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8章 灵冥界酆都城
    乔暮瑛早已见怪不怪,她淡定道:“没错,徐川之地什么都有,各个已成精。”

    她挽着逸萱一点一点地走,神色凝重:“你真的没事吗?再走到前面那处结界之地便能到酆都城。”

    逸萱愈发紧张了起来,她看前方有一道幽兰幽兰的诡异结界,腿脚虚弱,她险些跌倒。

    乔暮瑛目光冷洌地拨出紫剑朝结界挥去,紫色光气一顿又一顿地掠过。

    半响,结界终于开出一道裂缝,二位一并进入。

    酆都城?

    酆都城的城门极其庄严,上看根本看不到日月星辰下看也无土地埃尘,皆是一片似混沌却又有幽兰幽绿的暗光。

    城门口处有几个侍卫守住,他们各个都是苍白的脸和浅白半红唇,身穿了红色地府官服,头戴红色的黑白无常帽。

    “魔族公主可以进去,你不行。”侍卫看了乔暮瑛的魔符牌后便将逸萱拦住,果断地说。

    逸萱愣住,莫不是还要分类一下才能进去?可她偏偏处于尴尬的身份,半仙不是正仙却也不是半妖,该如何分类才好?

    乔暮瑛拿出闪闪发光的宝贝,机灵道:“此宝物是我们魔界里最稀罕之物,乃上古明珠。有了它便能照亮整个酆都城的路。”

    侍卫们开始心动了起来,此物着实会让他们行走方便些,不过他们在此地本日日月月,月月年年的守着,早已习惯了。

    他们一开始眼睛一亮,这会子又变成一副冷眼,一下子甩手道:“不行不行还是不行。”

    逸萱感到十分无奈,忙搭上了一句:“大哥们通融通融一下呗,我们进去片刻就出来可好?坚决不惹事。”

    其中一个有话语权的侍卫阖眼一会儿,继而缓缓睁眼硬着头皮无奈道:“好吧,念你们这么懂事,姑且放你们进去,不过只能一炷香的时间,过时不候,勿怪我等无情,若不是因为你们其中有个魔族公主,我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换作普通的魔界之人根本进不去。”他声音一阴一阳。

    他把明珠偷偷收纳,又提醒道:“进去后不要打扰其他的游魂,勿听勿应勿多看,切记!”

    乔暮瑛与逸萱一同应诺,接着就进入酆都城。

    刚踏入,里边儿有两盏灯火悬空在半空漂浮,却纹丝不动。一盏灯是蓝色阴火,一盏灯是阳火。

    她们慢悠悠走过这寂静恐怖的灯路后,便进入了雕刻华美却诡异的城门,一共有十处城门。

    地面依旧是无尘土无石草,只是地面暗戳戳地冒出白色与黑色的花,形状各异,花瓣尖锐,形态奇特。

    空中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幽绿之光又泛微微血红,没有星辰月没有所谓的天空,只有漂浮的灯笼与白色的影子。

    “这么多门?去哪儿?”逸萱疑惑问道。

    乔暮瑛看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又看半空漂浮的白影,此刻也不知该如何决定。她先轻轻阖眼,再默念着法诀,忽地左耳一动,听出左耳顺势方向的几处城门里有各种可悲可叹、凄凄惨惨、泣声怨恨的稀散声音。

    她睁开双眼后便往那些方向走去。

    “我们先过这几道门再看看吧。”乔暮瑛也没有太大把握,灵冥界太大,找一个姜重凌等同于大海捞针。

    于是她们便从第三道门先进去,走过悠长又寂寥无声的道路后便看到这是一处大殿,四处是冥兵把守,乔暮瑛带着逸萱回头,一不小心碰到个面无表情的白面人,他的脸直怼着她们,不知他是个鬼呢还是个冥界之人……

    逸萱先是双眸圆圆睁起,半响后惊恐发出一声“啊啊啊”之声,那白面人身穿白色官服和官帽,两边颧骨处都画了个红色圆圈圈,他手持魂锁,虽说脸色煞白,但表情却十分有趣。

    “你们怎么进来的?没吓死你们算你们走运。”他声音阴阳阴阳,但听起来十分年轻的感觉。

    乔暮瑛把魔符牌递给他看,那人忽然一笑,和气说道:“原来是魔族的公主啊,你们二位来灵冥界干甚?”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乔暮瑛先问道。

    “你们都看不出来我是谁吗?看看我手里拿着的魂锁就应该知道吧?你们二位叫我白尊即可。今儿刚收差就看到你们,头一回这么有趣。”白尊一点架子也没有,言语让人轻松。

    乔暮瑛恭恭敬敬地作揖,“原来是白尊阁下,失敬失敬!我等前来是找姜重凌回去的。”

    一听到“姜重凌”三字,白尊跳起了脚,愕然地看着他们愁道:“什么什么?姜重凌?他来灵冥界做甚?”

    逸萱忙解释道:“白尊别急呀,我们就是怕他捣乱才来捉他回去的,可否告诉告诉我们,他最有可能去哪里?”

    白尊抚了抚额头发丝,接着说:“那臭小子真是在六界里臭名远扬!哼,让我好好想想他很可能会去哪些地方!”

    言毕,白尊仔细思忖了半响,接着徐徐道来:“我猜他很可能去了忘川河、奈何桥、孟婆亭、亦或是金银桥!”

    “我去的是诛心台。”

    是姜重凌痞气的声音,他们转头望着他从五号大门走出来。

    白尊翻着白眼道:“你去五殿干甚?莫非是想尝尝地狱刑罚?”

    姜重凌轻轻搭在白尊的肩上,傲娇道:“不过你猜对了一点,我去过金银桥,后来去的诛心台,不过就是随便看看。”

    白尊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撇开他的手然后尖酸道:“随便看看?恐怕你这好奇心终被自己害的吓破了胆吧?诛心台恐怖至极,血淋淋一片。”

    果真,姜重凌强装淡定道:“我吓破胆?我姜重凌怕过什么?你问问她们!”

    白尊十分自信,一脸不屑:“不要在我面前撒谎,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他轻言一笑。

    姜重凌心虚地把她们拉着往回跑,顺便抛出一句:“管你做什么的,没空跟你闲聊,我们得回去了。”

    白尊站在原地已是看破一切,不由自主地摇着头轻笑。

    待他们出了酆都城后,逸萱好奇问道:“你去金银桥和诛心台做什么呀?”

    姜重凌停顿许久才说:“我去查看睚眦的去向,他居然没有轮回记录!”

    逸萱一愣一怔:“二龙子?他不是被带入六道轮回池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