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1章 月和喜神(老顽童喜登场)
    明月回到琉璃宫,卸下白狐披袍。

    他第一时间就去逸萱的房间找她,房间内收拾的空落落,桌面上唯独留下逸萱画出的桃花林。

    他轻轻地拿起那幅画仔细看着,心中感慨。

    顿时又四处寻找,仙奴们立刻跪地说道:“殿下,今日看到逸萱小仙搬了东西出去,说是日后就在凌云书院住下。”

    明月神色微微失落,对她们愤道:“你们为何不拦着她?”

    仙奴们无话可说,立刻跪在地上静默。

    明月坐下来仔细思忖了会儿,这样也好,日后就让她安心修炼,只是心里实为不舍。

    姜重凌被软禁在禁宫里,门外都布下了死牢结界。

    就连床边十步之外也布下了死结,他面不改色地躺在玉床上,忽然听到窗幔摇动的声音,他轻笑一声:“你来啦?”

    明月显现在禁宫里,用锐利的目光看着他:“姜重凌,我父帝给你的火神之位你不接,尊主不好好做,偏偏做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如今被软禁的滋味如何?”

    姜重凌起身傲慢道:“就算我做一些不知所谓的事,你也不能拿我怎样,我不还是好端端的躺在这里吗?没有堂叔父的指令,你能奈我何!”

    明月听着他的话语间有挑衅之意,不由得用仙法甩了他一脸。

    姜重凌就这样被打了一巴掌,他眨眨眼慢慢晃过神,接着皱眉忍不住道:“明月!你有病吧?以前你都是平淡如水,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有情绪?有本事你亲自来我面前打一巴掌!”

    “你以为我不敢吗?”明月被激怒,一闪而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虽然来势突然,但姜重凌一点也不怕。

    明月正要打他一巴掌时,姜重凌一手抓住他手腕,轻笑道:“你打啊,来呀。”

    如此狂妄之举,却没有让明月觉得那么扎眼,反而让他瞬时无可奈何。

    明月狠狠地甩开手冷声道:“无赖!”

    姜重凌忍不住笑出声:“堂堂的梦神殿下,偏偏要来这种地方受气,说呗,你来找我是叙旧呢?还是问话?”

    明月缓和了表情,挑眉道:“你有这般闲情洒脱,干脆把你带到佛道静修或者关入天牢静壁如何?”

    姜重凌气急了起来,怒道:“你要关我一辈子?你会后悔!等堂叔父出来了,我非搅得天翻地覆!”

    “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你说你干嘛一直和我作对?有好处吗?”

    “跟你作对,我觉得很开心。我就想看到你发怒的样子,想看看你满口的大道仁义究竟是什么,更想看你是不是断了情根没有人情味,哈哈哈。”

    明月心底生起怒意却表面平淡,“随意你怎样,这结界你解不开,劝你也别白费力气,你就好生待着当你的尊主!”

    话音刚落,他正准备离开的,姜重凌立刻叫住了他。

    明月知道他要耍心思,但他也掀不起什么浪花。

    “何事,快说。”

    姜重凌唇边荡起了一抹笑意:“你就这么关着我?不严刑拷问逼供什么的?关着我多没意思?未免太便宜我了吧?”

    明月淡淡抬眸,一字一句地说:“我不需要对你严刑拷问,一切事情我都清楚,是你一人所为!”

    姜重凌冷笑:“我就奇怪了,你干嘛在那么多仙家面前对她那么的袒护,真是闻所未见,从未见过你会为一个仙奴开脱罪责,就算是我一人所为,她不知分寸地闯入瑶池已是有罪,呵。”

    明月淡淡地说:“不用你管。”说完后便走出了禁宫。姜重凌一怔,固然觉得有猫腻。

    在凌云书院里,逸萱闭目养神,仰躺在大树上。树下是一片和阳光缠绵的暗光,似睡非睡间,向下望去,只见暗黄的光一下子不见了,隐约感觉有个人,正往她身上浇了点水。

    原来是兰羽见逸萱无所事事,用仙力化出一团水泼去,皱眉道:“若无心修炼,你就出去自个儿散散心罢。”

    逸萱魂不守舍地走出凌云书院,回到九重天四处游荡。

    忽然在一处清净仙地里不小心踩到了一团红线球,脚底下却传出清朗的声音。

    “哎呀哪个调皮娃儿不长眼。”

    逸萱一阵心慌,四处张望不见半点仙影,不巧身后的红线球居然幻出了个弯弯眉眼的白发仙人手持拐杖,全身穿得喜庆,白发上边还拴了个红发带,藤条簪子。

    她转身一看,白发仙人朝她眨眨眼。

    “哈?原来你就是那红线球?居然是个白发妙男。”

    白发仙人虽说年迈却长得有些童颜可爱,他慈眉喜趣,眯出灿烂的笑容,道出:“女娃娃面生,不知是九重天哪个府上的仙女?长得竟如此仙美,快陪陪老夫唠嗑几句,老夫许久未见这么美的女娃娃!”

