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3章 误吃丹药(欢迎书友圈多多讨论)
    “殿下!”宫内的仙奴们半鞠行礼。

    他将寝殿里一处的房间腾出给逸萱居住,这些时日他又在修炼。不料今天忽然想回琉璃宫却不见逸萱,脸上莫名其妙露出不快。

    “逸萱呢?”

    “逸萱小仙早早就去了凌云书院!”

    明月这才想起曾安排过她去凌云书院修炼,没想到她果真去了。

    殿内无她忽然又觉得冷清,明月暗暗惆怅,心中小喃:“我这是何心?既已孤冷千年,何因一个小仙扰思绪,罢了,随之去罢!”

    他摇摇头心想自己定是因他事烦心所乱。

    逸萱脸上带有稚气,初到凌云书院,她蹑手蹑脚地推开园中大门,此书院位居昆仑仙山境地一处园中,遍地雪山南北蔓延,东西处又有雕像,气派不凡!

    她在凌云书院正堂处找到一地便盘腿坐下,看众人那边喧闹既是好奇又欢喜。

    “这是新来的吧?何居人士?姓甚名谁?”持剑的师兄昂扬问起,越发的有些嘲弄之意!

    “我是泰……不是,我是梦……”

    她原本想说出自己是泰山圣母之徒,但又怕张扬不敢说出,又想说出实话是梦神殿下派来修炼,恐担心众人不相信,于是并未说出而欲言又止,竟惹得众人一片嘲笑。

    “我……我名叫逸萱,只是个无名之辈,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还望海涵!”

    这位稚嫩师兄以为她是误闯的小奴,又看她几分独特不乏单纯,便饶过她,瞬间变得友好了些。

    “吾名唤童泽,是这儿的大师兄!”

    “大师兄好!逸萱这镶有礼了。”

    童泽看她乖巧可人便放下了戒律。

    逸萱随后好奇地问道:“大师兄,敢问师尊是昆仑君吗?”

    童泽畅然笑道:“正是,系乃昆仑仙山长尊,但昆仑君甚少来书院,不过,少尊近日来的甚多!”

    逸萱更加好奇了起来,怎么还有个少尊。

    “什么少尊?他是干什么的?”逸萱好奇问道。

    “他是以后昆仑仙尊的继承,昆仑君之子姬兰羽,替昆仑君掌管凌云书院。”

    想来也是,昆仑君蓬莱仙君很少管事,自是由儿女分担!

    “原来如此,逸萱是受指点而来,还望各位师兄们多多照顾。”

    大师兄童泽笑道:“既如此,不必虚礼,速速与我一同熟络熟络你各位师兄。”

    逸萱回了个礼:“有劳大师兄。”

    不过多久,她就与书院众人打成了一片。

    又一日,逸萱叫上其他的师兄周平与小桑二人一同偷偷去窥探紫阳园处的丹房。

    仙丹房有两处,与其他仙人府中的丹房大有不同!

    一处是离昆仑山很近的紫阳仙君的紫阳园,主要是治疗仙伤,里面采制仙草万花做丹药可达到治愈疗效也可制作处罚仙人的毒药或断情药,梦魂药,锁魂药等,由紫阳仙君掌管,至于处罚只有天帝吩咐才可制药!

    另一处是九重天上的星宿府,由少司命仲离掌管的丹房,这地方并非是制药,而是将已制服的元神封印在丹房里,或焚烧火炼或祭摆至此永世不得翻身,另外还有众多禁用法器,例如聚魂铃!

    他们当然来的是紫阳园处,都被丹房里丹药所惑竟不知丹药是治愈仙伤,还以为是增进灵力仙法的灵丹妙丸。

    紫阳园遍地仙草蝴蝶,是美丽动人之地,丹方却屹立一处,园外大门有仙童看守,他们自然是翻墙而入。

    “逸萱,我们只拿一颗便走,如何?”周平面色如土,紧张地偷看周围慌乱说道。

    小桑问:“周平,一颗能增进多少年灵力修为?”

    “大概是五百年吧!”周平无知随口答问。

    逸萱闻听一颗就能增进五百年,那十颗岂不是无敌?本来她也就差几百年的灵力即可渡天劫升仙。如此听来,甚欢喜,甚是感慰。

    之后留有胆小如鼠的周平在门外把守,逸萱和小桑一块偷偷地进去了。

    “哇!小桑快看,好多丹瓶啊!”逸萱两眼巴巴地望着,不分丹瓶不分三七,随手拿了几颗丹药就往口中塞进去,瞬间感到神清气爽,初尝有股甜味。

    “好吃吗?”小桑好奇问道,他也有些迫不及待,目光紧盯,痴痴然。

    “好吃好吃,我们拿一点偷偷给师兄们!”她笑嘻嘻道。

    说罢,她就匆忙塞进准备的口袋,不时又继续偷吃几颗,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

    不料,突然昏昏的……两眼冒金星!再后来眼前一片空白!

    “我……我怎么感觉……”

    逸萱的大脑跟着身体晃了晃,没过多久流出鼻血,居然倒地不醒!纵使如何拍醒也无效,这时却意外被仙侍发现了!

    “殿下!该如何责罚这些凌云书院之人,他们可恶至极,竟将老朽辛苦修熬的丹药偷吃了那么多……哎!”紫阳仙君十分心疼地说道,语调有些哀怨。

    “凌云书院?”

    “是啊,正是这些个无名小辈!”

