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34章 点化裴郎(一)
    芙蓉仙子是百花之首,有一次在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上,因为芙蓉仙子长得太过美貌,惨遭麻姑陷害。

    逸萱看到这一出时,她急道:“芙蓉仙子究竟是有多美,居然如此惨遭麻姑的陷害?”

    月和喜神拭泪叹道:“试想哪个红颜不薄命。”

    半响,皮影戏上边开始唱出一个新的人物,他名唤陈秋林。

    “这位陈秋林为何帮芙蓉仙子解围?”逸萱好奇问道。

    月和喜神感慨万分,抬首看上空,叹道:“大概是因为情,老夫大约知道些,后来陈秋林被贬下凡历劫,仙子为报答恩公便下凡帮他历劫,他们在凡间一起共渡难关,最终幸福圆满的在一起。”

    逸萱目光期盼,好奇的眼珠子溜溜地一转一转。

    她忙问道:“那至今他们在何地?是否回天界了?”

    “他们隐居在凡间,做个快活神仙眷侣了!”月和喜神答道。

    如此说来,这也是个美满的故事。可不知月和喜神为何依旧不开心。

    “既如此,那也是一段美满的故事,舅父为何这般愁然?”明月神色疑惑,他忍不住问道。

    月和喜神感叹:“老夫掌管凡间的姻缘,凑成一对又一对,有幸福的在一起,亦有悲情不愿,也不知老夫该如何让天下人皆美满,世人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逸萱着实不明白红爷你这是怎的?如此感慨万千,可是近些时候出什么事?”

    月和喜神缓了缓低落的情绪,“老夫前些时观了观人间,才得知牵错了红线。原本那陇西赵氏三女许愿求得与那望族子弟裴氏喜结。老夫看他们二位缘分颇深,两家来往甚密,我便允了,给他们牵了线。”

    月和喜神不由地摇着头,“他们成亲后,老夫猜想并无他事,谁知我才知那赵氏三女婚后不幸,欲要上吊自杀。裴氏更是与她不理不睬,这叫老夫如何是好?老夫糊涂啊!”

    逸萱和明月互看了一眼,月和喜神并不知晓他们早就知道此事,那裴郎肯定不喜欢赵氏三女郎,但成亲后依旧不理不睬便是有些说不过去。

    明月微皱眉头:“舅父不必自责,只是凡人不懂珍惜,与舅父无关,待我去趟凡间点化点化那两位凡人。”

    月和喜神闻言,一下子提起了精神,连忙应道:“好好好,可莫让那赵氏走了不归路。”

    明月颌首道:“我这就去,逸萱就交给舅父了。”

    言毕,明月即刻就往凡间去。

    明月上回与裴郎一见,他还是个秀才,如今找到他则是在一处诺大的裴家院宅。

    已是快黄昏之时,他现身在内宅处,霎时间隐约看到一处影子在屋里,那是女人的影子,似乎是要上吊自尽……

    明月迅速拂袖,用仙力困住了她。

    女子一动不能动,但能听亦能看。

    她只见仙气飘飘的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原本她泪流满面,不知怎的,见到他却忽然连自尽的念想都没有了。

    “不知……阁下是?”

    明月微张道:“你是陇西赵氏?”

    那赵氏女子连着颌首几下,接着问:“不知有何贵干?”

    明月目光温柔,他只说:“为何自杀?可是因为裴郎不予理睬?”

    赵氏女子垂下眼眸,祈求道:“我知贵郎是仙人,否则怎会将我定住,又看贵郎气宇非凡。若是仙人,可否将吾解开?”

    明月二话不说便施法放开她,瞬时,她终于能够动起来。

    赵氏女子从最初的失望到如今早已麻木不仁,她试过无数种方法去尝试,也不能引起裴郎的注意,更不能讨他欢心。

    明月彻底沉默,只听她道来几句。

    “自我嫁给他后,他不曾回裴宅,常常以公务缠身之由拒绝我,更因各种理由推脱。他又纳了妾,无论那小妾出生如何低贱,无论她如何羞辱欺负我,他都对我视而不见,偏袒小妾,我也不知为何会让他对我如此……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说起,赵氏女子泣声泣语言之。

    明月闻言后神色肃穆,没想到他看好的裴郎会如此对待他的妻子,简直是太没有担当。

    明月淡淡问道:“你与他可有沟通?”

    赵氏女子摇着头,泪眼汪汪道:“该如何沟通?倘若我想与他说说话,那小妾总有法子阻拦。明眼人都看的明白,但夫君故作淡然,叫我该如何是好?前些时,我与他说了没两句,他便不耐烦了起来,还说些,如果不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儿上,根本不可能会娶我。”

    明月眼神颇为同情,微微叹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自寻短见,你可知自尽后不能投胎转世。你的魂魄永远都在黑暗里。”

    赵氏女子毕竟是个小女子,她一听便害怕了起来,小声小泣道:“若不是失望到极致,我也不会自寻短见。我也知阎王讨厌自尽之人,可我活着还有什么盼头呢?实属生不如死。我自小至如今锦衣玉食,从未有过半点委屈。本想嫁给如意郎君……谁知,一切不过是我一人的情愿,而非他之愿。若是我早些清醒也就罢了……如今就是连回头都难!”

    她拭泪继续道:“前不久便想回娘家,按规矩,这日子也可以回娘家了……他却不肯,便胁迫我不可回去!我着实不明白究竟为何?”

    明月温和地安抚道:“这事……我来帮你,若你自寻短见了,你想过你令尊令堂吗?他们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赵氏女子颌首道:“吾答应神仙,吾定不会自寻短见,若神仙帮了吾,日后定会修庙供奉神仙……”

    明月怎会在意这些个民俗,他委婉一笑便淡然离开此地。

    那裴郎自与明月一别后,他当了一个此地的地方官,果真也是个好官,前些时帮了一位农夫伸过冤。

    裴郎在另外的地方设了别院便时常不回裴宅,日夜里自有小妾陪着。明月只看屋内,他在认真地临摹书写,用着左伯纸。

    明月缓缓而来,那一身白衣飘飘,发丝拂动,清雅动人。

    “神仙!是你!”裴郎一看便认出他,于是激动道。

    明月目光冷然,但唯独对他桌上的左伯纸极为感兴趣,目光紧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