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3章 天后寿宴
    又是鸟鸣花香、阳光明媚。

    逸萱揉了揉眼翻身坐起,她探头一看,外面金芒四绽。莫非天后寿宴之日格外将天庭布得如此点睛?

    待洗漱完毕后,她轻松愉快地来到大殿。正在给凡人牵线点姻缘的月和喜神喜看逸萱来了,热情地拢了过去,“萱儿昨日是否安眠?”

    “昨日里睡得沉了些,今早醒来竟不知外面格外的彩照,看着甚是愉悦。”逸萱回了一个笑容。

    月和喜神红爷和煦一笑:“今日是老夫那大妹子的寿宴,想是仙家们赶赴九霄宝殿拜谒去了。”他顺势拉着她的手甜甜笑着,“萱儿何不与老夫一同去热闹,也好欣赏这旷世盛景呀。”

    逸萱扭扭捏捏地拖拉着自己的脚底,眼看她根本就在拖延。

    红爷啧啧一叹:“嘿?莫不是你这娃娃怕见我那心冷淡如水的外甥吧?别怕,你与我一同席坐,再说我与少司命邀约好,你今日就是个小寿礼。”

    “哈?寿礼?”逸萱的心脏猛跳了两下。

    “不急不急,你且看!”

    红爷弯着眼睛化出七彩琉璃仙服,又将她的发饰头型也一并化了起来。

    原来长相清纯之人配上仙彩之色也是极为惊艳夺目,逸萱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变化,时而惊讶时而惊喜。

    他点点头很是满意,“甚好甚好,萱儿果真是个仙美飘逸的脱俗仙儿。”

    逸萱照着镜子看了看,原来这身打扮风格完全能与素月相媲美。

    “红爷,我这身看着可有素月仙子好看?”

    红爷凑上前迎着笑脸:“十分好看,萱儿这身扮相,保不齐把我外甥迷得神魂颠倒。”

    此刻,逸萱红了脸,心脏又猛跳了几下。

    天后寿宴的排场果然不比寻常,放眼望去,各路神仙熙熙攘攘驾了云雾皆往九霄宝殿奔去,满殿腾腾仙气缭绕,一个一个的神仙都纷纷席坐或相互攀谈。

    红爷眼见一个目光锐利但细眉嫩红的女神腾着云彩飞入九霄宝殿,他上前一步拢谈:“呀,这不是忘忧上仙吗?几百年不见,近日可好?”

    “近日不好,许些时日不见姜重凌小子与我热闹热闹,吾甚是寂寞了些。也不知他又在磨蹭什么,这个时候还不见他仙影。”忘忧上仙英气略足,说话直爽。

    红爷咬唇不晓得如何接话,忘忧上仙见他神色肃穆,疑惑问:“月和喜神一向喜眉笑眼,现下怎如此作态?”

    他叹口气,附耳小声道:“你有所不知,凌娃闯了祸,被我那外甥关进了禁宫。”

    “他闯了什么祸?”

    “凌娃这孩子火烧藏典阁,又于前不久乱闯蟠桃宴。”忘忧上仙听后一惊。

    伏清子这时飘飘而来冲着忘忧仙想要言语,

    “见过上仙。”

    “要说天界中最温柔,最艳丽娇美的当属仙子你了。”想必直爽个性的忘忧仙说出来的话自是真话。

    伏清子怪觉得羞涩,假作笑道:“过奖过奖。”

    此刻,众仙家们纷纷围住素月仙子与她畅言。毫不例外,就连忘忧这等上仙也要与素月仙子搭个礼。

    伏清子眸中失色,既如此又能怎样?素月仙子隐居昆仑,又与明月来往甚多。她的身份亦是尊贵。

    月和喜神凑着一堆热闹过来了,弯着眼睛笑嘻嘻道:“呀,素月依旧是雅致仙然,多姿迷人呀。”

    素月仙子低头谦笑:“喜神莫夸,吾不堪此丽之词。”

    “夸得夸得,你们不愧是姐弟二人,一个是我俊美无双,谦谦君子的外甥,一个是雅色脱俗,温和有礼的雪女。”红爷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这美好的形容词,惹得众仙热闹了一番。

    不过多久,明月淡然威仪地走入宝殿,众位仙家纷纷俯身拜见。

    参加寿宴这等喜事,明月出席才会穿的有颜有色。

    他今日的华服居然是浅蓝色正式衣袍,金色花案,两侧镶嵌着金色的铁片,连头顶上的金束冠还多了一根横插着的金簪。

    往日出席的华服都是银白色镶嵌一点点金纹,圣洁庄重带有一丝贵傲,而这次却是金贵还亮眼,堪称完美华丽。

    “天后,老夫与少司命一同准备了特别的寿礼前来祝贺。”红爷热络地说道。

    天后娘娘欣喜笑道:“兄长有心,不知寿礼是何物?”

