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五十章 我赶时间!
    其实并不需要青年出声,那站在青年身后,装扮各异的九人也是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向远处,在那里,正站着一个神秘的身影。

    那个身影笼罩在一身漆黑的长袍下,身周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很难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能说一眼看过去,便是遍体发寒,灵魂更是被冻僵了一般。

    “你就是主所说的哈尔斯?”青年此刻似乎揭掉了伪装,双眼肆意的打量着哈尔斯,看起来丝毫没有收到哈尔斯身周那个压抑的气息的影响。

    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哈尔斯也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打量着这群浑身上下散发着自己所熟悉气息的来者,但不论他将脑海中的记忆翻查多少遍,都没有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寻到他们的身影。

    见哈尔斯没有说话,青年眸中闪过一丝隐晦的神光,确实没有逃过哈尔斯的审视。

    并没有做声,哈尔斯突然对这些来者起了一些兴趣,他想看看他们的目的和身份到底是什么。

    看情况,东儿的生产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自己倒不妨可以用这些人消遣一下自己心中的烦躁,待到女儿即将出生前半个时辰自己回去就好。

    哈尔斯如是想着,眼眶中染着的魂焰也是稍稍消弱了半分,眼皮也是缓缓地半耷拉了下去。

    见自己都已经毫无尊重的扫视,却依旧没有半分动作的哈尔斯,青年嘴角不禁弯起了一丝压抑不住的笑意,心中的某个起先摇摆不定的想法更是得到了佐证。

    裂开嘴,青年终于半点掩饰也不带伪装,左手轻轻抬起,按在了左边太阳穴上,魂力运转,一股劲力狠狠的自手心击打在其上,瞬间,他的双眼就变得一片通红,眼看是脑中的血管破裂导致的。

    但青年却并不在意,他猛地向前弯下腰,肆意猖狂的笑声自其口中穿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尔斯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好似陷入癫狂的青年,只觉得在自己面前的,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心中如此想着,嘴角竟是缓缓地弯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哈尔斯没有发现,这个弧度,竟是与青年的弧度十分相似。

    微微抬头,青年口中声音不停,依旧不停的狂笑着,但眼中的确实闪过了一丝不起眼的嘲讽之色。

    “呼呼”

    似乎是笑累了,青年的笑声渐渐停歇,癫狂的笑容也是变回了原本的温和儒雅的微笑,。

    转眼间,便是由一个癫狂的小丑转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您也觉得我很有趣是吗?”

    “绅士”语调柔和的问道,给哈尔斯的感觉竟是比那些帝国中所谓的贵族还要高雅。

    不自觉的,哈尔斯竟是点了点头,回答了青年这个问题。

    看到哈尔斯的反应,“绅士”眼中的那一丝火热的目光变得更加炙热,但在这个目光的深处却是有着一丝冰冷的寒意。

    就在青年的心情愈发激动时,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陡然响起:

    “你们,是什么人?”

    青年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但转瞬间却又是恢复如初。

    青年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精神暗示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面前这个神秘的男人确实已经能有意识的追寻自己的身份问题。

    青年舔了舔嘴唇,眼中又是闪过一丝有趣。

    看来,能获得主的注视的人果然是有其不一般的地方。

    有趣!!

    怀着这样的想法,青年没有转移话题,而是顺着哈尔斯的提问,回答了他。

    “我们是主的牧羊人,替主挽救迷途的羔羊。”

    “羔羊……”

    哈尔斯低声呢喃到,半耷拉着的眼皮更是让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萎靡不振。

    “是的,羔羊,你们这些俗世中的凡夫俗子,就是一群迷途的羔羊,你们懵懂的自黑暗中主的怀抱里走脱,被这凡世的肮脏迷失了双眼,使得你们无法再回到主的怀抱中去。”

    说到这里,青年似乎有些激动,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狂热憧憬的神光。

    “所以,便有了我们的存在,牧羊人!!!”

