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19章 探寻鬼洞(下)
    好汉不吃眼前亏,姜重凌憋着气暂时住嘴了,明月的静默之术毕竟不是闹着玩。

    紧接着,明月温和地对土地公说:“土地公,你但说无妨,想必你也闻得我身上的仙气,我此次来是为天界劳事,难道你不想立功?”

    土地公一听,脸色一变便豁达道:“如此好说,翻过前面那两座山便有一个鬼洞,那便是魔界的小地盘,不过似乎也是灵冥界之地的暗通口,小仙竟不知究竟,你们去深处探探便是。”

    明月颌首微微一笑,那土地公回个礼后只旋了几圈便不见仙影。

    姜重凌看明月神色凝重,他唇边荡起一抹邪气的笑意,“怎么?就你有仙气?我没仙气吗?一个鬼洞就能把你愁成这副模样!”

    “你有仙气?谁知道你六界四处跑,是否混着妖气!”明月淡淡提起嘴角道。

    姜重凌指着明月忍不住道:“明月,你……”

    蓦地,他的嘴巴被封住一样,使劲儿也打不开。

    “聒噪!”明月冷冷道,言毕便一个转身飞走了。姜重凌便紧跟着他。

    依土地公的指点,明月二人找到了这处地方,忽见天地间笼罩着一股明暗模糊的光晕透着些许凉意,姜重凌不免打了个冷颤。

    明月挥起袖子,瞬时,姜重凌的封口便被解开了。

    “灵冥界与魔界你最为了解,你去找找洞口。”明月神色严峻道。

    姜重凌一脸得意:“哼,关键时刻还是需要我出手!”

    言毕后,姜重凌整了整衣裳,执手闭眼默念……顷刻间,一阵凉风袭来,拂动他的碎发,他一眼定看着右边蠢蠢欲动的洞口,那洞门处居然有一层结界。

    姜重凌干咳两声怪觉得不好意思,“有结界,该到你表现的时候了”

    明月的发丝随着凉风拂起,他一身白裳更是随风飘动。

    他观摩了片刻,继而双手摆出一个圆形的强光含夹着电闪朝结界攻去,只见电刃之光与结界开散出来。此术为电闪之刃,俗称电刃。电刃能电触控制敌方,亦能劈开旁物。

    不久,待他前脚向前后脚用力定住时,地面上陷出一个深坑,不断往下陷!

    姜重凌见此状,便在他身后使用神力加助于他,不久,那结界“嘭”一响便被电刃劈开,明月迅速拂袖挡住废气。

    进入洞内,姜重凌先是看到稀散骨头再是感受到阴气凝聚,洞穴上方皆是藤枝,他见前方幽暗无光,心想万一突袭出个什么东西该怎么办?

    他退了两步走到明月身后,强自淡定道:“你在前走,我跟后。”

    明月倒是丝毫不惧,只是一脸嫌弃地调侃:“怎的?横闯六界的尊主阁下还怕这些个死人骨头?”

    姜重凌并未理睬,他不过是受惊体质罢了,恍若未觉一阵黑影子飘过,待他细看时黑影随着阴邪之声冲过来,闪躲后他直跳脚慌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明月本是淡定,经他这么大骇倒把自己惊了一下,他晃过神淡淡道:“瞧这点的出息,这只不过是死人未走的残魂,你是堂堂的九重天姜尊主,何故被无名残魂吓出破胆。”他轻声一笑,“莫不是坏事做多了?”

    姜重凌强自镇定,不屑道:“哼,我吓破胆了嘛?少废话,继续向前走。”

    明月翻着白眼,不予理睬,直直走进一个宽阔的空间,似是山洞里的房间,眼看面前摆着悉数白蜡围着一个兽类的骨头大圆盘,上方皆是些铃铛血符,地面却有地火微微冒出。

    “这是做甚?看着像是摆什么阴咒?”姜重凌疑惑。

    明月摇着头亦是不知,忽地一袭妖风刮得铃铛“叮咚”响,姜重凌目光投向那铃铛,细细看出铃铛上的线孔并非是普通的线,而是些许泛红光的线。

    他灵光一想:“哦!我知道啦!这便是聚集人妖魔的怨气之法,大概是修炼某种更恐怕的妖邪术。”

    此时,明月的神色愈发地凝重起来。

    姜重凌定睛一看,那悬梁上略过黑乎乎的活物,圆嘟嘟绿光眼盯看着姜重凌,似是静待猎物一般,他皱眉愤然道:“不开眼的狗东西,敢在本尊面前故弄玄虚!”说罢,他使出火焰之术,一团火烧到悬梁上,片时,那活物龇出尖牙向他扑来……

    姜重凌一个反跃再用仙力将那活物定住,顿看,不过就是个小妖罢了。

    明月恍若懂了,神色严峻道:“天地虚亏,阴气冲天,妖魔坐镇,再看这法阵,怕是夺魂锁魄之法阵,不过就是修炼更阴的禁术!”

    姜重凌双手抱住,嗤了一声:“我看那黑蝙蝠要好好管一管他们沙里城的魔族中人,竟然偷摸着跑出来伤天害理,说好的只许驯阴狠魔兽妖人不伤凡人,不过说来奇怪……沙里城一向是太平,怎的流出个这些阴邪玩意?”

