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章 睚眦之祸(男二之一,后面更精彩)
    这日,正派仙奴们端药的明月慢悠悠走到殿里,轻轻地扒开寝殿的玉帘却不见逸萱。

    刚要走时才听逸萱回来了,心中暗喜。

    他从仙奴手中夺来玉碗递给逸萱,略有些霸道,淡淡地说:“把药喝下,身子就算刚好也不可轻心。”

    逸萱根本听不出他究竟是命令的口吻还是随口淡然的语气。又看他目光持有极少见到的暖意,固然乖乖喝下。

    “殿下,我喝完啦。”

    “嗯,以后莫再闯祸,在凌云书院修炼后务必还是回琉璃宫来住罢,也不要和你的那些师兄们打闹。”

    “知道啦,殿下怎么跟我师傅一样啰哩啰嗦。”

    逸萱心里暗自吐槽他刚对自己好一会儿,现在又好似凶巴巴地教导她。

    可他也只是如平常一样不冷不淡,明月说话对谁亦是如此,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是喜还是怒,一副淡然的样子却装满了博爱怜悯的心。

    “此刻你心里想的可是在怨我?”

    逸萱一脸的诧异,抿了抿小嘴后又说:“啊?我怎么可能怨这么贴心的您呐!”

    明月嘴角轻扬笑道:“你倒是嘴甜。”

    逸萱痴傻干笑,正得意洋洋时不慎崴下台阶差点摔倒。

    “啊!”她身子向后倒下,忽地惊叫了一声。

    正惊慌不已时……

    他一把抱住了逸萱!

    抱住她时才发现她披散的长发瞬间极其的柔美,在碧翠珠钗的点缀下像一个梦里出来的萌魅仙子。

    “谢谢……殿……下!”逸萱吞吐说话,更是心跳加速。

    明月一把扶起她后又轻轻地推开她冷冷道:“自己要谨安。”声音清淡却有一丝余温掠过。

    言毕,明月就匆忙地往书房去了,不知他是紧张还是避什么……

    莫不是因为他心冷数年,此刻他早已给她足够的温暖。

    逸萱不知明月是何意,心中有些说不清的思绪。

    他在书房静坐看书,无心无杂图个清净。

    半响,窗外竟飞来一白鹤,明月余光瞥看,嘴角笑出好看的弧度。

    “快现原形罢,已经发现你了。”

    那白鹤即是逸萱,她恢复人形后活蹦乱跳,笑道:“殿下好生眼力!”

    明月摇着头撇笑,那嘴角弧度居然上扬的那么好看!

    他竟然做出了亲昵动作,情不自禁地摸着她的头暖暖地看向她……

    明月只仅仅是做一个温暖的动作而已,可他自己并不知这个动作做的多么心甘情愿,又让逸萱面容姣好里添了一抹蜜。

    “你既修炼就要用功,将来成正仙指日可待!”

    “殿下,逸萱知矣!”

    明月仍继续看书,逸萱傻傻地看着他那俊清侧颜,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的普照居然显得他有一丝魅影!

    次日,逸萱回到凌云书院,众人纷纷八卦地问她被责罚了些什么,她故意说的吓人……

    “啊?这么说,梦神殿下甚是可怕!”周平面色苍白。

    “聊什么?梦神殿下岂能是尔等之辈在此议论?何不速速去修炼!”

    昆仑君之子姬兰羽刚好听见,见他们围在一起偷偷八卦便呵斥怒道。

    梦萱初见兰羽,目光呆滞……兰羽有几分眼拙,开始还没发现这一处有女子!

    凌云书院如今只收男仙徒,细细一看只有她是女子,指着众位严肃问道:“这是何意?怎会有女子?”

    “回少尊主,我也不知她如何至此处,就是那日误入此地新……新来的!”大师兄童泽吞吞吐吐说道,云里雾里的也解释不清!

    兰羽目光严厉地看着逸萱,严肃道:“你跟我出来!”

    逸萱慌慌张张地跟着兰羽出去了,众人跟看把戏一样聚集在远处盯看,小声喧闹着。

    “你姓甚何名?怎能来凌云书院?”

    “小徒名唤逸萱,误打误撞初入昆仑,故而殿下收留我,命我来此修炼。”

    “什么?梦神殿下?”兰羽也许严肃起来比较认真,语调特别惊诧,倒是把逸萱吓退了几步。

    兰羽去找明月问个究竟,一跃就飞到九重天去。

    正往琉璃宫去时,明月便意外地显现在他的面前。

    “你找我?因为凌云书院来了女仙徒?”

