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0章 梦神心障(新书求收藏)
    瑶池玉宫里。

    王母冷声叱道:“梦神,你怎么能在众仙面前放纵一个没有正名的小仙?你这是弃天规不顾,损天界颜面啊!本宫不是看不出来你在护那位小仙!”

    明月淡淡应道:“是明月的错,是我放纵她来蟠桃宴,王母娘娘莫要责怪她。此事与她也无关,姜重凌一向喜欢捣乱,摸不准是他故意挑起事端。”

    王母压了压心中的怒火:“梦神,她只不过是一个小仙而已,何能让你如此?她根本不是什么仙奴,是她把姜重凌带进瑶池才惹出此等事端。你向来比天帝还要英明果断,更视天规为重,如今,你是要为她自毁吗?”

    她微微叹口气,“本宫定会告知你父帝,我知道你非常介意,但你如今错的有点离谱!”

    明月沉声道:“王母娘娘,无论如何,明月定要护她!”说完后,弃之不顾转身离开。王母诧异万分!

    伏清子在琉璃宫殿外等候多时,见他脸色冷峻,小心翼翼开口道:“殿下,可否进去聊一聊?”

    明月微微点头,伏清子便紧跟在身后。

    “殿下,我曾在凌云书院巧遇逸萱,她善良天真,不会做出伤害天庭的事情。姜重凌心思诡异,一定是事先计划好来破坏蟠桃宴惹你被牵连!”

    她看着明月面色清冷,又开始小心翼翼,“不过,现在都认定是逸萱帮姜重凌带进瑶池,不知王母娘娘如何责罚她?不如我去找三仙女说说看,王母娘娘最疼爱三仙女。”

    明月一点也提不起精神,低眸道:“清子去吧,我乏了。”

    伏清子心中气馁,默默离开琉璃宫。

    渐渐,夜色低沉。

    逸萱回到琉璃宫见到明月侧躺在大殿的床椅上对她无搭理,逸萱失落道:“殿下,此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妄想去瑶池,也不该帮了姜重凌,我原本也不知他是姜重凌,总之我如果没来瑶池就不会闯祸,一切都是我的错。”

    明月微微抬眸,冷声道:“出去!”

    逸萱心冷一地,她眼眶红红地跪在殿外。仙奴们心疼地看着。

    借着月色她凝神观了观,想必太阴星君的月亮也快要撤下,凡间也该要鸡鸣了吧。

    许久片刻,她的膝盖已经疼的近乎麻木,渐渐气力不足,摇摇晃晃地快要倒下!

    就在此时,一双手将她撑起抱她起身,她痴痴地看向明月,同样也看到他关切的目光,心头暖了起来。

    “你可知错悔改了?日后不敢再鲁莽生事?”虽问责于她,但明月声音却很温柔。

    “逸萱已然知错,只是让殿下为难了!”逸萱愧疚万分。

    明月的目光如炬,浅浅一笑:“你就那么想看瑶池蟠桃盛宴吗?莫不是想吃蟠桃吧?”

    逸萱的心境好像被他看穿,她不太好意思地看着明月傻笑了一下。

    “我扶你进去,你早点休息,不要多想,一切交给我。”

    明月如此袒护于她,逸萱心里虽是感动,但也异常酸涩与愧疚,担心拖累他!

    走进房间,明月为她盖好被子,昔日里冰傲冷淡的明月只对她一人温情。

    逸萱心里既是感动又是担心,不知明月对自己是何种心境。逸萱忍不住开口叫:“殿下。”她痴痴绵绵的声音让明月的目光凌亮许多。

    “嗯。”

    “殿下,你喜欢和我在一起吗?”逸萱抿唇单纯问道。

    明月眸中溢出亮光,与平日里的琉璃目光不同的是,双目似有火花,看着逸萱似带有了一种深情之意。

    他本想开口道出答案却沉思了会儿忍住没有说出口,好像在犹豫什么。

    逸萱迷惘的神色让明月开始心情复杂,他摸着她的头淡淡地说道:“睡吧。”

    回到自己的寝殿后,明月不断地回想起逸萱方才的问题。

    他仔细想了想过去里和逸萱相处的点滴,心境明显是开心愉悦,可不知为何她方才问他是否喜欢她时,又开始犹豫了起来。他明明斩断了情根,应该是无欲无欢的神仙,又心系苍生怎能会谈情说爱?他清楚的知道逸萱必须要渡劫才能升仙,不想误了她。

    这日,在瑶池玉宫里传来这样的对话。

    “母亲,那丫头是个天真无知的小仙,何必动怒至此?那姜重凌本来就是个顽劣的小子,此事真的与她无关。再说,她只不过是想看看蟠桃宴的盛景并没有偷过任何一颗蟠桃。您宽宏大量就莫要迁怒于她。”

    “连你都来求情,你明明也不认识她。本宫纳闷你为何替她求情?”

    “女儿素来与蓬莱仙君之女伏清子交往甚多,她与那丫头相识,能被伏清子如此谬赞想必是个善类,您看,她就在殿外跪着呢。”

    王母娘娘无奈道:“罢了罢了,本宫暂且不处罚她,交给他们琉璃宫自己裁决吧。”

    原来是三仙女在求情,她正出殿时看到逸萱跪在地上迟迟不起。她伸出手将逸萱扶起来,笑道:“你就是逸萱那丫头吧?跪了有多久?”

