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圣女
    转眼间,已是三天后了。

    不管外界陷入了怎样的混乱,比比东和哈尔斯正在暗影岛内的宫殿中享受着这难得的轻松时刻。

    令比比东和哈尔斯惊奇的是,小曼依才出生三天的时间,那源自血脉中的力量已经从她的体质上体现了出来。

    正常来说,哪怕是好久高阶魂师的子嗣,在七岁之前未觉醒的时候,也是一个脆弱的生命体,少有一丝不适或者收到什么伤害,也会有生命之忧。

    但哈曼依却是不然。

    三天的时间,哈曼依在哈尔斯和比比东的注视下,以一个恐怖的迅速成长着,起先是学会了爬行。

    那天早上,哈尔斯和比比东有些累,起的也比以往要晚很多,正当哈尔斯和比比东睡的沉沉的时侯,一声“砰砰砰”的敲门声自门口响起。

    哈尔斯一下子被惊醒,猛然坐起身看向门口,眼中也是瞬间燃起了魂焰的绿光。

    然后,一个幼小的身形伴随着一朵不符合其体型的巨大的灵魂之火出现在了他的视界中。

    哈尔斯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孩子。

    但为什么小曼依会出现在这里?

    心中疑惑,哈尔斯从床上爬起,走到了门口,伸手打开了房门,弯腰想要将小曼依抱起。

    “咿呀咿呀”

    清脆的笑声响起,哈尔斯震惊的看着小曼依灵活的躲过了自己伸过去想要抱住她的手,手脚并用,飞快地爬向了房间中央那张巨大的床铺。

    “曼依?”

    察觉的窸窸窣窣的声响,比比东睡眼朦胧的爬起身,看向一旁。

    宽松的丝绸睡衣光滑无比,淡粉色的睡衣更是显得比比东更加的少女,完全不像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少妇。

    微微侧身,光滑的睡衣在比比东同样光滑的皮肤上找不到半分摩擦力,轻轻的滑落,露出了那一抹浑圆嫩白。

    春光无限,但比比东却并没有在意。

    刚转过身去,比比东原本睡眼朦胧的双眸便是瞪得浑圆。

    听到母亲的呼唤。小曼依咧嘴一笑,就在比比东震惊的目光中,用她那一双如白藕似的手臂扯住散落在床边的床单,攀上了大床。

    “咿咿呀呀”

    小曼依嘴里嘟囔着意味不明的呓语,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看起来,小曼依的血脉太强大了.....”

    哈尔斯走进大床,动作轻柔的坐在床边,柔声说道。

    “但我从来没有听说出生才不到一周就已经学会爬行,甚至能只凭手臂的力量就能爬上床铺的。”

    比比东眼中仍是慢慢的震惊,但同样,也满含着无尽的母爱。

    哈尔斯轻轻的靠到母女俩身边,伸手搂住了比比东的肩膀,比比东也顺势抱着小曼依靠在了哈尔斯坚实的臂膀上。

    “但我们的孩子,本应如此,不是吗?”

    哈尔斯低头,吻在了比比东的额头上。

    听到哈尔斯的话,比比东面带赞同的点点头,低头用下巴蹭了蹭小曼依的头顶。

    “那是,我们的孩子,肯定是越强越好。”

    正骄傲的说着,比比东确实突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低头细细的看去,却是惊呼出声:

    “哈尔斯,你看!!”

    闻言,哈尔斯顺着比比东的视线望过去,也是发现了一丝“异常”。

    只见小曼依那小小的头颅上,已是冒出了一抹柔顺的头发,没有颜色,但却是确确实实的在那里。

    “这么夸张!!!!”

    哈尔斯竭力回想着自己昨日与小曼依玩闹的时候,小曼依时候已经长出了头发,最终却是发现并没有,这些头发是一晚上长出来的!!!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哈尔斯也不禁有些咂舌。

    自己女儿的成长速度,太惊人了!