    月和喜神给少司命仲离眉了一眼,少司命仲离献出碧蓝翠玉宝盒。

    打开宝盒后,瞬间柔色光芒从宝盒跑了出来,顺势飞入上空,光芒与白色羽毛融洽地绕在一起,飘零之间居然出现了个纯美而缤纷的佳人,众仙呆呆地望去,称称赞美。

    天后端看此仙女,又细看坐在下边的明月深情望着,心中自是明了,只是天后的神色似乎不悦。

    与此同时,伏清子却垂下面色,心中苦闷。

    逸萱徐徐飞来,浅笑施礼:“拜见天后娘娘,恭祝天后娘娘青春永驻,华美绝世!”

    天后一听顿时开怀颜笑:“好一个嘴甜妙女,本座有赏,你且速速起来罢。”

    “谢过天后娘娘抬爱,吾心有愧。”

    “从未见过你,你是哪里来的小仙?”天后端坐在上边问道。

    逸萱不知如何回答,恐担回答不好遭怒,心里面是真真切切盼望成正仙,她咬唇半声不响。

    明月淡淡地开口道:“逸萱,没事。”

    “回天后娘娘的话,逸萱是泰山圣母座下之徒。还不是什么小仙,不过逸萱会努力的!”逸萱傻傻地说道。

    天后不免被逗笑:“那本座问你,你可有渡天劫,想不想做一个上仙?”

    “逸萱暂时未渡天劫,适才欲想何时可渡劫。心心念念做个正仙,但不知逸萱有何资格?”逸萱缓缓说道。

    昆仑君向来不分场合,连忙多了一嘴:“你这丫头该有资格,好歹是本尊凌云书院的仙徒,怎可问此话?”

    仙家们纷纷吃疑,凌云书院不收女仙徒诸尽皆知,天后好奇问道:“凌云书院不收女仙徒,昆仑君此言,本座倒是弄得不明白了。”

    昆仑君正要开口说时,兰羽却不着痕迹碰了碰昆仑君身后衣摆。哪知昆仑君不管不顾,毫不掩饰地继续说:“这不都是因为梦神的安排嘛。”

    言毕,坐在身旁的兰羽立刻扯住昆仑君衣袖小声提醒道:“父亲快住口,莫要口快生事。”这才,昆仑君已然后悔自己方才口快,心虚了起来。

    然言,诸位都知晓了,从未见过明月为一个小仙破例,他一向遵纪严规,昆仑君此番说漏嘴,明月亦是尴尬万分。

    明月眨了眨眼淡淡浅笑道:“哦,着实是我安排,亦是因为逸萱天资慧根,便想她好好修炼,即差数百年之灵力,成正仙不是不可。”

    原来他说的这么客套官方,可天后听着却不是这么想,她暗暗愁然,接着对逸萱笑着说道:“逸萱,你虽不是正统神仙,但也是个修炼得当的小仙,本座看好你。”

    逸萱一听欣喜的不得了,连忙拜了拜:“多谢天后娘娘的提点鼓励,小仙定不会让天后娘娘失望。”

    月和喜神连忙上前扶起逸萱,欢喜地将她拉入自己的席坐旁。

    明月向众仙开口道:“各仙家们远而来贺我母神寿宴,诚皆在眼,诸家尽情享宴,不必拘束。”

    “多谢梦神殿下,天后娘娘。”众仙家们异口同声道。

    宝殿里,仙女们艳歌艳舞,仙家们畅言说笑,如此景象热闹非凡。

    明月四处细看却不见蓬莱仙君,向伏清子问道:“清子,怎不见你父亲?”

    伏清子应道:“父亲近日身体不适,便让我前来替之祝寿,也望殿下与天后娘娘莫要责怪父亲。”

    明月浅浅弯着嘴角:“原来是身体不适,可要代我问好。”此时,伏清子抿唇面色微微一笑。

    闻着看他们的对话,虽不知对话内容,且看明月方才还浅笑,逸萱难掩心事居然露出失落之色。

    月和喜神小声问道:“萱儿怎的不开心?”

