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5章 斩情根之说
    “你好大的胆子,在各仙卿面前居然指责本座!本座不过是按天规处置雪女,犯错就该罚!你的情绪反应怎就这么大?”天帝叱道。

    明月目光冷淡,心寒道:“父帝对自己儿女如此狠心,却对一个区区外人之子那么的包庇!何谈天规何谈谨遵天规?”

    “外人之子?你道道本座听,外人之子是谁?”天帝严肃的可怕。

    天后见状忍不住吼道:“够了!你们父子二人何时能正常的言语?回回见你们都在吵!叫我为母为妻的如何是好?”继而对明月严肃了起来,“明月!你何时这么大的胆子,对你父帝如此说话!你又怎会有如此的情绪?素日也不见你大放怒词,你好生回去思过罢!”

    明月依旧反抗道:“母神!难道孩儿说的不对吗?父帝待母神与天妃如何?又待隐居凡间的那位如何?”

    明月也是脱口而出,不想竟然遭到天后的施刑,天后施出蓝色的电光将明月的头部控住,那电光使明月抽搐难忍。

    他额头上皆是一些汗,身处又开始受了伤。

    不出多久,天帝闭眼命道:“罢了,住手。”

    天后松了手,却也十分心疼地看着明月,急道:“还不快回琉璃宫!”

    明月忍着痛心,一声不吭地离开大殿。

    天后对天帝却是阴阳怪气道:“陛下可否满意了?”

    言毕,天后便回宫了。

    天妃神色担忧,看天帝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便知一切不过是他性子作怪,试想哪个做父亲的会狠心到底?

    “陛下,你可有心疼过?明月如此的反应,定是积蓄了以往的情绪到了一个地步!”天妃叹道。

    天帝摇着头说:“明月当年吃的无情草,是我命大司命在里面加了时效仙草,不想居然不过两千年,时效就起了作用!看来他恢复了原本的自己,再无斩情根一说。难怪他会有这般的情绪,有私心,更有私情!”他不免又讽刺的一笑,心情十分复杂。

    如此说来,当年在无情草上加持了其他,原来是天帝的意思。看来也并不希望明月就此变一个无情无味的神仙。

    天妃忧虑叹道:“梦神只是希望日后为求大道才寻无情,难道陛下还在担心他是因求未来天帝之位才求无情?”

    “鄢姒,不是本座多虑,而是得了这天帝之位难免顾虑的太多。雪女今日之事想必是被设计,切莫怪本座如此冷漠无情,斩馨辞一向是心气儿高,当下的,他们一族势力渐高,既是人界走兽的首领凡间崇拜的瑞兽,又是天族里不得不承认的上古时期的三族之一。”天帝一言道出真相。

    天妃垂下眼眸,施礼便默默走了。

    方才在九霄宝殿时,姜重凌不以为然地对伏清子提到鬼洞,又莫名其妙道出黑鹰,伏清子倒是些一脸茫然,竟不知她是装的还是真被误会。

    姜重凌见伏清子垂着头摘了朵琉璃宫后园的一朵花,嗅了嗅花香很满意地放入花篮里。姜重凌一脸自傲地上前说道:“清子在这儿装的还真闲情逸致呀。”

    伏清子淡定的很,笑意豁达道:“我采点花儿,给殿下煮煮茶解解闷儿,方才看他不言语想必是心情极不好。倒是你阴阳怪气地过来与我说叨,何不直说痛快些?”

    姜重凌“哼”了一声,傲娇道:“我看呀,你这个装劲我得好好学学,不知明月那家伙怎么就这么快原谅你!”

    伏清子拎起花篮,忽然失笑:“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做了什么让他本应该不可原谅?伏清子着实蠢笨愚昧,尊主阁下可否指点一二。”

    姜重凌看她似乎又不像是在装,双手抱住便说:“黑鹰是你指使去监视逸萱的举动吧,接着又盯上逸萱的灵珠,把逸萱绑在漫山的鬼洞?”

    伏清子忽而一笑:“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言毕,就往琉璃宫去了。

    明月侧躺崴在大殿的床椅上看着竹简书,殿外拂来清风吹动他如墨的青丝。

    伏清子缓缓踏入大殿,笑容满面地将花篮递给仙奴们,继而笑道:“殿下,方才我摘了些花儿,一会儿煮煮茶。”

    明月不冷不热地应道:“多谢清子,让仙奴们去弄吧。”

    伏清子一个礼貌颌首,接着往明月近处凑看,疑惑问道:“殿下在看什么呢?”

    明月淡淡答:“不过是些典籍。”

    伏清子抿了抿唇打不了岔,姜重凌却不怀好意地从殿外进来,也是刻意看了这番情形才会找到了机会。

    “哎呀,方才殿外听你们这番尬言,我都替你们着急。”姜重凌嘴角微微扬起。

    伏清子脸色难看:“你来做什么?殿下已经够烦心了,你还不快走?”