    明月思忖良久才开了口:“除了沙里城,还有一个沙隐城。”

    明月倒是提醒了他,姜重凌张口道:“我记起来了,沙隐城的魔主是那黑蝙蝠族中的支系,亦是以沙里城为尊,想必他们沙隐城不敢掀什么浪。”

    这么说,那更甚焦头烂额,这阵法绝不是沙里城的魔族人所设也不是沙隐城,会是何方神圣?黑鹰?明月犯着迷糊,始终摇着头,心想不可能是黑鹰,这等阵法是借助灵冥界的锁魄法,再用阴邪禁术夺活人之魄。

    “不是沙里城亦不是沙隐城,那会是魔族中的谁?这阵法借助了灵冥界的通口处的阴气与锁魄法,原本这锁魄法不过就是锁那死去的凡人野魂罢了,又用禁术夺活人之魄,加固妖魔散魂,此等做法,我看是在习得阴妖之术!”明月微微叹道,目光冷洌。

    姜重凌冷静了些许后,又静默闭眼探得那魔界隐约之地。不由地叹气道:“此地并非只有这一处山洞!我们还是出去吧,抓紧时间找找其他的山洞!”

    如此白忙活了一场,明月蹙了眉头担忧着。

    直到出去寻了一番后,发现四面布着阴气山洞……姜重凌四处一看,眼睛一定才看出西面的不同,那山洞不大却闻出些气息!于是他匆匆往那边方向过去!

    他附耳趴在石头门洞上,大喊道:“逸萱,逸萱!”

    姜重凌连叫了几声后,逸萱终于听出外边的喊叫声,于是大声应道:“我在里面,我在里面。”

    姜重凌回头看了看明月,明月贴近门洞细细确认,二话不说便用法术将门洞打开,头顶上方的石头摇摇欲坠。

    明月凝神注意着洞门的情况,只见石门开始张狂地晃动着。

    姜重凌捂着鼻口,那石洞挥洒出的灰气一散而盖,咳了几声后,他便说:“我们快去救逸萱。”

    逸萱的缚仙绳绑得十分紧,明月焦急地看着她,片刻间与逸萱相对视,逸萱亦也发现明月脸色泛出淡淡的红晕。

    姜重凌将逸萱身上的缚仙绳解开后,逸萱虚弱地倒在姜重凌怀中,明月紧握双手上前一步时,终将是又克制住了内心的真实,他站住了没动。

    正出了洞口后便看到一副冷嘲热讽的面孔面对着他们。

    “是你?黑鹰!三番两次的出没,你究竟是以何故?”明月目光冷洌道。

    黑鹰不过是淡淡地说:“殿下,我可没有冲着你来,何因一只白鹤误了我们之间的交情?”

    明月苦笑:“交情?是何等交情使你弃天界而入魔?我们何来交情,不过就是蓝沛仙子的仙侍,我们怎有过交情?”

    绕了几口,黑鹰也不想闲着没事多费口舌,霎时之间绽出黑气,一双幽红色的眸子十分骇人。他幻出铁爪便阴狠朝他不顾一切地扑去。

    明月转过身来见黑鹰眼神犹如浸血一般看着自己,他面色沉静地与他对视,随后弯起唇角:“你还有什么招?都使出来吧!”

    黑鹰冷洌看着他,一顿黑烟浮起时,地面上便生出尖锐的钢剑直袭他们脚下,明月将逸萱从姜重凌手中抢回怀里带她飞到安全的地面上,然而姜重凌退了好几步后才几度翻身及时到安全面上。

    明月温和地对逸萱问道:“没事吧?”

    “无事,殿下万万小心。”

    此刻,黑鹰变本加厉地手上施法朝明月攻去,明月一只手抱着逸萱一只手挡住黑鹰的强力,只见黑鹰唇角勾起邪气。

    霎时,姜重凌连忙赶来助攻,黑鹰眼尖反应快,另只手施法袭入姜重凌胸前露出笑意,“尊主,怎么?现在还敢堪称火系仙术的祖师爷吗?”

    逸萱乖巧地从明月怀中脱出,道:“殿下,不用管我。”

    明月索性放开手,两手幻出一股神光攻向黑鹰。

    黑鹰迅速一闪,脚尖一顿,忽而将一道魔力击向明月旁边微弱的逸萱身上。

    顿时,藏在衣口的灵珠掉了出来,而逸萱受了很严重的伤吐出鲜血。

    明月下意识地扶起逸萱时,黑鹰迅速挺身而起冲着灵珠而来……

    逸萱见状立刻将灵珠捡起放入口中,一道白光闪闪的灵珠缓缓进入她体内,使逸萱额头蹦出热汗,她虚弱地倒在明月怀中。

    姜重凌这时冲了过来将黑鹰打个正着。

    “说,是谁指使你!”姜重凌眸中渐冷。

    黑鹰嗤笑一声,又颇为玩味地看着姜重凌,“你就别猜了,你永远都猜不到会是谁!”

    明月冷声问道:“是不是伏清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