    “殿下果然神机妙算,但不知何意?凌云书院不收女仙徒,若因此破戒,那规矩岂不是摆设?想来匪夷所思!”

    那兰羽说的不无道理,定下来的规矩当然要严格遵守!否则被说闲话!

    “为她破例一次倒也无妨,她乃泰山圣母座下之徒名为逸萱,是我让她来凌云书院,你不说出去便是,让她好好修炼罢。”

    “既如此,全听殿下的。”兰羽听是泰山圣母的徒弟便可接受。

    回到凌云书院,兰羽居然态度好了些!

    “以后大家和睦共处,她是你们唯一的师妹。原本师出泰山圣母座下,不过,切勿在外宣扬,否则定不轻饶!”兰羽眉宇紧皱,严厉道。

    众人异口同声说是,修炼数年,来了一位师妹,当然会把她当宝看。

    逸萱好奇问道.“你就是少尊?”

    兰羽古板的脸卸下,谦虚道:“正是,姬氏,吾字兰羽,可唤我为兰羽。”

    “好呀,兰羽可唤我为逸萱。”

    逸萱突然觉得又多了一个朋友,居然对她如此客气。

    兰羽不过是因为看在明月如此照应她,固然不会把她当门徒看。

    逸萱待夜色暗下便回到九重天琉璃宫。

    “殿下,我回来啦。”

    四处张望不见明月,其中有一仙奴回复道:“殿下还未回来过,想必是住在昆仑明月府去了。”

    逸萱就纳闷了,就算明月的行踪无人知晓,至少他也会回琉璃宫吧?莫非出什么事?这等如数的猜测最终还是让她吞咽心中。

    天色很暗,他能去哪里呢?

    她一人在大殿门口等着,漫长时间根本挡不住睡神的袭来,她居然跑去寝殿里,睡在明月的白貂床榻上。

    又过许久,明月终于回来了,仙奴不敢吵醒逸萱都只是静静地行礼。

    他支开了仙奴,化出毛毯盖在她身上,俯下身子欲要摸她光滑脸蛋,可是理智告诉了他必须放下,他低眸,于是又默默地离开寝殿。

    待逸萱醒来时发现身旁无一人,一时还想不出是谁帮她盖上毛毯。

    难道是……殿下?

    只仅仅是一个猜测却让她开心成一朵花儿。

    她起身寻找,扒开玉帘往寝殿外看,才发现大殿内,明月侧身倒崴在雀纹雕刻的床椅上小歇,地下落了个白玉酒壶。

    明月睡趟的姿势潇洒飘仙,面容俊美的一塌糊涂,尤其是眉心处一点红,又有点魅娆迷惑。

    她调皮地用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此刻她脸色害羞。

    不过多久,她静静回寝殿。

    明月小睁了双目,原来他并未睡着。

    只是他神情恍惚似参杂烦念,他捂住心口就好像是受尽了千般缠绕之苦,眉宇紧锁,眉心那一点红瞬间发出怪异的红光!

    又次日,明月早早醒来,他飞到昆仑仙池处,那个与梦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明月回想初次见面的场景原本偷喜,溢出满满的微笑,不过半响,目光中溜达出难藏的黯意。

    竟不知是什么浑浊东西扰得他心口疼痛不已,他捂住心口用仙力抑制住。

    自言自语道:“我不过是吞下你的恶念,你这该死妖物还有何不甘?再不安静,怕是想我把你毁得神魂俱灭吗?”

    竟不知他在和什么东西对话,只是那东西恐闻此话后便没有再让他心乱。

    待平和许多后,明月依旧淡然,他掀起仙命符传向紫阳仙君命令他速速来仙池一见。

    紫阳仙君收到仙命符后心中惊叹,心想殿下一定有大事。

    紫阳仙君匆忙赶来仙池,还在气喘吁吁的他半鞠躬叩拜念道:“参见殿下。”

    “仙君,快帮我看看。”

    紫阳仙君看他脸色惨白,唇口虚红,立刻替他运气……传输仙气后才敢断定究竟怎么了!

