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4章 陆殃之痛处
    “说吧,你有何事?”

    鬼洞里传来陆殃轻傲之声却不见他的踪影,蓝沛缓缓睁眼,黑色面具与黑纱依旧戴着,看不出她任何明显的表情。

    “恩公鬼鬼祟祟,何不现身?如此谈话叫我如何方便?”

    话音刚落,陆殃现身轻言:“如今,你可是越来越放肆,竟敢要求本王。”

    只见蓝沛暗光里,嘴角上扬一笑,与陆殃一般,看起来都是一副轻蔑。

    “那么九殿是后悔当初救了我咯?”

    “本王着实后悔些,不过本王更是对你今日有事相商而感兴趣,说说看,说不定本王又会觉得不后悔救你一场。”

    蓝沛得意一笑,起身后伸手执起一团强光朝左上方绑着的男孩袭去,“腾”地一声,一股浓浓的火流顷刻间升腾而起,再则火流的颜色越来越阴红。

    男孩额间一跳,面色难看,他浑身燥热起来,接连不断地发出惨叫之声。

    “我吸走了你的半数功力,用这最阴之术借助你之身,想看看你能撑过多久。念你如此衷心,事后,我一定会给你留个全尸。何如?”蓝沛对男孩道。

    男孩哪里能顾得上说话,更是没有了知觉。还未扛过半盏茶的功夫,男孩便断气了。

    “我习这狱火之术不过才第五阶,再练下去,至阴之术狱火魂袍指日可待!”蓝沛又是得意一笑。

    陆殃眸色阴媚,轻嗤一声:“你可真是个歹毒之女。”

    蓝沛反应及时,仰天大笑,说话的声音倒是十分细嫩,“比起九殿尊上的心狠手辣,蓝沛的歹毒又算得了什么?”

    陆殃并未过多理睬,转身背对着她道:“所以你唤我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些?”

    蓝沛应了声,“没错,不知我的好恩公可否满意?是否答应我,助我得到幽灵珠,恩公的霸业,我必定会协助!”

    陆殃心里面儿生起怒意,岂有此理……还从未有谁这么和他说话,就好像是他要给蓝沛办事似的!他思忖许久,想来想去,还是纠结到底要不要帮她。

    蓝沛看他迟迟不反应,她便又开口道:“难道你还要考虑一下吗?方才也是看过我阴术的厉害,你还需要顾及什么?我的命是恩公你救来,日后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就不必,本王只要你的忠心不二。”陆殃回过身察了察她的神色,“你不就是要一个幽灵珠吗?放心,本王必会让你得到,只是现在的时机不佳。”

    蓝沛不解道:“那该如何是好?”

    “本王自有办法。”言毕,他一个转身不见。

    方才的对话让蓝沛站在原地又仔仔细细摸索揣度着。

    这些时日,姜重凌不曾与乔暮瑛见上一面,去了趟沙里城亦是没看到她,只是听得几个魔兵指出被带去了酆都城。

    姜重凌来到了酆都城,大门守卫的冥兵甚是猖狂,“你来干什么?酆都城岂是你想来就来?”

    这等窝囊气,他可是从未受过,如今倒是让他初尝滋味。

    姜重凌愤道:“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

    那冥兵想必是个新卫,他睁开大眼看了许久,岂料,居然摇着头道:“看不出你是谁!管你是谁!总之非灵冥界、天界外,乱七八糟的都不能进!”

    此话着实扎心,姜重凌拍起衣袖开始呛道:“嘿!本尊就不信了!你还认不出我来?这酆都城守卫的都换了你们这一波痴傻呆吗?”

    此时,白尊持着魂锁而来,面容依旧是煞白。

    “我说你这臭小子!怎么又来了?”白尊神情颇嫌弃。

    姜重凌闻言赶紧凑上前,“噢!我知道了!是你吩咐他们不许我进去的吧?”

    白尊一脸无辜道:“你这臭小子,纵使我再见不得你,也不会这么做!我白尊坦坦荡荡,哼!”

    姜重凌不解问道:“那会是谁?这些个冥兵面生的很,这究竟是谁把先前的换了?”

    白尊小声附耳道:“还用说吗?当然是……”

    “是本王!”

    白尊还未说完就听见陆殃的声音,他即刻揖手便默默离开酆都城大门之地。

    姜重凌眉尖一动,似乎有些意外,“是你?你为何换了先前的冥兵?”

    “传言你姜重凌上天入地行动自在,六界里无不敢尊,倒是和梦神殿下享有至高无上的特权!今儿近近一看,居然让本王觉得传言不可信,你姜氏重凌还想管一管我司掌的酆都城制度吗?未免伸手太长吧?”

    姜重凌不甘示弱,怼道:“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让我看了极为萎蔫,也不知明月那家伙怎么受得了你的?”他一副不屑,语气颇有些嫉妒的意思,虽说他样貌也不凡,但在陆殃这等清俊妖色的阴魅面前,他未必能胜一筹。

    接着他双手一抱又道出:“我姜重凌好歹在六界里响当当,而你叫什么九殿王子,好在我和明月这等上神知晓的多,恐怕除了你们灵冥界,其他都未听过你这官号吧?好歹你在灵冥界出身不寒,应当高贵才是,怎么就觉得你是平等王私生子一般?被淹没在酆都城?”

    最后一句直接戳中陆殃的痛处,陆殃冷冷一笑,抬手一挥,旁边的骷髅头瞬间变成了黑漆漆的飞沫,沫子溅射四散,直扑姜重凌面上而来。

    姜重凌自丹田之中提起一股真气运行,却顿看一个身闪,那迎面溅来的沫子似一道恨戾马鞭,丝毫无萎顿之势,继而将酆都城外的歪脖子树抽打到不见踪影,瞧着叫人心惊肉跳。

    眼下并不能脱身,姜重凌撑起火团,不过是念诀一刻,那火团毫无征兆地袭了过去,陆殃一下子措手不及,眼球里居然有着熊熊火焰威胁着……

    他顿了顿后反身一跃,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与他后背擦身而过,仅稍毫厘之距,还好惊险无事。

    “哼,我原本觉得你司掌酆都城是屈就,现在看来应该对你来说是无上荣耀才对!”姜重凌瞧见陆殃方才落了个下风不免调侃一下。

    陆殃根本不带换气,就着方才的一股灵气直接拢两指口念法诀,瞬时化出阴森诡异的彼岸花围住了姜重凌。

    “彼岸花?该不会是冥花嗜血之术吧?”姜重凌神色慌张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