    牧羊人这个称呼似乎在这些神秘来者心目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当青年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他身后的九人解释面带狂热之色,看向天的一角,将左手的手指弯曲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放到了右胸口处。

    或许是动作幅度太大,其中一名“牧羊人”的衣袖不慎滑落,露出了一个纹身,一个哈尔斯这辈子都不见的会忘记的图案。

    那是一朵妖冶的花朵,哈尔斯至今不知道这朵花的名称,但他的脖颈处,却是有着同样的一朵花朵纹身,一个自己洗不掉的烙印。

    微耷的眼皮微微震颤,哈尔斯眼眶中的魂焰猛然一阵剧烈跳动,似乎想要冲破眼皮的阻挡,冲天而起。

    但哈尔斯的眼皮动了动,却是堪堪压制住了魂焰的暴动,也是压制住了内心的躁动。

    青年没有再说话,他摆出那个奇怪的礼节,望着天边,似乎在回忆着主的伟大,丝毫没有注意到哈尔斯的异动。

    片刻,青年感慨万千的扭过头来,将左手伸向哈尔斯所处的方向,用那宫廷唱诗班的感叹调说到:

    “哦,我亲爱的羔羊啊,你我皆是主最关心的孩子,你在俗世停留的已经够久了,是时候和我们回去了!!!”

    看着远处青年那真挚的表情和那包含诚意的姿势,哈尔斯似乎陷入了犹豫。

    似乎是看出了哈尔斯的犹豫,青年体内一股奇异的气息轻轻波动,悄无声息的向哈尔斯探去。

    “来吧,主在等你……”

    听着青年的语气,哈尔斯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直站着不动的身形也是缓缓迈步,向着青年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

    哈尔斯与青年之间的距离越发的近了,终于,一只苍白的,冰冷的手与另一只温和的但却同样苍白的手握在了一起。

    青年的嘴角终于裂开了大大的弧度,他知道,自己的这次任务完成了。

    但,就在青年沾沾自喜的时候,却是突然看到那个一直耷拉着眼皮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睁了开来,一抹幽幽的冰冷的魂焰像是眼泪吧缓缓流出,在哈尔斯的脸庞上划出了两道燃着火焰的泪痕。

    魂焰在青年惊恐的眼神下,缓缓地跌落在哈尔斯的手掌之上,而后缓缓地蔓延向自己的手掌。

    “啊啊啊啊啊啊”

    一股剧烈的灼痛感自其手掌传来,青年想要挣扎开,确实发现哈尔斯的手掌想一把牢固的铁钳一般,狠狠的箍住了自己,不让自己逃脱。

    “知道吗”

    哈尔斯那阴测测的声音在青年的耳边响起,令青年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在灼烧和冰冻中循环不止。

    “牧羊人的天敌,是谁吗?”

    魂引之灯在哈尔斯腰间悄然出现,然后瞬间幽光四射,无数的灵魂自其中爆射而出,每一个,都带着慢慢的怨念和残暴的欲望。

    “是狼群啊!!!”

    “啊啊啊啊啊”

    “嗷嗷嗷嗷。”

    “吼!”

    凄厉的惨叫声和灵魂那充满杀意的惨叫声混在这片空地之上。

    哈尔斯轻轻的松开青年的手,扭身向后走去。

    身后,身躯被魂焰灼伤后又被无数的灵魂撕咬的遍体鳞伤的青年拖着残破的身躯爬向哈尔斯,面目狰狞,声音嘶哑的嘶吼道:

    “为什么,什么时候?!!!”

    哈尔斯听懂了青年那无头无脑的话语,却是没有回答,直到当他走到地下产室入口的时候,他才缓缓地出声说到:

    “时间快到了,我赶时间……”

    青年想要听的答案终于出现了,但他却是听不到了。

    他已经被一众癫狂的灵魂撕成了碎片……

    死不瞑目!!!!

    没有打开通道的门,哈尔斯身形虚幻,转瞬间,便已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〇○○

    产室内,比比东浑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汗水所打湿,身下的传单早已渍满了汗水,但比比东却并没有在意这些。

    只因为,此时的她,正体会着人生中最为痛苦的活动——分娩。

    双手紧紧的抓握着两边的床板,比比东猛地一挺胸,身子似乎要坐起来似的,但却因为剧烈的疼痛未能成功。

    “啊啊啊啊啊啊~”

    “加油教皇大人,快了,,胎儿的位置动了!”

