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0章 入沙隐城
    黑鹰不言语却意味深长地笑着,似是又不是,瞬时幻出了黑气,明月目光凌厉,急道:“姜重凌小心!”

    姜重凌看不清眼前黑烟,神色迷离,他散了散黑烟时,黑鹰的深爪已朝他道出了深迟可见的血痕。

    片时间,黑鹰早已不见。

    这时,逸萱体内感受到滚热,身体不停地发颤,姜重凌讶然:“她这是怎么了?”

    明月面现无奈之色:“她受了伤又吞下了灵珠,恐怕体内虚弱到无法吞噬灵珠。”

    姜重凌连忙崩起脸,捂着灵力向她传输,谁知,明月一把推开他冷冷道出:“滚开。”

    “我在救她,你让我滚开?她不过就是你的仙奴罢了,她可是我未来的仙妃,是她答应做我的仙妃。”姜重凌死皮赖脸道。

    明月冷冷地不予理睬,抱着逸萱回漫山仙翁的住处。

    在漫山。

    素月仙子一愣,疑惑不解:“逸萱?她怎么了?”

    明月不想道出深言中的感概,只是随口说:“她被黑鹰所伤,吞下灵珠,体内虚弱无法与之融合。”

    漫山仙翁从他们身后挤进来,抚着他的白胡子摇着头:“她修为本是尚浅,再加上受伤虚弱,便不可吞下这护体的灵珠。”

    明月疑惑漫山仙翁怎就认出这灵珠是护体,便疑惑问道:“仙翁怎知此物护体?”

    知道此物的不过就是天界上的上仙们,这凡间隐居的仙人一般是不可能知晓。

    仙翁毫不意外地指出:“此灵珠与丹药一般大小,泛着白色的光便是护体加固灵力的灵珠,此物在六界之中有两颗,一处在九重天。”

    明月神色费解,忙问道:“那另一处呢?仙翁能否指点?”

    仙翁似乎故弄玄虚,开怀大笑并不言语地离开屋内。

    素月仙子谨慎地拉住明月的臂膀,对着他微微摇头示意不要好奇下去,一下子将明月从好奇心里拉了出来。

    他们走出房内,明月回忆起交手之时,明月问黑鹰是否是伏清子指使着他时,黑鹰意味深长地笑了,不禁让他思忖良久。

    素月仙子忙问道:“你心事重重,可否是因为黑鹰伤逸萱的究竟缘故?”

    明月颌首,继而叹息道:“我问黑鹰的时候,提到了伏清子,黑鹰未明说却只是笑一笑,似是又似否。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素月仙子皱着眉头分析道:“你会觉得是伏清子所为?可她又因何故伤逸萱?若是区区只为灵珠,她大可找你问就是,无需大费周章惹出这些麻烦!”

    素月仙子方才说到明月的心坎里,正如明月所想,问题就是落在这里迟迟想不通,他紧蹙眉头思索着。

    在九重天上,天后跑去玄玉宫找天帝,与琉璃宫不同的是琉璃宫是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整个宫殿,而玄玉宫的地面是腾出圣气,周围皆如幻境。

    玄玉宫四处内设的东西都有金色龙雕装饰,而天帝的一贯穿着却是白服,只是比明月的更华丽更威严,处处都是龙纹之案。

    天帝正在静修,天后怒闯了进来,厉声道:“陛下,你怎可伤明月?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让陛下不悦?”

    天帝微微睁开眼睛,缓缓起身道:“明月私自打开二十八星宿盘,私进神格殿,私自安排睚眦轮回天命,睚眦之事,本座已知晓,逃出下界危害人间便该将其带入断渊台灰飞烟灭,他却如此轻放究竟安的什么心?还是天后你教的他这么做?”

    天后平稳着气忍道:“明月也没有做什么大错,不过就是轻放一个龙族之子,何故将他打伤?他也是你唯一之子,你这般狠心怎了得?还是你视别人之子为亲儿?”说到这里,天后微微皱着眼睛。

    其实也没有哪里说的不对,天帝反而不悦,甩袖便离开宫殿不与她计较下去。

    天后转过身来肃穆地看着天帝的背影,不过是简单的两句对话而已却让她暗自伤神。

    姜重凌走到河边,安静却失神地对着河面看去,霎时蹲下拿起石子往河边丢去。

    魔族公主乔暮瑛终于找到了他,急火道:“让我好生一顿找,那位姑娘呢?”

    姜重凌不太开心的样子,一脸不爽:“被那家伙带走了呗。”

    乔暮瑛闻言后这才放心,接着持有嘲弄的态度看着姜重凌,道:“哟,天不怕地不怕的尊主这个时候不是捉弄人就是待在哪里捣乱,怎么在这种闲情雅致的地方丢石头子?你的志向可真的不是这个呢!”

