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7章 坏蛋姜重凌
    素月与明月谦和地对仙翁一笑,余下的,素月仙子便盘坐帮明月用仙法疗伤。

    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魔族公主乔暮瑛闻着仙气而来。

    她并不知眼前的二位是何方神圣,只觉明月仙气笼罩。竟然被他那般静如流水,仙然脱俗的气质所吸引。

    素月仙子察觉出他们眼前站着的黑衣华丽的女子,疑惑问道:“汝乃何人?”素月眉头紧蹙。

    乔暮瑛晃过神来,严谨道:“只不过是隐山之人不便报之,粗人此次前来觅漫山仙翁,又闻得眼前仙郎的仙气逼人,粗人无礼了。”

    素月仙子点了一下头十分友好地说:“仙翁在屋内小歇,请便之。”

    这时,明月缓缓睁眼,和她仅仅只对视了一眼便又阖眼,虽然他是清冷的目光,却不难看出温润的气息,居然让她痴痴迷看,这并不太像那个高傲的魔族公主乔暮瑛。

    “姑娘还有什么事吗?”素月仙子问道。

    她愣了半响才回过神,便尴尬地摇着头走出他们的视线。

    乔暮瑛不仅仅是被他相貌所吸引,更是因他的气质,举止投足间散发出来的魅力。她一向高傲又跋扈,居然在他的面前把三分的小女人气息发挥到了五分。

    这日,逸萱在月和殿周围采花草,心想给明月做一些香薰,夜里头安睡定会舒适些。

    正在细细采摘时,只听见一串环佩叮当清脆的响动声。她随着声音来到不远处蝴蝶花草香蜜的园中,看到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出现在她面前翩翩起舞。

    此女子身披粉色的飞云帔,身穿浅色好看的仙服,梳着望仙九鬟髻,头插玉簪和浅蓝色水晶头饰。

    她一下没忍住,脱口问道:“仙子好美,不知仙子是何仙阶?”

    那仙子停下曼妙舞姿,盈盈一笑:“我乃是百花仙子,汝来此处是采花还是酿蜜呀?”

    逸萱只顾着羡慕她,居然将她的问题一下子忘了,她干笑一声又问:“哈?方才我只顾着看仙子梳的那发髻,竟将仙子的问题给忘了,可否再复述一遍?”

    百花仙子无奈笑了笑:“罢了,就当我没说。”

    正当离开之际,逸萱叫住了百花仙子,笑道:“仙子,可否也帮我梳一个发髻?”

    那百花仙子真是有求必应。

    结果给逸萱梳了一个小巧又仙美的元宝髻半披发,极为适合她,顿时一看,焕然一新。

    “仙子的手真巧,这元宝髻我着实喜欢。”逸萱边照镜中的自己边笑道。

    百花仙子含蓄地掩口笑道:“不知该唤汝何名?”

    逸萱大大咧咧应道:“吾名唤逸萱。”

    她自此后便与百花仙子相识,换了个新发髻便迫不及待想要给明月看一看。

    四处乱逛的姜重凌果然不愧是九重天行踪诡秘第一人,他继承了先火神的那一招隐踪法,来无踪影去无踪迹。不知他是从哪里冒出来,居然给逸萱吓了一跳,更让她们反射性地惊叫出声。

    “姜重凌!你再这般无礼,我可要告知天帝!”百花仙子皱着眉头愤道。

    若不是已经忍无可忍,她才不会卸下温柔淑女的样子。

    姜重凌对百花仙子玩笑道:“仙子且看看自己,生气起来就不好看了,一晃就现了原形。”

    百花仙子生气到欲言又止,逸萱走向前:“姜重凌!你有完没完?这里是仙子的内房,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知羞耻?”

    姜重凌紧紧逼近她身前,近到咫尺之间的距离还没有手掌那么大。

    他定看着逸萱的眼睛,嘴角轻邪道:“羞耻?逸萱小仙子教教我何为羞耻?我一没有非礼你们,二没有趁你们脱衣服进来,怎的就羞耻啦?再说这又不是寝房!”

    逸萱怪觉得不好意思,除了明月以外,她并没有和任何一个男子这么近距离,近到可以看到对方的毛孔,再近一些恐怕要触碰到了嘴唇。

    她下意识地躲开,却一把被姜重凌拉住,他果真是个无赖小坏蛋,逸萱可是在心里一直如此骂念着。

    “你到底想干嘛?”逸萱有一点点不耐烦。

    姜重凌轻轻一笑拉着她往外跑,道:“我带你去漫山玩几日,省的在九重天过厌烦了。”

    一听到漫山,她是清楚记得明月就在漫山疗伤,本想自己偷摸着去看他,好在姜重凌无意提出,心想何不依了眼前这位活地图。

    她脸色一变,温和了些,笑道:“好呀,我倒想看看漫山与我师傅的泰山有何不同。”

    姜重凌一点也没察觉出逸萱这么变化的理由,而是轻笑道:“一说到离开天界下去游玩,你倒是反应的特别好,果然跟我是一路的。走,本尊主带你玩玩去。”

