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7章 温甜的气息(甜宠独宠)
    景色别致的蓬莱仙境一直都如此,蝴蝶满天飞,花瓣鸟语。

    广深府中。

    伏清子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锦盒打开,拿出一张画卷,在大理石桌上展开细细品味。

    画纸上的绝境仙图正是来自洛河仙境,她喜悦地将画纸原封不动地放回去收好。

    她悠然来到凌云书院,从院子里缓缓踏进大厅。童泽大师兄看她眉目宛如数年前一般的感觉,依旧没有丝毫变化。她还穿着那套彩蓝的仙服。

    “兰羽何在?”伏清子温柔地问道。童泽施礼后便答:“仙子,兰羽少尊在侧院,我带您过去吧。”说着便替伏清子指路。

    “师傅曾与我说,其实所谓的长生不老也并不是强调肉身的不朽,而是通过内丹提炼精、气、神来夺天地之造化。”

    “逸萱,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白鹤之身幻化的人形,修炼才千年就想这么多,你要想的事情就是如何提升灵力。你这修为,恐连九重天的天兵天将都怕是打不过,你何谈天地之造化?还是沉下心来好好修炼!”兰羽严肃道。

    “九重天有个规矩,凌云书院不可收女仙徒,今日撞见,让我一惊!”伏清子笑语委婉,飘然地站在院口。

    兰羽的唇边有着一丝温暖的笑意,柔声说:“清子,你是来看我吗?”

    伏清子瞥了一眼呆呆愣愣站在那边的逸萱,随后温柔地对兰羽说:“我带着锦盒前来,这是上等的画卷,殿下时常喜于作画,看了这份礼物必会喜欢,我想劳烦你帮我送给他。全当我一片心意,替我问声好。”

    兰羽听后,笑意慢慢消失,心疼问道:“这么多年来,你还不肯直接去见他啊?”

    伏清子假作毫不在意,“数年来,我未曾想过与他一见,他忙于天界之事又常到昆仑禁地修炼,我怎能烦扰他呢?”

    兰羽忍不住抬头细细看着她,眼眸里荡着浓浓的情意。

    “好啦,你快送去罢!”伏清子催促的声音刚落,兰羽立刻收回了自己痴情的神色,拿着锦盒便走了。

    她转过身来看向逸萱,对于逸萱这种白鹤之身幻化人形,修炼才千年,长得居然如此脱俗动人,还能来到凌云书院修炼,她难以相信。

    她疑惑问道:“方才初闻妹妹是白鹤之身修炼才千年,不曾想过你是如何能到昆仑入凌云书院?师傅又是何神圣?”

    逸萱并未注意到伏清子的情绪,她有一种难掩的疑惑与一丝嫉妒的神色。

    逸萱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好奇而萌动地眨眨眼,道:“我师傅乃是泰山圣母,原本误入昆仑仙山,幸得殿下收留,又将我安排在凌云书院修炼。”

    伏清子一听,脸色难看,逸萱依旧未察觉,偏着头继续回忆道:“那日在昆仑仙山被天兵天将追寻时,我不小心落入昆仑仙池初见殿下,殿下他……”

    “好啦,不用细细讲与我听!”伏清子迅速打断了她的话,然后浅浅一笑,“我想起还有事,我住蓬莱仙山广深府,今日与你有缘,日后有空可来蓬莱仙山找我一叙,我与你道一道如何提升灵力修为。”

    一听到这里,逸萱极为有兴趣,她眨着眼睛笑道:“真的吗?姐姐性情温柔,逸萱有空定会来找姐姐。”

    面对眼前这般单纯可爱的白鹤,伏清子纠结又无奈。试想自己好歹也是蓬莱仙君之女,身段轻苗,貌面艳丽多姿,待人温柔,已是面面俱到,却比不得小小的白鹤。

    回到琉璃宫。

    逸萱雀跃地凑近坐在明月的身旁,看明月正在打开锦盒仔细观赏着这幅画卷时,她赞叹道:“哇真美!”