    原来是明月不放心九重天的人对付睚眦,便自己去动手了。

    明月原本运作法力游刃有余,不想睚眦不凡,明月身形一跃暂时躲过睚眦的红铁阴爪。

    “梦神殿下,怎劳烦你下界亲自动身?”睚眦阴狠一笑,不过刹那间,周边黑气笼罩,睚眦双眼泛红光。

    “你原是善族之类,居然堕落成魔,心术不正!究竟何意?”明月神情凛然,目光渐冷。

    睚眦轻扯嘴角不屑道:“数年前,你与天帝斩梼杌灭魔兽,将它们封印,所有人都敬仰你为九重天战神,可是我不服……你可还记得真正的战神傲袁神君吗?”

    明月顿时局促不安,睚眦继续说道:“他可是与你父帝修为是一个境界,你父帝的天帝之位还要多谢他,若不是傲袁当年的兵力支援,你父帝又怎会成功的赦父篡位,取而代之?你又怎会贵为高高在上的殿下?何故又成九重天的梦神?”

    此刻,天际散出幽幽白光,明月拂袖一甩,仙气笼罩,怒道:“莫要再提,休想拿我父帝的往事激怒于我。”

    说罢,明月幻出阴阳神扇朝睚眦驶入,一面散出红光,睚眦迅速一跳,躲过阴阳扇的威力。

    睚眦仰天大笑:“就此等法宝想困了我,未免也太轻看我吧?”言毕,他双眼一闭,周围腾起一股黑气,片刻竟化出无数的火喷箭朝明月攻来!

    明月淡定地绕手三圈回旋合并,又念着无形无声的仙咒。睚眦临阵退缩了几步,明月睁开双眼冷洌看向他,一团琉璃神光抵挡了万箭,此时纷纷落地。

    “是琉璃圣光!”睚眦身形一顿,阴阳扇的红光便迅速擦过,他倒退了几步,正转身逃跑时,明月反身翻腾又飞到他面前,一掌将他击倒在地!

    明月再用缚仙法困住了他,此时,睚眦全身被禁锢住!

    眼看天色渐暗无光,明月想立刻夺他入天牢。

    “睚眦,你私自出逃凡间修炼入魔,你且困在黑暗之中罢。”

    明月撑开手正要将他带回九重天,竟然发现睚眦的嘴角缓缓流出鲜血。毫无血色的脸和消沉的眼神让明月突然心软了起来。

    “你可知错?”

    “我何错之有!”

    睚眦的一句“何错之有”让明月顿时恼怒,明月二话不说便想取他内丹。

    可谁知睚眦露出恶毒的狞笑,居然狂吐毒蛇,不断溢出阴邪笑意……趁明月没有注意,将妖蛇使出,妖蛇进入明月的体内!

    妖蛇分为九头蛇,身子小头大,吸人鬼仙的内力,若是内力被吸走恐有性命危险。

    还好明月能够吞噬,只是妖蛇毒性太强,吞噬后有残留的毒素在心口迟迟不下去。

    即使明月法力强大能够克制,那也只是一时半会。

    明月将睚眦一击即中,将他拿入九重天去。

    紫阳仙君知道了来龙去脉后,帮他打通血脉输些灵力暂缓疼痛。

    “我正想取他内丹,岂料被暗算,睚眦将九头妖蛇置于我体内,我用仙力暂且抑制住,吞噬了它。可这厮居然有毒,毒性差一点蔓延全身,还好克制到心口处,蔓延不至于了,但搅得我疼痛厉害。”

    “妖蛇有毒,即使不蔓延全身致死,也会在心口折磨恐遭有不测,老朽暂时缓解殿下的疼痛,请殿下宽恕老朽几日,待制药后帮殿下解毒。”紫阳仙君的额头上冒汗,他微颤说道。

    明月缓缓颌首,自己运气了会儿,看样子像是舒服多了。

    “我留住了睚眦的一丝生机,暂时还不想取内丹。”

    紫阳仙君惊诧他怎么不灭掉他或者用天刑责罚,反而留住了他!

    “殿下不可,还是将他受刑至使永无翻身之日,否则,定会给他机会,到时候一定会搅得天翻地覆。”紫阳仙君皱眉道。

    “若是如此,将他困住即可,你去叫昆仑君速速来此,我与他商量如何处置睚眦。”

    “殿下既然代天帝暂管这天界之事,无需与昆仑君商量!”

    “我本不想管这些,只是我做事风格如此。”

    仙君无话可说只好从命,明月并不是心软,而是念睚眦也算是九重天上收来的兽族,好歹与昆仑君一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