    碧蛇长老握着比比东的小臂安慰着,一条意外的看起来有些可爱蠢萌的碧绿色的巨蟒盘坐在碧蛇长老的身旁,猩红的蛇芯子吞吐不定。

    其余的一名魂斗罗也没有闲着,只见她举起左手,一抹温和的阳光自其手心绽放,不高也不低的温度恰好能让比比东保持一个舒适的环境中。

    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右手按在比比东身下的床垫上,魂力涌动,那床单积蓄的汗水就被其引导出去,很快,比比东身下的床单又是变得干爽起来。

    但很快,却又是被比比东身上所冒出的汗水所打湿。

    就这样,轮回不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沉迷于母亲温暖的子宫的胎儿终于对外界起了一丝好奇,她不在抗拒,反而是顺从的顺着比比东的用力想外界滑去。

    “啊啊啊啊啊”

    分娩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比比东的疼痛也是来到了最高潮。

    之间比比东面目狰狞,丝毫看不见平日里那一副雍容华贵的样子。

    淡酒红色的长发被汗水黏在了脸颊之上,看起来凌乱不堪。

    但在场的所有都没有在乎这一点,他们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只要比比东努努力一鼓作气,就能结束这场难熬的折磨。

    不再犹豫,看准时机,碧蛇长老示意盘踞在自己身旁的碧蛇咬向比比东的小臂。

    武魂自然是随主人的心意,还没等碧蛇长老说出口,那盘坐在那里的巨蛇已是爆射而出,一口咬在了比比东的小臂之上。。。

    那两根碧绿色的细且长的毒牙瞬间便消失在比比东白皙的皮肉下。

    肉眼可见的,一股碧绿色的毒液顺着比比东的手臂流向了比比东的心脏。

    一瞬间,比比东只觉得自己所承受的疼痛请了些许,体内也是多了几分力量。

    “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刺破了地宫厚重的图层穿破了空间,传了出去。

    “哇~哇~”

    凄厉的惨叫声似乎还在空气中弥漫着,一声清脆的哭声瞬间响起,却是穿透了时空,到达了无尽的暗影岛之上。

    一瞬间,暗影岛上空的黑月瞬间化为了一片血红和黑色掺杂的样子,狂暴的力量伴随着月光传输到了被月光照射到的暗影岛生物体内。

    尽管这股能量十分残暴,但这些平日里就已经十分好斗的暗影岛生物反而没有暴动,而是不约而同的低下头跪下身,向着新生儿出声的地方跪拜着!!!!

    哈尔斯早已在产室外等候多时了,那先前被剿灭那十个人在哈尔斯看来远没有比比东和自己即将出生的女儿重要。

    所以,在这声清脆的啼哭声响起的瞬间,哈尔斯便是已经瞬间出现在了产室的大门,抬手想要推门而入,确实突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生怕自己的冒失,伤害了自己的孩子。

    产室内的哭声一声接一声,产室外的哈尔斯心中也是被猫抓抓了一波又一波。

    就在哈尔斯有些忍不住的时候,产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出来的是碧蛇长老,也是一身汗的她在看到在武魂殿里凶名赫赫的哈尔斯大人紧张的手无足措的样子时,心中的紧张一下子就缓解了。

    她微笑的给哈尔斯让开了一个身位供其过去。

    哈尔斯也没有多言,身形虚幻,瞬间变出现在了芷阳长老面前,紧张的盯着芷阳长老怀中抱着的那个婴儿。

    “我,我能抱抱她吗?”

    哈尔斯的声音有些颤抖,芷阳长老也是会心一笑,点点头,动作轻柔的将怀中的婴儿递给了哈尔斯,甚至还细心的纠正了一下哈尔斯的错误动作。

    心头有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激动,哈尔斯看着怀中的婴儿,心底一阵安心。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连忙抱着婴儿来到了还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比比东面前,伸手将婴儿递给了比比东。

    “看,东儿,这就是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孩子!!”

    比比东也是十分激动,毕竟是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骨肉,哪有不爱的理由?

    只不过……

    比比东接过孩子,轻柔的抱着,却是给哈尔斯丢了个白眼。

    “让你进来不先来看我,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哈尔斯嘴角一抽,忙是伸手环住了比比东的身躯,凑到她的耳边,问道。

    “那,东儿,能不能告诉我,怎样才能哄好你呢?”

    “……亲我……”

    两名武魂殿长老已是带着产婆走了出去,产室里只剩下了两个大人和一个刚出生的婴孩。

    闻言,哈尔斯没有半点犹豫,轻轻的将嘴唇印在了比比东的朱唇上。

    一时间,风光无限好。

    (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