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79章 又入孟婆亭
    “行行行,我去还不行吗?”姜重凌无可奈何地答应,面上依旧是一副不情愿。

    言毕,他一个转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到灵冥界,又得先进酆都城,夜晚的酆都城很是明亮,四处皆是冥火灯高高挂起,或是空中飘浮。

    守门的几位冥兵眼生,这一千年来,姜重凌不曾来灵冥界,这次一来,他大摇大摆地走近城门处,却被几位冥兵拦住。

    “你们不认识我?真是大胆!我都不认识?”姜重凌的内心深处十分烦闷。

    他是堂堂的先火神之子,六界里行踪诡秘,亦正亦邪,一号捣乱分子。在天界有天帝袒护,在水界则是能呼风唤雨,在魔族又能高调行事,试问除了明月,还有谁的后台比他硬?

    “我管你是谁?不认识的都得给我退后,不得进入酆都城!”冥兵口气不小,这些个冥兵皆是陆殃一手提拔出来。

    “让我猜猜你们这些虾米蟹将是谁调教出来的。”接着,姜重凌嘲讽一笑,“哦,我猜是那个不人不鬼的九殿吧,叫他出来。”

    几位冥兵互看了一眼,心中疑惑姜重凌怎么如此狂妄,整个酆都城都是陆殃掌管,他居然口出狂言。

    “你有本事,你自己去叫九殿出来。”其中一位冥兵呛了一言。

    姜重凌火急火燎地硬要闯进去,于是使出火焰之术将他们一一打倒在地,然后正大光明地进去了。

    来到孟婆亭。

    孟婆瞧见是姜重凌的身影,不禁地无奈叹气,仿佛知晓他来此准没好事。

    “孟婆孟婆,我来了!快给我倒杯茶,口渴。”

    孟婆还未起身,姜重凌便坐好了位置,就等孟婆给他上茶。

    孟婆吩咐小童们奉茶,随后对姜重凌作揖道:“见过尊主。”

    姜重凌犹如一个小孩子一样,他看到桌上摆着的花生米便似一只馋猫,二话不说就往嘴里塞。

    “不知尊主来此有何吩咐呀?”孟婆十分无奈地看着姜重凌问道。

    姜重凌将最后一颗花生米送进嘴里后,再拍了拍双手残留的米渣,忖了忖孟婆额上的汗,言语轻松地道:“孟婆,我来此奉梦神旨意,想查查关于河东刺史之女裴若鸢的前世。”

    孟婆惊谔地看向姜重凌,眼睛都不带眨一次,不可置信地问:“裴若鸢?梦神查一个不相干的凡人的前世作甚?这前世经历是不可泄露,非天帝之命,是无人敢有这等权限。”

    “就查查吧~我也是受梦神之托,想必梦神是受天帝旨意吧。”姜重凌无可奈何,硬着头皮再三要求。

    “当真是明月要查的吗?”

    姜重凌听到耳后传来熟悉却让他讨厌的声音,只见孟婆卑躬了起来。

    “见过九殿。”

    “孟婆不必拘礼,若是梦神想查的,你放心去查,有什么责,本王担着。”

    听到九殿陆殃的话,孟婆这就放心了,她不带丝毫磨蹭,快速地掀起袖子,一道青色的光浮现在幽绿幽绿的半空里幻出了一本一本的册子,随后,一本本册子就在半空里翻来覆去,反反复复。

    孟婆找了半天,抹了抹额头的汗,再确认了一番:“裴若鸢芳龄多少?”

    “大概是十六岁。”姜重凌道。

    孟婆又一次翻来翻去,一点一点地看,不过多久,再次问了问:“尊主确定是河东刺史之女裴若鸢?”

    姜重凌本是十分确定,经过孟婆再三询问,他自己都开始不太确定,于是闷了闷声,唯唯诺诺地道:“嗯……是的吧。”

    孟婆十分吃力,只好施法将册子关闭,作个揖,摇头道:“回禀九殿,尊主,并未查到裴若鸢……”

    姜重凌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查不到?明明就是叫裴若鸢,十六岁,家住河东之地,父亲是河东刺史。

    陆殃好似明白了其中的玄乎,只是不明道出,仅仅随口一句:“既然没有关于裴若鸢的前世记录,那么你该走了,这里不送。”

    话音刚落,姜重凌不满道:“堂堂的九殿简直不知待人处事,我好歹是天界的尊主,你敢这么嚣张?”

    “本王好歹是灵冥界的九殿,平等王之子,与你这个天界的尊主不分上下,更何况这是本王的地盘,我想让你走你就得走,我想让你留你便能留。本王看你不顺眼,你就得收敛收敛,要不然,再让你尝尝本王的厉害。”陆殃阴魅一笑,艳色迷人。

    姜重凌傲然挺身,不屑道:“哼,本王上天入地,横扫六界不带怕的,你能奈我何?”

    “自然是不能把你怎样,但是教育教育你,本王还是有资格的。”说着,陆殃默默开始念诀。

    姜重凌见状,机灵地转了个身,刚好逃过一道彼岸花,那一道彼岸花就此将旁边的凳角快要侵蚀磨光。

    如此骇人,姜重凌迅速使用火焰之术,一团团火冲向陆殃,陆殃甩袖左挡右挡,火势来的凶猛,有些让他猝不及防。

    “怎样?还说不定谁教育谁呢。”姜重凌得意洋洋地道。

    陆殃一点也没否决,仰天一笑,“不错,一千年了,你的功力果然是有所长进,本王更是要与你一决高下!”

    孟婆站在安全的地方撕破了嗓子也叫不住他们。

    经过一番厮斗……

    陆殃与姜重凌依旧是平手,陆殃本来可以胜一筹,只是有所顾及便让了几回。

    姜重凌傲气一笑,“怎样?九殿是否再来一回?”

    “不用了,这是孟婆亭,还是莫要打搅此地的魂魄。”陆殃严肃认真地道。这也是极少见到他如此严谨。

    “算咯算咯,真没劲,走咯~”姜重凌了无生趣地离开了此地,一个转身又是无影无踪。

    孟婆走近陆殃身前,拱手道:“九殿能知方才的原因吗?为何查不到裴若鸢的轮回记录?”

    陆殃轻蔑一笑,目光高深,“看来本王要去见一见他了。”

    他?他是谁?

    孟婆很是好奇,多嘴问了问:“九殿说的他是何方神圣?莫非是他做的手脚?在灵冥界还会有谁敢这么做?”

    陆殃的嘴角抹起耐人寻味的笑容,道:“除了冥帝有所本事,就还剩下另一位高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