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29章 仙翁赐何物
    姜重凌也是纳闷,他思索着:“是啊!他被司邢台那么一折磨又剔仙骨应该是没有了身子,接着被带入六道轮回池,按理说应该正常转到灵冥界的金银桥进入轮回投胎才对,可他根本没有轮回记录!”

    “大概是因为睚眦身份特殊,天界让灵冥界隐藏轮回记录与去向。倒是你,干嘛突然查睚眦?我们以为你去灵冥界捣乱!”乔暮瑛抢言道。

    姜重凌唇边露出三分笑意:“我跟他约好凡间见,我还想跟他唠嗑唠嗑几句。算咯,他若真是个凡人也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了,没意思!”

    言此,二话不说,姜重凌先前一步闲散慢悠地走着。她们二位紧跟身后。

    昆仑明月府中。

    明月身披雪袍披风,席坐在府中抚琴。

    窗外小雪纷落,他垂落鬓边的一缕青丝被冷风吹拂,轻轻飘荡而起,又轻轻翔滑而落。

    此刻,他的心率加快,抚琴的速度递增,神色难平。那琴音从平缓到激昂,与他此时的心情一般,原本雅静平和,现在却参杂了纠结、复杂、难过、不安。

    正因琴音如此不平静,那只神兽英招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居然从窗外飞了进来,它圆溜溜的大眼看向明月,神情关切。

    明月唇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伸手抚摸它的头,笑道:“小英招真懂事,也只有你能陪我说说话了。”

    话音刚落,他一怔一怔地想起漫山仙翁曾与他道过“静,境,净”三字的不同,此刻他正需要静。

    果不其然,如他心中所想,他没过多久便来到漫山深处,那漫山仙翁似乎就坐在院内等着他。

    “仙郎来此是想寻个心静吧?”仙翁一语点明他此刻的来意。

    明月诧异,下意识地在心底生起疑惑,为何仙翁如此之神人,似乎知晓明月会来,特意在此等候。

    他坐在漫山仙翁对面,端起热茶细细一品,继而疲惫地说道:“明月深感不安,竟不知究竟为何?那日听闻仙翁的一席话后感悟了一番,今日着实焦虑些,故此再来漫山叨扰仙翁了。”

    漫山仙翁笑了笑:“我知你会来便在此等候,何来叨扰一说?”

    明月一惊,没想到仙翁果然特地在此等他,他还未有其他问题想问,就静静地听仙翁继续说下去。

    “那日我见你带来一个受伤的姑娘,便知你心中之意,也知你定会为她心烦意乱。”

    明月本是神情严肃,仙翁这番话让他无奈一笑,那笑容居然是如此的温润明媚。

    “终究逃不过仙翁的法眼,可明月不懂的是仙翁怎知我今日会心烦意乱?而不是昨日明日?”明月依旧有疑问之点。

    漫山仙翁慈眉一笑:“老夫不过是掐指一算碰巧罢了。今日见汝烦闷,老夫就此送仙郎一句,望日后参透,不落困境!”

    明月揖手:“愿闻其详。”

    仙翁抬首看半空中浮云,微叹道:“若仙郎求大道苍生,则不当以一情而误己,应当忘情而至公,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欲所扰。若仙郎不顾苍生更忘身份职责,眼前烦事困事又难何?不过是失地位与大道之心易于己私之情罢了。”

    仙翁抚了抚白胡子道:“但须知二者不兼,若择善矣,则为失一方之备。若心系苍生,天不负汝。”

    明月微微颌首叹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漫山仙翁起身抬手一掀,瞬间幻出紫粉色的珠串手链递给他,道:“此宝献给你,将它戴好,它叫锁灵。切莫施舍出去。”语音一落,漫山仙翁便飞走了。

    明月站在原地静静发呆,漫山仙翁方才的一番话让他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现下已是未时,逸萱他们居然去了漫山,姜重凌得意道:“我娘亲隐居在漫山,我带你们上去喝口茶,静修静修。”

    逸萱忽看林子里有一只白色云雀盯着他们,她十分敏感地提起精神,紧张道:“你看那只小鸟,为何这样盯着我们?”

    姜重凌蓦地站住,继而笑道:“快现身吧!你这只臭云雀,一路盯着我们做什么?”

    那只云雀周围显现出白色的光,接着幻化出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儿,个儿虽不高,但也是个小机灵鬼。

    他冲着姜重凌笑道:“我一路寻来可是辛苦,瞧见你带了个水灵灵的姐姐和魔族公主,我便索性探出来赏赏。”

    “这么小就学坏!如今你不待在鸟族,四处乱跑,又在漫山里来做什么?”乔暮瑛问道。

    那小男儿吞吞吐吐地说:“如今的鸟族不比从前,当下一团乱麻。倒不如闲散出来四处转转,我近日都在漫山,你们有所不知,我发现漫山有一处水洞,里边儿有奇珍异宝。不如两位姐姐随我去看看?”

    姜重凌眼睛一亮:“奇珍异宝?大宝快说是什么样的奇珍异宝?”他显得比她们还着急。

    小男儿大宝缓缓道来:“都是些金翠绿,珍珠宝钗。”

    逸萱激动道:“哇!我想去看看,快带路吧。”

    言毕,大宝带着他们去了那水洞。穿过一道斜柳树枝便能看到从山上流下来的水帘,浅绿色柳树倒映在水面,映衬得更加秀丽。

    他们一同飞入水洞,相继看到几个红漆宝箱静摆在地上。乔暮瑛似乎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傲娇:“这些花花绿绿的,看着花里胡哨。”

    姜重凌闻言,赶紧呛她一句:“说你是个黑蝙蝠你偏不服气,这些个珠宝首饰才是女子该有的行装。哪像你!一身乌黑黑,我没叫你黑乌鸦就算客气咯!”

    乔暮瑛冷哼一声:“是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公主也没必要客气了。今后你是沙里城的重犯,以后也别指望本公主会在魔界罩着你!”

    姜重凌不以为然道:“切,我有墨姨,我稀罕你罩着我吗?”

    乔暮瑛一本正经道:“她是我母尊,最是疼我宠我,只要我说一声不,她就会听我的!”

    姜重凌没再辩下去,吊儿郎当站在原地。

    逸萱选好了几个钟意的珠翠然后收拾了起来,又对乔暮瑛问道:“公主可有看中的珠翠珍珠?”

    乔暮瑛眼睛一亮,看中了一款金冠。她好歹是贵为魔族公主,个性一向是傲娇惯了,方才说的那些话若是收回,恐怕被姜重凌一顿嘲笑。

    她收回了目光,淡定道:“没有,我不喜欢这些。”姜重凌虽不言语,却在一旁不由得笑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