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章 唤醒前世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
    谁人梦此前,明月照鹤来。

    都说魂魄终相聚,彼岸桥头不见萱。

    一趟轮回等千年,踏寻凡尘思前月。

    纵使相逢已忘情,往事余烟忆往昔。

    “逸萱……逸萱……”

    空灵暗夜一片似梦又如真,甚是离奇。

    “谁人在吾耳边芸芸呢喃。”女子方才听出空夜中传来的唏嘘叫唤之声,神色迷离。

    呼!

    远处仙气缭绕间,朦朦胧胧之中有一飘然白衣公子凌空飞来向她靠近……

    此白衣镶嵌流云案纹,高髻立头,银丝镶宝玉冠饰。目光顾盼泛着淡淡的光,流丽无双。

    他左手持白扇,右手提着琉璃灯!虽看不清正脸,大致也能看出气宇轩昂,翩翩公子模样!

    烟雾弥漫得越发模糊不清,整片似柔似凶的白烟就要吞噬此仙男,迷茫之中却也能听见若隐若现的哀叹之声……

    “如今终觅汝矣,莫非小娘子忘了本郎?”

    如此模糊却熟悉的声音让她陷入深深的困境!此人到底是谁?

    睡在床榻上迟迟未醒的少女,仍然做着这些奇怪的梦。

    她的脑海中浮现悠长悠长的黑暗星空,密密麻麻的星辰点缀陪伴,她好奇的双眼随着身体慢慢地转换不同的视角,顿时明亮的星火在视野中循环流转,渐渐浮现一位仙子。

    “汝乃何人?”她讶然地看向面前这位身穿飘仙彩翎衣,眉心间有一处花形印记的女神。

    “小娘子莫惊,看来,我得唤醒你的前尘记忆!”言毕,仙子便从食指与中指的指缝间划过一道浅光继而触碰到她的眉心处。

    此刻,有一股蛮力驱使她记起前尘过往,使她头疼欲裂,无数种可怕的东西穿刺大脑渐渐将其疼痛蔓延,最后无数的碎片重逢成画面浮现在她眼前。

    在如梦似幻境中,她骤然记起了前世所经历的一切,不由地潸然落泪。

    一千年前。

    她是那修炼千年的白鹤贵为泰山圣母碧霞元君之徒。

    不巧这日……

    “逸萱,你原是白鹤之身借助仙山灵力修为千年幻化人形,如今尚未踏出泰山半步,你无知天真,为师怕你日后必遭大劫,你且差百年灵力才可渡天劫位列正仙,汝必懂不可任性粗之,汝乃此地速速离去罢。”

    “师傅,您这是要赶徒儿离开泰山吗?”逸萱面容惊慌与不舍地看向泰山圣母。

    泰山圣母愁然,面色低沉后扭头道:“非也,只是为师想让你磨练磨练性子,日后可渡劫成上仙!”

    “徒儿知矣!”

    逸萱拜过泰山圣母后,失落地离开了泰山,可谁知泰山圣母愁然片刻间唉声叹气,低喃:“劫非意!”

    仙力尚浅的逸萱吃力地冲破泰山结界,好不容易出去却被结界之力反噬……被蛮横的仙力压榨,她被一股力量带出千里之外!

    倒地的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红肿的额头,抬头四处一望,那漫遍仙雾弥漫整个一花一草一世金屋。

    “这是在何处?”

    逸萱拍了拍她的外衣,捂住胸口轻咳几声,又蓦地听见了众兵铁靴的脚步声,如同龙吟虎啸一般……紧张无比的她正仓惶地四处躲匿!

    她抱在白玉雕石柱旁,微抬首才看到云雾缭绕的牌匾上刻了“昆仑山圣境”之字。

    “我何至昆仑山?传说昆仑君就在昆仑山,如果被他老人家看到了,该不会被抓起来吧?”她小声嘀咕着。

    “是何人?”

    不料,被一天兵察觉,无奈下,逸萱连忙变回白鹤之身飞进昆仑境内。

    又因灵力不够落入仙池处,她不慎变回人形。

    池边有一闪闪发光带着浅蓝色翅膀的四脚灵兽,它可爱的大眼睛正瞪向她。

    又初见一位背对着她的男子正褪去他那松软棉丝白长衫,露出半个身体欲要在仙池中洗浴。

    “啊!”