    “无事,只是寿宴正殿里,逸萱还有些不适应,还有这么多逸萱不认识的仙人,红爷能否带我认识认识?”逸萱把心事藏起,随意找个其他的话搪塞。

    红爷没有多想,他热忱地拉着逸萱给他们熟络。

    “素月,你向来喜于雅致,何不有空邀约我的萱儿一起,给她熏陶熏陶?”红爷那热情的程度自是不用多说,有他在不愁热不热闹。

    素月仙子谦逊淡笑:“喜神既已说此,我怎会推辞?固然甚好,但不知逸萱姑娘喜不喜我住所云虚宅?内无所甚,皆有花鸟凤草,诗意焉,你若不嫌,常来我宅,我正愁无人陪我。”

    逸萱挠头假意客气了一番:“嘿嘿,怎么会嫌弃,上次去云虚宅心生羡慕,境地如此诗情画意,我求之不得呢。”

    素月仙子一个失笑,“我初见逸萱姑娘,以为不喜文雅,竟不知也爱诗情画意,想来与我弟弟倒是挺般配,实乃天作之合。”

    “弟弟?不知你的弟弟是哪个仙人,又在何处?”逸萱一愣。

    月和喜神拍拍她的头,“哎呀,她娘亲是天妃,你说她的弟弟在何处?”

    逸萱静默片刻,原来明月和素月是姐弟,难怪名字都有一个“月”字,可她还是有些缕不顺。

    她转而拉着素月仙子的嫩手,笑道:“那我能唤你一声姐姐吗?”

    素月浅浅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她想起之前兰羽和她说素月与明月只是朋友,这会她知道了真相,立刻不顾暇红爷与素月二人,跑去找兰羽说道说道。红爷踉踉跄跄地跟了过来。

    “兰羽兰羽,我有事情问你。”逸萱揪着头问道:“那日你告诉我殿下和素月仙子只是朋友,可是我刚得知他们是姐弟呀!你为何骗我?”

    兰羽在她耳旁轻声道:“殿下与素月仙子姐弟关系自然不是秘密,但是他们向来低调,我且这么说也是不想多嘴,毕竟你只是个小仙,不需要知道这么多。”逸萱边听边觉得有道理。

    方才他们附耳言语让昆仑君看到,昆仑君一本正经地看着兰羽,心里面却是开心,问道:“我儿这是与这丫头开始相恋啦?果然没白疼你。”

    还没等兰羽解释时,红爷立刻挤了过来,急道:“昆仑君,你可别瞎说。别乱点鸳鸯,方才他们只是说悄悄话而已。”

    “悄悄话?有什么话不可直说?他们就在凌云书院认识,这是缘分,初见这丫头以为是本尊儿媳,今日看他们如此亲密,本尊甚欢,月和喜神不能扰本尊兴致。这儿媳本尊要定了。”昆仑君呛道。

    红爷把逸萱拉到身后,对昆仑君严肃急道:“我跟你说,老夫不同意,不答应!”

    “我儿的事,这还由不得你管。”

    昆仑君绝对不肯让步,立刻上前大声道:“天后娘娘,我有一事相求!”

    正在饮茶尽兴的明月一下下被打断了,众仙家们也安静了起来。

    天后不解问道:“仙卿所求何事?”

    “天后,我儿跟随天界也有功劳,不知可否将逸萱这丫头赐予我儿,做我儿媳。他们情定凌云书院,缘分颇深!”昆仑君急匆匆说道。

    简直是一语惊醒了明月,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一直摸索着。

    眼看明月神色凝重起来,似乎混杂了醋意。他疑惑地看着梦逸萱,脑子里面还是犹存着“情定凌云书院”这几字。

    红爷瞧见恐觉不妙,立刻上前道:“莫要听昆仑君胡扯。”

    昆仑君呛道:“怎是胡扯?逸萱做本尊儿媳有何不可?”

    红爷瘪着嘴不满道:“你若是讨个儿媳,老夫我给兰羽牵红线搭个姻缘就是,干嘛老抢我的萱儿?”

    天后娘娘干看他们在那里闹着,尴尬的咳一声,“此事就等逸萱渡天劫成正仙后再说吧,毕竟渡天劫是件大事。”

    明月接着天后的话说:“母神言之有理,此事也必须由逸萱自己决定,不可强求于她。”他语调持有严厉,明显是在敲击。昆仑君无话可说,也没再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