    明月并不知情,倒是担心会是逸萱所为,从紫阳仙君口中得出果然是她,只是她目前不省人事!

    “仙君莫伸张,这事就罢了!”

    “啊?但是这逸萱该如何处置?”

    紫阳仙君自然是遵命,可是心中依然不明不白……为何?仙君时常伴明月左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明月的异常表现,换成他人犯错早该被明月责罚。

    “她现在如何?”明月问。

    “她昏睡过去……服了多量补气的丹药有些不太顺畅难消化,就怕气量冲破使她消受不起!”

    明月又是面无表情,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但又好像有些心事重重,他没有说话。紫阳仙君从他神色中探不出究竟,心想明月一定是在想如何责罚这个从天而降的逸萱吧。

    “仙君,你命仙奴与仙侍们把她带到我的琉璃宫去。”

    “啊,这?”紫阳仙君一惊,他看明月依旧面目无表情,终还是应诺了。

    带到宫殿内,紫阳仙君在旁窥探,明月看躺在床榻上的逸萱不醒,心中难免焦虑。

    他抚手靠在她胸前用法力疗养,不久后,她安然无事缓缓醒来了。

    “殿下!我……”

    “你可知错?”

    “我错了,殿下,我以为这丹药是好吃的呢,可以增进灵力修为,试想早日渡劫升上仙。”

    明月讶然:“你怎会觉得丹药能增进修为,若是如此,众位还修什么仙,又何设一处凌云书院?”

    旁边的紫阳仙君掩饰着即将冲口而出的笑意。

    逸萱一想到自己差点被噎死,吓得再也不敢偷什么丹药,又看面前的白胡子老道猜想定是紫阳仙君,一下子愕然地跳了起来。

    明月面无表情,却也被她突然的仓皇行为给弄得惊心。

    “你这是做甚?”明月不冷不热地问。

    “对不起……逸萱知错,不该偷吃仙君的丹药!”

    逸萱撅着嘴看向仙君,好似以为天快塌了的感觉,明月一听居然宠溺一笑,目光放出了一丝柔情。只是紫阳仙君看明月如此的神色,又开始沉寂思索着。

    “仙君,你可原谅?”明月转而看向紫阳仙君便问道。

    “殿下都不责怪,老朽岂敢责怪啊!自是原谅!”紫阳仙君当然不会责怪,只好无奈原谅。

    明月异常地叮嘱着逸萱:“你好好休息,以后再生事,我可不会再来救你啦。”

    “哦。”

    紫阳仙君方才在一旁偷笑,逸萱见着便当场痴傻追问道:“仙君笑什么呀?”

    此时,明月回过头严肃地看着紫阳仙君,瞬间让紫阳仙君尴尬不已。

    “老朽只是笑逸萱跟我女儿一样顽皮可爱,竟然也有听话的时候。”紫阳仙君小心道。

    明月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逸萱,又转过身背对着她居然淡淡地说道:“休息吧。”

    不了了之,逸萱就听话睡下,明月与紫阳仙君一同出去了,紫阳仙君又无意提到此事。

    “殿下今日似乎反常,依照从前会依天规处置或直接交由老朽来处理,如今怎么如此宽容一个区区小仙?偷丹丸这等小事还需要殿下你亲自处理未免……?”

    紫阳仙君其实在暗笑,本想小小调侃,可看明月依旧一副冷傲的样子,顿时又不敢再多说下去便哑然失笑。

    “我异常?”明月淡淡地问道。

    “是啊殿下,你可是断了情根了呀!数年来不曾见你对一个小仙如此的宽恕和怜惜,倒没有那么清心寡欢无七情六欲了。”

    “我刚做的事与情有关吗?”明月不明白,迷糊在其中,他一脸茫然。

    “还未知,也许只是殿下宽宏大量不与区区小仙计较吧。”

    明月慢慢点点头,听着也有点道理,但细细想着又有些疑问。

    “当年你为我调制的无情草确定没有加持其他?”

    “没有啊!真真切切,老朽亲自调制的!不过……我调制时,大司命在我旁边!”

    莫非?

    明月听后神色肃穆,问道:“大司命?他当时为何也在?”明月脸上显然不安。

    “大司命当时是受天帝陛下之命来取丹药。”说到天帝,紫阳仙君拉低了音色,还偷偷窥了一眼看明月的神色!

    明月暗殇,面孔突然沉了下来

    紫阳仙君立刻半躯行礼说:“殿下放心,老朽调制的不会有什么差池。”

    紫阳仙君这么说,他才放心了,但又想小心试探性地继续问问,“如果说有情欲呢?那会是什么原因?”

    “不可能,无情草药效极强,服用后便不会为情所困,没有情欲,不懂情爱。”

    明月一听,怅然若失,冷俊脸庞突然坚持到很久才松下来。

    紫阳仙君微微叹气,回想那时大司命在旁,自己制药中途耽搁了其他,莫非是大司命受天帝的命令在那无情草里加了什么才会让无情草药效不佳?想来,他不断地摇头晃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星,自出生以来就定下来了,虽然可以扭转,但也违天道。

    当年斩断情根,是为了求大道无情,将来不为情所困,二来是为求不因天帝冷落他而感到忧困。

    此刻,明月黯然离开,神色居然略有孤寂!

    他心中难免有些感叹,孤寂数年,心冷数年,为何因为逸萱不在觉得不习惯,又为何私下放过逸萱的小罪?原来他也存有私心!

    只是不明此私心何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