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73章 陆殃的手段(冥界男配)
    “既然没事,那么小娘子就快回去吧,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一步!”

    言毕,明月急匆匆地离开了海棠社,看他这副严肃的样子便知有非常紧急的事。

    他一路就在思忖着方才发生的那一幕究竟是何因。

    那随从先是抽搐再是中邪一般变了一个人,最后被一掌击倒又开始了抽搐!

    正当他来到一个树林子里时,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他……

    他蓦地停住了脚步,身前一顿,忽地一个转身又不见半个人影,分明也不可能是幻觉。

    明月环了环四周,再冷冷地道:“我知道你在跟踪我,出来吧!”

    不过半响,裴若鸢从一个堆丛里走出来,真真叫明月惊诧。

    “怎么会是你?你跟踪我作甚?”

    “我……我就是有事想请教你!”

    看出裴若鸢面上的诚恳,他松了松一口气,不冷不淡地问:“何事?”

    裴若鸢伸出手,将自己的手腕摆在他眼前,然后道:“月郎会把脉吗?”

    “会一点点。”

    真没想到明月还懂一些医术?

    明月一直就谨遵“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他迟疑了半响。

    裴若鸢一再坚持让他把脉,态度言和,“我不会介意,月郎不必担忧。方才看你能有办法救治那个随从,想必你是懂一些怪病。”

    明月谦谦有礼道:“那就多有得罪。”

    他伸手掐住裴若鸢的手腕,表情一点一点的在变,从最开始的平淡到微蹙眉头再到皱紧眉头,双目凝向她,神色疑惑且凝重。

    裴若鸢透过明月的神情不免心头慌乱,神色紧张地问道:“如何?月郎看出了什么?”

    到底是个神仙,自然是比凡间普通的大夫强一万倍。

    明月疑惑问道:“不知小娘子可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或是怪事?又或是得罪过什么小人?”

    裴若鸢皱着眉头细致想来,丝毫没有想到什么,素日里从未与谁争执过,虽说性格略有些清傲,但待人不薄,除了主母与裴芊芊处处暗地针对她,似乎也没什么人会想加害于她。

    她摇着头问:“月郎为何这么问我?”

    “脉象在平常看来是平稳,但我看来却觉得十分怪异,小娘子定是得罪了小人吧?”

    裴若鸢一震。

    “大夫瞧过我,说我脉象平稳,没有生病的迹象,可我面额滚烫,偶尔虚弱无力,是否是得有怪病?”

    明月提道:“可否看看小娘子的面容?”

    裴若鸢揭开帷帽,透着淡淡的纱,明月似乎看出了她的芳容,再待她彻底脱掉帷帽时,明月震住!

    “逸萱?”

    她居然与逸萱一模一样!

    明月从未想象过逸萱还会站在他的面前。

    裴若鸢十分不解,疑惑又惊慌地道:“什么逸萱?我不是逸萱,我是裴若鸢啊!”

    明月不管不顾,扯着她的肩,激动道:“你就是逸萱,我曾说过你还会归来,不会消失,果然没错!”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裴若鸢云里雾里地摸不着头脑。

    明月失去理智一般,抱住了她,“逸萱,你过得好不好?你消失后可知我是怎么度过的?你问我是否能当我的仙妃,我告诉你……可以!”

    “pa!”

    裴若鸢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重重地打了他一耳光,严厉喝道:“你也疯了吗?什么逸萱啊?乱七八糟!我是裴若鸢!记好了!我叫裴若鸢!”

    眼前的女子虽然和逸萱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格截然不同。

    这就好像是心底里好不容易萌生了希望火种,却又被无情地扑灭一般!

    明月恍若清醒,他缓了缓情绪后,淡淡地说:“对不起。”

    说完后,明月失落地转身离开。

    裴若鸢站在原地还在愤然,心里更是不解,方才明月的一言一行……

    明月很少失态,若是失态也是因为逸萱,可见逸萱在他心底里有多么重要!

    回到府邸。

    司徒星帮忙将明月的披风卸下,关切问候了一声,“殿下去了趟海棠社,怎么就引起哈工重?是遇到了什么事?”

    “殿下?殿下?”

    司徒星伸手在明月眼前晃了晃,明月这才回过神。

    “昂,没遇到什么大事,不过……我得去找一找魂殇。”

    “九殿?找他作甚?”

    明月唉声叹气,无奈地道:“今日眼睁睁看到那个凡人被附身……能会这种术法的恐怕就只有他了吧!”

    “那九殿为何这么做?手段未免阴狠了点吧?凡人的躯体怎能受得了?若是长久附身恐怕凡人性命难保!”司徒星疑惑道。

    明月心中有数,面上却看起来烦闷不安。也不知他此刻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或许十分纠结与痛苦,陆殃如此做到底是为何?这正是明月匪夷所思的问题。

    “看来我得去趟灵冥界的酆都城!”明月最后决定了。

    来到酆都城!一千年后的酆都城变化不大,只是酆都城大门处又换了新的冥兵,他们穿戴的服饰也变了,皆是唐装,头戴黑纱。

    守门的一位新来的冥兵闻得明月身上的仙气,虽说资历不够,还不能辨认出明月的身份,但好在聪明,他嬉皮笑脸,哈腰鞠礼,道:“上神是准备要去哪儿?小的可以指路。”

    “我要去平等王府。”明月冷淡地说。

    冥兵热情似火一般,立刻给明月引路。

    平等王府还是老样子,孤孤单单的也就只有陆殃。

    冷辰急匆匆去往陆殃的房间通报,他不敢进去,只在门口站着说话,“九殿,梦神来找你了。”

    许久不听回应,冷辰凑近门缝看到陆殃背对着,披头散发,好像在修炼什么术法,只见屋内半空幽幽红光甚是可怕。

    冷辰更加不敢打扰,只好守在了门外。

    明月突然出现,冷辰神色慌张地又喊了一声:“九殿,梦神来访!”

    里边儿,终于有了回应之声,“进来吧。”

    明月独自进了房间,看着陆殃披散着头发,一身红衣,背对着他席地而坐。

    “一千年了,你怎么突然想到了我?”陆殃的声音阴魅好听的叫人难以抗拒。

    明月神色肃穆,质问道:“你为何这么做?让一个凡人被附身……”

    “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你嘛?”陆殃起身转向看明月,辩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