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39章 重明鸟的琼浆
    凌云书院中。

    姬兰羽和往常一样来书院督察他们。

    而这时,清纯甜美的女子偷摸着过来。

    “兰羽……我给你带来了好东西!”

    她端着一壶不知什么东西,在凌云书院的门边上小声叫唤着姬兰羽。

    姬兰羽转身一看,讶然问道:“逸萱,你这又是在哪里偷来的?”

    逸萱看看周围,肯定周围无旁人后才兴致盎然道:“这是上等的琼浆玉露啊!前些时我晓得了月和喜神的上仙好友送给他的,月和喜神看也没看一眼,我就把它带过来给师兄们也尝尝。”

    兰羽一贯严肃,他皱着眉头道:“快放回去!你这是偷窃!”

    姬兰羽这么一个不慎放词,居然惊动了里边儿的几位师兄们,引起了好奇。

    周平与小桑二位闻看逸萱手捧着的琼浆,不由地激动了起来。

    “看来我鼻子很灵嘛,没猜错,这是琼浆玉露吧?”小桑根本也没注意到兰羽在旁,一股劲儿地说出自己想说出来的话。

    周平向来胆小懦弱,他扯了扯小桑的衣裳,小桑一个回头,不料……居然看到兰羽如此严肃地看着他们,更像是一种爆发的雨箭随时待命!

    逸萱并没有察觉出兰羽不悦的神色,只顾着吆喝起来。

    “师兄们可知这琼浆玉露的厉害?凡人喝了可成仙!仙人们喝了便能提升灵力!”

    话音刚落,童泽大师兄又来拆台,他着实是无他意,随口道出:“你又是在何处听来的胡言乱语?若真如此,我们凌云书院岂不就是摆设?”

    说着,他便毕恭毕敬地给兰羽施礼道:“少尊好。”

    兰羽回应道:“好,你带他们继续修炼去,不得胡闹!”

    最终还是因为兰羽这幅严肃的脸弄得不欢而散,逸萱可是一脸的不屑。

    “兰羽,你怎就如此呆头呆脑?我将此带来并无恶意,拿出来给师兄们分享有何不可?再说,月和喜神不会怪责我拿了他的琼浆……”

    兰羽正想开口劝时,姜重凌又是来无影,不见其人便能传出其声,“琼浆?快与我分享分享,我姜氏重凌最爱琼浆!”

    兰羽小声嘀咕道:“这只鸟果然只认琼浆。”

    逸萱还未来及听明白兰羽话意便被姜重凌抓了个正着。

    姜重凌一闪而过,霎时间,她手中的琼浆便一下子不见了!

    “让我看看!哇~嗯~上等,不错不错!”姜重凌闻了闻,露出喜悦之色。

    然则,他这副嘴脸倒是让兰羽看着极为不爽,兰羽不免抛出一句:“两个偷贼!”言毕,他翻着白眼就走了。

    姜重凌懒得与他计较,只顾着闻闻玉壶散发出的香气,一下子就充盈鼻间,让他心旷神怡!他忍不住一口喝下!

    可真是让逸萱无可奈何,她干巴巴看着,心中自是埋怨着姜重凌。

    “嗯!这味道真是绝了!妙极了!”姜重凌连夸赞道,那尾音颇有享受之感。

    逸萱只呆看着姜重凌手中的玉壶,只见那青白色的玉壶唇口处,沫饽洁白,水露不散……甚是让她羡慕,可惜无法品尝!

    “姜重凌,你真自私,这是我在月和喜神那儿拿来的,你就抢过来全喝啦!”逸萱撅着嘴道。

    姜重凌痞笑道:“还有,还有一口,你看!”

    说着,他将玉壶摇给她看,仔细听还能听出水露晃荡的绝妙之音,只是逸萱怎会喝下姜重凌喝剩着的。

    她气愤地离开了,姜重凌快速跟上前解释道:“方才忍不住喝了,我又没病没灾,你嫌弃个什么?大不了,我带你下凡去找找琼浆?兴许还会有更好的!”

    逸萱一边儿往前走一边儿唾弃道:“我怎会相信你?每回回就说带我去哪儿会怎样怎样,可跟你去了就准没好事,我是不会再相信你的。”

    不过多久,她回到月和殿,月和喜神正在大殿里四处寻东西,逸萱一看,心中有数,她心虚到不行。

    只是那没心没肺,不长眼的姜重凌又开始捣乱了起来,他故意道:“喜神在找什么?兴许重凌能帮的上忙。”

    逸萱对他挤眉弄眼,姜重凌更是不予理睬。

    月和喜神闻言后,着急道:“哎呀,凌娃,此物你不知,那是太阴从太上老君那得来的琼浆转予老父,老夫得将之送给外甥当作庆生辰之礼!”

    逸萱愣住,怔怔道:“哈?什么?殿下生辰?糟糕啦!”

    姜重凌得意道:“怎的?你是那家伙的仙奴,居然不知他生辰?他可是生得一个好日子,四月初八!亦是释迦牟尼佛圣诞之日!天仙之界皆会给殿下庆生!”

    月和喜神连忙打岔:“你们且别说这些,老夫正愁着呢,不出几日便是明月生辰之宴,天仙们皆会给他庆祝,老夫这礼物可是记了册子,万一不见了,那可就……”

    他欲言又止,惆怅万分。

    姜重凌双手抱住,不以为然道:“那可真是不好意思,我把它一口喝了!”

    “什么?”月和喜神惊讶地看着他,此刻的声音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调调。

    姜重凌忙指着逸萱,道出:“是她拿出来去凌云书院给那几个不成调的喝,我只不过是闻出有琼浆之味。喜神想必也知我对此最敏锐喜欢。”

    月和喜神懊恼道:“哎呀!真是糊涂啊!萱儿你……哎呀,可是害惨了老夫!”

    逸萱露出愧疚之色,只是姜重凌却是得意了起来,还带有幸灾乐祸的样子。

    端看,月和喜神对姜重凌严肃地指责道:“你还真别幸灾乐祸!你根本就不懂琼浆玉露之精粹,怎就一口喝下?莫不是画虎不成反类犬,闻得琼浆之味,只知效仿凡人一口闷?”

    姜重凌面目表情略有不解,愣道:“我经常看到凡人都是一口喝下,常说琼浆如此之喝便是能喝出上等之味,果不其然,今日喝的甚是……”

    话还没说完,姜重凌捂住肚子,面目疼痛的样子。

    “老夫说你别幸灾乐祸还是有道理!这可是太上老君熬制的琼浆,只能一日尝一滴,否则……就像你现在如此之状,穿肠肚痛!”月和喜神颇有玩味地说道,好似十分解气。

    姜重凌连忙摆着手道:“不说了不说了,我我我先走一步!”言毕,他即刻飞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