    逸萱捂住双目,惊讶又失措地叫了一声,忽地一下惊扰了男子。

    他速速穿上镶嵌银色梅花纹的白色华服,金色帘须从肩垂下点缀在两肩。

    她正准备转身逃跑时,此仙男已现身在她的面前。

    他一袭青丝如墨翩然而至,模样年少傲美,有一种威仪感却不乏谦谦君子气质。

    头戴银白色水晶发冠,冠面有金丝纹点缀,眉心处一点红。

    仙男白齿玉唇,温润如玉又淡若止水,目光傲冷又举世星辰,一副神色淡然又有清贵高雅之态,仙气缭绕。

    逸萱此刻被他灼灼风华吸引,竟被他那俊美容貌和贵傲之姿迷上!

    “大胆,不过是借助仙山灵力才得以成形的小仙,竟敢闯入此地!”他的声音淡冷却好听,目光清贵冷傲。

    “啊啊啊!求上神饶命!小的常居泰山,乃泰山圣母座下之徒,不慎误入昆仑仙山落得如此不雅,无礼之处还望上神莫怪!”

    吓得逸萱差点魂飞魄散,连忙磕头求饶。

    只看他依然冷傲如霜迟迟没有发话,反而那可爱的灵兽朝她怒吼了起来,吓得她乱叫。

    “英招,不得无礼。”那仙男温柔地对灵兽说话,英招灵兽便乖顺地飞走了。

    “嘿嘿,我能起来吗?”逸萱干笑问道。

    “嗯。”

    他不过是淡然“嗯”了一声,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

    “嘿嘿多谢上神,我叫逸萱,上神不会是昆仑君之子罢?”她水汪汪大眼睛跟着他的神情转动着。

    “昆仑君之子”这句话让他神色颇严肃了起来,倒是有点轻看了他的意思,他冷眼相看却不知为何又停顿了,有了几分温柔的笑意。

    他浅笑道:“你这小小仙徒倒有些清奇,竟可惹得我好生热闹,你只见我一面却敢妄加猜测!不怕我剥你仙骨?”

    逸萱一愣:“剥仙骨?这事只有那无情的天帝才能为之,您怎么可能随便剥仙骨呢?您不怕被天帝责罚吗?天帝可不是好惹的哦!”

    自己说到天帝时,逸萱又惊又怕,缩了几下身子。

    “哦?天帝不好惹?”

    “上神有所不知,听说有个仙奴只是在寿宴之上不小心打摔了天灯,天帝就把她关入冰丝结阵受万般穿身之苦,再丢入六道轮回池呢!”

    她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通,虽说也是事实,但他听得似乎只是浅浅一笑。

    竟不知他短暂一笑也是极其温润的样子,对于这淡傲之气质来说,能看到他笑就很不容易了,何能被这小仙博得一笑?

    见其笑,她露出那俏皮清纯的面容。

    不过一会儿,哪知仙男又回到最初那淡淡的样子。

    “你叫逸萱?”

    “是是是。”

    仙男对着她冷哼:“哼,好一个泰山圣母碧霞元君之徒,万万没想到你竟如此不知礼?”

    逸萱听着紧张了起来,哆嗦了下,又问:“小的是否得罪上神?不知何言令上神不悦?”

    他微叹:“你不过才一千年,我比你多活不知多少年,罢了,不与你这厮计较!”

    逸萱双手拱起说道:“多谢上神宽恕之恩!”

    “行啦,下回可莫要扮男装。”

    逸萱诧异,看着仙男高深莫测的目光,她又尴尬到无言以对,居然被识破是女儿身。

    “大家分头寻找!”

    蓦地听到不远处天兵的声音。

    仙男迅速拂袖将她藏匿袖中便消失在方才的地方,他回到了自己闭关修炼的府上。

    明月府!位在昆仑山高处禁地,宜修炼,非上仙都不得进入!

    “司徒星退下!”

    待司徒星俯身行礼退下后,他这才将逸萱放出。

    逸萱喘不过气却洋溢着开心的样子。

    “还是出来的好,适才困在仙袍里面快憋死啦!”