    姜重凌说得一派轻松:“清子是把琉璃宫当作你的广深府?琉璃宫的主人都没发话,你着什么急地赶我出去?”

    明月微笑道:“既然都来了,何必争吵,平日的琉璃宫甚是清冷孤寂,如今有你们在反而热闹些。”

    伏清子四处看看,一脸疑问:“对啦,听说逸萱一直待在殿下身边,今日怎么不见她?兰羽与我说她现在不用去凌云书院了,也不知她这会在何处?”

    姜重凌一脸得意:“我知道她在哪里,那丫头与月和喜神走的很近。”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伏清子难以置信地问道。

    姜重凌毫不掩饰:“那是自然知道,毕竟她是我姜重凌好感的女子,她的一举一动岂是我不知道?”

    明月突然放下竹简书,脸色一沉,冷声道:“出去,都出去。”

    伏清子见气氛不好便出言调和:“殿下怎么啦?不如我去取花茶给殿下,殿下等一片刻。”

    “不用,我让你们出去!”明月依旧如此说,目光清冷。

    伏清子见状,双手渐渐紧握,尤其是明月如此态度对她,明眼上也知是因姜重凌那句好感逸萱而不悦。她恨不得把逸萱拉出来痛打。

    她深呼吸了几下,平息了心中的妒火。强装淡定道:“好,殿下切勿动怒,我等出去便是。”于是拉着姜重凌往外跑。

    姜重凌也不悦了起来,“这家伙动什么怒?莫不是也喜欢逸萱?不过就是他的仙奴,看来真有猫腻,哼。”他又不屑地一笑,“那正好,我倒要看看逸萱喜欢我还是喜欢他,我最喜欢看到他失去逸萱的滋味,想想就觉得刺激。”

    正转头走时,伏清子喊住了他,“需要我帮忙吗?”

    姜重凌思考了半响,终于说:“你要怎么帮我?”

    伏清子此刻的神情并没有那么温柔,则是多了些不甘,她肃穆道:“帮你则是帮我,放心,我不会伤害她,我留在殿下身边,你多去找逸萱,千万别让她与殿下走太近!”

    “呵……就这样?对我来说完全是小意思。”言毕,姜重凌一脸不屑地走了。

    明月披了一身素袍披风往昆仑云虚宅去看望素月。

    今日昆仑依旧下着大雪,云虚宅院内的花儿都结冰成霜花。

    素月被雷责三回,身上四处都是雷劈伤疤,明月心疼地看着她,于是用仙力给她传输。

    素月摇着头说:“不用这么为我,没有用。”

    明月只觉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心如刀割,他叹道:“父帝竟如此狠心!”

    素月微微一笑,摇着头说:“不怪父帝,父帝不过就是按天规处置,他要以身作则恪尽职守!你可不知,我听娘亲说当年父帝刚登基天帝之位时放弃了太多,他太上忘情,变得无情。可是每每日日的夜晚他都是心如刀绞般刮破他的龙鳞才能安睡,因为白日里做的那些事儿让他懊悔万分,但正因他如此的无情无味才让六界平安祥瑞到如今!”

    明月淡淡道:“当天帝都要如此无情?”

    素月微微叹息:“当年你斩情根不就是为了大道无情吗?当天帝的无情亦是如此,放弃了亲情友情爱情,对谁亦是公平对待,没有私情没有七情六欲。只不过斩情根后你做的任何决定不会让你痛苦,可父帝并没有斩情根。”

    明月撇过脸,神色闪过无奈,他冷声道:“可我当年斩情根不仅仅为求大道,唯有断情根才能让我忘情,不会再那么痛苦。”

    素月不免叹了气,自是懂得明月的烦心,可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只好起了别的话题。

    “我这件事想必是云虚宅里仙奴们干的,一定是被指使。”

    “可查出眉目了吗?”明月焦急问道。

    素月一无所获,摇着头说:“没有头绪,不知何人会如此害我。先不说这些了,关于逸萱的事情,可知何人指使的黑鹰?”

    明月皱着眉头道:“我怀疑是伏清子,可是没找到任何的理由能够证明她这么做的原因。”

    素月仙子脸色沉重了些,此刻天妃匆忙赶来。

    “素月,你还好吗?”天妃神色紧张,紧握着素月的手担忧道。

    素月仙子微笑道:“娘亲,素月无碍,方才梦神与我输了灵力,好多了些。”

    天妃心头一感,欣慰道:“多谢梦神,梦神也有伤还来为素月疗伤,你们姐弟情深,我甚是欣慰。”

    明月淡淡一笑:“今日之事是明月的无能,没能护住她,让天妃寒心。父帝向来如此冷漠无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