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38章 魂殇献狱花(有魅力的男配)
    “我管你是谁!”

    “在下陆殃,字魂殇!不知公主何名?”

    乔暮瑛瞥了一眼便说:“少来这套,想与我套近乎?休想!”

    陆殃不管不顾,直接幻出精挑细选的一株彼岸花递给她,声色喜悦道:“公主可还喜欢?这株彼岸花极为罕见,乃是地底下的狱花镇宝,亦是魂殇最爱之物,今日来给公主赔罪,上次误会公主等人,冒昧得罪了公主,便献上此宝,望公主喜欢。”

    乔暮瑛不由地大吼:“走开!谁稀罕你的东西!”

    她抬起手一甩不小心将彼岸花打落在地上,陆殃眼尖一厉,当看到彼岸花摔落在地下,他眸中失色。

    冷辰忙呵斥道:“岂有此理!你怎如此不知好歹!彼岸花乃是我们九殿的心爱之物,亦是他的守护花!若是你不收好意也罢,何故打翻?”

    乔暮瑛本来也不是故意的,她面色愧疚,又看陆殃面容失落,她愧道:“对不住了,我方才不小心……”

    冷辰非是不信,总而言之对她极其不满,“我家九殿如此用心,不过就是来诚心道个歉,你摆什么公主架子?”

    乔暮瑛忙辩护道:“我摆架子?你们闯入我的地盘,我还拦不得了?”

    总之,谁都有理,互相不肯让。

    陆殃稍稍皱眉,冷道:“够了,都不要说了。”言毕,他转身失落地走了。

    正在此时,乔暮瑛却也十分愧疚,只好将彼岸花捡起来叫住了他。

    她迈上前道:“陆殃阁下,方才是我对不住,也谢谢你的好意。”她的态度渐渐好了些。

    陆殃一眼看穿,他接过彼岸花,继而浅浅笑道:“无事,只要公主不怪我来的唐突就好。眼下还有事,在此别过了。”

    陆殃正离开时,忽地天色渐暗,一阵狂沙飞起。沙里城怎的就开始起沙?

    只听有一个牛头老怪嚷嚷道:“千年一次的沙尘暴袭来,快躲快躲呀……”

    千年一次的沙尘暴?

    那一面一面的狂风黄沙突如袭来,铺天盖地般想要将沙里城包围攻陷,不知此时的沙隐城是否也是如此。

    陆殃初来沙里城就遭遇如此之境,简直是吓煞旁人啊!

    几丝黄沙忽然将乔暮瑛的眼睛包住,她似乎无法睁开双目,疼痛难忍。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陆殃看见,他急奔上前,却发现乔暮瑛双眼根本睁不开,他心头一震,掀起法术,而后他身边的黄沙纷纷消失不见,本是模糊的身影却在这时变得格外清晰,可惜,乔暮瑛根本看不见这一出帅气的表现。

    陆殃拍了拍乔暮瑛身上的黄沙,再将她带离了沙里城。

    来到一片洁净的漫山处,陆殃扶着她走近河边,温言道:“千万别揉眼睛,你蹲下来清洗清洗,兴许会好些。”

    乔暮瑛缓缓蹲下,接着双手缕了缕,轻轻洗净双目,不出多久,她慢慢能够睁开眼睛。

    陆殃开口道:“今日这般情形,早些年我也经历过,只是公主一直在沙里城,却看起来似乎根本不适应今日这般情形。”

    乔暮瑛视线模糊地看了看他,淡淡道:“我最是怕黄沙,我也未料到今日会突来黄沙,过去里,我都会躲在寝殿里绝不出门。”

    陆殃更是疑惑:“你怕黄沙?身为魔族公主,法力应该不差吧?怎的和那些个小兵们一样如此抵御不了区区黄沙?”

    乔暮瑛神色平淡,解释道:“你见过有蝴蝶喜欢往黄沙里飞舞的吗?”

    陆殃怔怔然:“什么?原来你是蝴蝶之身啊。”他笑了笑,素日一副阴邪妖媚的他,居然在这个时候笑起来是那么的豁达美好。

    乔暮瑛只是娇俏一笑:“今日多谢你帮我,否则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我该走咯。”

    陆殃拉住了她,关切问道:“你要去哪儿?沙里城近日可不能再去,不如去酆都城小住,时日过了,定会护你安全回沙里城。”

    乔暮瑛一听,不由自主地想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

    她话音未落,陆殃霸道地抱住她,一个转身便飞身越过树枝头,只见他红衣翩跹,竹叶飞散,鬼影便是不见。

    回到酆都城平等王府。

    陆殃放开了一路挣扎叫嚷的乔暮瑛。

    她狠狠甩开他,继而怒道:“岂有此理!我的话还没说完你就给我拧到这里来!”

    “酆都城,你又不是没有来过,住几日并不委屈你啊!再说,今日本王算你半个救命恩人,否则你就要被黄沙掩埋!”陆殃口吻一向自傲。

    乔暮瑛瞥了一眼,不屑道:“救命恩人?你可真喜欢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陆殃并没有生气,反而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他轻轻一笑,玩味地靠近她,向她附耳道:“本王怜香惜玉,不求公主能够感动,只求公主能够让本王心里得到一丝满足。”

    此刻的乔暮瑛浑身鸡皮疙瘩,这陆殃全身阴凉阴凉的,她又怎会能忍受这般调戏。

    “休想,既然把本公主掳到这里来,那你得有吃有喝的供着我。”乔暮瑛不免摆出架子来。

    而站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的冷辰却是冷眼旁观着。

    陆殃满意一笑,温和道:“那是必然,你且等着,我吩咐冥侍给你做顿好吃的。”

    言此,陆殃便出了客房。

    冷辰跟在陆殃身后,小声捣鼓:“九殿,您可别忘了千秋大业,不可陷入小女子的圈套!”

    陆殃停住了脚步,冷声道:“冷辰,你这是在提醒本王还是在本王的面前让本王难堪?”

    冷辰低头揖手道:“属下不敢,只是急盼九殿能早些完成霸业无后顾之忧!”

    陆殃双手放在背后,叹道:“霸业!本王自然是一刻都不敢松懈。此路本凶险,一生如棋,落子无悔,一招不慎便满盘皆输!至于你一直忌惮的这位魔族公主,你放心,本王自有分寸!”

    冷辰神色里划过一丝质疑,方才看到陆殃如此捉弄她,似是对她有意一般,不免还是会多想。

    尽管如此,冷辰应道:“若是如此,属下祝九殿早日完成霸业!”

    此时,陆殃神色黯然。

    真如他所说,他自有分寸?亦或是他方才捉弄乔暮瑛,想办法的接近她也许是为了其他目的?总而言之,灵冥界的这位九殿王子,他的心思向来是不可猜,也万万猜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