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88章 悄然心动
    又一日清晨,明月探了探窗外,与此同时,对面的裴若鸢刚好打开了窗。

    裴若鸢顿了片刻,窗被打开的瞬间,且看到明月一身银白色鳞纹的圆领襕袍,颇显贵气且干净清爽,他一双清亮的眼眸,宛若水洗过的碧玉,清透纯澈之中有些迷惑地望向裴若鸢。

    裴若鸢则是被他这样的神情晃的一晕,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一时红羞着脸,慌张无措地撇开一边,离开了窗边。

    屋内,小曲拿来些几个璀璨明珠般的珠钗,嘟啷道:“娘子,选哪个?”

    裴若鸢端看小曲手中的三把钗子,其中一个极其的亮眼,由珍珠小花点缀其间,垂落了几滴好看的圆珠子,她一眼就看好,选择了这款。

    小曲将这款金钗插在她的发间,连声叫好:“娘子戴着真好看~指不定迷倒了对面的月郎呢。”一边说,小曲的小眼神往对面的窗边瞟去。

    裴若鸢忍不住拍了拍小曲的头,不太好意思,红着脸道:“干嘛呢?你每天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扒开看看。”她极力掩饰着内心浓密的不平静之感。

    小曲自然是了解自家娘子,她噗嗤一笑:“娘子就不要装了,方才提到月郎,娘子的脸都红了一半呢。”

    “哪有,乱说,你一定是看错了!”裴若鸢不肯承认,眼神四处乱躲闪。

    小曲又调侃了道:“是吗?那或许是小曲看错了呢,月郎如此俊美好看,试问哪家娘子见着不喜欢?既然我家娘子不感兴趣,那索性让给其他家的娘子好了,省些情敌也是好的。”小曲见裴若鸢不动声色,转而换了个语调,“我瞧着昨儿那位果霜姑娘甚好,倒也和月郎般配呢。”

    裴若鸢终于忍不住了,将刚刚戴好的那只金钗从发间拔了出来,气呼呼地丢给小曲,一脸的难看。

    小曲拍着肚子大笑:“哈哈哈,娘子终于暴露了!”

    “暴露什么呀?”裴若鸢依旧掩饰着。

    此刻“咚咚咚”的拍门之声响起,小曲先去探了探,打开门之际,看到的是裴玄关,小曲高兴地叫喊道:“娘子,是二郎。”

    裴若鸢喜闻是自己的兄长,她立刻来到门前,裴玄关穿好了披风似是要走。

    “阿兄,你这是要回去了?”裴若鸢问,尽显不舍。

    裴玄关应道:“是啊,我该回去一趟,帮你查清楚究竟是谁害你,你在庙里先好生休养,有莫娘,还有月郎在,想必你会很安全。”

    裴若鸢与裴玄关一拥抱,她担忧地道:“阿兄,一路注意安全。”

    裴玄关点点头,微笑道:“妹妹放心,阿兄会注意,倒是你,不可与这里的人起争执,事后,我们该好好谢谢莫娘他们。”

    听到如此嘱咐,裴若鸢顿时心有不安,总觉得心头上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她心慌,眼皮亦是在跳动,总觉不妙。

    送走裴玄关后,裴若鸢被小曲搀扶着走路,依旧是面戴隐纱,刚好在进房间看到了果霜进去明月的房间。

    小曲见裴若鸢神色黯然,多嘴问了问:“娘子?您为何不高兴了?”

    裴若鸢足够冷静了一会儿,她闷闷不乐:“哦,没事,我们进去吧。”

    “裴娘子。”

    身后又是姜重凌的声音。

    “怎么不进去?我看你跟月郎似乎认识,怎么现在尽显生疏?”

    裴若鸢有些不耐,毫无兴趣地道:“我就住对面的那间,我就不进去了,我不喜欢人多。”

    “不喜欢人多?”姜重凌颇有玩味的语气说道。

    裴若鸢不予理睬,仰着头从姜重凌身边离开进入她自己的房间去。

    小曲又开始啰里啰唆,“娘子,你好不容易能出来一下,何不就去月郎那儿问个好也行呀,干嘛不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呢?你们到底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就闹别扭啦?先前还听你说过月郎如何在荒山救的您,怎么就如今一下子装生疏起来了呢?”

    小曲着实为自家娘子着急,她句句戳中了裴若鸢的心。

    没错,明月先前救过他,甚至他们单独在山洞里相处了一宿,这若是传出去恐怕要被说闲话,虽说唐朝与其他朝代不同,尤其是长安的女子,各个都开放的很。

    但是,在唐初时,未出阁的女子出门必须要戴帷帽,不可以真面示人,否则是嫁不出去。更别提与男子牵手拥抱这些接触。

    那日在山洞里,他们已经有肌肤之亲。对于河东名门之女而言,家教严谨,又是深闺女子,向来是保守,若不是那日情急之下才埋在明月怀中,恐怕她也不会有如此之举动。

    裴若鸢似乎有心结,她再次打开窗户,且看对面的窗户关的严严实实。她垂下眸子,低头有些失落。

    “我与杜云鹘有婚约,自然是要与其他男子保持距离。以免落个不好的名声。”裴若鸢道。

    小曲也感受到裴若鸢的郁闷,也跟着惆怅了起来,她伸手关上了窗户,道:“既然如此,娘子还是不要看的好。”

    裴若鸢转而坐在床边闷闷不乐。

    明月的房间里,明月看着书,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果霜在旁边为明月剥橘子,姜重凌倒是会找自在,他躺在明月的床上悠闲自在的很。

    果霜瞧见明月似乎有心事,时不时看着对面,果霜将橘子放下,皱着眉头不满道:“殿下怎么总是看着对面?也不知那位娘子哪里迷倒了殿下,在我看来她还及不上逸萱小仙的一半呢。”

    果霜未见过裴若鸢真面,仅仅凭上日闹得不开心而拉低了心中的好感度,在她眼里,裴若鸢哪里都不好。

    姜重凌立刻起身,忍不住笑道:“你可别说!她与逸萱长得一模一样呢!”说着,他随手拿了几片橘子往嘴里塞去。

    果霜诧异,不解地问:“怎么会?她怎么会长得与逸萱小仙一模一样呢?”

    明月依旧没有开口说话,他起身离开了房间,叫他们讶然。

    明月试着敲打着裴若鸢的房门,片刻,小曲开了门,明月客气道:“可否与你家娘子单独一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