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4章 雪女被罚
    逸萱仔细回忆起这么多后,捂着脸不知如何是好,昨日着实太过分,试问谁敢如此对殿下造次?此刻的心情颇为沉重,若是撞见殿下,岂不是尴尬万分?

    将将早膳用过后,逸萱跑去月和殿找那红爷去,本是被月和殿外的一番神采云朵的景象所迷,忽然听到耳畔出现一种撒泼的声音。

    “怎的啊?萱儿这才记起老夫?前些时不来看看老夫我,怎的今天匆匆而来?可惜咯,一会儿要去九霄宝殿!”

    原来是月和喜神,逸萱这才反应过来,忙问道:“九霄宝殿?陛下是有宴会要办?”

    月和喜神红爷笑嘻嘻道:“是呀是呀,天帝要办一场天庭宴会,各路神仙都会来。”红爷眼睛溜溜着转后又定住了逸萱,热情道:“萱儿想去吗?老夫带你去看看热闹?”

    一想到明月也会参加这种场合,她就想要回绝,不过就是迟疑了一会儿却被红爷拉着往九霄宝殿的方向走去,逸萱用力地定住脚不肯向前挪。

    “怎?娃娃不肯去?平日你最爱凑这番热闹,今日怎的?”月和喜神红爷忽然肃穆了起来。

    逸萱面色为难道:“只是不太好意思去,我有点害怕见到殿下。”她抿着唇,那唇瓣好似埋进嘴里,看样子着实为难些。

    红爷四处一看,再凑近些,不免八卦问道:“害怕见到我那外甥?怎?他欺负你还是你欺负他啦?”

    逸萱埋着头说:“是我欺负的殿下,已是没脸见他。我还是不要去的好,省些见到殿下尴尬。”

    红爷慈笑的面容越发明亮,更是紧凑着想要知晓一番。

    “娃娃快说快说,老夫我着实喜欢听你们的事情,快道道你怎么欺负的他?老夫还从未见识过有哪个仙家胆子大到可以欺负他!”

    逸萱一个转身的姿势后,害羞道:“昨日我醉醺,占用殿下的床塌,还……”

    红爷听着正觉惊喜,也一个转身对着她急忙问道:“还怎样?快说快说!”

    逸萱很是害羞地转身就走了。

    月和喜神并不罢休,一个劲儿地跟了上去,最终还是把她拉到九霄宝殿。

    天帝天后还未来,众仙家们都络绎不绝地赶过来,明月与兰羽一同坐下喝着玉酒。

    这时,月和喜神拉着逸萱亦步亦趋地往宝殿走来,冲到明月面前。

    明月将逸萱一对视,平日里一张清冷平淡的面容居然在见到她后,反而目光神情略情意浓浓似的。

    逸萱更是不太好意思直视他,尤其是面对他这俊美脸庞叫她该如何直视才好?

    月和喜神倒是十分随意,让逸萱看着也羡慕,如果自己能那么洒脱该多好。

    红爷弯弯嘴角道:“我的好外甥,月和殿园子里头的花都开了,宴会结束你同我去赏赏可好?”

    明月淡淡一笑:“舅父的盛情邀请,明月亦是不敢推辞半分,只是公务在身,恐怕今日十分为难。”

    月和喜神撒泼道:“公务公务,每次都是这些个理由,能否再换一个?你这娃娃莫不是不喜欢舅父我了?”

    姬兰羽平时一直都是一副严肃或谨拘的样子,倒是被方才的对话莫名给弄了一番笑点。

    “欸?不如兰羽去老夫的月和殿赏赏花,顺便给你牵个线如何呀?省你那爹爹烦扰老夫。”

    兰羽看向明月似想求救,却又不得不回应一番,于是一本正经道:“殿下有公务,兰羽亦是如此,便是跟着殿下一同办公务。”

    月和喜神并没有变脸,反而是笑嘻嘻地拉着逸萱的手放到明月手上,继而颇有意趣地说:“公务便带个逸萱一同,相互好有个伴,可行?”

    明月可不敢在这么多仙家面前牵着女子的手,他下意识地撇开她的手,神色匆匆地结巴道:“嗯……逸萱若是想一起……就就一起吧!”言毕,明月即刻席坐,端起一杯酒压压惊。

    逸萱傲娇了起来,转身就往对面坐去,月和喜神只好陪着逸萱去,与此同时,明月的目光一刻也没有游走,认真而紧张地看着她。

    不过多久,姜重凌同乔暮瑛一同而来,仙家们还在诧异怎么魔界之人也来天界,姜重凌对他们埋了一眼,继而往明月这边来。

    “暮瑛见过殿下。”乔暮瑛朝明月施个礼。

    兰羽听着方才说起她的名字,不免问道:“适才还在疑惑你是何人,原来是魔族公主乔暮瑛,可对我有印象否?”

    乔暮瑛上下仔细一看,惊喜问道:“莫不是昆仑白狐姬兰羽?”