    摇摇头,哈尔斯却是没有半分担忧,只是内心中满含着无限的欣喜。

    一切都有他呢。

    已是日上三竿,一家三口已然是穿戴完毕,哈尔斯依旧是那一套黑色长袍,但却是崭新的一套,材质也是比之前的要更加奢华,比比东则是一身高贵典雅的长裙,头顶已然是戴上了一定奢华的皇冠。

    不过今天最亮眼的当属小曼依了。

    自从成为武魂殿教皇后,比比东那少女的心性已是被她好好地隐藏了起来,但今天,或许是母爱激发了她,比比东竟给小曼依准备了一套可爱的粉色公主裙,在小曼依那柔嫩的小脚丫上还套上了两只小巧可爱的猫爪鞋,粉色的小猫爪看起来让人想狠狠亲一口。

    等待着比比东化完装后,哈尔斯抱着小曼依率先走出了宫殿。

    “哇,好可爱,快让我抱抱。”

    一声妩媚中透露着一星半点的娇俏的声音响起,朱希妍一脸惊喜的从不远处冲了过来。

    看着眼中仿佛满是小心心的朱希妍,哈尔斯摇摇头,伸手将小曼依递向了朱希妍,嘴里却还是不放心的叮嘱道:

    “小心点,她还太小了。”

    “嗯嗯”

    匆忙回答着,朱希妍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小曼依,甚至还努力的收拢着自己散发出的血腥气,生怕吓着小曼依。

    但小曼依似乎一点也不怕生,她依旧开心的笑着,甚至伸出手轻轻的捏着朱希妍嫩白的俏脸。

    看着亲切的不行的二人,比比东与哈尔斯相视一笑,心中也是挺高兴的。

    他们二人都知道,朱希妍的童年有多么悲惨,哪怕是这些年拜了哈尔斯为师,也是满大陆乱窜,忙着完成哈尔斯的任务,难得看见她有这么开心的笑过。

    就在二人安静的看着面前这一副画面的时候,一个神秘的黑袍人从不远处的阴影中飘了出来。

    “大人,陛下!”

    来人摘下兜帽露出了那一头变换个不停的头发,恭敬的向二人行礼。

    来者赫然就是变得神秘不已的石计生。

    点点头,比比东也是知道这个自己丈夫麾下的智谋但当,故也就没有摆出那一副威严的样子。

    “免礼”

    “谢教皇大人。”

    石计生又是一俯身,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哈尔斯。

    “大人,已经安排好了,全部通知下去了,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到了教皇殿准备了,只是.......”石计生欲语还休。

    “只是什么?”

    哈尔斯眉头微微一皱,出声问道。

    “大供奉似乎并没有来的意思。”

    “呵”

    声音有些阴冷,哈尔斯脸上笑容不在,眼眸中若有若无的闪烁着点点魂焰的绿芒。

    “有趣.......”

    比比东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俊俏的脸颊上布满了阴霾。

    “希望,他喜欢我给他准备的惊喜......”

    哈尔斯声音嘶哑的说道。

    ---------

    教皇殿内,几乎所有的,活着的长老和高层都已经聚集在了此地,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老黑和莫然并没有站在中央,而是站在了教皇殿的角落里。

    无聊的等待着,老黑侧肩撞了撞莫然,出声问道:

    “然哥,你说,教皇陛下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

    莫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在听到老黑的询问后,眉头不起眼的皱了皱。

    “我怎么知道,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去找教皇陛下问啊。”

    “嘿嘿,然哥,你看你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觉得你是个文化人,聪明吗。”

    老黑丝毫没有生气,反而是继续舔着脸凑上去问道:

    “说说呗,然哥,我知道你知道的。”

    摇了摇头,莫然如坚冰般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无奈,当年都还年轻的时候,自己就对自己这个“挚友”的性格感到无可奈何,更别说现在了。

    真是越老越成精。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莫然用一股魂力包裹了二人,声音却依旧低不可闻。

    “子嗣。”

    “子嗣?”

    老黑有些不解,刚想要出声继续追问,却是听到一声呼喝。

    “陛下到!!!!!”

    见状,莫然撤掉了那一股魂力,努了努嘴:

    “来了,自己看吧。”

    不足半个呼吸,原本充斥着窃窃私语的教皇殿立刻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在场人员皆是恭敬的冲着皇座的方向躬身行礼道:

    “恭迎陛下!!!”

