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57章 明月的专宠
    兰羽困惑,问道:“那该怎么办?”

    明月思忖的重点与兰羽不同,明月十分疑惑,他皱着眉头道:“我想不明白,母神为何不将护体灵珠归还回去,她留着护体灵珠有何用?”

    兰羽紧蹙眉头说不上话,只单单看着明月愁眉。

    明月思忖了片刻后,伏清子从殿外忽然进来……想必她早已听到他们方才的对话!

    “我正琢磨你们在干嘛呢?又在愁些何事情?”

    伏清子温柔的声音传来,一下子打断了明月的思路。

    兰羽倒是神情深切地望向伏清子,“清子,你今儿怎么突然来琉璃宫?是找殿下有何事吗?”

    伏清子笑道:“是呀,我来邀请殿下一起赏赏书画的。”

    兰羽望了望面色清冷的明月,明月无奈地回应一声:“赏书画……恐怕今儿不是时候了……”

    兰羽转向伏清子,暖暖地道:“清子,殿下近日着实有些忙,不若我与你一起赏书画,怎样?”

    伏清子脸色沉了沉后,又勉强一笑:“不用了,我去找逸萱聚聚吧,殿下可知逸萱在哪儿?”

    明月未张口,兰羽却先声道:“她在昆仑明月府。”

    伏清子温柔笑道:“那便好,我刚好要去趟昆仑采摘些梅花,顺道看看她去。”

    言毕,她施个礼便转身就走,兰羽急急望去又止住了脚步,转而对明月严肃道:“殿下为何总是拒绝她?清子每回从蓬莱入九重天已是不易,为何三次两次的拒绝?何不允她一次?”

    明月毫不掩饰,言语直快,“清子是什么心思,想必你也清楚,但我对她却是无意,我又怎能给她希望?若是如此,将来她会更伤心。倒不如直接拒绝,兴许她会慢慢放下,不是吗?”

    兰羽着实是一清二楚,明月的这番深言竟然让他无话可回,故此就闭了嘴,以示赞同之意。

    伏清子并未去昆仑,而是了无生趣地来到了鬼洞,刚踏入此地时,有一股阴气袭入身躯骨髓,她不免打了个冷颤,双目怯怯地四处张望。

    进到深处后,蓝沛果然在里边儿席地修炼,她听到了伏清子的脚步声,挣开双目阴邪一笑,“你来了。”

    “黑鹰与我传信,你们要开始对付姜重凌和那只白鹤,我倒是能提供出他们的方向,只是不知你们该如何做打算?”伏清子问。

    蓝沛的神色捉摸不透,她缓缓起身,然后道:“哦?那他们在哪?”

    伏清子样子得逞,答道:“那只白鹤在昆仑,至于姜重凌行踪诡秘,从来都是四处游荡,不过我与他们都认识,何不让我出手,将他们引到你们的面前。”

    蓝沛听了听后,满意笑道:“如此也可以,你有什么高见?”

    伏清子故作聪明,“我与那只白鹤逸萱来往甚好,她对我信任有加,只要我把她引过来,你和飞鹰就动手,她绝对打不过你们,至于姜重凌嘛,我会想办法骗他过来,你们提前设好埋伏即可,他对逸萱颇有意思,绝对会上当!”

    蓝沛仰天大笑,声音阴魅,“说半天,是想让我们先除掉你的情敌吧?”

    伏清子被蓝沛无情地撕开面具一般,她神色慌张,面色难看。

    蓝沛瞥了她一眼,接着道:“除掉她是当然,但姜重凌才是我们最大的目标,我为何要成全你先除掉那只白鹤放走姜重凌?”

    “怎能说是放走?只要你们设好埋伏,姜重凌插翅难飞!”伏清子努力辩解道。

    蓝沛一点兴趣都不想听,神气地看着她,不屑道:“看来天界的蛇也能言善辩,与那些个妖蛇蠢媚又有什么区别?你休想诓骗我,姜重凌的本事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是先火神与镜蘅水神之子,你我也知他深得天帝喜欢,虽然梦神身份尊贵,但依旧没有立储,天界众神常常猜测天帝会很可能偏向姜重凌,且不说姜重凌的修为如何,稍有差池,天帝和水神怎会放过我们?”

    伏清子顿时无话可说,蓝沛阴阴一笑,“你随我去趟沙隐城吧,我们也好在那儿商量一下对策!”

    伏清子毫无意见可言,眼下的也只能如此了。

    昆仑明月府中,这时已是深夜,雪不再落,逸萱早早就躺下,但总是睡着不安,明月若一刻不出现,她便担心明月在九重天会出什么事。

    明月近日确实忙碌些,他虽总是不说,但逸萱能够从他眉宇之间读出来。

    正当要闭眼入睡时,逸萱恍惚听到外边有声音,但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闭眼入睡前,她还是不够放心,便轻灵地起身,动作轻轻地走向房厅去,不料,见他一身清雅,皎月不染地坐在外边儿石凳桌前喝茶,他也不觉清冷。

    逸萱不忍心打扰,转过身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歇息去。

    第二日清晨,逸萱睁眼梦醒时见他仍是一身清雅,皎月不染地坐在石凳桌前,只是手上的茶杯已换成了一卷竹简书。

    明月抬头望着她和煦一笑,总能恰到好处地叫人觉着熨帖无比,逸萱看着深感通体舒畅。

    “昨夜睡的可好?”

    明月的温暖恰好,逸萱答道:“昨夜几番不能安眠,直到金乌快要出现时坚持不住才入睡了会儿,晨间闻得鸟语便醒来,逸萱不免十分佩服殿下竟然夜不眠一宿,但也担心殿下的身子累着了。”

    “想必昨夜是看到我一直坐在这儿吧?切勿多想,我何为梦神?自是司掌世间梦识,夜不眠早已习惯了,如何累?”

    明月保持住暖笑,见逸萱撅着嘴一副担忧的样子,他起身走到逸萱的面前,安慰道:“若你睡颜香甜才是我最好的休憩。你不必担心我,倒是要担心担心你自己,你的黑眼圈也重了一层,眼下恐怕不是被鸟语唤醒的,是饿醒的吧?”

    明月说中,逸萱没心没肺地笑了出声,明月接着道:“你去躺会儿,我给你做些糕点,听话。”

    好一句温声的“听话”,逸萱乖乖地就走回房间歇息去了。

    明月温和笑颜地看着逸萱进去,不论有再多的俗事缠身,明月永远都是云淡风轻地无懈可击,温和淡然地对待周身一切,不厌其烦地设身处地替身边人设想周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