    仙男盘腿席坐修炼,桌旁香炉之中烟气袅袅,外面拂来的雪色之景衬得他如画中仙走出来一般。

    “今天算你走运,否则就要被他们抓入司刑台!”仙男清冷的声音过于好听。

    “嘿嘿,上神真是神通广大,不过深感好奇此明月府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此处高立在上,寒气逼人,四处又好像有一层结界。”

    仙男嘴角浅笑:“正是我修炼禁地。”

    逸萱脱眶的双眼隐隐透着一丝羡慕,视线又不断地转悠四处。

    “我寻思这明月府真够雅静,想来上神雅居至此必有个文雅之名,上神何名?”逸萱一边问一边搓手哈气。

    “明月。”

    “明……月……”

    逸萱温柔又喜欢地念出他的名字,明月竟将余光偷偷投向了她。

    她笑意无邪地坐在明月身旁,天真道:“明月法力好厉害,还能居住在这漫漫飞雪神圣的昆仑山!曾听师傅说居住在昆仑山的有昆仑君!明月当真不是昆仑君之子?”她咪笑起来十分甜美。

    明月神色肃穆:“你这无名小仙,我怎会是昆仑君之子?再胡说,我将你交给天兵!”

    她撅起嘴讶道:“啊!不要!”

    明月瞥了她一眼便冷冷地在原地席坐。

    过了半时辰,逸萱实在是受不了清净,浮躁的她走来走去,瞬间又调皮地化出自己身上的一片羽毛朝他弄去。

    “咿?你怎么不怕痒?”

    明月本想安心的闭目修炼,冷淡的他睁眼看她那水汪汪的眼睛时一下子怔住,他既有青涩又神色慌张,无奈之下将她又撸进衣袖,一跃将她带入九重天。

    九重天境地岂非是无名小仙能进得?

    琉璃宫殿外除了有一两个天兵把守,平日也就这些仙奴们来往宫殿端茶送水,今日更是门可罗雀,琉璃宫最是清冷冰霜。

    回到宫殿,两位手持着花篮的仙奴半蹲行礼:“参见殿下!”

    明月将逸萱放出,她难免一惊,瞠目结舌道:“你……就是殿下,天帝之子?”

    “怎么?”

    “啊啊啊殿下饶命啊,我只是个无名小辈,方才有不言敬之处!竟是我眼浊了不得识以殿下真身,请殿下饶小的一命罢!”

    逸萱赶紧跪地求饶,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若是怪你这等无知小仙倒失了我的气度,起来罢。”明月又是淡淡地说。

    逸萱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抖,两眼巴巴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她仔细回想方才那些失态和不敬,后悔地敲打自己的脑门儿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你在想什么?”他清冷的声音响起便拉回了她的所有思绪。

    “我……”此时的逸萱害羞到哑口无言。

    “拿去,这是我的仙牌,你且回你的泰山罢,天兵看到它定不会为难你。”

    逸萱面色惊慌,死皮赖脸地拉着明月委屈求全:“不……不要赶逸萱走。”

    明月本以为她只是耍赖皮,谁知她眼眶居然快圈出泪花,想必是有难言之隐。

    “怎么?你……回不去?”

    “殿下,求您收留我罢,师傅放我出泰山,可我也不知该去何处居之,误入昆仑又到这九重天上来,我真的不知还能去哪儿,您就可怜可怜我罢。”

    明月撇开脸皱了皱眉,面色无奈。

    “好吧……允你暂且住在琉璃宫!”

    “太好啦,我就知殿下大度,谢谢俊美潇洒的殿下!”

    乖巧说完,旁边的仙奴们忍不住用手捂住口鼻掩饰着冲口而出的笑意。

    直到明月冷傲地朝看这些仙奴,她们才收手继续当一个不听不看的摆设。

    逸萱随后往玉帘方向走进寝殿内,看到里面有雪白貂毛床榻,床榻顶端垂下轻飘飘的帘子。她大胆地躺在了床塌上,面容天真无邪。

    “这儿比我在泰山住的还要舒服一万倍呢!”

    这般无礼本想唤仙奴把她拉走,可她天真的性格倒也让他又放下了戒律,也并不像传说中清冷无情的殿下,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多了些体贴。

    明月也不知是福还是祸,莫名其妙就捡了只小仙领回家。

    “你饿了吧?我吩咐仙奴们给你端来吃食。”

    “我还真饿了耶,多谢殿下!”

    随后就传膳!逸萱一边吃一边羞涩地看着明月!

    “日后你就去凌云书院修炼吧,增进增进仙法也省得每天无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