    震耳欲聋的问候声中,比比东面容冷肃,较好的面孔上威严满满。

    身着一袭华贵长裙,比比东缓缓的坐到了皇座上。

    “免礼!!”

    “谢陛下!”

    口中应到,一众高层皆是缓缓的抬起了头,然后瞳孔一缩。

    无他,在皇座的旁边,正站着一名令他们有些闻风丧胆的黑袍人。

    正是哈尔斯!

    但真正令他们吃惊的,不是哈尔斯,而是哈尔斯怀中抱着的一名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们的孩童。

    在这个孩童身上,他们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庞大且压抑的气息,就像是.......深渊一般.......

    但当他们想要凝神感受的时候,他们竟然在那个孩童的体内,感受到了比比东和哈尔斯的气息,这个孩童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看着下方那些高层震惊的神色,比比东嘴角不起眼的玩起一抹弧度,但却是瞬间又压制了下去。

    “看起来,你们已经看出来了。”比比东环视一周,继续说道:

    “没错,这就是朕的孩子,名为,哈曼依!!!”

    这个名字一出,无疑是肯定了这些高层们的猜测。

    一时间,教皇殿一片哗然。

    皱了皱眉头,比比东刚想要说什么,却是见到身旁抱着小曼依的哈尔斯轻轻的向前跨出一步,霎时间,庞大的,阴冷的,压抑的气息瞬间充斥在教皇殿内。

    “安静!”

    伴随着一声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一众高层都只觉得浑身冰凉,就仿佛被九幽之下的寒冰说包裹了一般,体内魂力拼命运转着,但最终还是压制住了武魂附体的冲动。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是安静下来,不敢再弄出半点声音。

    看着噤若寒蝉的众人,哈尔斯满意的退了回去,甚至伸手轻轻拍了拍怀中的小曼依。

    这时,比比东才出声说道:

    “看起来,你们都很惊讶?”

    没有人回答。

    比比东也没打算得到什么回应,自顾自的说道:

    “曼依她,继承了朕和她父亲的强大血脉,自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王者的身份,所以,我打算封她为武魂殿圣女,诸位长老,有意见吗?”

    依旧没有人回答。

    笑话,身为武魂殿杀神和教皇的女儿,被封为圣女,又有谁敢提出意见,不说是理所当然的,就算真的有反对的人,没看到教皇陛下身旁的哈尔斯依旧不知何时抬起头了吗?

    “臣,赞成!”

    令人惊讶的是,竟是平日里很少发声的莫然率先站了出来,表示了符合。

    “臣也是。”

    莫然都站出来了,没理由和莫然关系莫逆的老黑会不跟上。

    似乎是受到莫然的提醒,一众高层也是忙不迭的出声附和道:

    “臣赞成。”

    “对,圣女之位非哈曼依大人莫属。”

    可爱的小曼依,还在懵懂之时,便被一群平均五六十,七八十的老家伙称为了大人。

    见状,比比东满意的点点头,面色也是稍显柔和了半分。

    “那好,既然诸位长老都没有异议,那朕就在此宣布,哈曼依即为圣女,待其武魂觉醒后,享武魂殿资源扶持!”

    “见过圣女大人!”

    点了点头,比比东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后背靠到了皇座上,闭上了一双美眸。

    下方一众长老见状也不知道比比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不敢多问,只好在那里安静的等着。

    但在其中,却是有那么几位高层面上划过了几滴汗水眼底闪过了一丝不安。

    伸手将怀中的小曼依递给了候在一旁的朱希妍,眼中已是燃起了幽幽的绿色魂焰。

    “那么,该来谈谈别的事情了。。。。。”

    声音低沉嘶哑,却是又在某几位高层心中重重的敲击了几下。

    “前些日子,诸位相比也是感受到了在教皇陛下寝宫附近爆发的动乱,也或许已经有人已经探知到了发生什么。”

    话音微微一停,哈尔斯兜帽下的嘴角裂开了一抹狰狞的弧度,庞大的气势再次冲天而起,压向了众人。

    “看起来,这么些年过去了,已经有人忘记了我当年的称号了........桀桀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