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1章 初下凡的笑话(有趣)
    夜时,明月坐在屋内,就着那摇曳不定的烛火,看着手中的竹简书。

    这世外之地比想象中的要清苦些,但比起九重天上的华丽富贵,他宁可待在此地,安逸舒适。

    “逸萱刚吃过东西,现下已歇息,明日便会好起来,她体内的灵珠还没下去。明日我帮她运气,或许会好起来。”素月仙子面目平静地说。

    明月只是微微点头然后继续看着竹简。

    “明儿必须回九重天,后日就有宴会。”素月仙子小声提醒道。

    明月怔住,思来想去,他内心完全是拒绝的,并不想参加宴会,但是他不敢任性,只好又微微地点着头。

    次日清晨,鸟鸣暖叫。

    素月仙子正帮逸萱运气,不过多久,那灵珠慢慢融入体内到逸萱的正心口处,此时,逸萱缓缓睁开双眼恢复了以往的活力。

    “我感觉好多了,多谢素月姐姐。”

    话音刚落,明月从屋内走出来,他一身浅蓝色的便衣,头上是普普通通的藤条发簪别着。

    逸萱诧异,忙问道:“殿下怎么这样的打扮?”

    明月和煦一笑,笑容明媚阳光,他掀起法术后,逸萱的装束也变得和凡人一样,短袖口的便衣装,普普通通却实在。

    “你今儿大好,趁着机会带你出去走走,我将你这身变成凡间的装束,带你去凡间集市热闹热闹,过了今儿,我们就得回九重天。”明月微微笑道,但最后一句说的似有沉重感。

    逸萱一听只顾着大笑道:“太好啦,我们去集市吧!我还没见过凡间的集市是怎样的,素月姐姐也跟我们一起吧。”

    素月仙子推脱道:“我就不了,我在此地等你们。凡间我常去,故而没有那么觉得稀奇,你们初来凡间,可以好生逛一逛便是。”

    其实,她也是给一个他们单独相处的好时光罢了。

    “如此,那真是可惜,没有素月姐姐总觉得缺了些什么。”逸萱撅着嘴说道。

    “逸萱的嘴可真是甜,等回了天界,我们有的是机会一起聚。”素月仙子温柔笑道。

    逸萱高兴地颌首道:“嗯!那可要说好啦!”

    于是,逸萱与明月一起去往了集市,逸萱四处张望着集市上络绎不绝的花样,她天真无邪地笑着。

    明月看着她那天真可爱的笑意,心底那股初见时的熟悉之感又涌上了心头,片刻他沉寂了起来,心里默念:“我明明断了情根,为何心中会不自觉的心动?”

    霎时,逸萱开心忘形地牵住明月的手说:“殿下殿下那是什么呀?逸萱好想吃!”

    明月怔了怔,刚刚牵他手的时候,似乎心头上涌跳,继而脸色变得微红。不过一会儿他回过神,然后拿出银两给她买下糖葫芦。

    “小娘子爱吃糖葫芦就多拿些吧。”那老汉热情说道。

    逸萱想也没想就又拿了一个糖葫芦,一手一个,着实没心没肺了些。

    随后,她不顾形象地吃着,一边念道:“原来这个东西叫做糖葫芦,既然是糖,为何吃起来还有酸酸的味道?不过平日里吃那些糖食吃的多了就会腻的慌,而这个吃起来果真是好吃,一个两个的都不够我塞牙缝呢。”

    明月暖暖地看向她,双瞳中闪出繁星般的光芒,温柔地帮她擦了擦嘴角,微微一笑:“大概是因为酸酸甜甜才会使之更加珍惜,更加喜欢吧。”

    逸萱似懂非懂地颌首,又是“嘿嘿”的干笑着。

    明月见状便知她听不明白,不过就是宠溺地对她一笑,又说:“也别顾着吃糖葫芦,想必你是真的饿了,我带你去吃点正食填饱肚子。”

    蓦地,明月毫无保留,只是下意识地牵着她的手往饭馆子奔去。

    “小二,给我等来些好菜。”说着,明月掏出两锭金元宝递到小二手中,小二眼睛一亮,脸色变得越发的好。

    店小二弯弯笑眼嘿嘿道:“贵郎果真大方的紧呐,小的即刻去上菜,二位贵客慢等片刻。”

    逸萱怔了半响,疑惑问道:“为什么叫他小二?殿下可是认识他?”

    明月忍不住笑道:“非也,其实我也不知为何叫小二,倒是听素月常说凡人都这么称呼饭馆子的伙计们叫小二。”

    这就愈发的新奇,可谓是比九重天上的热闹,她欢喜雀跃一笑,然后高兴到来劲儿,一把搀着明月说:“殿下真好,还有凡间的银两,只见并不会愁没吃没喝了,逸萱开心的紧。”

    明月摇着头微笑:“你就只顾想着吃喝啦?莫要这么早就满足,一会儿吃完,我带你四处逛逛,兴许还有比吃喝更快乐的事情。”

    逸萱不断地默念“比吃喝更快乐的事情”这句话,始终想不通会是什么样的快事。

    这时小二先上了几坛子酒,逸萱逮个好机会,忙问道:“小二小二,我且问你有什么比吃喝更快乐的事情?”

