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37章 幽灵珠 (下)
    明月伸出手掐指一算,他面色沉稳,看不出任何表情,只觉清冷。

    “当下,恐怕需等千年,你们看好就是。倘若没能归位,那也就罢了,我自会与龙王交代,你们不必忧虑。”

    “如此便好。”

    阎王听明月这么一说,心中的悬才放了下来。之所以如此着急此事,也是因为瞒不住龙王那边,担心日后无法交代引起事端。

    明月自然也料想他们担心的问题,这等事他自己心中有愧,便早已做好了自己承担一切的准备。

    接着,他去了酆都城找陆殃。

    陆殃正在平等王府,听闻冥侍传报,他立刻跑出去将明月迎进厅内,上空悬浮的灯笼也都亮了起来。

    “你突然来此让我感到很是意外,这次来是为何事?”陆殃对明月倒是笑容满面,客气的很。

    明月忽然感觉到黑暗的角落阴影之中,似有人在暗中窥探。他朝那个角落看去,陆殃见状立刻打断了他。

    “明月怎么啦?是否我平等王府招待不周了?”

    明月淡淡一笑,客气说:“怎会?方才可能是我看错了,总觉得有什么在偷窥着我们。现在无事。我前来是替父帝给平等王送上寿礼……平等王今日可在府中?”

    陆殃微微笑道:“明月有所不知,我父王早些年就住进九殿幽冥府,这平等王府则是我一人住处了。”

    “原来如此……那快带我去幽冥府。”明月说。

    “好,我命冷辰先带你去,我收拾收拾随后就到。”

    言毕,冷辰看着陆殃的眼色便听话地将明月带往幽冥府的方向走去。

    陆殃走向那个阴暗的角落里,此刻悬浮飘飘的灯笼幽幽地映照在他脸上,添加了一股诡异气息。

    他冷冷地对角落里那厮说:“老老实实待着,不该你上场的时候你可不能露出半点踪迹,哪怕你对天界不满,也不能伤害他分毫。你与天帝的当年破事本王管不着,但你必须听本王的,若你伤害明月半分,本王必将你生生世世坠入黑暗之渊,孰轻孰重可要想好。”

    言此,他阴邪一笑,也不知他究竟与哪个家伙对话。原本以为平等王府宁静的很,谁知它透露出时时刻刻存在的危险与诡异。

    随后,陆殃即刻与明月汇合,带着明月去了九殿幽冥府。

    平等王在殿中喝着酒款待灵冥界各方前来祝贺的冥官。

    “父王,梦神殿下前来。”

    平等王面上添上了不少的光彩,他激动地上前拜道:“参见梦神殿下,今日是本王的寿宴,殿下前来可真是让小殿蓬荜生辉啊!”

    “我来此便是替我父帝前来祝贺平等王福寿绵长,区区小礼献上,莫要嫌怪。”

    说着,明月将天界里上好的宝物献给平等王,坐在下方的冥官们羡慕不已。

    “此物珍贵,怎能说是小礼?殿下刚来此,与我等一同饮酒吃肉如何?”

    将将提起吃肉,尤其是灵冥界这种地方,明月可是脑海里浮现了种种不堪的画面。

    明月尴尬无奈,连忙拒绝道:“吃肉喝酒不必了,我还有其他事,需回天界了。”

    平等王满面不解,怎就刚来又回去?莫不是嫌弃幽冥府,也罢……

    “罢了罢了,梦神殿下既然有事,那本王也就不便强留。”

    明月礼貌作揖后便走了,陆殃自然也跟了去。

    “刚来就走?不如去平等王府歇歇再回天界也不迟。”陆殃把明月叫住,句句在挽留。

    明月浅笑道:“改日我会来找你,我会命司徒星通知你。这次我真要回去,得与我父帝请命。”

    陆殃微微淡道:“你来此恐怕不止是给我父王祝寿送礼这么一件事吧?”

    “可真是瞒不过陆兄,对啦,我正想问问你,你可知魔界上古法器幽灵珠吗?”明月随口一问。

    陆殃听到“幽灵珠”三字甚是耳熟,蓝沛在徐川乱葬岗与他提过。

    他故作不知,摇头道:“我并不知,此物怎的?”

    “幽灵珠摄魄钩魂,阴邪的很,我便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将它封印?”明月问。

    此刻,陆殃思忖良久。

    那日在徐川乱葬岗时,蓝沛口口声声说已有控制幽灵珠的方法,并且希望他能助她拿到它。明月方才一问,眼看就有这个机会了,可是真要把幽灵珠给了蓝沛,那日后如何与明月交代圆谎?

    又过片刻,他开口道:“法子不是没有,只是容我好好想想几日,待我真正有把握之时,你便将它带来,我试试看。”

    明月允道:“如此甚好。”言毕,他便一跃回了九重天。

    陆殃静静看着明月一闪不见,紧接着,冷辰从身后走了过来,通报道:“九殿,属下密探来报,那位魔族公主已回沙里城。”

    陆殃微微一笑,红眼邪之,不晓得他又要干什么。

    他来到徐川乱葬岗,荒野之地,风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更显得凄凉恐怖!而他不以为然,指尖漫出红色的仙气凶煞地侵入前方那棵歪脖子树地底下……

    不过一会儿,那娇艳血红,形状妖魅怪异的花从地底下冒了出来,他嘴角上扬抽动,眉头一挑,继而用仙法缠绕着那朵花。

    冷辰诧异,直言道:“九殿……为何不直接去忘川地带采摘彼岸花?怎就直接将它从地底下幻出来?”

    原来这朵红艳又毒美的花与陆殃身上那图案一模一样,名唤彼岸花,地底下生长的狱花。

    陆殃满意笑道:“咱们底下的东西若是直接拿出来就会消失,彼岸花稀奇独特,定要加以保护才行,我施了法术,它不会很快消失,今日,我便把我最心爱的东西送给那位朋友当作见面礼!”说着,他笑的更加满意,却总是带着邪气。

    他与冷辰来到魔界的沙里城,便是乔暮瑛的地盘。

    沙里城的闹市里都是些龇牙咧嘴、蓬头垢面、牛鬼蛇头的怪物们,如今却来了灵冥界的朋友,他们纷纷议论着。

    阴气极重的九殿王子陆殃更是他们重点议论对象,很快……就传遍了沙里城!

    乔暮瑛持剑带着魔兵们前来拦住了陆殃,凶巴巴道:“我说怎么阴气渐浓,原来是你,你来魔界做什么?”

    她十分不欢迎陆殃故而态度并不友好,反而陆殃不觉得什么,而是故作淡定深沉,他轻声笑道:“公主不认识本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