    明月一惊,问道:“你看得明白?这是洛河仙境!”

    逸萱根本看不懂这画中的仙境指的是何处,又傻傻地干笑着,明月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说:“你看这处霞云彩照,而这一处是当年伏羲部落待过的地方。”

    逸萱挠头,倒吸一口凉气,道:“殿下,其实我看不懂,你讲的这些逸萱一点也不明白。我更是不知地理方位,师傅只教过我如何识字,但从未教我诗画!”

    明月见她单纯可爱,便弯起无奈又温柔的笑意,暖暖地道:“无妨,你若想学,我也可以教你。”

    逸萱将讨好般的笑容提起,道出:“好啊好啊,殿下教我吧,我想学!”

    “可是当真?”他认真注视着她。

    “当真当真。”

    明月化出笔墨纸砚,将笔温柔地递给她,此刻她心跳加速,认真注视着他俊俏的脸庞。

    明月轻轻拂袖后,眼前便出现了一处梦幻桃花林。

    “你自己试试看?按照眼前的幻境,将桃花林画出,能画多少就画多少。”适才明月话音刚落,逸萱萌蠢的神色还未划走。

    许久后,她不断地玩着,欣喜若狂:“哈哈哈哈,殿下殿下,看我画得如何?”

    坐在她身旁小歇的明月缓缓睁开双眼,面色一惊,摇头道:“桃花乃是粉色,你为何不用粉色汁水?还有这桃花形状怎么能是方形?”

    逸萱撅着嘴失落道:“我画的不好吗?我已经很努力了,殿下。”

    明月目光温柔,无奈浅笑一声:“你初次尝试,画成这样已经算不错了,倒是难为你,不过还是需要多加以练习。”

    数年间,从未有人让明月如此明媚笑眼。在殿外等候多时的紫阳仙君摸着胡子思索良久。

    “紫阳仙君?”看到眼前的紫阳仙君站在殿外,逸萱停起手中的笔,本是想与明月欢喜畅言却又咽入腹中。

    “何事?”明月又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

    紫阳仙君缓缓踏入殿槛,施礼问好后,道:“殿下,老朽……”他欲言又止地看向逸萱,似乎不便。

    明月起身也将逸萱扶起,说道:“你去房间里多加练习,明日我再来看你练的如何。”

    “好。”逸萱微微愁然,不放心地多看了几眼,然后回房间去。

    紫阳仙君缓缓说道:“殿下,有天兵天将发现了姜重凌去向,正去追时不见踪迹,他目前还在九重天!睚眦定知晓姜重凌去向!”

    明月掐指一算,傲冷轻笑:“仙君莫慌,待我设下结界,他一时半会逃不出去,只要在天界,他定会落网。传我指令,命所有天门各处安设重兵把守!”

    “殿下英明!”紫阳仙君施礼赞道。

    明月设下的结界可谓是天罗地网,姜重凌注定插翅难飞。

    夜色暗沉,外边月色却皎皎亮洁。如此良辰美景,男女二人共居一宫可诉肠真心,乃妙哉!可逸萱哪里懂得这些,只见明月在寝殿的床塌上歇息!

    逸萱天真无邪地来到他身前,见他闭目静躺,那般仙然之姿让她忍不住想要凑近。

    她好奇而萌动地看着明月脸庞,忽然心跳加速。

    她偏着头靠近明月的头部方向,眉蹙一紧,小声低喃:“殿下如此之仙俊,为何我会心跳加快?师傅常说不可用相貌识人,美男都是骗子,为什么我会这般每日每夜都想见他?明明他是个好殿下根本不是骗子啊!”