    逸萱听着喜悦,笑道:“哈~你这个红线球居然叫我女娃娃?”

    白发仙人调皮地翻着白眼道:“红线球多难听,老夫是堂堂的月和喜神,斩氏小字柴红,我这身子已是个老人,你得叫我红爷,老夫只是面容争气了些,叫你娃娃怎的?”说起他青春永驻的面容,不免自豪起来。

    逸萱听着觉得稀奇,叹道:“原来是月和喜神呀,失敬失敬,红爷如此青春永驻,妙哉妙哉,不知是怎么修仙滴,有没有什么诀窍啊?”

    月和喜神咪着眼携着逸萱的手,笑道:“有啊,老夫的月和殿有好多好多的古籍记载如何修仙,何不随我去月和殿……”说着就欢喜地把她骗到月和殿去。

    月和殿的装扮可真是喜庆,殿内还有颗祈愿树,与他一身喜气的气质完全相符。

    “哇,这么多红线啊?”逸萱四处边看边喊,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可爱。

    她随意翻开一本姻缘簿,“姻缘簿?陇西赵氏三女情系望族世家子弟裴郎,望月和喜神成全……”

    红爷立刻把姻缘簿抢来,紧张道:“哎呀小萱儿,此姻缘簿乃是凡间秘密,不能偷看。”

    他把姻缘薄藏起来,又看着逸萱这般美俏,热情地拉住她,“我的萱儿小娃娃,你有没有钟意的小郎君呀~老夫我给你牵缘引线,凑对双!”

    逸萱听得恍惚,问道:“什么钟意小郎君?我没明白……”

    红爷敲着她的脑袋急道:“痴傻,老夫意思是你有没有心里喜欢的男仙人?”

    逸萱脑海里一闪浮过明月的面孔,然后不明不白地说:“怎样才算心里喜欢?”

    红爷喜悦地摇头晃脑,又敲了敲她,道:“又痴傻,就是你见到他会心跳加速,和他每天在一起很快乐,拉着他的手会想入非非,那便是喜欢,男女之间的喜欢。”

    逸萱痴痴地说:“好像有。”

    红爷凑近她身前忙着八卦问道:“谁呀谁呀?”

    逸萱扭扭捏捏不肯说,她又泄气道:“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总之一想到他,我就难过。”

    红爷瘪着嘴假作难过的样子叹道:“哎呀我的萱儿苦了苦了,是相思之痛,得不到之痛?还是割舍之痛?亦或是离别之痛?快讲讲!”

    逸萱听着觉得红爷似乎很懂,缠着他问道:“红爷你好像很懂,我心里面好像真的有一股难以形容的痛,我喜欢和他在一起,因为很快乐。可是我又不能再和他在一起,我心里面最是难过,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和我在一起。”

    红爷听着晕头转向,但是大致也听得明白,他幻出两根红线说道:“红绳一牵,逃不过那三世宿缘。你把一根红线戴上,另一根红线绑在他的手上,这不就成了。”红爷喜悦地弯了弯眼睛,“不管如何波折,你们最终都会在一起,生生世世相亲相爱,你侬我侬,喜结连理,然后生个一男半女……”

    他说的津津有味,可是逸萱似乎有点不太相信,连忙打断他的话,“有这么神奇吗?我怎么有点不太信呢?”

    红爷急道:“哎呀我的痴傻萱儿,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只要你这么一绑呀,他永远都会被你绑在心里,只爱你一人。想当年,先火神和镜蘅水神还是我牵的线呢,只可惜……”

    逸萱一怔,忙问道:“可惜什么?莫非没成?”

    月和喜神益发地慷慨了起来,“非也非也,想当年先火神与镜蘅水神情投意合,我给他们牵红线,他们情路虽说坎了些,不过最后还是在一起了,只是先火神在一场荒蛮之乱中仙逝了。”红爷神色肃穆地看了她半响,然后打住没有再说下去,似有不想再说下去的心情。

    逸萱半信半疑,傻傻地问道:“那若是牵了红线,我是不是就不用承受割舍之痛,相思之痛?”

