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3章 冥花嗜血之术
    “殿下这么看着逸萱,着实让逸萱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明月闻言后,即刻转移了目光并且婉然一笑,“你的脸上也像一只花猫,快随我回琉璃宫吧,我唤仙奴们服侍你洗漱,日后你还是住在琉璃宫吧。”

    逸萱听他这么一言,虽是内心高兴,但是也惆怅了起来。

    明月见她犹豫了会儿,便紧张问道:“怎么了?你不想住在琉璃宫?”

    逸萱当然想住在琉璃宫,只是她略有些心事,她神色凝重道:“殿下,我去琉璃宫住恐怕不好,清子姐姐常来琉璃宫,且不能让她多想。再则,逸萱在月和殿甚好。”

    明月心底生出疼惜之意,目光温润,面色心疼地看向她,“你什么时候学会替自己想想?再这般傻乎乎……可就将我……”明月不再继续说下去,他欲言又止,心里面却是在想着那没有说出口的半句,“可就将我拱手让人……”

    逸萱诧异,快言一问:“殿下?将你怎么了?”逸萱反应迟钝了些,端看明月神色愁然便没再问下去。

    明月微叹道:“我让你住在琉璃宫,必会护你周全,你可不能再推辞。”言毕,他将逸萱拉往琉璃宫去。

    自那日黄沙始料未及地偷袭沙里城,魔族公主乔暮瑛便被九殿王子“掳”去酆都城平等王府,乔暮瑛小住了些时,终于在这日……

    陆殃在平等王府中的后殿里习灵冥界的法术,此术为冥花嗜血,亦是陆殃单传之术。

    只见他面颊间沉了沉暗影,眸色魅惑,鼻端哼出一声冷笑,唇角倾斜一弯。

    “既来此,不若,就趁着良景进来坐坐?站在外面偷看我,莫不是暗恋我?”

    原来是乔暮瑛在外偷窥,竟被陆殃发现。

    乔暮瑛索性进来,她高傲的下巴不曾垂下毫厘,面色傲娇,语气凶道:“你打算困我多久?这平等王府我出不得,小院也去不得?你到底是何意?”

    陆殃起身,此刻并不是一身红袍,而是一身高贵蓝色云花图案的锦袍,肩披白色的貂毛,不仅仅妖娆更是多了一层高贵冷艳。

    他并未束发,更没有戴乌帽,而是一袭不乱的散发垂髻,悠然自在。

    “本王好吃好喝的待公主,怎就叫做困公主?冷辰探了沙里城的情况,公主还需住些时日,本王有时候脾气不好,公主可不要不识抬举。”尤其是最后一句,陆殃的口吻更甚高傲。

    乔暮瑛攥着摆裙,缓缓踏前两步,“是吗?脾气不好?可真是不好意思,本公主亦是如此。”

    陆殃不弱,踱了两步,摸了摸她的黑金发冠,又拆了一根发簪,那粗手笨脚间让乔暮瑛神色慌张。

    “堂堂一个九殿王子,每每日日围在我一个魔族公主左右,怕是招惹些闲话,何不放了我省些事儿?”

    陆殃将发簪别在她左侧发间,继而点点头道:“嗯……甚好!将发簪别在此处好看至极,也不知是谁服侍你梳妆打扮,一点眼光也没有!本王定要罚她!”言毕,他又转而坐在方才位置。

    乔暮瑛轻嗤一笑:“你还真会转移注意力,我方才的话可有听见?”

    陆殃唇齿间细细品茶,丝毫没有在乎她方才的言语。

    乔暮瑛急忙上前一步,“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在说话啊?”

    陆殃喝了一口茶,缓道:“听见了。”

    乔暮瑛定定看着他,只见他嘴角一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公主的性子也太急了吧?我很是不清楚,为何公主如此抵抗平等王府,本王若是在乎闲言碎语,又怎会毫不犹豫救你到平等王府小住?”

    说话间,他起身前来,目光一厉,他手上便赫然幻出红色的光继而将殿门打开,外边儿服侍乔暮瑛的小奴被吸了进来,恐惧地站在陆殃面前,被陆殃定住死死的。

    “公主吵着嚷着要出平等王府,想必是你招待不周吧?”陆殃对小奴威胁一言。

    紧紧相逼之下,小奴怯怯道:“是是是小奴招待的不周,请九殿尊上责罚。”

    乔暮瑛闻言后怒道:“她只不过是小奴,何必紧言相逼?是本公主自己待不下去,与她何系?”

    陆殃神色一变,法力用的更猛烈,那小奴被他折磨的快要断气,他用的是冥花嗜血之术,倘若吸走了内力且不说有多惨,若是嗜血夺魂,那将是无永宁之日。

    乔暮瑛见小奴表情不堪,立刻喊道:“住手!我不离开平等王府了,快放了她!”

    陆殃松了手,又化出药膏递给小奴:“今日之罚可要记在心里了,若是公主再嚷着出去,本王只能拿你是问!”

    小奴立刻跪拜,怯怯言语:“多谢九殿尊上饶恕小的一命。”

    陆殃将冷辰从外边唤了进来,沉声道:“你扶着这小奴下去,本王赏赐的药膏会让之痊愈。”

    冷辰固然听命,扶着小奴起身便走。

    方才的那一幕让乔暮瑛神色愁然,她严肃道:“堂堂九殿王子居然威胁一个下属,真是卑鄙。”

    陆殃不屑,轻笑一声:“卑鄙?本王让你待在本府是在救你,沙里城依旧黄沙一片,你若是回去必然危险!不然,你想去何地?”

    “只要不待在这里,我哪里都愿意去!”乔暮瑛固执道。

    陆殃淡淡问道:“平等王府是如何招待你?你为什么如此不给本王面子?”

    乔暮瑛神色肃穆,直言道:“因为你是灵冥界的。”

    陆殃并未动怒,更不可能冷眼,而是不屑她方才的话。待她二话不说就要离开时……

    陆殃在她身后又悠悠开口一道:“放心,不会将你困在平等王府,过些时就放你走。”

    乔暮瑛只停住脚步,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哪里肯接受陆殃的一番好意,二话不说就冷冷离开。

    陆殃站在原地思忖良久,面色黯然,而这时,冷辰又过来了。

    “九殿,已经依照九殿的意思,小奴安顿好了。方才属下得来了密探消息,居在鬼洞的那位有事与殿下相商,想要见上一面。”

    陆殃满意一笑,“蓝沛……哼,本王正要找她,没想到她自己倒是先找上本王了。”

    “九殿万分小心,世间女子多半都是奸诈小人,切莫受之圈套。”冷辰劝之。

    陆殃阴笑道:“女子奸诈?哼……有点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