    清晨之时,明月睡眼惺忪,轻轻抬眸,侧身翻转时,不巧见到一位清新脱俗的女子与他相伴在身旁一同躺着,惹得他一惊一怔。

    他呼吸急促,来不及反应时,女子的臂膀朝他肩上缠抱。

    明月从未遭遇过这种状况,他浑身僵直不敢弹动,连口水都不敢咽。她的绵绵呼吸声正靠近在他耳尖时,明月连忙将她推开,只见她缓缓醒来。

    “殿下?你醒啦!”她嫣然一笑,惊喜万分,天真到不知有半分不妥。

    明月起身将衣服披在睡袍上,摇头叹息道:“你昨晚为何爬到我床塌上睡着了?”

    “我昨晚没有心情再画下去,我就想来看看你,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呀。”女子明媚无邪地笑着,让明月放下担忧之态。

    明月无奈笑道:“男女授受不亲,逸萱,以后不要这么鲁莽,我既然已经给你腾出房间,你就乖乖在自己房间里歇息,知道吗?”

    她连着颌首,傻乐道:“知道啦知道啦男女授受不亲。殿下,逸萱饿啦。”

    传膳后,逸萱还是不顾形象地乱吃一通,不时望着明月傻笑。他竟然轻轻地弯起嘴角,笑意温柔。

    她将所有的食物席卷而空后,便打着哈欠犯困。

    “休想犯困,别忘记你的修行之课。”

    明月突然袭来的一句冷洌话语让她顿时惊醒,连睡意也被惊散,半夜做的美梦本是萦绕不散,一下子被泼了凉水化作尘埃。

    “殿下,我什么时候才可以修炼成正仙啊?师傅曾说我就差几百年的灵力方能渡天劫升仙,但需要磨一磨性子才行,可是我要怎么做呢?不论怎样,我有时候就是静不下心来。昨日你让我练习作画时,我怎样都画不好。”逸萱鼓着嘴委屈道。

    明月神色平静,淡淡地说:“多加练习,平静内心。你的性子过于浮躁,需要多练一练打坐,心中要无念无杂。”

    逸萱呆呆地看着明月的仙发,笑道:“这般仙然冷傲的样子,谁也比不过殿下。”

    看到逸萱如此痴样,他浅浅一笑,居然轻触她的鼻尖,道:“好啦,休要贫嘴,该去凌云书院!”

    逸萱便撅着嘴巴,用法术唤来腾云,飞往凌云书院。

    不久,明月来到司刑台处,睚眦轻狂乱笑:“梦神殿下,你来做甚?是亲自来看我被剥仙骨吗?”

    明月目光冷洌地看着他问道:“姜重凌去往了何处方向?”

    睚眦大笑,那阴邪的样子让明月神色凝重。明月动怒,狠狠地甩出一道强力的神光犹如一道神电穿刺到他心脏中。睚眦仍然不开口,意味深长地笑着。

    “这般折磨你也不说?你素来不曾与他如何交好,怎么现在替他隐瞒?”

    “呵,你既然知道他来过此处,怎么算不出他现在蹲在何处?他来此处想救我,这点情义我必定是要还,虽然他救不出我,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说出他去处方向。”

    明月愣住,睚眦口中的情义在他看来很浅薄,他根本不懂。

    叹道:“既然你不说,无妨,那就再尝一尝穿心之苦罢!”

    明月正要动手时,被睚眦口中的“且慢”给抑住。睚眦大笑:“梦神,我已是将死之身,何必这般无情,多此一举呢!”

    “说不说?”明月仍然冷言冷语。镇定自若地站在那儿,傲冷冰霜。

    睚眦冷笑:“梦神果然是九重天最不懂情义之人,昆仑君曾说你有博爱之心,我看未必吧!我睚眦曾经也算是在九重天上立过功的人,我已经受完了霹雷之苦,你还要让我多受穿心之痛!梦神,你真无情!曾经满口的大道,怎么如今不念我昔日功劳,就为了得到答案,你多设一道责罚呢?”

    明月双目紧闭,叹道:“情是何物?我为心系苍生斩断情根,数年从未尝过情是什么,你说我不懂情?情又是什么?”他冷笑一声,继而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情便转身孤落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