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85章 厌胜之术
    小曲就要忍不住上前继续叱言,裴玄关一把拉住了小曲瞥了一眼,她才默默没有发声。

    裴玄关礼貌地说:“既如此,我们明日再来问问,有劳二位还是帮我们说一声可好?我们是裴氏子弟,小妹病的离谱,还望你们的恩师莫娘能够好心搭救。”

    童男童女互看了一眼,竟然没想到他们居然就答应了。

    “师傅?”

    童男童女瞠目结舌,惊讶莫娘怎么就自己出来了。

    “方才我在里边儿听见你们的对话,听说你们是裴氏?是哪里的裴氏?你叫什么?”莫娘满怀期待地问。

    裴玄关不急不慢地道:“乃是河东裴氏家族,在下名唤裴玄关,病倒的乃是我的妹妹裴若鸢。”

    莫娘自言自语道:“裴玄关?裴若鸢?莫非是裴郎后代?”

    裴玄关见莫娘愣在一旁便礼貌喊了一句:“莫娘?”

    莫娘忽然回过神,然后看向闭目的裴若鸢,突然面色苍白了起来。

    “这不是逸萱吗?”由于太过于惊讶,实在是不懂来龙去脉,不免脱口而出。

    小曲与裴玄关虽是没问,却眼中浓浓的疑惑看着莫娘。

    实在是太惊讶,怎么逸萱就变成了个凡人?还是与裴氏有关?真叫她匪夷所思,待她冷静后,才欠了欠身子:“适才是我失礼,没有看清,将贵郎的妹妹看错了,要不将她扶进房里,细致与我说来。”

    接着,他们把裴若鸢扶进房里将她送到床上躺着。

    裴玄关拱手,面上焦虑:“烦请莫娘帮忙看看罢,妹妹突然身体不受控制地乱咬帘子,看起来像是中邪,是否与厌胜之术有关?”

    “巫术?”莫娘亦是焦虑一看。

    她试在裴若鸢身前,见她虚弱苍白的脸,唇色暗沉,脸上浮现了红色的斑点,她掐着裴若鸢的手腕把了脉,几度辗转试了又试,真叫旁边的裴玄关与小曲二人心慌不已。

    再过一会儿,莫娘终于收了手,然后叹了叹,问道:“小娘子是否得罪过什么小人?”

    裴玄关杵在那儿还在思考问题,小曲却急急道出:“我家娘子平日很少外出,不曾有过交往甚密的人,只是家中还有大娘子,大娘子常常与我家娘子过不去,经常找我家娘子麻烦。”

    莫娘点点头,自然是有了思绪,“如此之看来,的确是有人用了厌胜之术,不过……很奇怪的是有两点不对劲。”

    裴玄关急切问道:“哪两点?”

    莫娘摇着头也是不知道究竟,只讲出自己心中的疑惑:“第一,小娘子发着烧,面色苍白,可是脉象平稳……第二,脉象虽是平稳,可总是感觉不相通!”

    “脉象平稳却不相通?什么意思?”裴玄关只记住这点。

    莫娘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总而言之,她自己也是不知。只随口说了一句:“你们还是先离开一下吧,我仔细为小娘子再次诊脉。”

    莫娘欲要支开他们。

    裴玄关与小曲十分放心地离开房间,莫娘关上了房门,疑惑不解地走向床头,只盯着裴若鸢的脸紧蹙着眉头,不禁感叹:“莫非真的这么巧?世间上果然是有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莫娘并未知晓逸萱早在一千年前就神魂俱灭,还在思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接着,她探了探门外,又回过头看了看裴若鸢这张脸,确定一切并未被凡人发现异常,她撇下了裴若鸢一下子不见了。

    她飞到了月郎府,明月正在府中院子里抚琴忽听风吹草动便发丝一动,将仙法使出,欲要逼出旁人现身。

    “明月,是我!”

    “莫娘?”

    莫娘现身后才将明月看的惊诧,明月叹道:“一千年了,莫娘还是老样子,容颜未变。”

    莫娘自叹不如,“哪里哪里,千年已过,尽显沧桑。倒是明月你依旧俊美无双。”

    他们二位互相谦虚礼让之际,明月问道:“不知莫娘此次前来是何事?”

    “我听说长安有一位美男画师名叫月郎,我估摸着就是你,便找了过来。自当是有一件事,需要让你随我一同前去看看。”

    莫娘话音刚落,明月倍感惆怅,莫非又是什么棘手之事?其实他猜的八九不离十,明月掐指一算……突然一震!

    “看来裴娘子出事了。”

    “明月果然是神机妙算!”莫娘不禁佩服,明月却无心应答。

    只只言片语,“快带我过去看看吧。”

    言毕,莫娘便带着明月回到方才的庙里,裴若鸢躺着的那间房里。

    明月见着裴若鸢躺在那儿,且看她面上有红色的斑点,他直接掀起法术一探,突然心头一震。

    “怎么了!明月!”莫娘见状连忙问道,神色也慌张。

    明月神情凝重起来,“她不仅仅被中了厌胜,恐怕还有更紧迫的现状。只是当前还看不出来。”

    “那可怎么办?”莫娘问道。

    明月没有应答,他使出浑身解数,将裴若鸢支起身,然后输入仙法在她体内迂回,只见裴若鸢额头冒汗,然后突然吐出了鲜血。

    莫娘看着心惊,立刻扶住了裴若鸢,明月的仙法还未停止,裴若鸢吐血不止……血色泛黑!

    不久后,明月停住了手,裴若鸢直接躺倒在莫娘的肩上,莫娘急切问道:“如何了?”

    “当前她无事,只是……她面上的红斑点甚是诡异,还需要再观察观察!”

    莫娘舒了口气,将裴若鸢放在床上,然后对明月道:“明月,难道你不觉得她面熟吗?为什么她和逸萱长得很像?怎么也不见逸萱?逸萱如果知道了指不定会比我还惊讶呢。”

    “逸萱在一千年前神魂俱灭。”明月沉重地说出口。

    莫娘笑然截止,瞠目结舌:“什……么?逸萱她,她不在了?”

    端看明月忧伤的面孔,莫娘实在是难以置信……

    “怎么好端端的就不在了呢?”

    “说来话长,以后再和莫娘说吧。裴若鸢虽然和逸萱长得很像,但是她们的性格截然不同,分明不是一路人……不过我依旧迟疑也许这是命运的安排吧,或许……她跟逸萱之间还是会有什么联系……”明月感叹万分,他对逸萱依旧是恋恋不忘。

    “或许,她就是逸萱的转世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