    言毕,姜重凌便把她抱在怀里拉着走。即便逸萱使多大的力气也没法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第二日清晨,明月一身白赏便衣,拿着玉萧在漫山河畔静看青涩水涟,他浑身处处透着雅致。

    后边传过来的脚步声不经意间让他耳尖一动,他皱眉警惕,转身欲要动手,目光凌厉地看着身后的人,却被一声“是我”止住了。

    “可是昨日那位姑娘?你怎会这幅扮相?”明月疑惑问道。

    他见乔暮瑛容貌秀丽,头梳螺旋髻,插着玉钗,妆容精致,一副青葱少女的感觉,像脱胎换骨变一个人一般,浑身依旧充满着自信和骄傲气息。与昨日一身华丽黑装完全是两种风格与气质。

    乔暮瑛笑道:“仙郎必定是没有去凡间逛过吧?我这是照着凡间女子的梳妆来扮的,若是昨日我那身装饰必定会被凡人另眼相看,今日,我早早去了躺集市,给你们弄来些当下最好吃的糯米糕,不知你们喜欢否?”

    他见乔暮瑛如此热情,明月只好礼貌一笑,温和地说:“姑娘很用心,那就笑纳了。”

    明月从她手中接过一块糯米糕,细细尝了一口,礼貌点头道:“果真是好吃。”

    乔暮瑛见他如此笑纳,已经是十足的心满意足。

    顿时,掉下几颗石子坠入明月的脚边,他收敛心神,开始发觉有些不对劲起来,蓦地看到一顿黑影从眼前浮过。

    他厉声道:“姜重凌,你鬼鬼祟祟的干甚?”

    声音却在看到逸萱的脸孔时又戛然而止,他满目繁星地看着逸萱问道:“逸萱,你怎的来了?”

    乔暮瑛呆愣了片刻,纵使有一肚子的疑问,却不知该与谁询问。他们究竟是怎么也认识?只是干看着他们。

    逸萱毫不顾忌地围着明月的脖子抱住他,天真无邪地笑道:“我想殿下啦,殿下看我可有什么变化吗?好不好看?”

    明月虽是内心感到一片暖意,却不太好意思地拔开她的手,温和笑道:“你无论怎样变化都好看。”

    姜重凌一脸不屑,啧啧道“就这么区区一句甜言蜜语,早五百年前我都会了,这种俗套的话也就哄哄你这种单纯的女子。”

    言毕,姜重凌便把逸萱拉了过来,纵使她如何挣脱,他都有办法让她逃不出自己的胸前。

    明月目光凌厉地看着姜重凌,冷道:“放开她,你这个下三滥的东西!”

    姜重凌一听,偏偏就不放,抱住逸萱赖皮道:“怎的?她不过就是你的仙奴罢了,何故让你这般紧张?”

    逸萱气愤道:“姜重凌放开我!快放开我!你个下三滥的……”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就被姜重凌用手堵住。

    明月突然着急了起来,冷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开她?莫不是你想逼我动手?”

    姜重凌即刻退了三步,轻邪道:“不用动手,干脆你把你的仙奴许给我,做我的仙妃,我便放开她。”

    明月自然是不肯答应,他白袍一甩转过身,面色凝重。

    此刻,逸萱好不容易扒开姜重凌的手,天真道:“好啊好啊,只要你放手,让我做什么都行。”

    明月转过身一下似乎顿住,认真地看进逸萱的眼睛,他唇角一抿,“果真是难为了你,这下子你终于不用做一只小小的白鹤。”他的口气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逸萱低垂下头,被他这毫无修饰的言语直戳痛处,竟是眼中酸了酸,“殿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她的语音未完,便被姜重凌拉走了。

    其实她想说只是言语上配合姜重凌,只要姜重凌放开手,她便可以躲在明月的身后,竟没想到这小小的幼稚闹剧,居然引出他们二人第一次的误会与心酸。

    逸萱顺着明月的目光看去,觉得明月并不在乎的样子,此刻她眼眸垂下。

    只是旁边还有一个乔暮瑛,明月并不想把自己失落的神色给外人看到,其实也是因为心里面堵着气,可他并不知这场小小的别扭所存留下的反应居然是见证了他一直不肯相信,不肯面对的真实情意。

    乔暮瑛试探性的口吻问道:“你是殿下?殿下小时候是否居过昆仑?”

    其实姜重凌与逸萱吐出“殿下”二字时,她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明月丝毫不掩饰地颌首,乔暮瑛雀跃笑道:“哈哈,殿下可记得我吗?我是……乔暮瑛!”

    “乔暮瑛?”明月缓缓地复述着她的名字,使劲想着……依旧没有想到什么!

    乔暮瑛小心提醒道:“那年殿下还很小,在雪中舞剑之时,一只黑蝴蝶飞在殿下的剑中心,殿下才停下舞剑。”

    明月怔然:“黑蝴蝶?乔暮瑛?哦!你是魔族公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