恐怖的气息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没有迟疑,体内魂力涌动,庞大的血气混杂着魂力迅速蔓延至全身,已是瞬间化为了一股血雾散开。

    “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没有什么火光大作,只有血肉横飞。

    这一瞬间,那站在朱希妍身后的几十人中有几道身影也是面色一变丢下了手中的尸体,迅速拉开了剧烈,却是仍然被炸了个正着。

    一股血雾在距离爆炸发生地的数百米外再次凝聚成了人形。

    朱希妍摸了一把嘴角流出的鲜血,缓缓的笑了起来,只是眼中却是看不到半分笑意。

    “真是,大意了啊......”

    只见在原先他们站立的地方,已是出现了一个深越两米直径约百米的巨坑,爆照源赫然就是武魂殿等人或俘虏或收集十数具来袭者的尸体。

    朱希妍美眸一扫,便是发现自己的那些血族仆役已是皆毁灭在了这场恐怖的爆炸之中。

    就连那些属于武魂殿的高阶魂师,也只有两名封号斗罗安然无恙,其余的魂斗罗之流也是各有损伤,保持战力者,不足一手之数。

    不过,朱希妍扫视着周围。

    这种爆炸下,那个小虫子也应该死了吧。

    心中念头刚起,朱希妍便是觉得浑身寒毛乍起,干脆利落的一个铁板桥向后倒去。

    “叮叮叮”

    接连三声声音响起,三枚闪烁着寒光的银钉便是擦着自己脸庞飞过,在朱希妍的俏脸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血痕。

    这还没完,在向后倒去的瞬间,朱希妍依稀看到空气中有什么东西闪过了一瞬寒芒。

    顾不得多想,朱希妍在地上以一个狼狈的姿势向右侧翻滚而去,却是仍没有躲过这一击。

    “啊”

    一声娇呼,朱希妍额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一片细汗。

    眼角余光一撇,赫然发现自己的左臂已然是被切断,掉落在地,凶器赫然就是半空中绷直得两根银丝。

    “可惜”

    泛着淡淡不甘的声音响起,面具男出现在不远处的空气中,左腿和左臂已然是消失不见,腰间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内脏也是暴露在了空气中。

    面具的下半截已然是消失不见,不,是化为了三道细丝,钉在了半空中。

    朱希妍浑身血光闪烁,无数的血丝自手臂的断面处飚出,迅速缠绕住了掉落在地的手臂,将其牵扯过来,对接在了创口上,血雾缭绕,三个呼吸不到,已是重新连接了上去。

    朱希妍面色惨白,心中仍有些惊魂未定,她看向面具男,却是发现他已经被四根巨大的触手所洞穿了身体,眼中神光也是黯淡了下去。

    “朱姑娘,你没事吧?”

    两名封号斗罗中的其中一名面色也是有些难看,但还是走了过来,伸手想要将朱希妍拉起来。

    摇了摇头,朱希妍没有搭上那名封号斗罗的手,而是轻轻一拍地面,自己站了起来。

    “无碍,多谢冰斗罗关心了。”

    也没有在意朱希妍没有用自己拉起来,冰斗罗摇了摇头,收回了伸在半空中的手掌。

    “是本座大意了,还好朱姑娘没事,要不然,本座可不知道怎么面对哈尔斯大人的责难。”

    朱希妍知道冰斗罗话里的意思,摆了摆手,出声说道。

    “不管您二位的事,是我太过于托大了,事后我自会去找老师说明一切。”

    听到朱希妍的话,冰斗罗的神色竟然看起来松了一口气,足以看出哈尔斯在武魂殿的积威之中。

    没有再说这话题。那使用触手将面具男洞穿的封号斗罗也是收回了触手,出声说道:

    “朱姑娘,人数不对,还有些人消失了。”

    闻言,朱希妍秀眉微蹙,思索着什么,片刻,她摇了摇头,出声到:

    “那些人给我的感觉和老师有些相似,就好像.......同源一般,就交给老师亲自来处理吧,以那些人的实力,在老师手里翻不起什么风浪。”

    点点头,邪触斗罗赞同道:

    “也是,那些小虫子还不够哈尔斯大人烦心的,就交给哈尔斯大人亲自处理吧。”

    -------

    产室外

    哈尔斯盘坐在角落里,闭幕不语,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波动。

    无他,听着产室中不停传出的惨叫声,哈尔斯不由得有些担心比比东的安危,虽然他不断告诉自己,身为魂圣的比比东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哈尔斯同样知道一个道理,自然界中,强大的存在很少回去选择诞下子嗣,无他,只因那些子嗣在母亲体内时就已经具有了强大的实力,它们具有的庞大能量自然会让母亲的生产变得愈加困难。

    哈尔斯不觉得自己的女儿会是一个平庸的存在,身为他的女儿,更是在孕育的时候经历了一系列的“机遇”..........

    心中烦躁的哈尔斯虽然安静的盘坐在那里,但身周的空气却是几近凝固,压抑至极。

    左腰间的魂引之灯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咔嚓”

    哈尔斯体内似有什么东西破碎,哈尔斯那恐怖的气息瞬间爆发,却是被瞬间反应过来的哈尔斯再次压制了下去,避免了惊动比比东他们。

    “呼”

    哈尔斯猛然睁开了双眼,那仿佛诞于九幽之下的魂焰在其双眼中剧烈跳动着。

    但哈尔斯知道,这并不是表明着自己的情绪激动,而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吸引这属于哈尔斯的魂焰。

    燃着魂焰的双眸仿佛穿过了大地,看到了地面之上。

    在他的视界中,有几个给与他一种熟悉感觉的灵魂之火正在远处游荡着。

    哈尔斯没有妄动,思索片刻,他看了一眼产室的大门,还是选择呆在了那里。

    但,就在哈尔斯没有动作的时候。

    那群灵魂之火中最为强盛的一朵却是猛然一跳,仿佛发现了什么。

    与此同时,哈尔斯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被锁定了。

    沉默须臾,哈尔斯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嘶哑:

    “真是,恼人........”

    话音未落,原本哈尔斯所在的地方已然是空无一人,只留下了点点的惨绿色光焰在半空中悄然熄灭。

    与此同时,那与星罗帝国同行的一行人中,那名一直温和的笑着的青年人也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眸,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找到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