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60章 蛇心(收藏,推荐,分享)
    魔主听着起劲儿了,他急急问道:“那么那位顶罪之人,你可有人选?”

    蓝沛留有悬念,“女儿自有安排。”

    魔主没再问下去,觉得是十分稳妥的办法,便点着头赞许。

    伏清子听完他们的对话后便悄无声息地走开了。

    直到已是深夜之时,伏清子偷摸着进入了蓝沛的房间,她翻箱倒柜地找东西,没过多久,她听出外面有脚步声,于是就及时幻出了一条蛇立刻躲进了一个箱子里。

    原来是蓝沛回到自己的房间,她身后还跟着个黑鹰。

    “记住,你的任务就是负责引姜重凌现身,引导他到东海,九殿在那里设有埋伏,一定要让他进入东海,这样,他不得不闯祸!”蓝沛得意一笑。

    “喏,少主放心,黑鹰谨记。”

    随后,她支走了黑鹰,于是她将护体灵珠拿出来放在一个金贵的宝盒里,接着疲乏地躺在床上。

    过了许久,那条蛇靠近宝盒,再幻出人形,接着伸出手偷偷拿了那颗护体灵珠。

    蓝沛一个机灵,立刻睁开眼睛抓住了伏清子的手。

    “我早早察觉出不对,便故意将护体灵珠放在这里,你还真够蠢的,居然能上当,白天里看到你见护体灵珠那般表情,我只不过是猜测猜测,没想到你还真对护体灵珠起了心思!”蓝沛轻蔑一笑。

    伏清子转而变得温柔起来,而这种温柔又是一种虚假装腔,“千万别误会了,我对护体灵珠并没有什么心思,而是借用护体灵珠去陷害姜重凌。”

    蓝沛狠狠地放开了她的手,严肃且冷冷道:“你有什么主意?”

    伏清子开口说:“我得知天帝准备向天后问护体灵珠之事,若是护体灵珠在姜重凌的手上然后刚好被发现,你想想……这后果会如何?”

    蓝沛轻嗤一声,对她十分不屑,冷哼道:“天帝那么袒护姜重凌,区区护体灵珠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天帝免了责!”

    伏清子辩解道:“你应该晓得护体灵珠对天帝来说很重要吧,亦是对天界重要,这也是九重天的规矩,天帝就算再袒护姜重凌,也必须得恪尽职守。”

    “哼,你莫不是忘了姜重凌火烧藏典阁,大闹王母蟠桃宴之事吧?这些个大逆不道之事,天帝不还是免了责吗?”蓝沛始终是不肯相信伏清子的话。

    伏清子依旧努力辩解道:“若我引他入东海闯大祸,再将灵珠栽赃他身上,那个时候他在天帝面前败露出护体灵珠在自己手上,天后再夸大事情的严重,两桩大事摆着,那么天帝该做何打算呢?”

    蓝沛思忖了会儿,接着伏清子的那句说,“天帝不得不依法处置……”

    “没错!那个时候,我想也无需你们动手。”伏清子在蓝沛耳后怂道。

    蓝沛终于被说动了,她满意笑道:“想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也以防万一,罢了,此事就交给你去做,九殿人手会在东海与你接应。”

    说着,蓝沛将护体灵珠递到伏清子手上,又试探性口吻问道:“不过呢……你如此煞费苦心究竟为何?姜重凌与你无冤无仇,你不去害逸萱,反而害姜重凌?”

    伏清子面容淡定的很,解释说:“此主意不过是我突然想到的,虽然没有与你商量,但也是好心一片想要分担分担。至于逸萱,我会有别的法子解决掉。”

    蓝沛半信半疑,尽管如此,她依旧将护体灵珠交给伏清子。

    “但愿你不要给我出任何乱子,否则死无葬身之地!”蓝沛威胁的口气可怕……

    伏清子依旧从容,温柔笑道:“我能出什么乱子?你放心吧,我会让他们两个都从此消失在六界里。”

    蓝沛阴邪道:“那便好。”

    此刻,她阴魅的嘴角抽动,整身都散发出一种阴幽邪气的气息,在这淡光的房间里更显得诡秘。

    又是清晨之际,伏清子回了天界,第一时间就去了琉璃宫。

    刚踏入宫殿,两位仙奴施礼道:“仙子,殿下不在宫中。”

    “那殿下去哪儿啦?”

    两位仙奴互看了一眼,她们不知当讲不当讲。

    伏清子面露微笑,友好亲和地说:“仙奴但说无妨。”

    “殿下应该还在明月府。”

    仙奴告知后,伏清子便去了昆仑明月府。

    明月府里,薄雾的晨曦中,明月纤长的背影叫人想起拂尘青莲,似乎带着一股青翠遥远的禅意。

    他背对着逸萱,望着窗外,左手拿着玉箫,清冷的风袭来时,吹动了他一身白裳,同时拂动起他的发丝。

    逸萱揉了揉眼睛,扶着床栏坐起身来,这才发现昨儿与明月在桃花苑玩了一日,又是练画又是练舞,身子骨早已是散碎疼痛。

    “醒了?”明月的声音温润又低冷,他脊梁挺拔得有些僵直。

    逸萱“嗯~”了一声,起身赤足欲要凑到桌前,望着满桌的膳食腹中已是馋虫大动,正待上前,她崴脚了一下,手腕却被明月施力一攥,格了开来,“当心一点。”

    逸萱低头一望,拽起裙边,两处膝盖已是红肿。

    “昨儿舞伤的吧?”明月一看,忧心问道。

    逸萱没有说话,痴愣在他身前,明月将她扶到桌前一坐,他蹲下来替她揉了揉膝盖。

    “今儿就好好待在明月府休息,我给你敷药,你哪儿都不许去!”

    逸萱点点头,也不晓得明月是在严肃什么,语气颇为着急又生气。究竟是在生她的气还是自个儿着急?瞬间气氛就变了……

    不就是膝盖受了个伤嘛?

    明月瞧见她又是赤脚,不免皱着眉头严肃开口道:“昆仑冰寒,你怎能就赤脚?”

    “将将起身忘了穿鞋,想着要赶紧吃早膳,肚子饿的慌。”逸萱看了看桌上的东西馋了馋嘴,又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

    明月没有回应,默默地给她穿上鞋子。

    不过多久,逸萱埋首吃了一会儿,再次抬头见他仍旧维持了那清冷的姿势目不转睛,似乎喝茶喝得专心,只是碟中清茶却未有半分减退,不晓得他想什么入了神。

    逸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殿下不饿吗?在想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