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67章 长安美男子(明月下凡)
    裴若鸢见他一袭白衣锦缎,上边印有青丝水仙云案图,衣裳质地好,看起来名贵,想必是个高达贵公子。

    他则是半束发,头上戴着束发嵌雀雕大理石白玉冠,仙气飘飘,全身散发温润淡雅气息,眉心处一点红更是引起她注目。

    明月下凡已有些时日,在长安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

    在天界,他这身装扮还不算什么,但在凡间里,这种扮相有些贵傲,总能让旁人猜想出他的身份不是宰相家的公子就是哪个世子。

    “方才误撞二位多有得罪,不知贵郎伤着没?”明月目光清朗地看向裴若鸢,他似乎察觉裴若鸢是女子之身,不过是谦谦有礼没有当场试问。

    裴若鸢眼中闪过一丝傲气,故作男子之声道出:“无事,倒是公子下回可莫要走路不长眼,今儿是撞上我这种好说话的,下回指不定撞上土匪打劫的。”

    明月一眼洞悉出她是女子之身,他低眸浅浅弯了弯嘴角,“小娘子说笑了,长安太平,土匪打劫的不敢在白日里造次。”

    裴若鸢与小曲二人呆愣哑然,对于明月突然拆破她们是女子,心里头一点也没准备,觉得突然。

    怔了一会儿后,裴若鸢深吸了几口气,回过神,然后用回她女子的声音开口道:“公子还真是眼尖,我们一路跋山涉水而来,还从未有人识破我们是女子,看来公子真是个不简单之人!”

    “小娘子这么一说,倒是真真将我误会了,何为不简单?我不过是观察的入微些,倒也不难看出你们是女子,声音,身形皆能看出。”明月只是无意说出,却是无情撕了她们的面子。

    小曲听着就不高兴起来,咋呼咋呼地说:“公子好生无礼啊,就算看出也总得给我们留点面子吧?”

    明月不予理睬,倒是旁边的司徒星很快就不爽了起来,将小曲狠厉一对视,态度严厉道:“你当你们是谁呀?我们公子凭什么给你们面子?”

    小曲前脚一迈,忍不住想要怒怼,却被裴若鸢挡住。

    裴若鸢淡淡地说:“我们如此争吵毫无意义,就此别过的好。”

    明月礼貌颌首,谦逊地揖个礼后便从她们身边先离开。

    裴若鸢转身将他们侧身一望,透过眼前的一层纱幕照射进来的阳光,隐隐看到明月的侧颜俊美。

    她也不知为何就突然叫住了他们。

    明月转头,一副不冷不淡,目光却是温柔,“小娘子有何吩咐?”

    “对了,你叫什么?”

    明月没有及时回答,他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回想起曾经初遇逸萱时,逸萱也如此直接问他名字。虽说她不是逸萱,他也不知方才为何突然脑海里闪现出与逸萱初相识的画面。

    司徒星在他身边提唤了几声,明月才回了神,然后淡淡道:“在下姬明月。”

    小曲听闻他叫明月便神色大变,转而激动,态度与方才截然不同,连裴若鸢在旁甚是觉得尴尬,心里头嫌弃着。

    小曲面色惊喜地问道:“可是我们一路听来的长安美男画师月郎?”

    明月和煦一笑,“不敢,那些都是虚造的名号,唤我明月即可。”

    小曲的一举一动皆能看出她此刻心里面真是后悔的紧,先前不该对他们那么的凶。

    司徒星倒是看着不顺眼,见着她如此的转变,着实抵触。

    裴若鸢眼中虽是闪过一丝丝光,却还是一副毫无兴致,冷冷淡淡的样子。

    “那么不知二位方便告知美名否?”明月问。

    裴若鸢道,“我叫裴若鸢,乃系河东裴氏,她是我的侍从丫鬟名叫小曲。”

    裴氏……

    明月听着倍感熟悉,只是一时还未想的仔细,只单单思忖着。

    “我们还有事,日后若有缘再聚,后会有期。”言毕,裴若鸢拉着小曲就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

    而明月却不放心地看着她,司徒星见状疑惑不解,问道:“殿下为何这么看着她们离开?莫非是担心她们?你们只不过是将将碰巧撞见罢了!”

    明月的眼眸里有着读不尽的细腻与温柔,而这样的神情目光曾经只仅仅献给逸萱,如今用同样的目光投向裴若鸢,司徒星实在是不解,心里犯着些嘀咕。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有真正看到她的面容,却总是有股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似是她身上有着逸萱的影子,不自觉会让我……”

    司徒星连忙打断了明月,“殿下!她怎么可能会有逸萱的影子呢?她那么的清傲冷淡,逸萱那么的活泼可爱,分明就有极大区别。”

    明月垂下眸子,提着扇子静静走了。

    夜快深,她们找了家驿站住下。

    吃过晚膳后,她们一起趴在床边上聊天。小曲先起了话题。

    “娘子,你觉得那位月郎长得如何?”

    小曲的问题直接让她不敢正面回应,她思量了许久后,小曲又问:“我见着他总觉得他似是神仙下凡一般,可真是俊美呢,也不知将来他会便宜给哪家娘子。”

    裴若鸢忽然一怔,小曲恍惚问一下,“娘子?怎么啦?”

    “我倒是觉得他好像我梦里经常出现的白衣公子……”

    “不会吧?”小曲大跌眼镜,由于裴若鸢语出惊人。

    待裴若鸢想了想后,又沉寂了下来,十分头脑清醒地道:“不过呢,梦里的他还不知是个什么模样,只是一袭白衣隐隐约约,今儿看见他也是一袭白衣,倒觉得可以联想联想。”

    小曲松了口气,无奈道:“娘子,以后能否不要这么没有头绪的联想?”

    裴若鸢见小曲反常,小曲手忖着,目光投向地面害羞笑着,她将小曲的耳朵一揪,语气试探玩味,“你又在想什么呢?嗯?”

    “哎呀,痛!”小曲把裴若鸢的手扒开,娇气撒泼地喊道。

    “快说,你是不是见着那位月郎就心动了?”

    小曲无奈地回答道:“没有,我只不过是欣赏月郎的俊貌,月郎是娘子的,我怎有非分之想呢?”

    裴若鸢翻了个白眼,到底也是个千金闺阁里头的小娘子,玩笑一说就娇气了起来。

    她倒头便睡,侧过身子回想白天里与明月相遇的情形,面色并未有羞涩,难以摸透她的心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