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乖女儿!!
    没有留恋这一刻的美好,哈尔斯与比比东二人到底还是想起了怀中还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女儿。

    “嘤咛”

    红着脸,比比东轻轻的推开了半伏在她身上的哈尔斯,傲娇的将脸扭向一旁,比比东低下头,轻轻的在自己女儿额头上印上一吻,说道:

    “感谢你女儿吧,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原谅你了。”

    “嘿嘿”

    嘿嘿一笑,哈尔斯终日苍白阴冷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抹傻笑。

    “也是你的女儿。”

    没有搭理哈尔斯,比比东体力稍稍恢复了些许,她举起女儿将其高高举起,四目相对。

    二人的女儿看起来很好的继承了二人的颜值,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灵动不已,就好似会说话一般。

    说来也怪,自从小家伙被芷阳长老送到二人手中后,就再也没有哭泣一声,反而是睁着一双美眸打量着自己的父母。

    刚出生的小家伙还不会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比比东,不一会,却是突然粲然一笑。

    不像其他刚出生的新生儿,小家伙的皮肤白嫩白嫩的,好似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一般。

    比比东被小家伙的这一笑彻底征服了,只见她又是将小家伙放到胸前狠狠的“啃”了一口,而后看向哈尔斯。

    “哈尔斯,我们给小家伙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一边说着,比比东自己倒是先陷入了沉思。

    见状,哈尔斯摇摇头,嘴角弯起一个宠溺的弧度,出声说道。

    “你知道的,我没有什么机会读书,你问我这个倒是问错人了,你要是问我怎么杀人,我可以给你举出上百个例子,但这个......”

    摇了摇头,哈尔斯眼中竟闪过一丝遗憾,但却也没有就此沉浸在这遗憾的情绪中,转而看向比比东说道:

    “你来吧,东儿,毕竟,身为武魂殿的前圣女,现如今的教皇,收到的教育自然是顶尖的。”

    “嗯嗯”

    比比东没有抬头,继续在那里沉思着,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看着陷入沉思的比比东,哈尔斯伸手将小家伙抱到怀中,伸出那惨白的左手,轻柔的逗弄着。

    “咯咯咯咯”

    说实话,哈尔斯现在的容颜并不能称得上是什么帅气,甚至有点阴森恐怖感,但小家伙却是没有一点惧意,被哈尔斯逗弄的笑个不停,甚至还咿咿呀呀的伸出那短小的带着点婴儿肥的手指戳向了哈尔斯的手指。

    一大一小,两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了一起........

    ----------

    产室中温馨不已,产室外却是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那是什么东西!!”

    武魂殿内一片慌乱,嘈杂的声音充斥再这座巨大宏伟的宫殿或者说这座城市中。

    许多的武魂殿殿内杂务人员面带惊慌的或趴在窗口上,或跑出宫殿,站在殿外的空地上呆愣愣的看着,眼中难掩惊骇之色。

    天,不知何时,已经黑了下去,一轮黑红色的黑月挂在遥远的天际,但却又像近在咫尺一般,其上斑驳狰狞的纹路清晰可见。

    伴随着黑月升起,一股不知源头的黑雾悄然的弥漫开来。

    望着逐渐将自己包围的黑雾,那些胆子稍大些跑到殿外空地上的人员也是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室内。

    并没有被黑雾完全包裹,只是稍稍沾染了一点,这些人便是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一阵刺骨的疼痛,一股骇人的寒意笼罩在他们全身。

    “砰”

    猛地关上大门,那些从外面面跑回来的人皆是状若疯癫的在地上左右翻滚,双手胡乱的拍打着自己的身体,就好像那里沾上了什么看不见的,不干净的东西。

    那些未曾外出的人员面色恐慌,连连后退,将这些人给空了出来。

    “吵什么吵,堂堂武魂殿的人,就被这么一点异象吓成了这样,都去找执法殿领罚!!!”

