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1章 情愫羞掩(甜蜜)
    紫阳仙君不久前来,明月淡淡皱眉嘱托道:“紫阳仙君,务必将他看看。”

    即使有再多的不情愿,紫阳仙君也只好应了明月,他不言语,只是复杂地望了望姜重凌,掀起医术与他传输。

    之后依旧不言语……

    “如何?”明月关切问了问。

    紫阳仙君揖个手,“启禀梦神殿下,现下已无碍。”

    不是奇毒嘛?就这样没事了?明月怀疑方才姜重凌做样子说谎,只是当面不拆穿,他支开了紫阳仙君。

    随后,明月对着姜重凌怒道:“你敢耍我?”

    姜重凌也没再装下去,索性摊牌也好,他兴致起身道:“我若不骗骗你,你又怎会给我把紫阳仙君叫过来?”

    明月脑袋灵光,他信手朝姜重凌施了法,趁他不注意给他定住,继而揉出一团仙气指向姜重凌眉心处……

    姜重凌愤愤然:“明月!你无耻!居然想偷看……”

    还没说完,明月便松了手,甩袖怒道:“难怪你会想尽办法让紫阳仙君给你医治,原来是你偷喝了琼浆,这琼浆之礼是太阴星君记册给了我舅父……你……”

    姜重凌毫无愧歉之意,只是指责着方才明月的举动,不满道:“你方才太无耻!居然偷看我的境识!”

    明月轻声一笑:“哼,不过就是几个时辰内的境识罢了,若说更早的,我根本也看不得,我若不看看怎知你究竟是意欲何为?比起你偷喝琼浆玉露要好的多吧?”

    姜重凌翻着白眼不屑道:“我怎知那是你的生辰之礼?再说咯,你既然看过我的境识,就应该知晓琼浆乃是逸萱偷的,我不过就是抢先喝了一口罢了!”

    “紫萱偷来我定不会多说半句,更不会追责,而你就不同!”

    此话刚说,伏清子听着甚是不开心,面色晦暗。她连忙打岔:“殿下,方才我看你在种花?不如继续吧?可莫被眼前闲事所扰!”

    姜重凌一听就面色不悦,他指着伏清子准备开口时,伏清子连忙又说:“先前我也是不知,姜重凌给我使个眼色我就忙着应付,殿下千万别怪清子。”

    明月宽容一笑,什么话也没说就朝方才的院子里去。

    姜重凌站在原地欲言又止,他可是心服口服了,这伏清子的一言一语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四脚灵兽英招还待在院里,见伏清子一来,它警惕地瞪着她。

    伏清子不紧不慢地蹲下捋了捋它的顺毛,只见英招凶巴巴反抗……

    明月见状严肃道:“英招不得无礼,她是清子。”

    英招十分委屈地往一旁待卧,说来也奇怪,那伏清子还是头一次被英招如此抗拒,莫不是因为她有什么秘密被英招发现?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辰光,手中之事也完了,明月预备丢下锄头工具,却听身边的伏清子突然静静开口道:“殿下累了嘛?眼看也完事,不如清子给殿下倒杯茶,且去大殿歇一歇。”

    明月回个头,只见伏清子仍旧维持适才的模样凝视着他,那神情专注。

    明月不免尴尬,委婉道:“不了,我想起还有些其他事。”

    伏清子依旧不肯放手,坚持道:“前些时带来的书画还说今日与殿下探讨呢,看来又是与书画无缘。”

    明月十分为难的样子,伏清子见收一看,微微一笑:“既然殿下还有他事,那就改日。”

    不过也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

    明月自然是答应了,且看她失落离开,此刻他也十分有愧疚之感,若是心太善恐怕连拒绝人都非常的过意不去。

    接着,明月去了月和殿,他身形一定,少顷,两颊上莫名泛起淡淡的红晕,目光炯炯。

    端看逸萱正在大殿内和着几位仙子眉眼弯笑,翩翩起舞,那几位皆是些一袭紫衣粉衫,她们临风而飘,长发倾泻而下,说不尽的美丽清雅。

    而逸萱除了清容纯美之貌,更是有着曼妙身姿,不过她舞起来着实生硬了些,且不说手势要如何的娇媚,那腰与跨之间则是要刚柔并济,她却十分笨拙地学习着。

    只不过在月和殿这般景象中,她却也脱颖,正是因为她清颜浅衫,青丝墨染,裙摆飘逸,长得若仙若灵,眼睛水灵般的仿佛从梦境中走来的皎月之光。

    忽然她娇躯旋转便看到明月愣在前方,她娇羞脸红,柔声道:“殿下怎的来不招呼一声。”那几位仙子们施礼默默就走了。

    明月温和朝她一笑,面上红晕已褪去,淡淡柔柔道:“方才不便打扰,听闻月和殿后园的喜花也开了,我便来此想去观观看。”

    逸萱疑惑地瞧了瞧周遭,她待在月和殿怎就不知有喜花?是个什么样子?

    “哈?喜花?我怎不知?殿下可否邀我也去看看?”她天真无邪道。

    明月颌首笑道:“自然是,走吧。”

    他毫不犹豫地牵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样子,只是姜重凌又冒了出来,定看明月牵住她的手便故意往他们两手间斩断拆开。

    明月愣是淡淡道:“又是你。”

    姜重凌面色得意道:“是我怎滴?月和殿我来不得吗?”他拉住逸萱的手,“走,我带你去看喜花。”

    逸萱将手挣脱出来,面容肃穆:“不用,我自个儿走。”接着将明月一望,“殿下,我们走吧。”

    姜重凌尴尬一看,紧跟在他们身后。

    院内绿树掩映,两畦芭蕉叶大栀子肥,只余一片芭蕉叶那模糊的阴影投放在明月的脸颊处,泛出一种朦胧的俊美之感。

    前方有一独亭屹立在池水中央。他们来到亭子里,逸萱的面容映在镜水中,她呼了一口气,顿看旁有石椅便坐下。

    石桌上一张干净宣纸被一星云鎏案的墨台镇压,在微风之中小心上下翻飞着,不能得以挣脱。

    “殿下可否教教我如何写得一好字。”逸萱兴致提出。

    明月低头专注瞧着手边研墨台,攥着毛笔轻轻点墨再放在逸萱的手上并且握住她的手,继而侧脸暖暖看向逸萱,“我来教你。”

    逸萱侧仰间便能清楚感受到明月的呼吸之声,更能余光里摸透出明月诱人的下颚。

    明月一身蓝衣裳,眉心一点红,举止文雅,清风拂发间赛过世间男才子,又生出一种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模样。

    她一不小心用力,墨笔多勾了几下,毁了此刻的美字!

    “殿下我……”她朝明月眨眨眼,有一丝愧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