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5章 三位大佬
    眼下看,姜重凌想要逃跑已是痴心妄想了,这彼岸花鲜艳夺目的同时居然暗藏杀气,围住姜重凌使他折腾不出什么来。

    陆殃并未得意,不过是一脸不屑,“对付你无需用冥花嗜血之术,这不过是冥花禁缠。”

    姜重凌闻言甚是觉得这“冥花禁缠”新词儿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他毫不在意道:“我还以为是嗜血之术,冥花禁缠听也没听过,你就想拿出这么个破术来攻击我?”

    姜重凌向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更是吊儿郎当,正当陆殃露出阴暗的笑容时,他全身被彼岸花围住,且绑得越来越紧。

    姜重凌皱紧眉头,垂目咬牙,方才说出的话实在是太大意,即使如此也无法再收回方才的口快。

    正当他双手吃力地挣扎,口念法诀时,陆殃撇笑道:“别再挣扎了,这样会让你的灵力变得薄弱。”

    姜重凌岂会这般罢休,他偏偏不听劝,反而更起劲儿,他双手拼命使劲地想要逃出彼岸花的威胁,却感受到心口之处似有一团冲击的力量。

    不过多久,他又觉浑身没力,也感受到自己的灵力薄弱了起来。

    “冥花禁缠之术?看来是我小看了!”姜重凌轻咳一声,说起话来也是十分吃力。

    陆殃终于得意了起来,于是执起手继续念诀,只看那彼岸花似藤条一般井井有序地推进,继而穿刺到姜重凌的衣服里去再蔓延至皮肤里,最后……

    姜重凌惨叫了一声,毫无反抗之力。

    他灵力暂时薄弱了起来,却不想那灼灼彼岸花舔至他肤处,本来如猛虎一般斩了他一刀似的,却在一道神光出现之时又迅速地萎蔫了下去,最后不得再近他之身。

    姜重凌惊喜一笑,转头一望,原来是身后那位仙气笼罩,飘然翩翩的梦神殿下明月。

    “原来是你啊,你这小子还是挺有良心的嘛,居然会来救我!”姜重凌倒是玩味轻松地打趣着。

    明月看向陆殃不悦的神情,转而对姜重凌冷冷道:“别自作多情!谁想救你!我不过是刚好看到,不想你们动手罢了!”

    姜重凌撅着嘴不悦了起来,“明月!你为什么总口是心非?救我了就是救我,何必说的就像没这回事!”

    明月懒得理他,瞥了一眼他后便关切地望向陆殃。

    “魂殇,你们怎么动起手来了?”

    陆殃还未开口时,姜重凌岔了一句:“他带走了黑蝙蝠,我来要人,谁想不放我进酆都城,简直欺人太甚!他与我没说上几句就对我动手!”

    明月肃穆地看向姜重凌,淡淡道:“我没有问你!”

    姜重凌甚是觉得尴尬,双手一抱看向它处。

    陆殃缓缓开口道:“是他出言不逊在先,我酆都城又岂是谁都能进得?”

    姜重凌一听就不高兴了,面色较真了起来,小气道:“此话何意?我堂堂先火神之子,天界的尊主阁下,怎么就进不得你们的酆都城?”

    陆殃口快,怼道:“尊主阁下?不过就是个虚位罢了!若是没有此位之尊,你也不过是六界里四处游荡的散仙,根本称不上天界中人!何必又拿你父亲出来挡面?”

    姜重凌不快,急道:“陆殃!你不要过分!”

    明月一直不言语,只是关切看向陆殃,方才听陆殃说姜重凌出言不逊在先,想必他心里面猜出姜重凌说了些什么话激怒了陆殃。

    陆殃懒得多理姜重凌,不屑一笑:“本王懒得理你!”继而平静地看着明月,“想必你来找我有要事,快随我进酆都城吧。”

    姜重凌扯住明月的衣袖,一副委屈却是一种不满的语气对明月说道:“你快看他!还跟我摆架子!”

    明月瞪看姜重凌,“你对他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明月只看姜重凌神色有愧,心中有数,严肃对姜重凌道:“难道不是你有错在先?怎么?还觉得自己委屈不成?你尊主大阁下的面子是否千金贵?是想六界都要取悦你?”

    姜重凌全当没听见也不言答,双手一抱走在明月的前面。

    随着陆殃入了平等王府后,却也看见了乔暮瑛。

    乔暮瑛欣喜,凑近他们笑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姜重凌见乔暮瑛身形瘦了许多,不免关心却语气随意了些,问道:“怎么你瘦了?是平等王府没有好好招待你吧?这个黑心九殿王子定是把你掳过来的吧?”

    这话刚说完,站在姜重凌身前的陆殃面色沉了下来,陆殃怼道:“你什么意思?本王好吃好喝供着她,怎么就是把她掳过来的?”

    乔暮瑛连忙解释:“你误会了!是他在沙里城见我遇到黄沙不便,就将我带到平等王府来小住了些时,倒也没什么,只是不太习惯没休息好罢了。”

    “你没事就行!我就知道你不习惯这里,我这就带你出王府!”姜重凌道。

    乔暮瑛心中已喜出望外,只是小心翼翼观察了陆殃似不屑又似不开心很在乎的样子,她无奈道:“我倒是愿意,可不知九殿王子同意与否?”

    陆殃气愤甩袖不理,跑去殿中心坐着闷闷不乐,只看明月也跟了过去。

    姜重凌索性也不管不顾,拉着乔暮瑛就走了。乔暮瑛倒是得意开心,这会子终于能出平等王府。

    明月看着陆殃郁闷的样子,安慰道:“你也不必与姜重凌计较,他不过就是个痞里痞气的废物,你何必在意他说的话,在意他的举措?”

    陆殃浅笑一声,“看来明月是站在我这边了。”

    明月温和笑了笑,淡淡说:“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与他动手想必是因为他激怒了你,不过也无需在意,就好比我……我也有心里的苦楚,被当众指出,惆怅必会有,但不值得我生气!”

    陆殃自是觉得有道理,更是自愧不如,试想谁能做到明月这般心冷忘我。

    “我若有你这般心宽那便好,我在意的,恐怕只有你知道,我确实不被父王看好,更不像是他的亲儿,一直以来是我心里的苦楚!哎……”陆殃说着说着不免一叹。

    明月何尝不是如此?他感同身受……搭了搭陆殃的肩另开了话题。

    “我今日找你来便是因幽灵珠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