    一个面色冰冷的中年男人缓缓从武魂殿深处走出,呵斥着这些慌乱的杂务人员。

    但,以往积威深重的他,此时却是没有从哪些人员里得到半点反响。

    男人眉头一皱,刚想要发怒,就看到哪些原本脸色慌乱的人员竟是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

    男人也是终于感受到了什么不对,他雷厉风行的转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同样也是吃了一惊。

    在那里,原本躺着四五个满地打滚的杂务人员,却是不知何时站起了身来。

    现在的他们,似乎不能被称为人类了。

    只见他们皆是微微低着头,眼睛看不真切,但是隐约间能看到一抹绿芒从他们的眼中缓缓溢出。

    “滴答”

    那些“怪物”眼中的绿芒竟然像泪水一般滴落在地,在武魂殿的地板上砸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随着“眼泪”的滴落,他们的身体也是在快速腐烂着,肉眼可见的,他们的身躯皆是有着不同程度的腐烂,最轻的只是腐烂了一只手臂,但最重的,半具身体都是已然化为了骷髅。

    “铮”

    一声脆响,中年男人手中出现了一柄古朴的弯刀,而后迅速抽了出来,握在手中,横在胸前。

    浑厚的魂力涌动,八枚完美配比的魂环出现在其身后。

    似乎是被中年男人的气势所引动,在那里站着的五名“怪物”

    皆是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了他们真正的样貌。

    嘴唇已是腐烂,有些灰黄的牙齿就这么暴露再空气里。

    嘴角抽动,似乎是想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却是因为面部肌肉基本已经坏死,只是微微抽动了几分。

    “咯咯咯咯咯咯”

    一阵怪异的笑声响起,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只腐烂了一只右臂的“怪物”,猛地倒向地面,然后一双腿柔若无骨般的摆动几下,整个人像蛇一般迅速的窜向了中年男人。

    “咯咯咯咯”

    怪物的笑声听得中年男人心头有些发毛,但身为武魂殿的高层人员自然是不会这种东西吓着,面色一板,冷哼一声,微微俯身,刀放置左腰处,身后第一魂环闪烁,一抹冰渣瞬间出现在刀鞘之上。

    看着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向自己窜来的“怪物”,中年男人左手大拇指轻轻的顶开了弯刀护手,一股极低的温度迅速在殿内弥漫开来,不到半个呼吸,殿内的所有东西上都凝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或许是受到了低温的影响,怪物的动作也是慢了下来。

    见状,中年男人眼中寒光一闪,一弯寒芒也是瞬间在半空中划过。

    “咔哒”

    收刀归鞘。

    “噗嗤!!!!!”

    液体喷溅声响起,无数的惨绿色不明液体从地上那已经不动弹的半截尸体的创口上喷射而出。

    “噗嗤、噗嗤、噗嗤。。。。。”

    又是四声喷溅声响起,那跟随在断臂“怪物”的四个怪物也是从腰部缓缓裂开一条缝隙,然后滑落在地。

    一刀斩了这五个怪物,中年男人的脸色稍稍好了许多,但却依旧满面寒霜。

    不因为别的,虽然这些怪物的实力并不强,甚至可以说来一个身经百战的魂尊都可以将其斩杀,但是问题来了。

    这些人之前的实力,也不过只是一些魂士魂师之类的人物,可发生这种突变后竟然拥有了无限接近于魂尊的实力,这无疑不=让中年男人心头有些发寒。

    不行,必须尽快讲这些东西报告给长老们。

    心中如是想着,中年男人高声喝到:

    “无关人等前去执法殿集合,执法人员迅速探查情况,讲这些怪物统统斩杀,不留活口!!!”

    “是!!!”

    一阵回答声从阴影处响起,无数的身影窜向了武魂殿内各处。

    看了一眼地上的断尸,中年男人快步离去,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看着中年男人消失的身影,一个看不真切的人影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看其身上所着的一身黑色长袍和那苍白的脸庞上深深凹陷的眼眶,真是销声匿迹许久的石计生。

    无视了那些杂务人员有些畏惧的眼神,他径直走到了那些尸体的旁边,蹲下身去,伸手翻看着。

    刚刚那个中年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隶属于哈尔斯一系的石计生则是能从其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正是哈尔斯大人那暗影岛的死亡气息。

    许久,石计生站起身来,又是悄无声息的引入了黑暗之中。

    “看起来大人又搞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真是有趣。。。。”

