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2章 猫妖莫娘(一)
    领头的不屑道:“不过就是看阿郎气宇脱俗,轩昂不凡才给阿郎揽了过来,阿郎应当有荣幸之感,岂是这般大言口吻与我言语?也不看看汝是何等的身份,没有仕途亦没有上好的玉行头,哼!”

    她们咄咄逼人,明月也不好在凡间动用法术,便换了个平和脸色,礼貌拱手:“适才是我等言重了些,我等正如你所说没有仕途更没身份钱财,何不放了我们。”

    “放阿郎可以,小娘子可不行,这般美貌的小娘子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可惜?留在我们这儿兴许不至于寒酸!”领头的刚说完便命几个魁梧的男子将逸萱架住,领头的随后狂傲道:“阿郎就请便罢。”

    逸萱叫嚷着:“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知道我们是谁吗?”

    领头的一听,正想教训她:“是谁?怎么?小丫头你是落难公主还是个相公千金?”她们几个纷纷围着嘲笑起来。

    在凡间虽说不是公主,不是丞相的女儿,那好歹是天界的半仙,总是要比人高一等吧。

    明月正默默念着仙术欲要朝那领头的使出,不想一个高大又气宇轩昂的公子过来拦住这些个不长眼的人。

    “你们在此欺负一个小娘子?这官衙若是管不来,不知吾能管得?”

    “原来是裴氏秀才裴郎,我等只是在此闹闹罢了,切勿当真呀。”言毕,领头的便命令魁梧的男子们放手,然后默默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裴郎看似着实好人,礼貌拱手对明月说道:“贵郎想必初来此地吧?这等地方其实是黑行头,常常欺压些没有身份之人,不过你们不必介怀,小生说话直白些可没有恶意。若是你们有什么问的即可问小生就是,能帮你们的小生会尽可能帮之。”

    明月一脸淡然:“我便没什么多余问题,只是疑惑裴郎是何人氏也?好似在此熟悉,他们甚是对你恭敬。”

    裴郎开怀一笑,看着没什么掩饰之意,大方说道:“小生乃是裴氏子弟,虽不是名门但也是望族,只是苍天厚爱让吾赶考中了状元,这才常来此地与当地官郎们熟络。不出几日小生得面圣博得个官名。”

    明月听后略懂了些,点点头温和说道:“原来如此,那就恭喜裴郎,想必这次定会光宗耀祖,望做个为民的好官,日后必会是个名门。”

    裴郎开怀一笑,热情拢道:“今儿与贵郎一见,甚是有感。不知贵郎尊姓何名?”

    “我自是不及裴郎,氏名不便道出。初次见面,吾就将此物赠予裴郎也好是个初面之礼,区区薄物还请笑纳。”明月客气道,从衣袖中掏出一片蓝色系琉璃色的鳞片。

    裴郎自然是没有再强扭,见鳞片幻着琉璃色的光,面色惊喜,不由自主地叹道:“这鳞片且不说是何东西上的鳞片,只见这琉璃色便看此物不凡。如此贵重之物,真叫吾受之有愧呀。”

    明月笑道:“怎受之有愧?不过就是个物件罢了,今儿遇裴郎,也是我等二人三生有幸才对!”

    说罢,裴郎提出:“不知贵郎今日有空否?想邀贵郎去楼上小叙片刻?”

    逸萱拉住明月小声道:“殿下,万一他和方才的那些人是一伙的呢?”

    明月微微一笑:“不怕,他是个好人。”

    说后便随着裴郎上楼去了。

    楼上的房间雅阁正是裴郎暂时居所,明月神色疑惑地问道:“莫非裴郎面圣之前都居于此地?”

    裴郎颌首笑道:“正是,一来是方便见些官郎,二来是此地常来些诗客也好切磋交流。”

    这诗词雅谈正是明月所向往的生活,他心中不禁地羡慕。

    忽地,有一只看似不凡的猫咪从外面窗户蹦了进来,闪着绿眼朝裴郎叫嚷,明月忽觉妖气弥散,不禁地怒吼道:“大胆妖孽,岂敢在吾等面前放肆!”

    那猫妖现出人身,眼神凌厉地朝裴郎攻去,只见明月一个转身便回到了一袭白衣的装束,继而使出法力止住那猫妖的内丹之处。

    猫妖见状不好便用力挥手将明月推开,裴郎吓得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猫妖怒道:“哼,我不管你是何人,我只想要了他的性命!与你无关之事最好别多管,切勿让我真正动手!”

    明月淡淡道:“何故领他的性命?我看你道行颇深,少说也有个三千年的修为,若是伤了凡人之命,你这修为也算是前功尽弃。”

    裴郎听闻方才他们的对话,好似对这现身人形的猫妖甚是熟悉,他惊慌地颤颤抖抖站起来,不慎崴了个脚,继而咽了咽口。

    “话说你们这等……这等妖人与她……乃是一窝?枉我与贵郎有心相识,不想竟是个妖怪?”

