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鹤觅今前梦 > 第89章 温润公子独宠
    小曲回头将裴若鸢一望,似是在询问。

    裴若鸢起身走到明月的身前,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她欠了欠身,道:“见过月郎,不知月郎有何事找我?”

    明月温润地看着裴若鸢,目光似是泛着琉璃光,柔声地道:“想邀约裴娘子单独一叙,裴娘子赏个脸,可否?”

    裴若鸢不再为难明月,她答应与明月单独一聚,二位来到庙外后山,走了许久后才到爬坡的地方,裴若鸢气喘吁吁,满头皆是汗,她找了处能坐下来的位置好好坐下,然后道:“甚是累,也不知月郎带我来到此处作甚?”

    明月一身清雅,随风拂过了他的青丝,衣裳也随风掀起,此刻的他仙气飘飘,眼神空洞,似乎断绝了一切的世俗,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裴娘子,这处风景甚好,带你来此散散心,顺道……”

    “顺道什么?”裴若鸢疑惑问道,但依旧是冷冷的样子。

    明月浅浅弯起嘴角,拽起衣边往裴若鸢旁边一坐,继而诚恳且谦谦有礼地看向她:“果霜不懂事,说话若是冲撞了你,你千万不要放在心里,她没有恶意。过后,我定会多加教导她。”

    裴若鸢戴着的面纱被风吹着起起伏伏,她毫无心情地道:“哦,月郎邀约我来此,就为与我说这个吗?”

    明月察觉裴若鸢似是心情不好,他立刻做解释:“裴娘子一定是误会果霜是我的什么人吧?她只是我的家奴,她自小无父无母。我们一直把她当作妹妹一样。”

    裴若鸢面上似乎欣慰了起来,心悬也放下了。

    忽然一阵大风将裴若鸢的面纱吹了起来,她的面容显露在明月的面前。她来不及掩饰面容上的红斑点,只是在面纱揭开一瞬时,裴若鸢慌张无措,她立刻随着面纱被吹起的方向起身,粉色翠花履鞋踩住了碎石蓦地崴脚,稍不慎摔倒……

    “小心!”明月看着仔细,顿感猝不及防,急切喊了声。

    谁想,裴若鸢随着爬坡滚了下去,明月伸起手欲要拉住她,居然一不小心也被她带了下去……

    他们一起被滚下了爬坡,明月毫不在乎自己,一个劲儿的挡在裴若鸢最前,滚到坡底后,明月的后背顶住了一块坚硬的大石,他忍住了疼痛,面上痛苦了一会儿。

    “裴娘子……”

    裴若鸢只觉着耳中嗡嗡,她胸骨一抽,浅浅睁开双目才看到他的面目,原来是明月在她耳旁说了些什么她浑然不晓。

    渐渐地,她看着明月的容貌越来越模糊,直至到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她闭上了眸子顿时昏厥了过去。

    明月轻柔地将她移入自己的怀中,继续喊道:“裴娘子,快醒醒……”

    无论如何去叫唤,如何推摆,裴若鸢始终是不醒,依旧是紧紧闭着眸子。

    明月运起真气罩住她的身前,他的气息绵密温和,入她体内只不过转瞬,她便顿感体内有股热量,缓缓睁开了双眼,可依旧是昏沉沉不起。

    明月见她能够醒来,他露出难掩的笑容……

    “裴若鸢。”

    “裴若鸢。”

    “裴若鸢。”

    长安热闹非凡的街市上,大团大团稠得化不开的隆重之中,总有几人模糊的影像挥之不去,四处飘来飘去,各式奇形怪状的马灯轮番交替,在半空里盘旋上升。

    街市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任何一人与她搭话,甚至将她视为透明人。

    有几个牛头马面若隐若现,繁杂的声音时而冷漠倨傲,时而哭笑不得。牛头马面的表情则是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哀伤疏离。自始至终只有她的名讳裴若鸢三字清晰易辨。

    待她每每欲看清过街路人的面容时,那些路人随成了影子便迅速消散开来,踪迹难寻……

    “裴娘子,裴娘子!”

    “娘子,娘子!”

    她感受到有人轻拍她的面颊,她倏地睁开眼,大汗淋漓,胸口尚且怦怦起伏,气息不定。

    “娘子定是做了噩梦吧?”小曲坐在床沿上,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再从水盆里拿起汗巾挤了挤水,接着为她擦额头上的汗。

    裴若鸢虚弱地道:“我这是怎么了?”

    她恍若失忆一般,懵懂不知。小曲转过身看了看明月,一脸的悲愁。

    明月走上前来,他便温和地握住裴若鸢的手腕,掐着脉搏,输些调理凝神的真气于她体内,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方才在后山发生了意外,摔下了山坡底,你昏厥了过去,你身子还很虚弱,需要调理一下。”明月道。

    裴若鸢捶打着脑袋,还在回想方才的梦魇,不晓得是何原因,只要想起便头痛欲裂,根本无法再想起那段完整的梦魇之境。

    小曲端来了药汤,还是热乎乎的一碗,小曲的双手被烫的不可把控,只好将它放到桌上,吹了吹手上的烫劲儿,再朝裴若鸢的床边搭了搭,难得柔声道:“娘子,不如先喝点汤药吧?我来喂娘子。”

    裴若鸢自个儿坐起身,明月却主动接过汤碗,温声细语:“小曲姑娘,药汤有些烫,还是让我来喂吧。”

    小曲愣站在旁边,也没及时应答,她吃疑的目光望了望明月。呆怔疑惑明月为何如此主动,居然愿意喂她喝药。

    明月嗅了嗅药味儿,他神情忽然肃穆了起来,小曲见着便紧张问道:“月郎?怎么了?汤药有什么问题吗?”

    明月摇着头没有说话,他端着药走到一旁,自己偷偷变出了个糖包,则是用纸包好的冰糖。继而亮给小曲看,然后说:“我每每都会随身携带着糖包。”

    他将冰糖放进碗里,接着用汤勺搅拌均匀,再递到裴若鸢眼前,一点一点地喂她喝药,还一边温润地道:“我方才闻着药味有些苦,便自作主张放了些糖,想必是不会有多苦了,这样喝下去心情也会好。”

    果真是贴心细腻,裴若鸢虽是未说话,但目光神情是充满了感动与温暖。

    “月郎可真细心,竟然没想到对我家娘子这般用心且温柔,真叫我看这欣慰开心。”小曲伶牙俐齿,在一旁打岔道。

    明月浅浅一笑,眼看汤药也快喂完了,明月起身将药碗递给小曲,然后道:“小曲姑娘,这药还得继续煎,直至你家娘子身体强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