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61章 波澜中的甜蜜(太甜蜜)
    明月方才恍然回神,拾起手边的一个汤勺搅拌碗中的莲藕汤,不知怎的,他手上动作很是生硬,全然失了平日完美优雅的样子,一个勺子倒使得和一柄凶器一般,搅来搅去终是没能入口一次。

    他一双墨眉微微起澜,旋蹙。

    逸萱索性从他手中的碗夺过来,接着喂他吃了一口,又将湿巾递予他,这可真真是再贤惠不过再体贴不过了!

    平日里对她温和的梦神殿下,今儿却连个笑靥都不舍得献出,仍旧一径儿沉湎于思绪之中,眉宇深沉,仅只言片语吝于相赠……这怎是好?

    逸萱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殿下为何今早不开心?莫不是我起的晚些,让殿下久等?还是因我膝盖肿了,殿下怪我昨儿练舞不注意?”

    “昨晚回到明月府……”半晌寂静后,明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来了一句,继而又道:“你说你希望姜重凌也在,可以和我们一起赏桃花美景。”

    “我……那是随口一说的呀,殿下难道不希望姜重凌也在?逸萱觉着,他没有真正的坏心,也是咱们的朋友,更是殿下的兄弟。”

    言毕,逸萱正想继续吃下去,岂料,一股外力袭来,她身形一跌,坠入了一方怀抱。抬首触目所及却是明月清雅俊郎的面庞,双臂将她抱拢于怀中。

    “可岂能带他一起?”明月再温和的笑颜也遮盖不住眼底满溢而出的郁闷。

    “殿下莫多心呀,我昨儿真正的是随口一说。殿下今儿这么不开心,这会又将我这么一抱,是何意呀?”逸萱一脸无知地问道。

    明月终是豁达笑了笑,“水仙花自荐要做我的仙妃娘娘,你为何不自荐?”

    逸萱自个儿脱出怀抱,蠢萌道:“我……要如何自荐,若是殿下肯娶我,便从了就是,但殿下不肯,我又能如何呢?殿下如今怪怪的。”

    “我怪怪的?”

    “嗯~殿下以前总是避讳,常与我念叨男女授受不亲,如今怎么就自个儿……”逸萱不好意思说下去……红了一边儿脸!

    明月无奈一笑,“此一时彼一时吧。”

    逸萱正是个局中人,方才的“此一时彼一时”让她不解,“哈?什么意思呀?”

    明月转而深情地看着她,认真道:“你曾问我是否喜欢你,我今儿告诉你,你且听好了。”

    逸萱满脸期待地看着明月俊清之颜,亦是要个满意的答案。

    “曾经我斩了情根觉得生世定要无情无味,我孤冷惯了,接受不了自己的转变,更要顾及许多,如今不同,若是我再迟疑下去,恐怕你就要被姜重凌拐跑了。”

    明月刚说完,逸萱还是纠结着答案,她又问了句:“殿下到底喜不喜欢我嘛?”

    “你如何喜欢我,我亦是如何喜欢你。”

    那就是喜欢呗,纵使逸萱再迟钝也好歹听得懂。

    她不敢相信地站起来,小鹿乱撞地跑出房门口,心底里一直怀疑着方才是在做梦。

    一向清贵傲冷的梦神殿下,有着尊贵身份,清雅的爱好,文才兼备,法术高,怎会看上她这么一只白鹤?

    正当明月走过来靠近她时,伏清子居然冒了出来……

    “原来你们都在呀,我正找逸萱呢。”

    逸萱将明月一望,明月不冷不淡地说:“那你们小叙,我去仙池陪陪英招。”

    言毕,房内只剩下逸萱与伏清子。

    伏清子温柔开口道:“逸萱妹妹,近些时可好?”

    “还是老样子,清子姐姐呢?”

    “我每每想起你,你答应说会去蓬莱找我,从未见你踏入过蓬莱,今儿刚从天后那边告退,想着回蓬莱去又听说你在昆仑便来看看,不如妹妹也随我一起?我在蓬莱也不会那么的寂寥,我父亲炼有仙丹可助于灵力修为,妹妹何不看看去?”

    “仙丹~”逸萱惊喜万分,不过一会又迟疑了起来,“可是殿下不准我今儿到处跑,可怎么办?”

    伏清子提道:“不如明儿走吧。”

    逸萱就这样答应了。

    到了夜暮,他们吃过了晚膳。

    伏清子在膳房里偷偷摸摸,趁着小奴不在,她小心翼翼地掏出一瓶药,上面显示着“昏迷散药”,她先是倒入在一碗梅花羹里,再均匀搅拌,之后就速速离开了。

    她来到厅房见着明月独自看书,笑着道:“殿下还不去歇息,要不我唤小奴给殿下端来甜羹伴夜?”

    “不用,晚膳太饱,吃不下,你早些回房歇息去吧。”很明显,明月不想被伏清子打扰。

    “那好,若是殿下想吃,唤小奴就好。”

    言毕,伏清子便没趣的回房了,在房中自言自语道:“我不过是想用昏迷散药困住他,居然这么难实行。”

    另一边,逸萱去了膳房,看到了一碗梅花羹,第一时间心想着明月,便将它端了去。

    “殿下,我看着膳房里做了个梅花羹,殿下尝尝吧。”

    是逸萱端来的,明月自然是尝尝,他尝了几口后甚是觉得可口,笑道,“你也尝尝。”

    正当伸手喂在她唇边时,他手一个发颤居然放下手中的碗碟,眼前恍惚,头疼的厉害……

    “殿下怎么了?”逸萱扶住了明月。

    “想必是风寒了……”明月声音虚弱无力。

    逸萱将明月扶进房间,吃力地搀入床边,温声道:“殿下好好休息。”

    她正起身时,明月恍恍惚惚地拉住逸萱的手,虚弱无助道:“不要走,我的头好痛。”

    逸萱也不知如何是好,着急地坐在床边,俯身帮他揉着太阳穴,就快要撷住了明月的双唇……

    明月冰冷的双手触感她后背,隐约看到明月眉心一点红泛着淡淡的微光,手臂下现出一条粼粼光片,在月光的精粹恬淡中显得夺目。

    明月睁开双目,点漆莹黑的瞳仁凝视着逸萱,双手扶着她的脸颊衔住她的唇瓣。

    不知何时起,衣物尽数除去,逸萱感到后背一凉。

    逸萱微微抬首,撞上明月神情绽放的眼眸,读不清也参不透,只是面上羞红。

    浅色帘子好似云雾缭绕,看不清,只仅房内一盏青灯照壁,窗外的皎洁月光微微透出淡淡的光照落在房内。

    此刻,外边儿冷风飕飕,里边儿却暖暖痴痴。

    这大概就是月和喜神提过戏文里边儿的精髓……

    所谓双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