    逸萱听言露出不悦之色,明月堂堂九重天的上神还是天帝之子,怎么在他口中就是个妖怪?

    她冲动怒道:“你这没眼力的秀才,看着文质彬彬其实不过就是虚伪之子吧?我与他乃从天界下凡而来,怎么在你口中说出竟如此刺耳?你且不看看他一身脱俗的气质!”

    猫妖轻笑,朝裴郎不怀好意地笑着:“裴郎可还晓得我?他们是神仙,但我可是真正的妖。”

    言毕,她伸出猫爪朝他唬去,明月化出一道仙法挡住了猫妖的爪子。

    “你不过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你心里面儿怎有这般情绪?我看你也是个修正途的妖,也并非想害一个区区凡人,不妨说说看你们是如何结下的梁子?”明月目光高深莫测,猫妖却一脸不屑。

    “上仙的闲事管的可真宽,凡人向来不便你们天界管之,上仙这是要做个点化的道人不成?”猫妖语调轻佻,一点也不忌惮。

    裴郎哽了哽,平缓了心绪后便开口道:“奴儿,先前我并不知你们是妖,是我对不住你姐姐,但我说的够清楚,我与她不得不断绝来往,我亏她的定会日后奉还,家里头与我说道了一门亲事,我万分不能推辞,若是我与之纠缠定会害了她。”

    猫妖面色难看,怒道:“你这个负心郎!还有理由了?是你弃我姐姐在先,你不过就是贪图那赵家的官途,以便你仕途通达。可你真正就喜欢那赵氏三女吗?”

    “赵氏三女?”逸萱忽然想起了什么,面色大惊道。

    明月淡淡问道:“逸萱?怎么?你知晓?”

    猫妖眼前一亮,紧张道:“莫非你认识那女郎?”

    逸萱抿了抿唇,忙问道:“是否是陇西赵氏?”

    裴郎一听颌首道:“正是陇西赵氏,那赵家与我家父来往甚密,我与那三女郎小时候便识知,只是我对她并无他意,可我也不想怎的家里头已经给我们安排了亲事。”

    逸萱皱着眉头抿着唇似乎有言却不好直说,只是与明月用仙力腹中秘语,道:“殿下,先前我在月和殿翻看姻缘簿,看到陇西赵氏三女之心愿,说是情系望族世家子弟裴郎,望月和喜神成全……我也不知喜神是否已牵了线。”

    明月用秘语应道:“裴郎口中道出已与他们定了亲,想必喜神已经给他们牵了线,倘若如此就管不得,有违天道。就让他们自行解决,我看那猫妖也并非是个不罢休的固执小厮,好好说说便是。”

    言毕,逸萱咳了几声后张口道:“嗯……常言道人妖殊途嘛,你姐姐想必也是个猫妖,试想若真在一起那了得?裴郎终归是要做人,也固有轮回之命,莫非你姐肯等他生生世世不成?倘若等得,那裴郎也不记得你姐。”

    “逸萱我不过就是个白鹤吸收仙山灵力得以有个半仙之名,你们辛苦修为数千年走个正途不就是一心求个升仙之名吗?若是为了个凡人耽搁,岂不是亏大?”

    逸萱的一番话颇让明月有同感之意,神色闪过一丝欣赏之意,点头道:“小小白鹤不过就是修炼了千年就有此等觉悟,你姐姐恐怕不止三千年的修为吧?何不走入正途做个小仙来的更逍遥快活。”

    那猫妖坐下叹息着:“我多次也是这番劝她,可她情根深种不知悔觉,不就是中了这裴郎的勾搭才变得不知回头!说起来都是他害的!”猫妖怒狠狠地盯着裴郎,龇牙咧嘴吼出可怕的猫叫之声。

    裴郎方才又被吓到,崴在床边不知所措。

    明月拉住猫妖皱着眉头劝道:“此事何不让你姐与他说,你来此闹腾岂不添乱?让他们自行解决!”

    猫妖用力抛开他的手怒道:“休要多管闲事!”话音刚落,猫妖使出浑身解数,一腾紫色妖气徐徐上升忽而将阴爪向明月刺去,蓦地,一位黄纱女子喊出:“住手!”

    她从无形之中幻了出来,果真道行之深,她见到明月客气鞠个礼,道:“小妹任性鲁莽多有得罪二位上神,莫娘心之有愧!”

    猫妖瘪着嘴不满道:“姐姐!何让你道歉?这是我们妖的事情,干他们二位何事?”

    黄纱女子莫娘声音温柔,但神色却有愤意,“奴儿住口!你怎么趁我小歇时跑出来对裴郎无礼?”

    猫妖无话可说,只觉自己委屈,来此本是替她出口恶气,谁想莫娘根本不忍也不怨,也罢,她生着委屈便飞出窗外。

    莫娘向裴郎慢慢走近,可裴郎却吓得早已瑟瑟发抖,直起身子往明月身后躲去。莫娘失望不已,叹道:“竟没想到你这么怕我?全是因为我是只妖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