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6章 兔子精魂魄
    天妃似乎有难言之隐,却见明月一脸诚恳便说:“你父帝今日也是无奈之举,在仙家面前自然是要给一个表态,若是放纵自己的儿女,必会对仙家们不公,所谓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素月是不是被放了迷香被设计陷害,今日大宴迟来必是有不敬之罪。”

    “可这些规矩不都是父帝当初定的吗?他是天帝为何不可松一些天规?如此太无情无味!”明月还是很不满。

    天妃解释道:“有些天规也是历来天帝的规矩,你父帝只是遵守天规罢了。”

    明月没有再反驳下去,可是心里面依旧是不满,表情明显。

    天妃心里一清二楚,于是好心劝解道:“谁都有自己的不易,我知你怨恨你的父帝,从小到大你都被他冷视,这些给你带来了很大的不满,但他毕竟是你的父帝,无论他怎样,你都不可对他不敬。为你好为你母神也好,说出来的话不可冲动。”

    “多谢天妃良言相劝,明月知矣,明月先回琉璃宫,就此告退。”言毕,他礼貌地缉手继而离开了云虚宅。

    看这白茫茫一片,他心中不禁感叹:“我所求只是最平常不过的温暖亲情,苍生之平,并不是这六界之霸业。”

    明月的内心其实一直很矛盾,若他并不是天界的殿下,兴许活得逍遥洒脱自在。只是他甩脱不掉自己的身份和职责。

    另外,姜重凌跑去月和殿找逸萱,总之逸萱在哪儿,姜重凌必知。

    月和殿中,月和喜神红爷面色极好,与逸萱二人一起给凡人牵着红线。

    她本认真低着头做事,忽然抬眼一瞬间却看到姜重凌正对着她嬉笑。

    逸萱翻着白眼道:“你怎么来啦?”语气很不好。

    月和喜神讶然:“哎呀,凌娃今儿怎么这么有心想着来看老夫啦?一直不来老夫月和殿,也不让老夫给你牵个红线,你这臭小子四处撒野,今儿好心来一趟,是看老夫呢还是看逸萱呀?”

    姜重凌机灵道:“当然是看月和喜神呀。”

    月和喜神欢喜地摸着他的脸笑道:“嗯乖~我的好凌娃!”

    逸萱满脸费解地问道:“姜重凌,你这次来又想干嘛?”

    姜重凌轻轻一笑:“你别这么紧张嘛,我来又不是为你,我是来看月和喜神。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对我这么敌意干嘛?你忘记我救过你?”

    逸萱依旧翻着白眼,道:“不管你耍什么花样,我都不会忘记蟠桃宴的那一次。”

    姜重凌双手抱住,微微不悦:“这都过多久了?你还这么记仇?你怎么不怪怪伏清子呢?当初还是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呢!”

    逸萱瞥了一眼:“你休想诬赖给清子姐姐,若不是你诡计多端,她又怎会上你的当!”

    姜重凌本是想冷笑,又则变了脸色忍了忍,立刻抱住她的肩好声好气地说:“哎呀好啦好啦,我们不提这些。我带你去魔界玩一玩,怎样?”

    “魔界?好呀,我还没去过魔界,不知魔界会是怎样的?”逸萱惊喜道,可谓是变脸比谁都快。

    月和喜神拦也拦不住,只好摇着头道:“哎,早去早回,切勿惹事!”

    “哎哟知道啦,可真是啰嗦。”言毕,姜重凌带着逸萱就走了。

    沙里城更是比沙隐城好,城墙坚厚,四处混着蓝色的屏障。

    玩市里的东西络绎不绝,姜重凌看到了一个好看的面具有兔耳朵的装饰,他立刻戴上,向逸萱问道:“怎么样?好看吗?”他期待的目光想要得到赞美。

    在这流星般的四壁屏障里所映照下的是他俊逸的容颜,戴上面具也不影响他的面容。

    可逸萱十分敷衍地说:“还行吧。”

    只要没说难看,姜重凌皆当作是肯定,于是买下了面具。

    店家一顿怒夸:“阁下眼光真好,此面具是来自兔子精魂魄所制,让佩戴者面容极好,永葆俊颜。”

    “什么?兔子精魂魄?”姜重凌愕然,将面具丢给店家,“我不要了。”

    逸萱噗嗤笑了出来,道:“不会吧?你还怕这个不成?你不是常来魔界吗?应该见怪不怪了,怎么听到兔子精魂魄就这么大的反应?”

    姜重凌掩饰着情绪,强忍道:“我什么都不怕,我就怕兔子精,这面具用兔子精魂魄所制,听着就觉得心里不好受!”

    逸萱更是疑惑了,姜重凌天不怕地不怕的,敢在天界肆无忌惮地捣乱,区区兔子精的魂魄有什么可惧?