    。。。。。。。

    不提外界是什么反应,但那位于地下的产室内,到是一片温馨如初。

    如果被那些武魂殿的高层看到哈尔斯现在的样子,一定会惊掉下巴,甚至以为自己陷入了某种幻境之中。

    平日里总是冷酷无比阴森森的哈尔斯,此时竟然不顾形象的躺倒在地面上,和自家的娃玩着举高高的游戏,脸上也是挂着温和无比的笑容。

    “咯咯咯”

    小家伙开心的笑着,每一次被举起来就会笑眯了眼,咿咿呀呀的挥舞着自己的小短手。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令正玩得愉快的父女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的比比东。

    只见她左手握拳,猛地锤在右掌心。

    比比东面色愉悦的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坐在了父女俩面前,伸手抱过小家伙,眼中柔光扇动。

    “就叫哈曼依吧!!!怎么样,好听吗?”

    “好听。”

    哈尔斯没有犹豫,立刻回答道。

    却是受了个比比东的白眼。

    “没问你,问我家小宝贝呢。”

    “咿咿呀呀!!!”

    似乎是很满意这个名字,小家伙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一双小手在半空中胡乱的挥舞着,似乎想要扑向比比东。

    比比东把她抱近,小家伙一双稚嫩的小手轻轻的按在了比比东的脸上,而后猛地扑了上去,狠狠的亲了一口。

    比比东只感觉都快融化了。

    “小曼依!”

    “咿咿呀呀!”

    “小曼依!”

    “咿咿呀呀!”

    。。。。。。

    看着抱成一团的母女俩,哈尔斯缓缓坐起身,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那微弱的魂焰愈发柔和了。

    这不就是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追求的吗?

    此情此景,触动了哈尔斯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他不由得暗暗发誓,此生一定要照顾好这娘俩,让她们能一直这么开心的过下去。

    “咿呀”

    正想着,却是发现原本一直活跃的哈曼依突然有些萎靡不振,这不禁让哈尔斯和比比东夫妻俩惊得不轻。

    “哈尔斯,哈尔斯,你快看看,是不是小家伙身体出了问题?”

    比比东一脸慌乱,手忙脚乱的将哈曼依递给了哈尔斯。

    哈尔斯也是面色一沉,伸手接过了小曼依,心中也不禁有些慌乱,几乎不出汗的他更是在额头渗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细汗。

    接过小曼依,哈尔斯闭目,庞大的灵魂之力迅速涌出,将这个产室填充的满满的,小心翼翼的用灵魂之力包裹住了小家伙,细细的感知着。

    庞大阴冷甚至有些暴躁的灵魂之力在哈尔斯的操纵之下显得极其温顺,缓慢但又细致的顺着小家伙的经脉行走着,不敢漏过半点问题。

    许久,哈尔斯眉头紧皱的睁开了双眼,打量着依旧萎靡不振的小家伙。

    “快说话啊,看出什么了吗?”

    比比东焦急的问道。

    哈尔斯沉默的摇摇头,依旧在那里沉默的打量着小曼依。

    比比东急了,伸手就在哈尔斯腰间轻车熟路的提起了一块肉,扭了个一百八十度。

    “快说话啊,不说话啥意思啊!”

    哈尔斯没有在意腰间的小手,继续沉思着,片刻,他才表情复杂扭曲的看向小家伙,缓缓的出声说道:

    “会不会是,饿了?”

    ????

    闻言,比比东也是愣在了那里。

    片刻,她嘴角微微有些抽搐,满眼疑惑地看向哈尔斯:

    “多久了?”

    “什么多久了?”

    哈尔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在不到一秒后就是明白了比比东的意思。

    稍稍回忆,哈尔斯声音古怪的说道:

    “三个时辰了吧......”

    三个时辰。。。。。

    比比东不禁有些无语,小家伙刚出生三个时辰,就和她老爹玩闹了三个时辰,看刚刚那一大一小疯的样子,不饿才怪了。

    有些无语,比比东将小家伙抱到怀中

    “吧唧吧唧”

    看着小家伙欢快的样子,比比东这才松了一口气。

    眼角余光瞥到哈尔斯目不转睛的样子,没好气的出声说道:

    “去去去,看什么看,没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