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6章 明月与陆殃
    “哦?因幽灵珠?”陆殃故作不在意,神色颇淡定。

    明月温和问道:“可想出封印幽灵珠的法子了吗?”

    陆殃思忖再三,当日答应好蓝沛帮她得到幽灵珠,如今明月又提出幽灵珠,且想着万全之计才好!

    许久之后,陆殃才开口道:“我倒是想出了一个封印的法子,可以试试看,你只需将它带来,我平等王府人多眼杂有些不便,不如就带到徐川。”

    明月微蹙眉头,复述了一遍,“徐川……”

    他左右思量,心里面总是存疑,若是幽灵珠这等邪物因在徐川乱葬岗之地发生了异常,岂不是更糟?

    “可是……徐川乱葬岗是至阴之地,若是在这种地方封印,恐怕你会出事。”明月不放心道。

    陆殃洒脱一笑,“你担心过多,徐川之地就算是至阴,也不会影响到幽灵珠。在此地封印也不冲突,我何时怕过邪物?”

    如此一安慰,明月很是放心,神色也变得好起来,温润细腻地看着陆殃道:“既然你都这么说,那我放心了,只要不出事就行。”

    陆殃见明月满满关切,心中难免自愧了起来。

    而这时,一向规规矩矩的冷辰居然不懂规矩地乱进,似有滔天大事一般,却是小心翼翼地与陆殃附耳。

    明月见此状也并没有多虑更没有多问,等待冷辰交代事情离开后,明月神情紧张地看着陆殃,关心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陆殃装作无事,浅浅一笑:“无事,冷辰只是前来告诉我父王那边交代了些许事情需要我去办。”

    明月虽说十分相信陆殃,但这样的理由着实不够充分,冷辰如此急匆匆附耳交代想必也是大事,而陆殃的父王则是九殿王,向来也没有什么事情。

    陆殃见明月站在原地似在思考事情便立刻打断了明月的思索。

    “噢对啦,今日你就来问我幽灵珠封印的事情?可还有其他事情吗?”

    明月愣了会儿才晃过神,“嗯,好不容易来一趟,倒也想与你切磋切磋琴艺,若是你今日有余时,不如随我去漫山。”

    陆殃迟疑了片刻,方才冷辰通报的事情有些重要,但眼下又不能让明月看出,他只好勉强答应:“随你去漫山也可,不过只能与你切磋一场。”言毕,陆殃神色凝重。

    明月还没有看出端倪,而是爽快道:“那便好,只要能与你切磋切磋,不论几场,也算是我们多年后的小聚,那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明月说的直白,陆殃面色划过一丝欣慰,但始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们二位去到了漫山后便来到了漫山仙翁的住处,明月本想也将陆殃带来给漫山仙翁认识认识,谁想仙翁不在小屋里。

    他心中甚是失落,泄了一口气后,缓缓道:“本来让你认识认识漫山的高人,不巧,他不在。”

    陆殃神色疑惑,漫山高人?岂有他不知的?

    于是,他疑问道:“漫山的高人?他是谁?”

    提起漫山仙翁,明月笑的那叫一个如沐春风,更甚洒脱自如。

    “其实,我并不知他的真实身份,不过都是随口尊称他为漫山仙翁。”明月停顿了会儿,“他的法术高强,论大道,我明月学识浅薄,在他的面前可谓是自叹不如。”

    陆殃紧皱眉头,观了观四周,又觉气息十分熟悉,他小喃道:“为何这处的气息如此熟悉……”

    明月见他呆怔沉默便开口问道:“怎么了?方才可看出什么?”

    陆殃摇着头,回到以往的样子,淡淡道:“并没有,我只是随意看看。”

    明月不以为然,及时幻出了两个古琴在桌上,浅浅笑道:“我们开始切磋吧?”

    陆殃挑了挑眉,颇有兴致地坐上前,毫不逊色,“这次,我一定要赢你。”

    明月谦虚低调,听闻方才的话不过就是谦和一笑,“魂殇琴艺了得,赢我简直是容易的很,我还想与魂殇切磋学习。”

    陆殃嘴角倾斜,笑意豁达,二话不说就开始抚琴。

    琴音随着漫山云雾的风云涌动而悄悄搭调,只是明月还在做抚琴的试热。

    直到陆殃的琴音的音调越来越高时,明月才刚刚开始。

    无论如何,当下的想要盖过陆殃的琴音恐怕是难上加难,但明月依旧平静,淡如水。

    “如何?”陆殃得意问道。

    明月不动声色,冷静淡定地继续抚琴,就在一瞬间,他终于爆发了一个程度……

    陆殃甚是觉得有挑战,明月的琴声不仅快要盖过他自己,琴音还能婉转流畅,曲调独特。他不免邪魅一笑,“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赶上我。”

    不到一刻,陆殃实在坚持不住,终于停了下来,自愧不如道:“罢了罢了,我认输,还是梦神厉害啊!”

    明月温和笑道:“魂殇过奖了,我不敢配上厉害二字,不过就是随意发挥。”

    最可恨的是明月不仅优秀,还过于谦虚。

    陆殃忍不住调侃道:“你如此谦虚,叫我觉得你倒是过分谦虚,我是不是该理解你是变相的炫耀自己的琴艺果真高超?”

    明月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回应,无奈笑答:“魂殇几时开始又来玩笑我?”

    陆殃将明月相视一望,彼此如时隔多年分散的兄弟,再一次重聚时又是那般亲切熟悉。

    “我也该走了,琴艺也切磋完了。”笑了一下后,陆殃开口提道。

    “好,你有事就快去吧,大约我生辰之宴过后几日我便将幽灵珠带到徐川乱葬岗等你,我会命司徒星与你通报。”明月回应道,不时也提醒了重要的事情。

    陆殃目光定定看向他,似有心事一般。

    “到时我一定如期而来,我走了。”言毕,陆殃一晃便不见了。

    之前,冷辰与他通报的事情则是与在鬼洞的那位有关。

    陆殃神色凝重,来到鬼洞后既是一副肃穆又是一副阴沉。

    他见蓝沛席地而坐,今儿也没有戴面具更没有戴头纱,她面色虚弱苍白,她阖眼间还能看出微痛的表情,唇色也十分暗深。

    “冷辰与本王说,你炼升了三阶?却不小心伤到了自己,险些丧命?现下如何?”陆殃严肃的可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