    小二惊喜一笑,放下酒坛子,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徐徐道来:“有呀,多的紧呢,人至此生不过是寻得些乐事不枉此生走一遭,无非是些除了吃喝就是嫖赌的快事咯。”

    “嫖赌?何为嫖赌?”逸萱初来乍到,怎知这些个污秽词。

    小二来了劲儿正说着,“这嫖赌呢,便是些乐子,客官且看那后边儿楼台上的姑娘们,里边儿应有尽有,不妨过后去看看便知。”说着,小二快步下楼去端些菜。

    明月也是初来凡间,也没有弄明白“嫖赌”一词,随着店小二的指点,他们透过后边的窗幔看到外边楼台上挂着的大牌匾。

    “景花春楼!”

    又看楼台上的姑娘们拉灯结彩,打扮得花枝招展,她们向下边儿挥手招招揽揽,那热情声音就要盖过整个集市。

    明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连忙拉住逸萱,将她的头别过来,温言与她道来:“逸萱,可莫听小二胡言乱语,我看这些是个污秽之地,你若是被凡间这些个玷污了,我便难辞其咎,凡间黑的白的混杂太多,你且顾好吃喝就罢了。”

    逸萱“哦”的一声点点头,随后看到小二端了些上好的鸡鸭鱼肉。

    她高兴雀跃地跳起来,连忙垂涎着口水想要立刻吞进去一般,那双目死死盯看着。

    “不着急,都是你自己的,无人与你抢。”明月浅浅笑道。且看她不顾一切地吃着,心里面亦是心满意足,他不免宠溺地看着她。

    逸萱一边吃一边说:“可别说,凡间的膳食可比九重天的好太多啦,想必神仙都过得太清心寡淡啦,哎,难怪那么多神仙都下凡游历,莫不是也寻那快事?殿下可否与我讲讲,除了吃喝的其他快事究竟是什么?”

    明月正要说,却看到小二又过来了,只好欲言又止。

    小二端来最后一道菜,客客气气地道:“二位客官慢慢享用,菜已齐咯,小的我去忙活咯。”言毕,小二扛着大盘子就直奔下楼了。

    明月便缓缓道来:“我所说的快事便是街头上耍杂卖艺,他们以此生计奔波,但各个身怀绝技。”

    还有这种事,究竟是什么绝技,可比得他们一身法术灵力?

    逸萱不以为然,尽管着吃喝,那一坛子酒还没让明月注意到时,她“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喝的潇洒又爽快。

    明月一看,脸色惊慌了起来,忙拉着她住手,他拿着那坛酒且看滴水不漏,这一坛子酒她都吞咽完,可想而知这酒量之最!

    “你……你都喝完了?你不觉得醉醺醺?晕乎乎?”明月一脸诧异。

    何来醉醺醺?晕乎乎?莫不是喝了假酒?逸萱摇着头,面色没有红晕,居然还不上脸?

    “这是什么酒?比咱们天上的玉酒还要好喝,一股微甜微甜的。”逸萱天真道。

    “微甜微甜?”明月更是诧异,除了凡间的米酒,桃花酒酿出的微甜滋味,这坛子刚烈的酒怎就有微甜之味?

    明月非是不信,于是拿着新的坛子喝了一口。刚下口他就感觉胸口有一团烈火,还好他从容惯了,没有破功。

    逸萱忙问道:“怎样?我说的对吧?是否有微甜?”

    明月看逸萱一脸惊喜期待的样子,便故作镇定地说:“嗯,有。”

    饭后。

    他们下了楼往人来人往热闹的地方走去,便经过了这家景花春楼。

    明月那一袭贵公子之雅态,即便只是普通的便装,没有佩戴任何配饰也能让人不禁地幻想,他气质实在是个温润如玉,举世无双的贵傲公子。

    景花春楼外边儿的丫头们蜂拥而上,将明月双手架住往里面儿带,那逸萱天真无知,不知其深浅,笑嘻嘻地跟在她们身后也一同进去。

    “阿郎有脱俗气质,俊美雅态,快来我们景花春楼好生坐一坐,看看有没有钟意的姑娘。”那领头的女子有些岁数,连忙靠拢上前热情地将他摁住在椅子上。

    明月倍感无奈,起身道:“我并无钟意者,亦勿为难我。”

    逸萱迈上前说道:“是呀是呀,他没有什么钟意女子,我们只不过是在集市逛逛,并无心思往这里坐一坐,可别将大好的时光荒废在我等身上呀。”

    领头的看逸萱貌美机灵,连着点几个头才说:“不错,是个美人坯子,你们二人是兄妹吧?长得都这么俊,这天好的机会,我怎可就此放了你们呢?”

    逸萱呆愣一旁,明月忙拉着她在自己身边,然后对领头的冷声道:“怎的?光天化日之下,想做些明眼上看得出来的伤民抢民之事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