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74章 贼窝(新书多多支持分享)
    “为我?”明月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讶。

    陆殃哈哈大笑,眉目间十分轻快:“那位公子哥与他的随从对你一点也不客气,更对你不敬,我替你教训教训他们有何不可?让他们自相残杀去!”

    明月大骇,没想到陆殃居然会用这种方式惩罚他们,若稍不小心,那位中邪了的随从将锄头打到杜云鹘头上岂不会成为阴魂?

    “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倘若随从用锄头挥入他的头顶,他必死无疑。”明月叹息不已。

    陆殃毫不在意,语气轻快的很,“生死由命!我不过是施法让野魂附随从的身,至于他做什么都在于他自己,你是天界尊贵的梦神殿下,何须在意区区凡人?”

    明月的目光渐渐冷淡了起来,“千年已过,只怕天上的仙人们将我淡忘,在我看来,梦神不过就是个虚位了。”

    陆殃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急劝道:“不会的!他们不会将你淡忘!你是未来的天帝,你需要振作起来,你有你的职责所在,将千年前所发生的一切忘却掉吧!”

    “忘却掉……”明月自讽一笑,“罢了,就随之去吧。”

    陆殃搭了搭他的肩,细心叮嘱道:“千年了,你且多对自己好一点。”

    明月点头,却也难掩面上的惆怅,“我之所以下凡是想查到睚眦的下落,顺便找出当年用幽灵珠杀害了逸萱的那位女子!”

    陆殃蹙眉,心头慌了一下却并未表露面上,而是转移了话题,“可查出睚眦了吗?”

    “就是那位公子哥!杜云鹘!”明月一口咬定,坚决道。

    陆殃讶然:“杜云鹘?他的前世就是睚眦?”

    明月微微颌首,游离间,陆殃却默默阴邪一笑,又不晓得他打什么主意。

    明月依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走出房门欲要离开,对陆殃忠恳了一句:“魂殇,以后莫要为我做这些糊涂事,凡人的命数由不得我们插手。”

    陆殃幽幽开口道:“我不会加害凡人,你放心。”

    如此便好,明月道了个别后便一个转身就消失了。

    他回想起在林子里抓住裴若鸢不放,硬生生将她看成了逸萱,还被裴若鸢狠狠打了一巴掌,最后清醒过来后又将她一个人丢在林子里便离开。

    但他又细细想来,一个小女子独自在林子里,若迷路岂不是糟糕,倘若遇到了土匪打劫便是更加糟糕。

    于是,他又回到了那个树林子里。

    四处寻找一阵,终是徒劳无获,明月灵机一动,甩手用术法将土地一震,土地面上炸开了个洞……

    蓦地土地公现身,郑重的行了稽首大礼,没有任何言语,只是伏在地上久久不起,身体颤颤抖抖。

    繁文缛节,向来都是有一定地位的人才会严格遵守。

    “不必如此,先请起吧。”明月扶起土地公,客气道。

    “你且回答我,可见过清秀的小娘子在这片林子里出现?”明月问。

    土地公度了度,接着徐徐道来:“林子里甚少有人来往,皆是些村夫村妇,若说小娘子,倒是见过一位貌美娘子,似乎往西南方向去了,那边则是荒山……”

    “荒山?”明月一惊。

    土地公无奈摇头:“是呀,那里皆是村民们打猎捕物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土匪黑劫!”

    土地公看着明月皱着眉头,又疑惑不解地问:“上神打探一介凡人作甚?”

    明月没有回答,他神色凝重,二话不说就去往了那片荒山!

    天色渐暗,裴若鸢翻过了一座山依旧没能走出去,她瞧着不远处有个客栈,方圆不知多少里皆是荒芜人烟,怎会有个独客栈?

    虽觉得奇怪,但眼下也需要歇息住宿。裴若鸢索性壮着胆子试试,她深呼吸一口气,继而挺着身子进了那家客栈。

    “有人在吗?”

    “有没有人?”

    刚踏入,她见屋内乱糟糟,桌凳已是破旧,甚至还有些许桌凳崴了腿,梁柱上还有些蜘蛛网,可见是多久没有人打扫。

    裴若鸢又亮出嗓门,试着喊道:“有人吗?”

    “来啦来啦!”

    是个约莫三十岁的女子之声,裴若鸢见她匆匆忙忙下楼而来,脚蹬楼板的声音“哐当哐当”响。

    女子神色自若,她梳着个高髻,戴有不少的珠钗,花枝招展,一袭广袖长袍外衣抹胸打底裹长裙,腰间用飘逸的系带紧紧绑着。

    这般荒芜之地,又是破旧的客栈怎会出现这么个穿戴多样的女子?

    “呀,是个貌美的娘子,如何称呼,从哪里来去往哪里?”女子笑脸盈盈,声音尖锐,又看着裴若鸢,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裴若鸢忽感不对劲,警觉的很。

    她淡淡地道:“我本在长安,今日赶路去远房亲人家,路过此地,想找个落脚的地方。”

    女子格外提起了精神,抖擞地道:“好说好说!我这儿是个客栈,方便娘子入住,若是娘子赶路饿了,我这儿也有些熟食,娘子不嫌弃可以笑纳。”

    裴若鸢面色无奈,委婉拒绝道:“多谢好意,在路上吃过了些干粮,当下不饿。”

    女子没有强求,依旧陪着笑,“既如此那就安排娘子入住,若是饿了随时吩咐。”

    “多谢!”

    说罢,女子领着裴若鸢上楼,安排了一间房让她入住进去。

    房间里倒是干净的很,收拾的一点也不马虎,裴若鸢思索良久,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那女子端来了洗脸的水盆放到桌上,对裴若鸢嘱咐了声:“娘子可随意,有事唤我,叫我李二娘。”

    “多谢李二娘。”

    “就不打扰娘子了,早些歇息。”

    嘱咐完,这位李二娘退出了房间,她的眼神似乎变得阴坏起来。

    裴若鸢小心翼翼地捧了一杯水洗脸,擦拭好后,她便找个地方坐下继续思索着。

    外面渐渐有些声音,她十分谨慎,绷着神经紧张地凑到门前,贴着耳朵仔细听外面的动响。

    有桌凳的声音、说话的声音、脚步声……

    裴若鸢心跳的厉害,眼皮子也在跳动,她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这个小娘子俏皮的紧啊,这等机会来之不易,你们要好好抓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