    “我不知道跪了多久,我只希望王母娘娘不要责怪殿下,这事是我一个人的错,与其他人无关。”梦萱有气无力地说着。

    三仙女好心扶着她,温柔道:“殿下那边应该没事,我已经和母亲说情了,此事与你无关,是姜重凌一人惹的祸。若不是伏清子求我替你说情,说不定我母亲今日早已下旨责罚你!”

    梦萱讶然地看着三仙女问道:“仙女,你说的是清子姐姐帮了我?”

    三仙女点点头。

    她不明白伏清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开始带她来瑶池原本让她照做用迷酒灌天兵,说是帮一个朋友进来,可不想她居然帮的是天庭敌犯姜重凌,这下又给她求情,她决定找伏清子好好问一问。

    蓬莱仙殿里,伏清子闻听逸萱来找她,她深吸口气,然后平静地去见她。

    “清子姐姐,谢谢你帮我。”逸萱接着严肃了起来,“不过我很是疑惑,为何你会帮姜重凌进来,放任他在瑶池撒野?”

    伏清子淡定道:“逸萱妹妹,你听我解释。原本我被姜重凌挟持逼迫我想办法让他入瑶池,我本是不答应,可是他拿殿下要挟我,我不得不这么做,否则殿下会处于危险之中。”

    梦萱急道:“可是无论怎样你也得告诉殿下与他商量,而且你瞒着我实情让我去帮你,未免太让我寒心了吧?”

    伏清子叹了叹口气:“妹妹,我不是有意瞒着你,只是我也没办法。姜重凌狡猾多变并且监视我,我打不过他,我没法与殿下商量。妹妹别怪我。”

    逸萱缓缓地说:“那好吧。下次有什么事一定不能瞒着。”

    伏清子见她不再严肃便心安了,接着又叹道:“可能我太在乎殿下,担心有半点对他不好的事发生,所以才中了姜重凌的圈套被他要挟。”

    不知为何,逸萱听着难受万分,心中知情她喜欢天帝。转念一想,她还是开口问道:“你喜欢殿下吧?是哪一种喜欢?”

    伏清子点着头笑道:“嗯,我一直爱慕着殿下,只是他一心为天界之事,我便埋藏了心中的感情,不想误了他。曾经我们一起在昆仑修炼,一起长大。那些日子让我至今忘不了。殿下其实是个心细之人。”

    逸萱眼眶微红,突然提不起精神。

    伏清子又说:“我多么希望可以陪在他身边默默守护他。不过我听说你住在琉璃宫,想必每天能见到他,说真的,我很羡慕。但我也很在意……”

    逸萱读懂了伏清子的言下之意,她立刻恢复了自己黯然的神色变得淡然了些,拉着伏清子的手解释:“清子姐姐不要误会,殿下只是见我可怜回不去泰山又无居所才会收留我。”

    伏清子闻言愣了一下,“那你要打算一直住在琉璃宫吗?”

    逸萱听她的话语间有介意,不由得沉声道:“我打算不住在琉璃宫了,我必须要在凌云书院好好修炼。”

    伏清子这才放心了下来,拉住她的手温柔道:“逸萱妹妹要好好修炼,等你渡劫飞升。”

    逸萱停了停手,淡淡地说:“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她心尖上犯痛,原来割舍是这般心痛。回想昨日问明月是否喜欢自己时,明月犹豫了,她心里本是失落万分。可是回忆起与明月的点点滴滴,知他对自己是十分细心和特殊。她不禁地纠结了起来,一路沉思。

    明月居然在明月府,素月仙子见他困扰万分便开口问道:“如若我没猜错,你一定是因为逸萱才会心情郁闷吧?不妨把心事说来听听。”

    一直以来,明月的心事向来说给素月听。

    他放下心防浅浅地说:“不知为何,我明明已经斩断了情根,却因为她而被牵动。和她在一块我感觉很轻松很开心,不容她受委屈受磨难。”他又深深叹了口气,“你说,我这到底是何意啊?”

    素月缓缓摇头:“看来你陷入了人间最烦愁的男女情。想必你很在乎那位梦萱姑娘。”

    明月不解地问道:“我在乎她?人间最烦愁的情?”

    素月细细解说:“我曾去凡间历劫走过一遭,这男女之情最是让凡人困惑。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对她有意。曾经你不为任何人所动,不会容情。可是你对她总是那么宽容,特殊对待她。你何曾对一个小仙如此过?但你不曾尝过情爱,不知情是何物,所谓近者迷,旁观者清。”

    明月痛心闭眼:“如果我对她有意,那我必定是害了她。渡劫飞升不可被干扰分心,我担心她……”

    素月仙子深深叹气,似乎觉得惋惜,“如此说来,确实会纠结彷徨。不过当年斩断情根时,那药效恐怕不强吧?莫非加了其他?”

    明月一直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素月又一下子提醒了他,脸色忽然变得灰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