    兰羽严肃的面容添了一丝无奈的笑意,道:“你还是第一个这么给我扣一个长名,直接点明了我的真身。”

    乔暮瑛正要言笑,姜重凌却抛出一句:“黑蝙蝠就是黑蝙蝠,向来都这般没礼貌。”

    言毕,他往逸萱那儿一看,拉着逸萱起身笑道:“哟,你怎的也来了?这可是天帝之宴,来的都是些上神上仙,不知你是哪路神仙?”

    月和喜神翻着白眼,把逸萱拉了回来,严肃道:“凌娃还是这般皮?上回大闹蟠桃宴,火烧藏殿阁可是九重天无不知无不晓,你怎的还敢来?”

    说到这儿,姜重凌一脸得意:“那还不是因为我的堂叔父对我好呗,将我放了出来。”

    月和喜神脸色一变,偷偷察着明月的神情,只见他似乎不悦,继而瞪了姜重凌一眼,“你这娃娃不知天高地厚,再这么闯祸下去怎得了?天帝能护你个五百年,下个五百年又该如何?”

    姜重凌“哼”的一声傲娇转头,不时碰到了伏清子,他脸色变好,玩味儿地说:“伏清子,你设立的鬼洞还不错,黑鹰几时如此孝敬你?”

    伏清子却是一脸懵,愕然看着他问道:“鬼洞?黑鹰?你在说什么?”

    “装,继续装,过去里,蓝沛仙子那件事你在装,这次连黑鹰的事儿你也装,哎。虽说我是个人见人怕的捣蛋鬼,那也及不过你的阴险狡诈啊,着实让我甘拜下风啊!”姜重凌小声调侃道。

    兰羽见姜重凌好似无礼,便上前说:“清子,快来随我们一起坐。”

    言毕,兰羽机灵地空出中间的位置,使伏清子坐在明月和自己的中间

    过了片时,所有仙家们都到齐,唯有素月仙子未来。

    天帝领着身旁的天后以及天妃一同往九霄宝殿来,坐上那上方的宝座上。

    天帝坐在最中间,天后在旁,天妃则是低他们一个高度上坐着。

    “今儿可真是热闹,鄢姒你觉得呢?怎么不见雪女?”天后对天妃问道。

    天妃鄢姒四处看了一眼,不见素月仙子,便带着沉重的心情淡定说道:“想必是耽搁了什么,大概在路上吧。”

    天后朝天帝问了问:“那我们开始吗?还是等等雪女?”

    天帝见天后对自己挤眉弄眼,他开口发话:“开始吧。”

    言毕,天后神色大好,拍手的一瞬间,那些个舞仙们,奏乐仙们纷纷开始入场,天妃却是担忧万分。

    天帝随便扫了一眼便看到了月和喜神旁边的逸萱,看上去他一点也不感到陌生,又时不时看了一眼明月的神色,那明月不时往逸萱那儿看,这会子,天帝可算是看懂。

    一段舞毕,素月仙子匆忙赶来,立刻跪地道:“父帝,母神,娘亲,女儿来时已晚。”她神色凝重,似乎来晚有难言之隐。

    天帝怒道:“雪女向来知礼,怎今如此不知守节?”

    素月立刻解释道:“女儿沉睡过去,不知是迷香,竟耽搁了。”

    天后宽容一笑:“原来是迷香耽搁了,不如查查一番,看看云虚宅究竟是哪个仙奴胆大包天,竟敢用迷香。”

    天帝思忖了会儿,再说:“这个必须谨慎查之,雪女今日来晚必将责罚。众兵听令,拉下去雷责三回。”

    雷责?

    明月怔怔然,立刻上前慌张揽道:“万万不可。”

    天帝神色肃穆庄严。

    明月依旧阻拦道:“父帝,只不过是来了晚些,怎么就用雷责,三下雷责必会大伤,还请父帝从轻发落!”

    天帝一听必怒,站起身来威严道:“怎么?梦神在本座闭关时严谨遵守天规,如今却对本座的责罚有疑问?到底是罚重了些,各仙卿们有何建议?雪女该如何罚得?”

    他们互相看对方一眼,思忖良久未得出一位仙家的答复,天帝又说:“既然都没有建议,那就行刑去。”

    天兵们将素月仙子拖走,明月一个劲儿地拦住,素月仙子对明月严谨地摇着头,明月皱着眉头依旧不肯放手。天兵们也不敢对抗,两面为难。

    天后急道:“明月退下!”

    天帝一看自是不悦,儿子和自己作对,怎受得了?

    天帝怒道:“尔等是不听本座的了?还是尔等与梦神一起抗旨?”他威严神韵可怕,天兵们也不敢违抗只好将素月仙子拉走。

    明月目光冷洌地看向天帝,气愤道:“孩儿们在父帝面前皆不如一个外人!”

    此番话一说出口,众仙家们慌了起来,月和喜神大惊,神色紧张,立刻趁天帝还没开口便抢言:“好妹夫,我看这番宴会就此结束,让各仙家们散了罢。”

    对于如此紧张的氛围,仙家们也是有眼力见,于是众呼告退,只见逸萱担忧地看着明月,神色紧张。

    然而,最终唯独留下了天后天帝天妃与明月。其余几个纷纷跑出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