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黑月传说 下
    月,被未知的物质所侵染,已是染上了一抹浓郁的黑色,一股不祥的气息扑面而来。

    寂静的夜不知何时已然是被打破,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破天际。

    一名起夜方便的农户正两股战战的倒在地上,仓皇的向后爬去。

    “桀桀桀”

    诡异的低笑声响起,一个不似人形的身影正半低着头站在不远处。

    似乎是被尖叫声所吸引,它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农户所在的地方。

    见到那身影望了过来,农户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竟是当场晕了过去。

    缓缓的从阴影中走出,微弱的月光打在了身影的身上,也是照亮了它的全貌。

    只见那身影有不足两米,身影佝偻,有着人类的身体的同时竟然还长着一颗狗头。

    狗嘴微微张合,一丝津液缓缓滴下,一股浓郁的腥臭味瞬间弥漫在不大的小院内。

    “嗅嗅”

    缓缓踱步到晕倒的农户身旁,狗头人俯下身去,轻轻嗅了嗅,更多的津液从嘴角滴落,打湿了农户的胸膛。

    但农户却是丝毫惊醒的迹象也没有,继续昏迷着。

    似乎是在思考,抑或是在犹豫,狗头人微微停顿片刻,缓缓的伸出了自己肮脏的人类的手掌。

    轻轻的按在农户的脸颊上,狗头人张嘴用力一吸,一小股淡淡的莹绿色物质从农户的口中缓缓飘出,被狗头人吸入腹中。

    “额~”

    一声狰狞的呻吟,狗头人浑身上下肌肉犹如活过来了一般,肆意蠕动着。

    看起来有些痛苦,狗头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交叉扣住自己的肩膀,不住的打着摆子。

    许久,狗头人停止了颤抖,双手从肩膀下拿下,却是连带着撕下了一层干枯,腐朽的蜕皮。

    摇晃着站起身来,一个全新的身影出现在了月光下。

    只见此时的狗头人身形已是突增到了两米犹豫,浑身也是被一层反射幽光的黑色物质所包裹,双腿则是变成了如羊腿般的反关节。

    站立片刻,狗头人似乎是缓过了劲,它摇摇头,原本耷拉在头部两侧没有半分动弹的耳朵也是徐徐的竖起,左右转着。

    “嗅嗅”

    又是轻轻的嗅了嗅,耳朵也是不住的左右旋转着。

    只见它似乎像是发现了什么,缓缓的扭头看向房屋窗户所在的地方。

    房屋内,窗户旁。

    一名妇人脸色苍白的从趴在窗台的姿势变为了跪着,深深的将头埋下,同时双手发力,死死的捂着自己怀中孩子的嘴巴,不让其发出一点声音。

    或许是怀中的孩子给了她力量和勇气,只见她紧紧的抿着嘴唇,两行浊泪从眼角滑下,轻轻的将孩子推到了一旁的桌子底下,一边流着泪给孩子打着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

    幼小的孩子此时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复平日里的顽皮,乖乖的遵从母亲的意思,两只稚嫩的小手自己捂住了嘴巴。

    又是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又是好好的看了看孩子的样子,母亲毅然决然的起身,猛地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来啊,该死的怪物,来抓我啊!”

    女人歇斯底里的吼住,一边闭着眼睛凭着记忆中的位置一股脑的冲了出去,胡乱的挥舞着双拳。

    “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玩命的挥舞着双拳,却是什么也没有碰到。

    缓缓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女人睁开了双眼。

    院中空无一物,别说怪物,就连一个或者的东西都看不见。

    女人只觉得浑身的劲力都已然卸去,双腿一软便是瘫软在地。

    “呜呜呜”

    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女人轻声压抑的哭了起来。

    片刻,女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扭过身体,手脚并用的爬向倒在院子中的农户。

    “孩儿她爸!!”

    跪坐在农户的身旁,女人小心翼翼的用手探了探农户的鼻息,待到感受到一股微弱的气流从手指经过时,这才浑身一软,趴在了农户的身上,放声大哭。

    “呜呜呜呜.........”

    拓维城真的乱了,凄惨的哭声此起彼伏,不知道,多少件惨案正在发生。

    令人疑惑地是,发生了如此恐怖的事情,不管是拓维城内的城主府,还是城外的驻军驻地,都没有半点响应,没有人出来查看,救援这一切。

    漫长的夜,终于过去了,临近清晨时,月亮之上的黑色也是不知何时悄然褪去,一如出现时一样。

    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下爬出,为这绝望的拓维城,带来了一丝光明。

    光芒破晓,照散了最后一缕黑雾,拓维城又是如往常一样,迎来了新一天。

    -------

    手中的信纸无力的飘落在桌上,星罗帝国的皇帝一脸的颓然,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几岁。

    御桌前,正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黄袍人。

    无力的抬起右手,皇帝轻轻的揉着太阳穴,紧闭着双眼,问道:

    “拓维城怎么样了?朕的驻军呢。”

    闻声,跪着的身影又是微微一颤,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的出声的说道:

    “回,回陛下,拓维城,拓维城伤亡人数不知,但城主府内的魂师与城外驻军已是全部死亡。”

    揉着太阳穴的手微微一僵,皇帝狠狠的咬了咬牙,却又是颓然的松开。

    “宋将军呢?”

    身影身形战栗,却是没有及时回答。

    “说,朕不会为难于你。”

    “宋将军,宋将军他,也已经陨落,并且,并且,是被碎尸而死,尸体骨头上发现了大量撕咬的牙印。”

    “嘎吱”

    置于桌下的左拳,猛地握紧。

    久久无言,御书房陷入了一阵死寂。

    “去查清楚拓维城死亡人数,顺便,把宋相请来。”

    “是”

    挥了挥手,皇帝闭上眼睛,不在言语。

    这就是武魂殿的底蕴吗?看起来,我赌错了啊...........

    一时间,皇帝的鬓角,已是一片雪白。

    信息传的比想象中还要快,当第一个来拓维城行商的车队在发现城门紧闭且倒在一旁的诸多尸体时,拓维城遇袭的信息甚至已经传到了天斗帝国。

    但在半日后,遇袭的说法则是变成了另一个说法。

    那是,一个绝望的传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