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35章 点化裴郎(二)
    “你们凡人可真是一代比一代聪明,我在天界看的书大多是些典籍,皆是些竹简书。如今你们便用了这么好的书写材质。”明月目光艳羡。

    裴郎笑道:“莫非仙郎如今还在用竹简书写?”

    明月淡淡道:“大约时看些竹简典籍,书写时也自是习惯用此。作画时便用你们凡间的上等纸质。”

    裴郎闻言后着实感兴趣了起来,惊喜问道:“原来仙郎还会作画,真是才艺文双,法术超强。”

    明月浅笑,继而开口问道:“裴兄可知我如今前来是为何事?”

    裴郎神色紧张道:“吾不知,自那日之别后,吾为官清正。谨遵仙郎之告诫,不敢有半点虚假。”

    明月圈出浅色光晕,随着屋内的光线,裴郎看到面前浮现的景象……他紧张,焦虑!

    他看到画面里,赵氏女子上吊自尽,泪雨落下,凄凄惨惨……

    “她要自尽?”裴郎神色凝重,目光呆滞。

    “怎的?你害怕了?若是她真有三长两短,你担心的是恐不好与赵氏家人交代,对吧?”明月盘问,目光严肃。

    明月顿时拂袖一甩,那画面消失在裴郎的眼前。紧接着,明月愤然指责道:“若她真的撒手就去,你做再好的官,积再好的福,恐怕也被你这次造的罪孽全部抵消。更别说日后能光宗耀祖,只怕子孙后代都要为你今生所做的孽而遭罪!”

    明月并无恐吓之意,明着只是告诉他这些道理,他是读书人自是知道言语里的轻重。

    他怔在原地,只知屋内一片宁静。他心头苦涩,神情似有凄苦。

    他说:“可我该如何接受她?我心里面从未有过她,家里头安排的亲事我又不能推辞。我只要面对她,我就会想到我对不起莫娘。”

    明月甚是无奈,心想着裴郎情薄。他轻声道:“今日前来,我已把话带到。至于裴兄该如何做想必我不用多说半句。你只扪心自问,赵氏哪里做过不对的事?她的心意你也是知晓,既然将她纳为妻便要做出世间男儿该做的担当。你若知该如何面对时,你就真正领悟到什么是男子汉坦荡荡,敢作敢当!”

    明月整理了自己的情绪,继续淡定道:“莫娘自己放过了自己,过去之事无需再念,当下的才是你该珍惜之人。”

    言毕,明月走出门外,继而定住又送了他一句:“我依旧看好裴兄,但愿日后裴氏真的是名门世家!”

    话音刚落之时,明月悄然不见。裴郎思忖许久,坐下来后才稳定了心绪。

    第二日,烈阳。

    裴郎进了裴宅,家奴们许久未见家主回宅,今儿一见喜出望外,连忙回内宅里去通报给赵氏女子。

    赵氏出来迎他,面目虽憔悴,却因见到他才闪过一丝柔情又明媚的目光。

    裴郎愣了愣,不晓得如何开口。赵氏见状便自己先开口道:“夫君一路奔波劳累,是否用过午饭?若是没有,我便吩咐他们安排去。”

    裴郎得到一丝温暖,没想到赵氏如此懂事,他勉强浅笑道:“还未用过午饭,叫下人们去弄吧。”

    赵氏一听,这可是难得对她笑了一回,她神色似乎大好了起来,提起裙角高兴地去往厨厅亲自去吩咐。

    裴郎总算是想通,经过一夜的思虑,他终于思定好了,是该好好的生活过日子,过去里的愧疚也好,往事也罢,那已是过去。

    而作为一个男人,自然是要为当下的做出担当,学会面对!

    不过多久,饭食便准备好,他们二人一起用午饭。

    可怜赵氏嫁过来之后也就今儿这么一次与他在一起用午饭,对她一个妇人来说,这是极其值得珍惜的时光。

    “夫君事务一切顺利吗?怎么没有看到余妹妹与夫君一同回来?”赵氏疑惑问道。

    说来也奇怪,若他回来肯定将那小妾一起带回来,怎就留她在外?

    裴郎边吃边答道:“今儿赶回来的匆忙,我出发之时她还未醒来,她较为娇惯只好顺着她,我安排了下人和马车等她,大概下午能赶回来。”

    赵氏欣慰一笑,是那么的大度宽容,“夫君真是体贴细腻。”

    他们二人相望一笑,对比从前,这等相处模式倒也是值得欣慰。

    说起那小妾,她在别院里将将醒来,起身披好衣服时,忽听家奴的尖叫声,她随着声音寻了过去。

    在别院的花园里,小妾看到家奴发着抖坐在草堆里哭泣。

    “哭什么?出什么事了?”小妾的语气很不耐烦。

    家奴立刻起身,接着躲在小妾的身后,声音颤抖道:“有有有尸体!”

    “尸体?”

    小妾纳闷,草堆里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哪来的尸体?

    她蹲在草堆里扒开杂草仔细一看,原来是只躺着一动不动的小兔子,她忽然觉得很可爱。

    “就是一只兔子而已,至于这样吗?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小妾对家奴翻着白眼道。

    家奴缓缓睁开双眼一看,她再揉揉眼睛……

    家奴不免诧异道:“不对呀!莫非是我看错了?我明明看到的是一具尸体!”

    小妾一副对她不予理睬的样子,继而往那躺着的兔子上手摸去。那兔子依旧一动不动,她再接着拍了几下兔子……

    谁想,兔子突然跳了起来,将小妾吓了一跳!

    小妾慌道:“它怎么突然醒了?吓到我了!”

    还没晃过神时,那兔子凶狠狠地看着她,眼睛泛着红光,接着又往她脸上一跳,也不知那兔子做什么,小妾一直尖叫着!

    不过多久,那兔子突然跑了,家奴将小妾扶起来之时,看小妾脸上居然破了相,不免惊诧。

    家奴愕然地看着小妾说:“你的脸……”

    小妾还未知,只看家奴慌张神色,她多半也猜出……她轻轻往脸上摸了摸,沾上了不少的血,此时她一下子昏倒了!

    暗处里,原来是冷辰在作怪。

    他回到酆都城,很快就给陆殃汇报。

    “九殿,一切按照计划进行,裴家小妾已经被毁容。”

    陆殃嘴角阴阴一笑:“很好……明月要点化那裴氏,有意化解他和正妻矛盾。那就由本王替他安排好这一切。那小妾留着则是祸害,必定会给正妻带来威胁……与其日后让明月烦恼忧心,不如我们先动手一步,毁了小妾的容,什么风浪她也掀不起,正妻也不用再自尽。”

    陆殃微微抬额傲道:“冷辰,你来评评,本王做的可算是一件好事?”

    冷辰自然是顺着他的意思,缉手道:“九殿做的一切自然是好事!并没有伤天害理!”

    这下子,陆殃满意的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