    红爷笑道:“看来你还是开窍的嘛~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

    逸萱一听,决心试试看,撇开红爷欢喜地跑出去,“我知道啦,多谢红爷。”

    红爷偷着自喜,心想她这是要去找如意郎君。

    逸萱偷偷跑来琉璃宫,这时月色已暗沉。殿外的仙奴们好像被支走了,她隐约看到明月在大殿里安静看书,旁边还坐着一个灵兽英招。

    她一下子想不出什么理由进去,出走的是她,舔着脸回来的亦是她,纠结万分后,逸萱决定还是离开,结果转身时,居然撞到了月和喜神。

    红爷小声说:“你这娃娃,跑到梦神殿下的琉璃宫干嘛?”

    逸萱质问:“你跟踪我?”

    红爷难掩笑意,“老夫就来看看你钟意的郎君是谁,不会是……”

    红爷不敢相信,惊讶的眼珠子瞪得极大,继而知晓逸萱的面容在月色中照出了红羞色,又弯了弯眼睛笑道:“如此甚好,甚好,老夫着实深感慰藉,他终于不用再寂缈下去!”

    逸萱害羞地捂住红爷的嘴,不小心撞了一下殿外的玉门。

    “是谁?”

    明月居然听出外面的声响,红爷一把将逸萱拉出来热情地跑进大殿,明月此时顿了顿。

    红爷一脸亲和地托着明月的手,“哎呀,是我是我。”

    明月惊叹,月和喜神一向是天界里的散仙,极少出没各处,大约时日都只是待在他热闹的月和殿,今日却拖着个梦萱进来,何意?

    “舅父?您……怎么突然到访我这清冷的琉璃宫?”

    “我带着萱儿四处转着转着就跑到你的琉璃宫,舅父我成日待在园子里踏门少,瞧见这么个美娃甚是喜欢,倒是你怎么不去看看我?难不成跟你父帝一样没心没肺?”月和喜神撅着嘴说。

    红爷又喜滋滋地看着明月,那欣赏的目光一刻都不停,乐道:“让舅父看看,这么多年你胖了还是瘦了?”红爷仔细打量,“小乖乖长得真俊,跟你父帝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我看呐,你跟萱儿般配得紧啊,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此刻,明月有些青涩矜持。

    红爷发现气氛尴尬,又说:“好外甥,这么多年来,可有心上人吗?是哪个族的公主呢,还是哪个仙子呢?不如让舅父给你掂量掂量!”

    明月尴尬万分,退避道:“舅父,我已经斩断了情根。”

    红爷惊叹不已,拍了拍明月:“哎呀,斩什么情根啊?是不是你那冷血的父帝逼你的?”

    明月一本正经道:“是我自己决定斩断情根的,舅父也莫再替我忧心。”

    红爷怔怔然,随后拉着逸萱往外走。此时,明月神色微微痛楚。

    在殿外,红爷叹道:“你喜欢我的好外甥?他斩情根了,不懂情爱,比你还一窍不通,你还要喜欢吗?”

    逸萱愣住,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红红口中的“情爱”,依她之见倒有些苦味了。

    确实如此爱下去一定是很辛苦。

    但是她始终放不下他,非常享受和他相处的每个点滴,让她恋恋不舍。

    “可是我忘不了,我和殿下日夜相处挺好的,我能在他身边已心满意足。只是,他一心想着天界政事,对我似乎只是照应。我心里面总是不明白,不知他是否喜欢我,我问过他,他没有回答我。”逸萱失落道。

    红爷只记住逸萱提到的照应,仔细问道:“等等,你刚刚说他照应你?”

    逸萱一愣一愣地点头。

    红爷将逸萱拉出琉璃宫,又急切一问:“是如何照应你?”

    逸萱回答道:“他本是性情冷淡,可是他似乎对我很温和,我没有去处便可怜收留我住在琉璃宫,我闯祸,他护我。虽然有时候对我严厉但是都为我好,不忍我受伤……”

    红爷连忙打岔,高兴道:“好啦好啦知道啦,什么斩断情根,那都是闲话。老夫看你们有戏,你就等着看吧。”

    逸萱依旧不明不白,问道:“红爷,什么意思呀?”

    红爷懒得解释,一味忙着开心,拉着她回月和殿。

    “你呀听我的,日后就待在我的月和殿,你的明月一定会来找你。”

    逸萱一听,欣喜若狂:“啊?真的?”

    红爷笑道:“我月和喜神从来不说假话,萱儿,你乖乖陪老夫,你就住在月和殿,放心吧,那个小乖乖一定会来看你!”

    逸萱暗暗自喜,似乎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