    姜重凌又丢了一重石子,“哐咚”的一声响便看到石头子落在远处水面,他得意了起来,随后挑着眉道:“黑蝙蝠,我们去沙隐城吧。”

    乔暮瑛幻出鞭子正朝他甩去,幸亏姜重凌反应快,扯着她的鞭子轻轻邪笑道:“怎的,叫了这么多年的黑蝙蝠,你有什么不甘?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乔暮瑛狠狠脱出鞭子,傲慢道:“去是没问题,但必须听我的,否则的话,你就是死在沙隐城我都不会跟你收尸收魂。”

    姜重凌做了个鬼脸,“哎哟哎哟,我好怕怕,公主救我。”随后他“切”的一声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沙隐城是魔界的其中一个大地盘,但属于沙里城的附属罢了,魔界之地与凡间同样有着玩市,只是那儿地盘有结界,好似天空上方是一片幽蓝色。

    玩市里游荡的不是妖就是魔族中人,绝非有凡人。而魔界城区历来都在人们根本寻不到的蛮荒处,虽说是蛮荒,却也经营得风生水起,而这样的功劳便是魔族的魔尊。

    且看,那些妖精们纷纷拿着兽面兽皮换些魔界的银两。

    “嘿,这些妖精们可真是精的很,拿着些普通动物的皮毛做成魔兽的面具皮毛混杂的在这玩市里典当,这也能蒙混过关?你怎么不管管?”姜重凌问道。

    乔暮瑛傲娇道:“本公主管得了吗?能管一时管不了一日,总有些跟你一样偷奸耍滑的。我母尊之命便是将桀骜不驯,伤天害理的魔兽拿来典当即可得魔币,但总会有些小妖自作聪明。”

    刚说完,眼前出现的状况正是印证了乔暮瑛所说的自作聪明。

    “哼,你这个区区小妖就想蒙骗我?拿来凡间普通的动物蒙混?快给我抓起来送进伏魔殿!”那魔兵的头二话不说就一声命令,小妖便被抓走。

    那魔兵的头继续说道:“诸位听好,但凡伤害凡间普通生灵皆是如此下场!”

    言毕,那魔兵的头乖巧地朝乔暮瑛缉手,道:“公主来沙隐城怎么不通报我等,若不是小的闻出个仙气来便出来看看才发现了公主,真是有失远迎啊,公主莫怪,魔主在宫里正等候公主。”

    公主乔暮瑛傲娇的跟着他们走,姜重凌小声对她说:“听懂他说的意思了吗?他是说我有仙气你有魔气。”

    乔暮瑛朝他狠狠瞪了一眼,继而不理不睬地走着。姜重凌原地翻着白眼。

    来到了沙隐城魔主的宫殿后,姜重凌四处乱摸围墙上的金砖,不时小声对乔暮瑛提醒道:“不过就是你们的附属城,居然宫殿做的比你们沙里城的宫殿还要富丽。”

    乔暮瑛并不感到意外,随口道:“这有什么?我们是低调,他们如此也只能说明沙隐城治理的好,各个魔族中人有酒有肉吃!”

    姜重凌一副嫌弃面色看着她,毫不屑道:“呵,低调?”

    走到宫殿正中,便是沙隐城魔主的贵殿,四壁皆是些青铜黑铁锻造出来的墙壁。悉数亮亮的油灯四处可见,并不会让正殿感觉到暗中无光,而是亮敞着。

    沙隐城魔主哈哈大笑而来,不见其人便闻其声。

    “公主远道而来,蓬荜生辉呀,快别客气,请坐。”

    承着魔主的热情,乔暮瑛等二人席地而坐,魔主在上边坐着,热情笑道:“公主怎来沙隐城?打算待多久呢?”

    “我等就过来光顾玩玩罢了。”

    “如此便好,想待多久就多久。”

    姜重凌吃了两颗豆子后,拍着手一副纨绔的样子,“魔主的宫殿真是贵丽啊,真叫我羡慕。”

    魔主浅笑道:“这位应该是姜重凌吧?先火神之子?”

    姜重凌的傲气一下子冲了上来,傲娇道:“魔主好眼力,试问我姜重凌在六界谁不知谁不晓呢?”

    魔主仰天大笑:“长相与先火神颇有相似,当年先火神威风神气啊,是六界里不好惹的上神!”

    姜重凌轻轻扯动嘴角,笑道:“那是,我爹爹只不过仙逝的早了些,否则的话……”

    乔暮瑛立刻打断了姜重凌的傲娇,对魔主随口说道:“对啦,近日沙隐城可还好?”

    说起这个问题,姜重凌真正的关心了起来,他坐直身子静听着。

    魔主根本也没带掩饰,直接答道:“沙隐城向来都很好,遵循你母尊的规定,这边的小妖们都不生事,乖顺的很,也没有什么魔兽浮动。”

    姜重凌连忙插了一句问道:“那沙隐城可有个黑鹰?”

    魔主用力复述着“黑鹰”二字,终究是摇着头概论并不认识黑鹰。

    乔暮瑛起身,揖了手说:“魔主,我带着他四处转转,你不用管我等,我们就此不打扰魔主了。”

    魔主没再热情拦着,只是颌首道:“好,公主随意便是。”

    言毕,他们二人离开了宫殿。而站在上方的魔主紧盯着他们二人的背影,甚是诡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