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49章 明月的生宴(下)
    天帝将白袍袖一甩,转身踏回殿首。

    明月正在此时踏进宝殿,正低声相互寒暄的诸仙皆屏了言语,纷纷肃静了起来。

    他着了一身金贵的立领拖尾华服,与往常皆有不同的是头戴贵金属打造的头冠,一身贵傲。

    天后微微昂起头,一副很满意自豪的样子。

    明月揖手道:“明月拜见父帝母神。”

    姜重凌坐在下面却是十分不甘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这家伙今天可是出风头了,这身装扮都快要比上堂叔父了!”

    天帝肃穆抬了抬手,且听天帝朗朗缓声道:“梦神快入座。”接着,天帝谨重说:“诸位仙卿皆知今日是我儿的生辰,本座慰藉,感谢诸卿庆贺。”

    言毕,几位圣佛也刚好赶来,天帝急忙凑上前也照做一个“阿弥陀佛”的手势,则是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低头回个礼。

    圣佛献上法珠,和气慈善道:“阿弥陀佛,我等前来庆贺,献上区区小礼。”

    明月起身接过法珠,双手合十道:“多谢。”

    圣佛将明月一望,点头满意:“梦神不愧是天界里第一美男,更是六界中年轻辈里少有的参透大道苍生之神。”

    圣佛并不是在拍马屁,而是一副悲天悯人,高深莫测的目光看着明月说。

    他们说完后便一道金光一闪就不见了。

    天帝脸上自然是添了许多的光彩,天后更是自豪,她不免挑眉笑道:“诸位仙卿们不必拘束,请便。”

    言此,几位身穿舞服的仙子们轻飘飘登场。

    逸萱与月和喜神坐在一块,只见仙子们欢快地随着乐曲舞动,彩袖殷勤捧玉钟。

    素月仙子也在其中,她一身蓝彩仙衣,装扮优美温雅,她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一般,迷得在场众仙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逸萱不免生出羡慕之情,她对月和喜神悄悄说:“红爷,素月姐姐这舞姿真美,真叫逸萱羡慕的很,什么时候,逸萱也能跳成这样?”

    月和喜神慈眉一挑,弯着眼睛道:“萱儿生的美,跳起舞来想必是绝佳的好,且不用与素月相比,与天界里头仙奴们比即可,保准比她们都跳的好。”

    也不知月和喜神在夸她还是在损她,只觉这话听着叫人迷迷糊糊又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明月异常地盯着坐在对面的逸萱,天后斜着方向将两边一望,面色难看,显得十分严肃。

    舞乐就要结束,素月仙子一个回眸,笑容治愈。

    天帝脸上自然是光彩照人,连夸赞道:“好!雪女跳的好!”

    而这时,天后却是蔑了一眼,心中小喃:“雷责三回都没能导致她残废,没想到她恢复伤势这么快。”

    素月仙子神采飞扬,施礼道:“多谢父帝,女儿只是临时与姐妹们编的舞曲,让诸位见笑,不过是给在场的仙家们助助兴。”

    天妃温柔一笑,坐在侧位小声道:“陛下,雪女给梦神准备了礼物。”

    “哦?雪女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送给梦神?”

    素月仙子神神秘秘地施法,幻出了一个琉璃色的花,她声色喜悦道:“我知梦神最喜欢琉璃色,也知梦神司掌天下梦识,偶时当值常夜间不得安个好眠,我便在安神花中特意加了些香薰,又化出琉璃色,想必对梦神极有帮助。”

    明月且看了看,欣喜不已:“雪女有心了。”

    他接过素月仙子手中的琉璃花,温温润润的样子实在迷人。

    坐在对面的水神注意到了明月,不免抛出赞美的话,“都说天界属梦神最俊帅,又是难遇的与天同寿之命,今日看着甚是感想一片,不知梦神可还记得本神?”

    明月礼貌颌首道:“记得,水界之主镜蘅水神,小的时候就常听姜重凌提起过,亦是儿时见过一回,印象颇深,六界里当属水神淡泊名利,隐居深山救济凡人,实在使晚辈钦佩。”

    “梦神真会说话,梦神可要与我儿多些交流,在天界里替我管管他才好,你可是年轻辈里的榜样。”

    这话,姜重凌最不爱听,傲娇地不屑了一眼,一副有些不甘的样子。

    明月谦逊有礼,谦和笑道:“明月实在不敢当。”

    天后却岔了一句:“我儿怎如此谦虚?这年轻辈里就属你文武兼修,才智过人,灵力修为颇深,又是九重天的战神,你担得起如此夸赞。”

    天帝好似不悦,替姜重凌出了头,冷声道:“重凌也是不错,先火神之子,位居尊主之位,法术不逊,亦能挑起九重天大任!”

    “挑起九重天大任?陛下莫非忘记姜重凌火烧藏典阁,大闹蟠桃宴了吧?”天后忍不住呛道。

    此刻的氛围忽然变得尴尬且安静,月和喜神连忙起身,笑眼嘻嘻地说:“呀,老夫忽然想起与昆仑君准备了个凡间小秀给诸位助兴,不如我们开始表演吧?”

    昆仑君皱着眉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指着月和喜神的鼻子愤愤然,“你这红老家伙,你想自己表演干嘛带着本尊啊?”

    蓬莱仙君面色无奈,轻闭双眼扯了扯昆仑君的衣角又轻咳一声,昆仑君这才反应过来,方才是他不识相……

    昆仑君便立刻换了个脸色,尴尬将天帝一望,笑的十分勉强,“是是是,确实准备了一小段凡间小秀。”

    “既然如此,那仙卿们开始表演吧。”天帝谨言道。

    随后,月和喜神带着昆仑君表演凡间的说书秀,那昆仑君就在旁边映衬着,犹如一个小丑。

    下边儿坐着的仙家们终于被逗笑了,逸萱看着这番热闹亦是笑着不停。

    宴会结束后。

    天后瞧见天妃与素月仙子言语,她轻蔑了一眼,凑近她们面前又一副温柔和顺的样子,道:“雪女今儿看起来神采飞扬,那次雷责后,身体恢复的如何了?”

    素月仙子施礼,“多谢母神关心,雪女无恙。”

    天后满面笑容,但笑容里似乎参杂着虚假之意。

    “如此甚好,多些时日也好多陪陪明月,可不能让他一人闷着了。”

    素月仙子回个礼,道:“母神说的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