    她追问道:“虽说我初来魔界,听得师傅曾说,自天帝登基后,魔界便不与天界为敌,他们不再祸害人间,只是少许些魔族中修炼不轨的妖魔之人与魔兽危害人间。魔界便立下规矩,但凡修炼禁术,祸害凡间人类不轨的妖魔皆不可再为魔界之人,玩市里大部分的东西都是些恶兽和修炼不当的妖精魂魄所作,这兔子精想必是邪妖。”

    姜重凌立刻反驳道:“不许说兔子精,多可爱啊,怎么就是邪妖?”

    姜重凌此番的反应让逸萱更加疑惑,兔子精在他眼里是可爱的,莫不是有段故事不成?

    “哦?可爱?邪妖怎的可爱?依你如此之应,如若我没猜错,你与兔子精关系不浅?”逸萱似有玩笑之意。

    姜重凌闷声不回,翻着傲娇白眼直往前走。

    沙里城派了魔兵过来,他们魔剑持上,全副武装,肃穆围住他们二人。姜重凌一怔,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魔兵的首将缉手道:“我等前来奉魔尊之命来迎尊主阁下。”

    姜重凌颌首道:“哦哦哦,原来是魔尊,行,走呗。”

    他们被带进沙里城的中心大殿,正是魔尊的宫殿!他们沿着台阶往高处屹立至上的宫殿走去,两边的魔兵敲鼓,此鼓并非是作战之时所敲的战鼓,他们耳后传来的鼓声极有震撼力,充满了隆重感。

    鼓声翻滚在耳边,仿佛是暴风雨前的雷势,一声强过一声,声声都震撼入耳!

    正当踏入大殿,鼓声便戛然而止。魔尊身穿黑铁金服,头戴黑晶冠与珠链。

    “重凌拜见墨姨。”

    魔尊的大红唇一抿笑道:“你这臭小子大闹天界之事,想必你娘亲又替你操劳甚多吧?”于是她又见姜重凌身边的逸萱,目光疑惑,“她是何人?不是仙也非妖更不是凡人,你何时交个这样的朋友?”

    姜重凌不以为然道:“她是我未来的仙妃,半仙小白鹤逸萱。”话音刚落,逸萱对他挤眉弄眼。

    魔尊笑道:“昔日的捣蛋虫如今长大了,还要娶仙妃?”

    逸萱辩解道:“魔尊莫误会,我才不是他未来的仙妃,我是梦神殿下身边的人。”

    姜重凌一下子急眼了起来,急道:“怎么就不是我未来的仙妃?那日你可是答应我了,你是要反悔?”

    逸萱神色顿时颇愧,辩道:“那日我答应的并不能当真,事态紧迫,都是你逼我的。”

    姜重凌“切”的一声就走了,毕竟那面子是挂不住了。

    魔尊对逸萱笑道:“刚听闻你是梦神身边的人?重凌一直与梦神对着干,你又怎么与重凌也认识了起来?刚看你们虽是打闹,在我看来你们却很熟。”

    逸萱解释道:“魔尊可别误会,我与他本是在蟠桃宴上结下梁子,他大闹蟠桃宴就算了,还把我给莫名牵连进去。后来也是因为殿下才和他认识。”

    魔尊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逸萱接着问道:“我初见魔尊总是觉得魔尊是个女中豪杰,还这般貌美,让逸萱羡慕不已呢。”

    “哈哈哈,你个小滑头说话甜溜溜。本尊喜欢。一会儿暮瑛回来了,你们认识认识。”

    魔尊的语音刚落,那魔族公主乔暮瑛便喊了一声“母尊”雀跃地跑了回来。

    “我在漫山就已经见过逸萱姑娘,还有梦神殿下。对啦,那只重明鸟呢?”乔暮瑛四处张望不见身影便问道。

    魔尊温和道:“想必在后厅吧,暮瑛,你带着逸萱丫头四处转悠,我乏了,回殿歇息去。”

    “好嘞,母尊。”她颌首道。

    言毕后,魔尊便离开了大殿。

    逸萱头一次知晓那姜重凌原来是重明鸟,难怪一身火焰之术,走哪儿都是灾难。

    “原来他是个重明鸟?”逸萱的眼珠瞪得快要脱眶,疑惑问道。

    乔暮瑛不免傲娇道:“逸萱姑娘头一次知晓?他一直傲慢,从不愿给外人露真身,只因先火神是个火凤,他甚是觉得给他爹爹丢脸了,如今凤凰族没落,他身上的担子可不轻呢。”

    逸萱不免感叹一番:“好歹也是个神鸟,怎就丢脸,那也是凤凰一族。不过我甚是好奇,如今凤凰一族没落难道是因先火神仙逝的早?”

    乔暮瑛颌首,淡淡道:“说的没错,先火神当年势力极大,不过这也是听我母尊提的。先火神仙逝后,势力便逐渐消失。而麒麟一族的势力便壮大不少。天帝更是对麒麟族敬重一二。”

    逸萱似懂非懂地听着,二人来到后厅便看姜重凌对着一个珠钗施法,继而慢慢化形变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芳容清纯似与逸萱一种气质,那女子呆木地飘在半空不言语,没有情绪没有任何表情,眼神更是空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